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水下的秘密】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岳阳牵着柳叶围绕着它转了一圈,发现这个东西外表极像水底凸起的山丘,但根本不是。

    这是一个伪装成山丘模样的巨大金属球。

    而且,经过岳阳感应。

    它里面是空心的。

    在它的腰部,有两条足有十米直径的巨大钢铁管子,连通起来,弯弯曲曲的,一头延伸向白河城,一头延伸向岳阳和柳叶想去探测解封的藏宝封印点。柳叶不用猜,就明白了,肯定是白河城的变异鱼人,已经发现了附近藏宝封印点的秘密,说不定正在想办法解封它。

    现在再去解封,那肯定不行。

    要怎么办?

    柳叶禁不住抬起头,习惯地看向岳阳,等他来作出决定。

    “我们进去探索一下,说不定还有大收获呢!”岳阳从来都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别管变异鱼人是否解开了封印,就是解开了,发现了远古藏宝,自己也可以硬抢过来,在天界,谁的拳头大就是老大!

    “好!”柳叶心性善良,要不是岳阳带着,她根本不可能做这种美人儿强盗,所以还有些紧张。

    岳阳在身边,她决定发挥一下,也正好让他汇报近期自己修炼的收获和进境。

    穿障之鹿。

    她悄无声息地召唤了自己的生命守护战兽。

    经过无数次的历练和战斗,同时因为有岳阳参与的精心培养,原来毫无战力极难提升的穿障之鹿,已经由原来的白银二级,成长到了白金五级的存在。虽然穿障之鹿不是战斗类型的战闰,但用于传送,于战斗中辅助主人一体战斗,这就已经足够。

    所以说,世间没有废柴天赋,也没有废柴战兽,只有不会使用的废柴主人。

    穿障之鹿要是给别人,那说不定就毁了。

    但在岳阳和柳叶的培养下,它不但可以飞速成长,还能成为战场中或者探险中出奇制胜的利器。

    与平时的练习一样,当穿障之鹿瞬间突破巨大金属球的空间,穿越它的表面,在穿障之鹿进入金属球内部空间时,柳叶就已经同时传送进来了。

    一体传送。

    这是岳阳对柳叶修炼的基本要求。

    与平时练习不一样的是,柳叶这次非但将自己一体传送,还成功地把岳阳也带了进来。

    要不是正身处敌境。

    柳叶小姑娘,都要激动地欢呼起来。

    平时,她自己完成一体传送,很容易,随时随地都可以达成。但带人,要做到这一点却极其困难,毕竟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平时,成功带着岳阳一起同时传送的机率,最多是十分之一。想不到,今天在压力下,一次就成功了,而且,做得比平时练习时更加完美。柳叶不敢出声,但激动得没办法压抑,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给岳阳一个拥抱。

    等抱完了,又马上醒悟过来。

    头迅速低下来,红着脸。

    变成了小鹌鹑模样,整个人羞不自胜。

    岳阳轻抚下她的小脸,算是表扬,又将她身上的水分和气息统统凝聚成球,装进贮物空间,防止敌人有特殊的感应,发现这个小妮子。至于他自己,除非是太阳王那个级别的存在,否则,休想在没有眼睛直视的情况下发现自己。就算是新水殿殿主沧龙,他也休想到凭气息感应到自己,伪装天赋不用说了,创世领域也不用多解释,仅是现在连升两个等级,由原来单挑太阳王时的先天至尊三级到现在的先天至尊五级,岳阳就敢说自己可以俯视沧龙这个级别的强者了。

    仔细观察周围环境,岳阳和柳叶很快发现,这里面根本不是一个空心铁球那么简单。

    这是一个潜藏在水底的小型钢铁堡垒。

    进来的这个地方。

    是一个房间。

    应该是某些值班守卫轮值后,临时休息的地方,床铺有四张,还有几个竖立摆放的柜子,里面充满了一种难闻的鱼腥味和汗臭,还有一种过期的酒酸。柳叶赶紧转换月亮战衣的属性,转成风属性,升起独立的回风护罩,提供自己新鲜空气呼吸。

    岳阳正要开门,忽然停手。

    他向柳叶做了个手势,示意她无论发生何事都不要惊讶,保持平和的心境。

    柳叶赶紧点头表示明白,又带点紧张地握住岳阳的手。

    只要有他在,自己就什么都不怕!

    岳阳将门稍稍打开一丝空间。柳叶借助岳阳超强的感应共鸣,立即听到了几个人的声音,其中一个,竟然是她非常熟悉的女声。

    柳叶一听就明白了,为什么他要自己保持平和心境,原来是她!但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柳叶也升起了好奇,仔细聆听,只听那个女声带点不满地哼道:“我说了多少遍,那些人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只是来白河城这里做生意的!我们不能因为缺血,就去动他们,因为他们的背后,极可能是一个具备很强实力隐族,我们不能无故招惹这样的敌人。”

    “我看你已经彻底是倒向他们了,你还记住你是白河城的的浮萍吗?别以为你装了一个新身份,就可以忘记你的本份!”有个微带沙哑的男声,恶狠狠地反驳。

    “水猿,你是什么意思?你这分别就是嫉妒,之前派我去做探子的是你们,现在,怀疑我跟他们有勾搭,太不像话了,谁都知道,我们诅咒一族,从来都只能在族中结婚的,我怎么可能会跟他们混在一起,那只是为了打探情报的需要。再说,水猿,工作和私人恩怨得分开来,你不能因为我与你哥哥有婚约,就胡乱怀疑我!我是身正不怕影斜,你诋毁我也没有用。”柳叶听起来非常熟悉的女声,如此抗辩道。

    “并不是我怀疑你,而是你的表现,让我起疑!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杀他们呢?还不是因为他们长得帅,你动了春心,是谁不像话?”那个沙哑男声冷笑连连地讽刺。

    “你有什么证据?简直是荒谬,你竟然只凭个人的猜疑,就想定我的罪。水猿,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就是因为当年,你向我父母求婚,而遭到了我的拒绝,还有你哥哥的横刀夺爱,所以才怀恨在心。水猿,你不如你大哥,你实力不如他,跟他比,你就像他的脚底泥!我没有说错,你自卑得都不敢迈出白河城一步,整天蜗居在这里,白河城这一片水域,给了你掩饰懦弱的屏障,这里就是你唯一能聊以"zi wei"的地方,水猿,你根本就不敢出去天界外面,你就像一个井底之蛙!没错,我就是瞧不起你,你不敢光明正大地与你哥哥相比,却在背后暗箭伤人!所以,你才会如此恶毒地抹黑我,才会以猜疑和幻想来攻击我,你说是不是?我早就看穿了你,水猿,你根本就是一个贱胚,天生的杂种外加湿身狗……”

    “贱人,闭嘴,否则我宰了你……”

    “你们够了,我最需要的,不是听见你们的争吵,而是情报。现在,因为隐雾的突然出现,奴隶商人耽误了行程,没有能够及时送来活奴,你们说,该怎么办?我们需要大量的人类鲜血,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奇怪的是,这个人的声音,柳叶听起来好像也有点儿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

    “宰了那些小白脸救急,有那些人类的血液,再在城内抽取一批,估计能等到活奴送来。”那个水猿献计道。

    “你这是给我们树立可怕的敌人,我反对!”女声坚决反对。

    “暂时再等三天,实在不行,只好以他们的鲜血来救急了。浮萍,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但是,你听我说,复活远祖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来告诉我,可是如果没有,那么就配合水猿,三天后,把他们引到这里来,外人毕竟是靠不住的,不能因为他们的外表长得好就心生好感,你永远记住一点,我们是叛族,我们是被神诅咒的叛徒,人类,永远不可能和我们和睦相处,不管是通天塔的人类,还是天界的人类……没有人类会对鱼人产生好感,所以,你可以死心了!至于你,水猿,你的确过分,你应该做好你自己的本份,不要把心思用在族人的身上!你们都出去吧,我不希望再听见你们的争吵,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威严的声音,作出了最后的决定,无论是水猿还是那个女声,都不可抗辩,只好愤懑地默然离开。

    柳叶大讶。

    她真是万万想不到。

    自己竟然可以在这里听到这样的内幕。

    别说她,就连岳阳同学,也有种无比意外的感觉,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有时候,世事就是这样,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

    “?”那个威严声音的主人,似乎感到了什么异常。

    他比闪电还快。

    直扑柳叶和岳阳所在的这间小屋。

    一脚踢开门,就在他准备全力轰击敌人时,却愕然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空气没有异常波动,除了原来就有的酸臭气味,也没有新的异味,最重要的是,屋子里没有异常的能量波动。

    难道这只是自己感应错误?

    这个人,不知道世间上,还有穿障之鹿和一体传送那么神奇的存在。就在他扑到小屋前的一刹那,柳叶就已经带着岳阳,传送到他原来站立的位置……岳阳有心考验这个小妮子,全凭她来带领,丝毫不出手,在敌人奔袭而来的压力之下,柳叶又一次超常发挥,利用穿障之鹿,神不知鬼不觉地与敌人互换了一个位置。

    上面那个威严声音的主人极其多疑,除了全面搜索那间小屋。

    还将走廊内所有的休息室全部踢开来,统统搜查一遍。

    最后,才半信半疑地离开。

    等他一离开,柳叶又带着岳阳传送回原来的位置。

    十秒后,柳叶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带着岳阳传送到走廊最远端的一间休息室里。几乎要她离开的一刹,门外就有人出现,刚才那个多疑的家伙竟然是去而复返……要不是柳叶反应得快,就要让他逮个正着。

    这样还扑了个空,那个多疑的家伙,才真正相信之前感应到的是错觉,无奈地离开。

    柳叶第三次带着岳阳传送回来这间休息室,现在才算真正的安全。

    敌人真的走了。

    小妮子松了一口气,看见岳阳冲自己竖起个大拇指,不禁调皮地朝他吐了吐小舌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