召唤万岁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进境、幻月女神】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圣典。

    一直陪伴岳阳成长的圣典,其内,原来由岳阳和雪无瑕她们兴建,并且数度拓展的美丽家园,已经在命运之力下破碎,重归寂灭虚无,还原成一片混沌的初始世界。

    当岳阳自命运光圈里飘降下来。

    踏足地面。

    发现这个圣典空间,跟试炼神典的第十关虚无世界一样,都是一片混沌。

    这里其实才是自己真正的‘家’,那边的白石城小屋和天梯小花园,不过是一个纪念,假如有空,那么可以到那边居住一两天,回忆下当初与四娘妹妹们相依为命的温馨日子,或者回味下与病美人落花城主她们在天梯小花园的甜蜜生活……长住,当然还得在这里。

    只是,这个圣典空间里,自己要创造一个怎么样的新世界呢?

    要想再次创世。

    其实不难。

    岳阳此前已经使用命运之力创造了一次,更有了经验。

    问题是,在这本圣典之内,自己要给雪无瑕和茜茜公主她们创造一个怎么样的世界呢?相信以后,不仅是她们,还有四娘、夜后、陛下她们也会在此定居长住。

    “还是等她们醒来,集中一下大家的想法再说吧!”

    岳阳抱着怀中尚在沉眠的至尊。

    环视四周。

    天地混沌一片,只有自己和至尊两人存在。

    雪无瑕、茜茜公主、落花美人、伊南、岳冰和岳雨她们还在沉眠中,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他现在的心理矛盾得很,很想立即把怀中的至尊放下,再悄然溜之大吉,偏偏,又舍不得此等天赐良机。难得至尊在怀,这样的机会,以后可能不会再有了,如果现在不趁机多抱一会,那以后回想,后悔也来不及。可是继续抱下去的话,万一至尊苏醒,她发起怒来,那还真没有人能救自己……天哪,到底要怎么办呢?为什么怀里的人是至尊,而不是别人?

    如果是陛下,虽然也会害怕,但绝对没有这种肝颤的感觉!

    事情怎会弄成这样子?

    岳阳发现自己一时半会竟然想不起来?

    这不象是失忆,也许是所有人的命运交汇的信息量太大,尤其自身是命运的主导者,获得的东西太多了,大脑里面的机制,可能出于自我保护,将许多信息,暂时地封印起来了,等合适的时候再慢慢释放,就像妈妈当初的知识传承那样子。

    “想不起来?让我给你一点提示吧!”天籁般的声音,在岳阳的身后轻轻响起来。

    接着,一双如莲似藕的玉臂。

    自后面环绕过来。

    岳阳吓了一跳。

    一回头。

    发现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浑身吃果果的小妞。

    她不是别人,正是至尊秘密从不示人的生命守护战兽,皎月女神。

    此时的她跟之前皎月女神的形态,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无论实力还是境界。现在的皎月女神,比背负命运之初最少强大了百倍,也许还不止。头顶、脚底以及后背三者皆有月形神辉光轮环绕守护的她,实力全面超越了当初岳阳拼尽全力也打不过的恶神危光,比起九宵的师父神秘人不知要强出多少倍。最重要的,是她的额头上,竟然有着代表岳阳神妻的命运符文印记。

    “这,这,这……”岳阳同学一看就傻了。

    “看来你还真的忘了,好伤心!”皎月女神虽然口中这样说,但那与至尊几乎一模一样极容易让人误会的小脸蛋,却流露出一丝调皮的笑意。

    她优雅地抬起左手,葱白如玉的食指,在岳阳的额头。

    轻轻一点。

    迷团就像花蕾绽放那般,在脑海中,一段被暂时封印起来的记忆解开了。

    潮水般的记忆,纷纷涌入,刹那注满了岳阳的心房。岳阳也在这一瞬间大彻大悟,完全了解并明白了整个事件的发展经过。

    原来是这样:当神圣至尊的命运仪式达到极限,所有人都化身成神光,没入三本宝典之内,只剩下岳阳,等他完成最后的一步,那么整个命运融合,将会大功告成。可是,因为距离过于遥远,尚在天梯上拼尽全力飞奔而下的至尊,还在十万阶天梯之上,没有来得及赶上最后的时间。虽然不需要至尊的参与,岳阳也拥有足够的命运之力晋升,但他打心底不希望产生这一种遗憾。

    他,希望至尊的命运,与自己永远相连一起。

    永不分离。

    偏偏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正在紧接关头,至尊的生命守护战兽,皎月女神,忽然放弃了继续背负命运……她出乎岳阳意料之外地做了一个举动。

    她将身上的衣铠完全解除,又强忍羞赧,将岳阳的战衣撕碎,勇敢地在他的昂扬坐了下来,以原本仅属于至尊的生命战兽的身份,瞬间双修结合,变成他晋升神阶后的第一位神妻。同时,也通过这一种命运的转变,将岳阳和至尊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在最后时刻,原来因为天梯法则,不可能赶到的至尊。

    立即被神光强摄。

    与岳阳、皎月女神三位一体,进入圣典沉眠,命运从此完全融合,再无分开的可能。

    “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只是不知道,等她苏醒,该怎么跟她解释。”岳阳明白过来,分出一只手,搂住勇敢付出成就这一切的皎月女神。要不是她,被千米命运之力压得不能动弹的他,根本无法做任何事,更别说及时将至尊和她的命运拉回来了。

    “不用解释,她肯定是知道的。”皎月女神掩口偷笑。

    “……”岳阳大汗。

    假如真是这样。

    那估计至尊一醒过来,就会拿大刀追砍自己,想瞒她也瞒不过去了。

    皎月女神俯视了至尊一会儿,又环视周围,发现此刻苏醒的,只有她和岳阳两人,忽然大胆地附唇在岳阳耳边:“大家都还在沉睡,不如,我们继续做那个吧?”

    “现在?”岳阳惊叫起来。

    至尊就在身边。

    万一做半途,她醒来看见自己与皎月女神正激情大战,那就真是死定了!

    皎月女神似乎没有这一种担忧,只是为了安慰岳阳,才轻吻他的脸颊,吐气如兰地说:“动静小一点,应该没关系,除了我们,大家都不会那么快苏醒的。再说,你如果要全部接受并掌握神圣至尊的一切,估计没有一万几千年根本不够,因为,这次大家替你背负的命运之力远远超出预计。假如我们现在双修,那么你暂时可以熟悉并使用我掌握的神格、神力,虽然不足挑战中央神殿第一号人物神殿至尊天御,但击败东方那个叛徒应该没问题。”

    “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般强大了?”岳阳有点不明白,皎月女神身上的变化,让他有点看不懂。

    “还不是因为某个坏蛋的原因……”皎月女神的小脸红了。

    不用说下去,岳阳也能明白。

    双修。

    两人命运之力的融合,以及神圣至尊的神妻这个契约的助力。

    这种由神格认定的夫妻契约,跟生命守护战兽的生命契约还要密切,还要玄奥。

    “我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满月无缺的皎月神阶了,因为命运的一体和神妻的契约认定,我在双修中参悟了‘盈满缺减,其实永恒’的全新境界,刚才的沉眠中,最后我替你背负的命运之力,全部转化成‘命运之月’,也就是说,我现在无论满月半月,全月无月,都永远如一,无任何力量可以对我的命运之月进行否决削减,天地上下,此法则由我心决断……幻变无定,永恒如月,这将是全新的我,所以,你可以叫我‘幻月’了。”

    “幻月?”岳阳没想过,原来修炼到神阶的皎月女神,还能往上迈进一步,而且这一步是百倍之境。

    也许,这个修炼突破。

    才是真正的她。

    此前的她,都是因为至尊所为。

    只有在主动的双修和背负起更高的命运之力以促进三位一体的盛举,才是真正属于她的成果。

    “我知道我代替不了她,永远也代替不了,但是,我希望,我也能够以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特质,带给你不同的幸福和助力,所以,我才会鼓起最大的勇气,主动成为你的妻子,主动将自己拥有的一切,与你共享。也许我们相处的时间还太短,可是,我有信心,做一个好妻子。”

    皎月,不,已经脱胎换骨的全新的幻月女神,玉臂搂上了岳阳的头颈,玉唇轻轻,印在他的唇上,而因为情动而变得加倍润泽的雪玉娇躯,不知何时,已经贴近,紧紧地。

    幻月女神没有把至尊挪开,相反,她极大胆地拿起岳阳的一只手。

    按在至尊那巍然屹立的堆雪上。

    另一边。

    让他也按在自己的胸前。

    似乎,通过这样大胆又诱惑的方式,试图让他辨认出两者的相同和异同之处,通过这样的举动,无声地向他诠述自己的独一无二。

    她的动作很轻,那怕在他的身上轻轻坐下,也不发生一丝声音。

    并非她不愿意发声,也非是不够愉悦,她只是善解人意,知道他对至尊有着天性的敬畏,希望通过这样无声的轻微,可以稍稍舒缓一下他心中紧张。的确是这样,岳阳在极乐的夫妻双修中,也拼命压抑自己,不敢百分百完全沉迷进去,尽管刺激的快感,直让他魂魄颤动,但他仍然以一丝冷静和理智,分出一缕心神,看着至尊。

    他担心她随时会苏醒过来。

    明知这样看着她,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但他要不看着,心中就像有某种强迫症那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到坦然。

    “难道,传说中的偷情,就是这样子?”岳阳同学脑海中,还有空暇想这种乱七八糟的杂念。不可否认,在还在沉睡的至尊面前,与幻月女神双修,是一件极其刺激极其诱惑极其疯狂的举动,因为这样,快感也十倍百倍地增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