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一千零九章:【友情?见鬼去吧!】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鬼狼现在心中有种顶礼膜拜的感动。

    微风女王,太强大了。

    仅仅是两个侍女,就强大到可以威压过千的天阶强者,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国主级的天阶们,竟然弱小得在微风女王两个侍女的面前颤抖不止。

    那个臭屁哄哄的邪蜥国主,人家连名字也不屑告别,直接死不瞑目。

    这是什么态度?

    这就是强者俯视众生的态度!

    当初决定归附微风女王,这个决定实在太正确了。

    感受着下面那些天阶武者崇拜又敬畏的目光,鬼狼不禁将腰杆挺得更直些。

    不仅他,身边那些侍卫也是同样如此,全体收腹挺胸如屹立状,表面虽然强压着激动,但瞎子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光荣和骄傲。

    “鬼狼兄弟,值完班,哥哥想请你喝酒,请无论如何,一定赏脸。”一位平时只会用鼻孔来看鬼狼的国主,忽然就像多年的至交那么亲热,仿佛两个人昨天晚上才刚刚一起喝完花酒似的。如果鬼狼不是还有清楚的记忆,记得这家伙曾经鄙视过自己,差点还会以为自己与这位仁兄曾经有某种不正常的亲密关系。

    “啊,鬼狼哥哥长得就是帅!”有位身壮如牛的天阶女佣兵,作如花娇嗲状,前后左右,早就已经吐倒一地。

    “……”

    面对这种花痴,鬼狼又能说什么呢?

    下午时分,闪耀、墨焰和狂力他们终于惊动了,全体赶到现场,来到东城门下,一察真相。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他们亦大为震惊。能够秒杀邪蜥和狂獠的蒙面女子,真的会是一个侍女吗?世间怎么可能有那么强大的侍女呢?拥有这样的实力,完全可以在天华域,又或者天界别的地方,成为某地的霸主,别说国主,就算再大地盘,也不是不可以统治的……有人提出一个疑点。

    会不会并非是微风女王的侍女,而是天罚女皇和微风女王本人呢?

    假如是她们的话,那么就比较正常了。小的是微风女王,一招偷袭,成功击败毫无防备的狂獠,而拥有更强实力的天罚女皇,当场秒杀两人,再一招秒掉邪蜥,这一点儿也不奇怪,天罚女皇她可以竞争域皇的存在!

    “一定是这样。”这个怀疑,引起了许多人的认可。

    “如果天罚女皇仅仅是这个实力,那么她也不过如此!”闪耀冷笑起来,秒杀一位国主,对于域皇来说,那再简单不过了,如果天罚女皇真的是现在展示出来这样的实力,那么,证明了一点,她还不够资格竞争域皇之位。因为,真正的域皇级强者,一出手,势必造成比这里更加恐怖的破坏力。

    “哼,正好试一试。”狂力心中怒火中烧,弟弟死了,谁的心情也好不起来,但身为一个强者,还好,再愤怒也没有丧失理智。

    “也许人家是故意留手,还是小心些好。”墨焰却比较谨慎。

    他是这样认为。

    就算对方拥有域皇级的实力,也不一定要全部展示出来,谁规定一出手,就要拿出域皇级实力的?只要足够秒杀邪蜥他们就行了,杀鸡焉用牛刀?再怎么说,天罚女皇也是要站出来竞争域皇之位的,没有足够的实力,她敢发出‘域皇令’号召整个天华域的武者来朝?

    无论答案是什么,马上就可以揭晓。

    因为,快到微风女王立威登基的吉日良时了。

    虽然登基国主,更多只是接受属下朝拜,对统治权力的一个正式宣告,但不一定需要很复杂的仪式。

    在天界,只要拥有足够的实力,那怕臣民再不服气,也无法反抗,这里是实力至上的世界,只要有实力,就拥有一切。

    像微风女王这样设擂登基,其实算是比较隆重的,估计也有立威臣属震慑八方的意愿。

    才会搞得如此正规。

    换成别的国主,往国主府的宝座一坐,下面的领主城主一个行礼。

    那就算完成了国主权力的交接,要赶上战争吃紧的时候,估计直接就在战营甚至战场中,宣布就位,什么加冕啊权杖啊国主戒指什么的,统统都没有,一切从简……据说可怜的国主就位,还要饿肚子上战场,连干粮也没有得啃。

    微风女王出来了。

    绿柳城中,传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闪耀、墨焰和狂力他们一看,发现其场面之盛大,简直比当年最大排场的神光域皇出场还要威仪百倍。

    一百只拥有天阶实力最低也是黄金十级的飞龙,由天界女龙人驾御着,在前面开路,每只飞龙后面,都拖曳着一条彩虹条带。那彩虹条带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奇异香粉,颜色不一,自空中划出美妙无穷的彩虹桥。而在后面还有更多的飞龙,不下三千,实力虽是地阶,但可以算得上准天阶,因为庞大的数量,同样不容小觑。

    后面的三千飞龙骑,驾御者由十数个种族的年轻男女组成。

    他们几乎全是潜力无穷的年轻小辈。

    驾御着飞龙骑,于天空中,排列组成‘微风女王’的名字和徽章的形态,如同一体地飞翔而来。

    再后面,上万骑飞龙战兽铺天盖地的飞过来,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其中有头巨大无匹的金龙王,仰天嘶吼,咆哮如雷,于极高的天空,亢极俯冲而下。

    所过之处,全体空骑皆裂开一道开阔的通道供它穿行。

    其势,所向披靡。

    然而金龙王背上所乘的,却只是一只青铜三级实力渣到无限的土狗,还懒洋洋地打着呵欠,让人为之愕然。

    由数百名天阶实力的城主和领主在两侧护送,数千名东方妖族的勇士在后陪同,一顶由十六名天阶强者亲自肩扛的红色抬轿缓缓而来,轿上饰物之华丽,城外一众来观战的天阶,无人得识,叹为观止的同时又暗中生疑,深恐这个新来的微风女王,与东方妖族这种难缠的种族扯上关系。

    “快看!”

    有人眼尖,发现了在轿子之前,有数个蒙面女子。

    其中两人就是之前秒杀邪蜥和狂獠的女子,根据她们在轿边伴同飞行而来,就可以明确地判断到一点,她们绝对是侍女,肯定不是微风女王和天罚女皇本人。

    这意味着什么?

    假如她们是侍女,那微风女王和天罚女皇岂不是更强得不可思议?

    红轿立于东城门的城楼顶,微风女王虽然还没有出来,可是,前来观战的万多名天阶,已经让她的威仪所慑!

    别人域皇也没有这般的仪仗好不好,你不过是小小的一个微风女王登基,真的用得着搞得那么震憾吗?最让人汗死的是,微风女王你到底与东方妖族是什么关系啊?怎么一个小小的登基仪式,东方妖族会派来数个族人作贺呢?

    要不是东方妖族一向对外面的地盘没什么兴趣,那么闪耀都会怀疑这个微风女王是不是东方妖族的公主。

    若非如此,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东方妖族的族人前来?

    天华域这种破烂地方,东方妖族肯定是不稀罕的,只有天上界,才是那些高傲种族的追求。

    好吧,不管这个微风女王是谁,她肯定与东方妖族有很亲密的关系……微风女王与东方妖族关系密切,那么天罚女皇呢?立志要统治天华域的天罚女皇,难道就是东方妖族的女皇?

    要真是那样,大家可以回去洗洗睡了。

    “情况有点不妙。”闪耀向狂力使了个眼色,哥们,咱们可是被人当枪使,现在非常危险,风向不对,那是不是该保命要紧呢?

    “先,先看看,先看看再说!”狂力早就已经大汗淋漓。

    要是早知道微风女王拥有这样的实力和关系,他打死也不会来绿柳城。

    又或者,就算是来,也不会做出头鸟。现在好了,狠话已经说话口,自己三人已经让微风女王暗中定为立威的对象,而上万人也幸灾乐祸地等着看热闹。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

    狂力心中发出了一阵悲鸣,但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知道自己退缩不得,不战而逃,在被微风女王杀掉之乎,恐怕还会灭掉一世威名。就算微风女王不杀,逃回去后,自己上面那些家伙也不会饶了自己的。

    现在,唯希望微风女王能够说点场面话,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让自己顺势投降吧!

    “今天是本王登基统治微风国之日,也是我姐姐宣布接手天华域之时。”一个天籁般的声音,自红轿里面飘出来,清晰地飘入每一个人的耳鼓,声音似乎很轻,但在场中,不论远近,无人不听得一清二楚:“我们姐妹做事很爽快的,一句话,不是我们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敌人,你们自己来选择吧!”

    “我王万岁!”叶大管事和金班头这般臣属,全体跪下,山呼万岁。

    天界没有这样的仪式。

    但,通天塔有。

    叶大管事和金班头这些臣属,也觉得这样的仪式,更能表达自己心中对新王的拥护和尊敬,非常欢迎地接受了这个礼仪,并暗暗准备,将之发扬光大,以后在天罚女皇登基域皇之际,来个更加隆重更加盛大的仪式。

    城里,城外,数十万臣属的朝拜和呐喊,声音简直惊天动地。

    闪耀等人的脸色阵阵发白。

    微风女王有如此之多的人拥护,自己要是站出来挑战,岂不是螳臂当车,自己找死?

    可是要不站出去挑战,自今日之后,自己三人必成天华域的笑柄……再说了,就算不出去挑战,微风女王就会放过自己三人吗?

    不可能!

    她正需要杀掉三个倒霉鬼来立威震慑呢!

    一想到自己就是那将要杀掉的倒霉鬼,闪耀的心里就阵阵发苦,这都是什么倒霉差事啊!明明是一个止风国的女王登基,怎么弄得就像域皇一样,这微风女王的实力如此强大,她跑来止风国这里占这么一丁点地方干嘛?这不是没事找事干吗?她应该像她姐姐那样,统治个天华域,这样自己就不会误会她实力不足,鲁莽地跑过来挑衅捣乱了!

    “闪耀、墨焰和狂力,关于你们的恶意挑战,本王要是不接,别人会耻笑本王胆小,但要亲自动手,也许你们会委屈,觉得本王以大欺小,胜之不武。要不这样吧,本王座下的侍女、亲卫,你随便挑一个,能够接下三招不败,本王就宽恕你们的无礼。”天籁的声音再次飘出来,这次,再没有人怀疑这位微风女王的话了。

    “侍女还是亲卫?”狂力看向闪耀。

    “先看看,先看看再说……”闪耀觉得那个都不好惹,既然对方敢说接下三招就可以宽恕,那么显然再弱的一个也绝对可以稳胜自己的,还是等那个墨焰,先上去送死吧!

    等墨焰试出了底细,实在不行,为了保命,龟孙子都要做一次了。

    直接跪地求饶,诚恳致歉。

    微风女王人家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没理由赶尽杀绝,所以,还是先看看局势变化……此时,站在红轿边上,除了几个蒙面的侍女,还有三位神色平淡的男子,一人孤傲无双,浑身电弧闪动,气势吞天,要是对战此人,闪耀觉得自己会让对方电殛成一块焦炭;中间的男子高大威武,其形躯如山,气势沉稳得天崩不动,要是选这个侍卫单挑,估计会直接让对方踩在脚下,一辈子不得翻身;第三个,形态幽幽若影,意志波动,早就无声无息地彰显了他的威能,绝对是个参悟了不灭神念的强者,要跟这人打,死是一定的,但会死多惨还说不准。

    根据情报,这三人应该是新崛起的天诛、龙悬和幽冥。

    具体身份不太清楚,估计正是天罚女皇和微风女王两姐妹身边的侍卫。

    这三人,不好打。

    在红轿的前面,还有个小白脸。

    尽管银面半遮着他的脸,也可以轻易的认得出,这是一个靠脸吃饭的小白脸,实力并不高,依靠装备也仅仅在天阶左右。根据情报,这家伙好像是微风女王最为得宠的‘护卫队长’?要是能够单挑这个小白脸,无疑是最安全的。

    闪耀的脑筋最为聪明,反应也是最快的。

    反正是挨三招不败即可离开,等下就挑战这个小白脸护卫队长,杀了他当然不行,微风女王肯定发怒,但挨他三招不难,天阶实力,不用护体能量也能轻易接下他的攻击……“我,就选这位侍女吧!”墨焰第一个站了出来,他向原来一招干掉狂獠的那个蒙面少女微微一礼。

    “太狡猾了,竟然知道我才是姐妹中最弱的。”蒙面少女带点娇憨地飞出来,轻盈地落在擂台。鬼狼赶紧向金班头打听,金班头悄声道:“未来小公主,她其实是少爷的生命守护战兽啦,中午跟她一起的那个吗?大胆,那是红主母!就是女王陛下,对她也是礼仪有加的,以后禁止再打探少爷的事。未来小公主真可爱啊,对我们来说,在微风女王没有诞下小公主之前,你们把她当成小公主就对了,她还真是一个可爱又善良的小公主呢,上次你妹妹那个濒死的战兽,就是她给治好的……好了,不说话了,仔细看,记住保密!”

    鬼狼赶紧点头,他知道,要不是自己有临时记名考察新人的资格。

    金班头是绝对不会跟自己说的。

    这,必须是最重要的下属,才有资格知道这些秘密。

    就在擂台上的死神螳螂妹妹和墨焰,准备开战时,忽然闪耀站了出来,急叫道:“等等,在下一场,我希望与那位护卫队长对战。”

    他看见狂力准备开口,赶紧抢在前头,卑鄙也好无耻也好,只有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让狂力挑中了那个小白脸护卫队长,那自己岂不是会哭死?

    机会只有一次。

    闪耀决定留给自己。友情?让那种东东见鬼去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