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九百三十一章:【厚脸皮也是绝技?】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明日昊喝了半天酒,最后又问:“你真不知道?”

    似乎岳阳不知道事情真相就极不正常似的,看他这副怀疑的样子,岳阳就一股子火气:“我要是知道,还在这听你胡扯,我至于那么无聊吗?”

    听了岳阳的话,明日昊信了七成,看来这小子还真不知道真相。

    只是不知怎么回事,来到了绿柳城。

    “那你来绿柳城干嘛?西天界那么大,你怎么单单就跑来天华域这里趟混水?”明日昊怀着三分疑惑,又试探地问。他相信岳阳不知道真相,但来这里,肯定有人指点,或者有某种线索,顺藤摸瓜而来,绝对不是巧合,否则不可能来到天华域绿柳城这里充阔少。

    “我原来在八荒域的征服城那边,本来要进试炼之地的,一不小心救了个蛇发魔男,据说是什么四大家族独孤家的公子,他约我到白河城见面,这就来了。”岳阳半真半假地提了下自己。

    “白河城?那你应该直接穿过止风沼泽,不应该来绿柳城这边啊?”明日昊现在总算是弄明白了。

    “天华域这里面各种元素力量紊乱、法则破碎扭曲,我要不弄清楚一点情况,傻乎乎的跑去白河城,说不定给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那个蛇发魔男是天界四大家族的人不假,但我不是啊!我的事不提了,跑来绿柳城当然就是收集情报了,没什么好说的,到你,你来这里干嘛?”岳阳将话题重新回归到明日昊身上。

    “这事……说起来,还挺复杂的。”明日昊端起了巨大酒杯,一口最少干掉一桶酒。

    “说。”岳阳根本不跟他废话。

    “先说说我为什么要装死狗,还有为什么要来这。”明日昊忽然大笑:“说到隐匿实力,我老昊还是跟你们学会的,以前没有与狱皇开战前,觉得将所有的实力摆出来就是威风,但后来吃过亏,才知道那样很傻冒。你不用那样看着我,我跟狱皇开战也不是一天两天,我跟他打了足足两年,大大小小交战数十次,要是连隐匿实力都没有学会,那我还用混吗?而且,压抑实力的最大好处是更容易修炼,像达到我这个境界,要想进步太难了……算了,这些你小子比我还要擅长,我也不多说。”

    “自狱皇神殿的封印脱出,回到西天界,我发现物是人非,因为封印了数千年,许多东西已经不复以前。再加上实力尚未恢复,我自然不敢亮出我就是明日昊的名号,而是躲起来,等恢复一定的实力,才敢出来走动。”

    “妹妹倒是比我好点,但九宵和虚空两个回来,第一时间就向神殿告密,中央神殿那边,好几次试探,想趁机挑战天界三巨头的地位。”

    “在这弱肉强食的天界里,做个上位者,也不容易啊!”

    明日昊叹息一声,就算是做到了天界三巨头之一,也得小心谨慎。

    哪个等级,都有残酷的斗争。

    像三巨头之间的斗争,远比下层武者的争斗更加可怕更加危险,往往一失足就会掉下万丈深渊,一劫不复。

    九宵和虚空那两个牛人从中作梗也罢了,那是明月光意料之内的事,还有中央神殿的殿主也虎视眈眈,想乘虚而入,几人一起联手,击杀刚刚逃离封印仍在虚弱中的明月光,夺取西天界的统治权。而且,中央神殿还有一招非常漂亮的棋子,他们早在三大巨头封印狱皇神殿这六千年中,培养扶植了数位‘准巨头’。

    在明里,就让这些准巨头出手,不断地试探、挑衅,以挑战三大巨头的地位。

    其中九曜族的天后就是其中之一。

    可惜,中央神殿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九曜族的天后过于心急,亲征通天塔谋夺众神废墟时,让岳阳这个迅速崛起的年轻人干掉了,不但让他们六千年的扶植大计毁于一旦,还带给了通天塔生死危机,激发了通天塔武者的前进动力。而且,中央神殿绝对想不到,在衰微沦落几乎不可能翻身的通天塔,还有至尊和岳阳这两个变数,两人先后打破通天塔武者的沉沦宿命,成长为新一代守护者。至尊和岳阳两人的影响下,尤其是穿越男的影响,无数年轻武者疯狂成长,远超以前的成长规律,短短时日,即有人接二连三的突破先天至尊。

    通天塔的现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崛起,已经势不可挡!

    “她现在还好吗?”岳阳能想像得到,回到西天界的明月光要面对多少强敌。

    “还在恢复,安全无忧,但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修炼,我一向不敢过问她的事情。”明日昊点了点头:“倒是我们族中的后人,已经让神殿以及准巨头们屠戮一空,几乎无剩。昔日麾下众将,也尽数叛逃,死忠分子已经全部被灭,遗留下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让我头疼欲裂,也不知何年何日才能重现昔日辉煌。”

    “恢复个屁啊,我说你是吃撑了没事做,自己管好自己不就行了,你管那么多人干嘛!”岳阳抱有不同意见。

    “三大巨头麾下,连个手下都没有?”明日昊吃惊地看着岳阳,表情似乎要问,这样也行?

    “有实力,想要手下,那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吗?”岳阳不屑看他一眼。

    “但那不可能忠诚……”明日昊摇头又摆手。

    “再忠诚又如何,一封印,还不全部背叛?所以说,重要的不是什么忠诚,而是实力,有实力,根本不怕什么背叛啊挑战的,给他们一个天做胆子也不敢!”岳阳觉得跟手下谈忠诚,那很没意思,只要自己够牛逼,手下觉得追随在后,混得出息,自然就忠诚,否则再怎么弄也不好使。

    这里可是弱肉强食的天界,手下要那么忠诚干嘛?

    最好是炮灰,死了一批再换一批。

    中央神殿,用人时,他们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岳阳批了明日昊一顿,又笑道:“真有忠诚的人,你不用多说,他也会非常忠诚,只要你能慧眼识人就行,所以担心这些都是瞎操心。对了,我知道你为什么到绿柳城了!”

    明日昊让岳阳同学说动了心,妈的,对手下还真不能太好,想一想,才封印六千年,竟然全部反了。

    要早知道那些家伙这样,全部送他们上战场做炮灰,省得现在满肚子气!

    他抛开这个包袱,脸上重现笑容:“你小子就是鬼灵精,好,那你说说看,我来这干什么?”

    岳阳开始是猜不到的,但听他刚才的牢骚,已经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但我估计你来这里,是为了讨逆。可能是谁偷了你的什么宝物,或者杀了哪位重要的亲人,躲到天华域止风沼泽这附近,所以你装成天阶佣兵,来绿柳城清理叛徒。”

    明日昊听他这一说,拍案叫绝:“好小子,脑瓜子就是聪明,我老昊别的不佩服,你这脑袋和厚脸皮,我是绝对佩服的!”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岳阳没好气地哼了声。

    “厚脸皮也是绝技啦!整个天界,东南西北,天上界天下界,只有你小子一个人,才敢给我妹妹写那个肉麻的情书,咳,不服不行!”明日昊狂笑起来,差点没有笑失气。

    “你偷看我的信?”岳阳同学脸都黑了。

    “没有,但妹妹的闺蜜偷看过,她说整个天界没有一个人能写出你那种水平的情书来!”明日昊笑得泪花四溅。

    “…………”岳阳同学无语,心中又暗中发狠,要是知道哪个闺蜜偷看,连她也一块推倒,小娘皮,情书也敢乱看,不怕生眼挑针吗?他又暗暗庆幸,还好,没写得太露骨,要是像那什么王子,给"qing ren"写信,说愿意一辈子住在"qing ren"的裤档里,那就太囧了。

    还好,只是写信调戏明月光那小妞,没有真正出丑!

    明日昊笑容一顿,脸色异常严肃:“背叛我老昊,念在当年的情份,要不太过,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但是,我绝对不允许有人背叛我妹妹,因为,她不仅是天界三巨头之一,还是我心中最大的骄傲。任何挑战和背叛她的行为,我都要作金刚怒目,将之彻底毁灭,以护其身为天界巨头的无上威严。这次来这,是寻找一个叛奴,她原是月光琉璃宫的女官,在主封印期间,竟然盗宝外逃。”

    岳阳明白了,笑道:“她就躲在绿柳城?难怪你会隐名埋姓装成一个天阶佣兵前来!”

    明日昊摇摇头:“我并不确定,但有秘密消息,说这个逃奴曾在附近出现,我来碰碰运气,谁不知,逃奴没发现,却遇上你小子。”

    微一思考,岳阳开出条件:“你追逃奴,我管不着,那是你的家事。但天华域为何弄成这样子,它里面蕴藏着什么秘密,我要知道真相。别跟我遮遮掩掩的,如果仅仅是追捕一个逃奴,我就不信你会跑到这种鬼地方。直说出来吧,要是本少爷听得高兴了,说不定绿柳城的财物可以分你三成。”

    “谁稀罕绿柳城这种破烂地方的财物啊?你当我是乞丐啊?我又不是外面街头的饥民,亏你还以为一点财物可以打动我的心!”明日昊让这小子气得直跳脚,说出真相并非不可以,但这种态度太让人气愤了。

    “我肯分你一份,那是你万年不遇的福气。”岳阳同学两手一摊,不要更好,难道我会求你收下吗?做梦!

    “……啊,我忘了你小子是一个铁公鸡!”明日昊听后,忽然心情大好。

    要按岳阳这小子的吝啬。

    他肯分点东西出来,的确是难得之极。

    换成普通人,分三成的确是个侮辱,但对于这小子来说,错过这次,下次估计也别想要,不拿不白拿,傻子才不拿。

    想到这,明日昊一拍大腿:“行,三成就三成。”

    岳阳同学无比鄙视这个家伙,用中指凸凸:“你的节操能掉得再低一点吗?”

    明日昊却得意地大笑:“能占你小子的便宜,节操不要也罢!再说,我这个秘密啊,可有够大的,你要不分我一份,就你一个,还真吞不下……你听过神典没有?”

    “神典?”岳阳同学差点想说本少爷手里就有一本,但忍住了:“没听过,难道天华域有一本神典?”

    “不,天华域应该没有神典,但这里,有着神典位于何处的所有秘密。在万年之前,有位出身于天华域的武者,原来并不强大,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弱小,但因为机缘巧合,进入了某本神典所在,获得了一个残缺神格,从此能力大现,以半神的姿态,返回到天华域,准备率领族人,崛起于西天界。”明日昊简略地说起往事。

    “现在那位半神呢?”岳阳还没听过天华域有什么半神。

    “陨落了。”明日昊的话,让岳阳大愕,半神也挂了?明日昊却给予肯定答案:“正因为这位半神的死亡,所以,才引起了一连串的争夺。”

    岳阳对于这点,倒也有几分相信。

    那位半神挂掉后,除了争夺那残缺神格外,最重要的,是顺藤摸瓜,搜寻神典的所在。

    有一本神典为动力的话,又有中央神殿在背后拼命煸风点火,这个天华域要不打成一团渣才怪呢!

    明日昊,看了看岳阳,忽然又笑道:“其实这事还有另一个更加详细的版本,你要不要听?真相,往往都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假如你答应与我联手,对抗中央神殿,那我才会把真正的真相说出来,否则,你还是当你的泰坦少爷,我追我的逃奴!”

    岳阳非常生气。

    他最恨别人拿什么东西要胁自己。

    不过,联手对抗中央神殿,倒不算过份,这家伙也不过是要一个坚定的承诺罢了,真没办法……岳阳暗中诅咒明日昊这家伙喝水牙痛喝酒呛肺,又打算把这笔帐记下来,以后找明月光那个小妞好好清算,表面上却向明日昊点头承诺:“行,别说中央神殿那班米虫,就是虚空和九宵,本少爷也会战到底。不过,假如半途你敢退出,那可别怪我翻脸,你妹妹不好说,但你这个所谓先天至尊八级的高手高手高高手,我还是有办法弄死的!”

    这话说得语带威胁,一个反击,吓了明日昊心中暗惊。

    看岳阳表情不像作伪,他倒信了几分。

    别人不可能,但这小子的确很邪门,自己先天至尊八级输给他,也是很有可能的。算了,这小子可不宜成为敌人,还是拉他为盟友最好,让自己的敌人去头疼他的狡猾和无耻好了!

    “好,其实呢,真相是……”明日昊决定跟岳阳开诚布公,把真正的真相说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