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复活?】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青萍醒来。

    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蚌里面。这个蚌的体型是如此的巨大,即使是可以容人的内部空间,也最少有二十米左右的长宽,内壁颜色雪白,边缘沿带紫金。白河内周围的水域,最少有一千种贝类,但青萍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大又如此美丽的巨蚌。

    等她清醒过来,忽然惊疑。

    自己不是已经爆体了吗?怎么还能够活着?

    而且,怎么会躺在这个根本不认得的美丽巨蚌里面?

    啊,冷静……青萍努力地回想起前事,自己认识了那个大坏蛋和他的同伴,在烟波海,元帅要将他们变成鲜血祭品,而自己却擅长救人,被元帅拿下,而且还启动了叛族体内最可怕的远古诅咒!在水蜘蛛恶毒的阴谋下,好不容易逃出虎口,自己将计就计地坐船逃到烟波海,再用血叶浮萍把海胖子、叶空他们统统送走,只留下那个大坏蛋陪着自己。

    记得当时的他,好像还说了什么抖m和实验,还伸出狼狼之手,在自己身上不住地使坏。

    最后是?

    啊,最后应该是没有时间了,在快要爆体的时候,自己准备跟他做一次,以填补心中的遗憾,只是后来远古诅咒发作,刚刚脱下衣服,似乎等不及和他那个,就已经崩溃……昏迷前好像还挺后悔的,真想和他做一次,可惜时间不够了。

    现在是怎么回事呢?

    自己还活着?

    青萍努力挣扎想要坐起来,但无济于事,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和这个巨蚌融合在一起。它贮藏的巨大能量,还有那种感觉特别清凉的珍珠液,正包裹着自己的全身,不停地融合,不断地修炼自己破碎的身体。远古诅咒的力量还在,不过,它已经转移到巨蚌的贝壳外侧,已经不再在自己的身体发作。

    究竟是谁,在用这种奇妙的方法挽回自己的生命呢?

    难道,是那个大坏蛋?

    他还这种本事?感觉不太可能啊!

    像远古诅咒这种,除非是神明,否则不可能抵御住如此恐怖的诅咒,自己那脆弱的身体,明明已经爆体,怎么可能逆向挽回?这简直就是神明才能达成的奇迹!

    “你醒了?恢复得还不错!”有个头戴皇冠身穿帝袍手持圣杖的女海皇忽然出现,俯视着青萍。

    “啊,你是?”青萍看见她,立即大吃一惊。

    一是青萍根本不认识这个女海皇;二是听对方的口气,似乎是她救了自己;三是因为这个女海皇的接近,青萍惊骇地发现,自己的生命竟然与对方紧密相连,仿佛就是对方身体的一部分似的。虽然意识没有相通,但灵魂是绝对相通的……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变成了这个女海皇的奴隶吗?但是奴隶也不可能是灵魂相通的啊!这种灵魂相通,甚至比契约的战兽那种生命能量相通,还要奇奥神妙,估计也就是传说中的生命守护战兽和它的主人,才能达成这样的效果吧!

    想到这,青萍又是一惊。

    自己变成了这个女海皇的生命守护战兽?

    难道自己死了之后,就像传说中灵魂转生那样,已经转世重生了?

    但自己现在明明不是一个婴儿,原来的身体也还存在着,只是让远古诅咒弄得破破碎碎了,正在让那些珍珠液般的灵液,不停地修补融合。

    “我叫海蓝,是通天塔内所有海族的女皇,只要是有水的地方,就归我管。不知何故,突然飞进我的蚌后体内并且与它融合一体的你,究竟是谁?”女海皇威严地问。她的话,让青萍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这里,竟然是通天塔!自己竟然自西天界的天华域白河城来到了通天塔,难道是远古诅咒的力量促使自己返回通天塔的吗?

    “尊敬的女皇陛下,我,我叫做青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来到你的宫殿,更不明白为什么会与你的蚌后融合,这简直就是一个神迹!”青萍还没有说完,眼泪,已经有如泉涌。

    她现在想到了他,那个愿意让他使坏一辈子的他。

    已经莫明其妙返回通天塔的自己,又与这位女海皇的战兽蚌后融合一起,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与他重逢了。通天塔和天界之间,被封印了几千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顺利通行。无论是通天塔的叛族,还是遗族,都不可能再返回故乡。

    那个大坏蛋,留在了白河城外面的烟波海。

    自己却回到了通天塔。

    这,这如何是好!

    如果换是以前,能够重返故乡,那自然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元帅不止一次说过,如果以白河城的实力重返通天塔,必定可以统治整个通天塔,甚至,有可能打开传说中的众神废墟。

    通天塔,自己是回来了,但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无限悲伤。

    没有了爱人,就算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就这样与他永远相隔两地,即使侥幸地自远古诅咒中复活,也注定是悲剧一场,上天啊,这个安排太让人绝望了!

    既然让我复活过来,为什么要放在通天塔呢?

    哪怕在天界任何一个角落都好啊!

    最少那样,自己还能回去找他,还有与他重逢的一天……“你哭什么?”女海皇似乎对于青萍苏醒后的哭泣感到迷惑,她皱起了好看的眉头,问道。

    “我,我丢了一样东西。”青萍越想越伤心。

    “丢了什么东西?”女海皇又问。

    “丢了一个人!”青萍大哭。

    “哈哈,那你说说看,你是怎么丢人的?”女海皇一听青萍的话就乐了。

    经对方一问,青萍心里的痛苦就像决堤的洪水那样爆发,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也不知哭了多久,青萍才意识到女海皇正看着自己,耐心地等待自己的回答。也许是因为灵魂相通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压抑在心中太难受,想找个人倾诉下,也许是抱着一丝希望,盼望通天塔还有与天界相互连通的其它通道……总之,青萍忍不住,在这个还算是陌生人的女海皇面前,说起了自己的事。

    带着抽泣,青萍断断续续地把自己近期发生的一切,跟面前的女海皇海蓝说了一遍。

    女海皇沉吟了好久,几次开口欲言。

    却举言又止。

    青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询问道:“女皇陛下,请问通天塔还有没有空间通道,可以直通天界?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喜欢的人,我不能没有他!求求你,告诉我一个好消息!”

    女海皇断言拒绝:“别说天界之门已经关闭,而且空间通道虚空破碎,根本不可能逾越,就算可以,我也不会让你离开。为什么?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你的身份吗?你与我的蚌后融合一体,以后就是我的生命守护战兽了,你说,我有可能让你离开吗?”

    青萍呆了。

    尽管之前就猜测过这种可能,但听到了真相之后,仍然禁不住一阵的绝望。

    果然,自己的复活并非没有代价的!

    远古诅咒没有杀死自己,还将自己带回了故乡通天塔,但是,也将自己融合在别人的生命守护战兽身上,从此之后,完全失去了自由!

    最可怕的是,变成了生命守护战兽的自己,就是想自杀也不可能!

    为什么会这样?

    青萍越想越难过,她泪流满面,最后禁不住绝望地悲呼起来……也许,这就是远古诅咒的终极惩罚,它不是杀死自己那么简单,还要让自己永远痛苦一辈子,自己的后半生,永远在绝望和思念中渡过。没有那个大坏蛋,自己一天也活不了,以后到底该怎么办呢?

    哭了一会,青萍忽然抬起头,停止哭泣,坚定地看向女海皇这个新主人:“女皇陛下,请你赐予我自由,你也是女人,应该明白,爱情对于一个女人意识着什么!我不能没有他,求你,赐予我自由,让我重返天界,我在这里发誓,只要我找到他,必定和他一起回归通天塔,以后但凭你的驱使,绝无二话。求求你,让我走吧,我要是没有了他,就连一天都呆不了!”

    女海皇缓缓摇头:“就算我给你自由,你又能走吗?以你现在的身体,根本就无法离开。我估计,最少还要一年时间,你才能完全融合蚌后,才能在落星珍珠液中修复身体……”

    “不管是一年,还是十年,只要能够行动,我都要去找他!”青萍现在动不了,但她希望女海皇赐予自由。

    “你可知道,天界通道早化成破碎虚空,任何人一踏入,即让时空漩涡绞成齑粉。”女海皇还是摇头。

    “那怕粉骨碎身,我都要去!”青萍斩钉截铁地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哈哈,你还真是固执。”女海皇哈哈大笑起来:“好吧好吧,如果你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我考虑一下是否赐予你自由。”

    青萍狂喜,赶紧道谢:“女皇陛下,你是世间最善良又最美丽的女皇,我祝您以后也找到属于自己生命中的真爱,并且与你的爱人,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谢谢你,真的,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但是您的宽容,已经让我感激终生。”

    女海皇摆摆手,很大度地表示自己已经有爱人了,不用再找:“虽然那家伙平时很忙碌,天天都在外面跑,没几天在家陪我的,但偶尔也会哄哄我,还马马虎虎吧!我唯一的担心,就是担心他,会不会在半途中,被哪个长得漂亮的女妖精给勾引走了。好男人的确很难找,那个家伙又长得马马虎虎,很容易被人盯上,再说他本身也是个天生的大色狼,自制力非常差劲,只要别人轻轻一勾引,他就会上钩……对于那个坏家伙,我真是又爱又恨,心情特别的复杂!”

    听到这个如此幸福的女海皇也吐苦水,青萍也挺同情的。

    是这样没错!

    好男人的确多人竞争,谁都希望找个好男人,疼爱自己一生一世,但谁都不是瞎子,好男人就像漆黑的夜晚划过的流星那么罕见,又那般显眼。

    一旦出现,要不让人盯上是几乎不可能的!

    自己找的那个坏蛋,就算他整天戴着面具或者墨镜,遮掩住真实的相貌,还不是有柳叶妹妹竞争。

    要不是自己临死前鼓起勇气跟他表白,可能他一辈子也不会接受自己。

    要是严格算起来,自己似乎也算是半途杀出来抢走他的女妖精,尤其是柳叶妹妹,她要是知道了真相,说不定会很生气……假如能够重返天界,一定要好好地向她道歉,最多,便宜那个大色狼,让柳叶妹妹那个徒弟转变到新的身份,到时一起伺候他!

    想到这,青萍心中一阵羞意。

    不过,她也因此想到了某种办法,决定给女海皇一个小建议:“女皇陛下,如果你想他更多地留下来陪你,何不给他生个王子,只要做了父亲,再好动的浪子也会收心恋家的。”

    “好办法!”女海皇表示这个想法不错:“下次等他回来,那我就想办法实施一下,不过……”

    “女皇陛下还担心什么?”青萍暗中感到奇怪,想生孩子还用犹豫?

    “其实,是这样的,我喜欢的那个大坏蛋,其实不止我一个,我虽然也是妻子,但排名比较靠后,估计生孩子这种事,还得是正妻先生,或者排名靠前的几个姐妹。我要生,当然也可以,但这似乎对排在前面的几位姐妹不太公平。如果排在前面的几位姐妹对我不好,那倒也罢了,但她们对我很好,我不好意思逾越。”女海皇稍稍地解释了一下。

    “……”青萍明白了,为什么这位女海皇说她的爱人老不在家,原来喜欢的不止是她一个啊!

    这样的男人,还真是一个花心汉!

    也不知道,这样的花心汉,是怎么让这位女海皇看上的。

    青萍默然了许久,她想想自己还不是那样,明知柳叶妹妹和他是一对,却硬是冲出去,不惜背弃族人,拼死也要跟他在一起。

    女人,有时候还真是一个傻瓜。

    心中一念及此,青萍又劝女海皇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姐妹商量下,哪个愿意的,那就一起生呗!”

    女海皇微笑着摇头,又摆手:“不用着急,因为他与众不同,如果实力越高,那么跟我们生出来的小宝宝就会越强大,潜力也越高。等他迟些修炼到神圣至尊,我再给他生个神子好了!”

    青萍一听,大惊失色:“你的丈夫快修炼到神圣至尊了?通天塔不是没有强者吗?”

    远处有人哼了声,似乎对这话非常不满。

    女海皇赶紧向青萍挥手告别:“那个大坏蛋回来了,你好好休息吧,千万不要乱说话,那个大坏蛋的脾气非常不好,火气上来了,动手虐人也是有可能的!”

    青萍听了女海皇这些话,不知怎的,脑海中浮现出之前的他,伸手进自己胸衣内使坏的举动。

    那种感觉还真是……如果那个大坏蛋在这里就好了!

    要是他在身边,就算让他欺负一辈子,也心甘情愿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