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贪心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山外山,接引台。

    九宵与姬无日激战不断,一阵阵冲击波,扩散出远古遗物的神灭领域范围外,转化成毁灭性的能量震爆或者狂暴飓风,将方圆十几公里的空间,炸得深深凹陷下去,让神灭领域范围内的那一部分接引台,形成了屹立其中的孤岛。

    “结束这场无意义的战斗吧!”姬无日忽然跃出战圈,意味索然地摆手:“你的实力,的确大进了。封印之后恢复得如此之快,并且获得突破,九宵,你的进步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是,你想以这等力量来击败我,那就是个笑话!我姬无日再不济,也不是你一个仅仅准神阶的天界巨头可以击败的,别说是你,就是你那位自信满满的师尊,也不能把我留下!”

    “是吗?”九宵忽然傲声长笑,其怪异的声音,在姬无日耳鼓中强行抽回无尽吸力的黑洞之内,极其恐怖。

    “难道你还有保留?”姬无日表面并不在乎,但心里暗中一凛。

    “早在你唆使我去通天塔与狱皇开战之前,我就暗中提防,留了一手。”九宵冷笑连连:“因为狱皇强大无匹的实力,你的计策成功了。我承认,当时的我,已经拼尽了一切力量,但,还是无法逃脱狱皇的封印。幸好他封印的主要目标,并非是我,否则,我真的永远都无法自通天塔的狱皇神殿返回了……带着对狱皇的敬畏之心,愤怒的我返回了天界,我心中想的第一件事,不是报复,不是屠戮通天塔。”

    “那个鬼地方,不管它是否已经沦落,还是拥有多少隐世不出的秘密高手,反正我再也不想去了。”

    “虚空他要如何做,我不管,那是他的自由。”

    “但谁也别想让我再踏足通天塔!”

    “我讨厌通天塔,讨厌那里的生命,尤其讨厌他们恐怖的成长速度和疯狂的牺牲精神……当我看见那小子的第一眼,我就意识到,通天塔又诞生了一个新的狱皇,更加狡黠而且有仙兽守护的新狱皇。如果谁要想去通天塔征讨,毁灭那里的一切,那么他马上就会倒霉了,比如现在的虚空,以及你们中央神殿的东方大殿主。通天塔,我在封印的几千年里,冷静地思考过,那个鬼地方根本就是不可征服的,哪怕有人能够踏平你们的中央神殿,通天塔都不可能沦陷。那里,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以及神秘的东方一族,不为人知地守护着……这一点,你的师尊相信是知晓的,他肯定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你,而自称是我和虚空至交好友的你呢,则将我和虚空,推向那个一去就永不复返的毁灭深渊。”

    “万幸,有明月光在,我们总算脱困而出。不过,姬无日,我无时不刻都在攒积着自己的愤怒,就是想等返回之后,亲自向你作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感谢’!”九宵看着姬无日,语气平静地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如果不把你那高贵的头颅拧下来,塞在你的"pi yan"里,我想,数千年来积聚的愤怒恐怕难以消退半分。”

    “就凭你?哈哈哈,我可以大声发笑吗?”姬无日对此嗤之以鼻。

    “刚才我就说过,早在与狱皇开战前,我就留了一手。”九宵语速极缓,他说话的每个语音,都在吐尽被黑洞吸收回去,显然怪异之极:“我把生命守护战兽‘黑海’留在了天界,谁也不敢相信我会这么疯狂,但是,我成功了。当我活着返回天界,师尊已经将数千年来击杀的武者潜能,统统注入我的黑海之中,待我回来融合,虽远不及他老人家,但要晋升神阶和击杀你这个昔日好友,却已足够!”

    姬无日闻言,脸色剧变。

    好久,才恢复过来。

    他拍手,用力地鼓掌,不住地摇头,叹息道:“九宵啊九宵,你真不愧是我姬歌最担心最提防的人生劲敌,你真是太出我的意料之外了。啧啧啧,决战前把最强的足可保命的生命守护战兽留下,这份勇气,就不得不让人为之赞叹……不过,九宵,你很聪明,但我姬无日也不是傻瓜好吗?”

    九宵微愕,整个人顿了一顿,才抑压着怒气哼道:“你也有保留?”

    姬无日哈哈大笑:“我的老朋友,看你多么的失望啊,我真想说没有!不过,一个那样的我,又怎么会是你的人生劲敌呢?又怎么会是一直压你九宵一头的天界第一天才呢!你有个了不起的师尊,我也有,虽然他不像你的师尊那样处处庇护你这个小辈,不过,在我的师尊那里,我这数千年来,也一直没有停止学习。最少的一点,在他那里学会的禁忌力量,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收集。不说在外面,仅在山外山这里,我就收集了万人因为禁忌力量爆体或者开发出来的巨大潜能……我想,如果不是我坚持不晋升神阶,苦心挑战第七关人谷,不顾一切地追求神典,我早就踏入神阶,哪里还等你在我的面前炫耀!”

    “我有个建议!”姬无日笑容满面地伸手,挑衅九宵:“不如我们一起使用各自保留的力量,看谁更快晋升神阶,更加强大,你看如何?”

    “……”九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很好,只有杀死这样的你,才够刺激,才够成就感!”

    “这,正是我想说的!”姬无日脸上的笑容不减,但语如寒冰。

    还不如姬无日与九宵正狗咬狗的岳阳同学。

    现在正飞速向风暴要塞赶路。

    雪妞不见了。

    找不着,已经让他忧心。

    现在,他再不愿茜茜公主和落花美人她们出事,顾不得清点宝物,也顾不得休息,他风风火火地赶向风暴要塞。

    在距离风暴要塞几十公里的一处山谷,岳阳忽然发现了下面有点古怪。

    有种怪异的气息,在下面弥漫。

    这种气息,岳阳非常熟悉,是禁忌力量。

    “你们这群天生的傻瓜,我说过不要参加什么测试,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你们却傻得可以,被贪婪冲昏了头脑,世间上哪有这样的好事!现在好了,上万人已经变成了废渣,你们迟早也是一样!向中间靠近一点,如果没有远古遗物的力量,你们统统都得爆体……最可恶的是,为了救你们这群垃圾,把我也坑了进去,认识你们这群除了一张嘴巴之外就没有别的用处的劣质吃货,真是我黑叶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当岳阳飞下来时,发现渡鸦正站在人群中,劈头盖脸的冲着一群圈坐起来的星盗臭骂。

    “头儿,你没有说过不要测试,我当时提起,你也说好的。”花鸭非常委屈地申辩。

    “我说过好了吗?我真的说过好?你确定?”渡鸦一听就火冒三丈。

    “你是没说,但你不吭声,平时你不吭声那不是默认嘛!”花鸭的话得到了星盗们的支持,渡鸦平时的确是这样,不吭声就表示同意了。

    “当时那种危险的环境,我特玛的敢说不行吗?尼玛你能有点脑子不?那么多狂热的傻瓜进去送死,你们还乐此不疲,脑子晕得跟猪猡兽一样,还说我不吭声就是默认,我默认你妹啊默认,我那是有苦说不出!”渡鸦把花鸭踹翻在地上,暴打了一顿。

    “现在怎么办才好!”鹈鹕垂头丧气地躺在地面上,百般无聊地啃着一条羊腿。

    “我好不容易才获得的力量啊……这辈子还没有这么强大过,现在不能用,还随时会爆体,我,我这也太倒霉了!”蝈蝈更是沮丧得不行。

    “滚,你这个该死的叛徒!”渡鸦没心情跟这货说话。

    “冤枉啊,我就出卖过泰坦大人几次,后来在良心的驱使下改邪归正了,这次不是没有出卖你吗?我真的已经改过自新了!”蝈蝈让渡鸦踹翻在地上暴打,呜哇大叫,连声申辩。

    “你有个屁良心,要不是勿忘留下的那个家伙打不过我,你丫的就是个叛徒!”渡鸦一眼就看穿了这货的本性。

    “其实我早知你会赢,第一次劫持塘鹅号,啊不对,是现在的大天鹅号时,你就懂得使用禁忌力量了,所以我真没打算做叛徒。”蝈蝈这厮没有别的特长,就是脸皮厚。当然,他这个分析也是对的,当初星盗劫持塘鹅,渡鸦使用的禁忌力量的确起了巨大作用。

    可惜勿忘亲手逮捕渡鸦时,并不知晓这一点。

    否则,当时勿忘肯定会击杀掉渡鸦,而不是抓他回来企图以禁忌力量洗脑,结果,禁忌力量洗脑不成,反让渡鸦救出了一大群星盗和尾随而来的义军士兵。

    岳阳初时弄不明白,为什么渡鸦他们会变成现在这模样。

    不过听了一会,就恍然大悟了。

    原因是姬无日暗中搞的鬼。

    他为了强行夺取普通士兵的身体潜能,积聚提升战兽或者自我,弄了这么一个诱人的名堂。

    幸好渡鸦此前尝试过,并且在自己的破解下,解脱了禁忌力量的控制,才营救出这么一大群人,要是没有渡鸦,估计所有人都变成了姬无日提升的牺牲品!

    如果,这件事在没有刚刚那个宝典世界变化巨大但自身不见晋升的‘突破’之前,岳阳对于这群只能围在远古遗物碎片之前,一离开就会爆体身亡的星盗,也没有好办法。现在嘛,他最少有三种解决办法,虽然都不是很完美的选择,但对于这群大老粗的星盗,能够保命,就已经足够了。

    “贪心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岳阳同学神棍一般出场,让鹈鹕、花鸭、蝈蝈等等认识他的星盗们,惊喜得两眼汪汪,而不认识他的义军,则如临大敌,人人跳起来戒备,一副随时都准备冲上去围殴的惊吓模样。

    “你们这些蠢材,给老子坐下,这里没你们说话的地方!”渡鸦一看这些傻蛋禁不住暴跳如雷。

    “泰坦大人,你的鞋子脏了。”蝈蝈飞奔而出。

    “你这个叛徒……”花鸭一看这货要抢自己的活,也火大了,原来准备原谅蝈蝈的,现在马上改变了主意。

    “太、太、太丢脸了!”渡鸦发现不仅是蝈蝈和花鸭,包括鹈鹕在内的所有星盗,都一副擦鞋仔的模样,不禁掩面不忍再看,这些家伙太丢人了,真不想说认识他们。不过,岳阳的出现,还是让一直心弦紧绷的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在解决禁忌力量的问题之前,岳阳因为牵挂先来的茜茜公主她们。

    忍不住开口问道:“风暴要塞那边战况如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