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八百三十四章:【我这也是为你们好!】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进来的人,当然就是岳阳同学。

    虽然他呈现出来的实力是天阶三级,但没有人敢轻视他。烈焰和碧绿,还有个脸上蒙着轻纱的落花美人都以他中心呢,就算是个瞎子,也能看得出这个佩戴面具的年轻小子不简单!

    赤发血眸的凶悍男子,仍然端坐在上座。

    他看了一眼岳阳,又略微扫了扫烈焰和碧绿,最后用余光瞥下落花美人。

    最后,看向鱼目执刑长老:“鱼目,就是他打败你的?”

    鱼目长老点头,老老实实地回答:“而且是赢得属下最擅长的速度上,在双方没有宝物、战兽和天赋技能的加持之下,属下完败。”

    老年智者南狈先生认真打量岳阳全身上下,发现岳阳的左手有枚极品圣级的欺诈之戒,而右手,则有枚‘极速’亚神器戒指,立即将眼睛眯起来。微笑却不变,转脸向狮心王这边,缓缓摇扇:“难怪狮心王这么有信心,原来狮心王的这位朋友,还真是一位不得了的贵客!”

    狮心王哈哈大笑:“狮心一直喜欢热闹,今晚来,只是凑个热闹。这位小友,早在之前,的确有一面之缘,但小友身份何等高贵,狮心虽有心结交,但不得不自惭形秽!”

    在笑声中,又有十几个影子,陆续走进观星古堡。

    人数最多的一群,谁也不认识。

    领头,是个浑身闪着电弧的酷毙人类男子,等级虽然不算高,只有天阶四级,但自然散发的气息,带给人的压力极足,比起天阶五级巅峰实力的烈焰,丝毫不弱。他的出现,就连同为不速之客的狮心王,也禁不住多看了几眼。

    酷毙帅哥的身后数人,都是天阶三级左右的陌生武者,无人认识其中一个,但这些人都拥有同样的凛冽气息。

    给人一种隐藏极深的奇异感觉。

    再后面,是几个邪气十足烈焰熊熊的大魔王。

    排在这群人的最后,是几个似乎有点面熟的天阶,老年智者南狈深深思考后,立即站了起来:“小丑团,你们是小丑团的月宿和永辉!”

    永辉默不作声,装着没听见。

    月宿却面带苦笑:“南狈先生,我们几个只是负责打酱油路过的,所以,抱歉了。”

    在他身边的投降三人组,还有飞蝗和花斑,却主动得多,分散开来,跟在那个帅酷又浑身闪烁着电弧的男子后面,毫无面对中央神殿强者的怯懦之色。要换以前,他们肯定吓得尿裤子,可是现在不同往日,经过俘虏改造后的他们,实力没有提升多少,但胆量却上涨了。

    除了这群人数比较多又比较陌生的来客,还有两群人是熟识。

    一是泰伦王后和她的朋友,人数不多,连泰伦王后在内,也只有五位。人群虽少,却是泰伦王夫妇肝胆相照的好友,即使面对中央神殿的强者,他们也敢怒目而视。

    第二批,比较出乎鱼目的意料之外。

    竟然是救赎城主虔虎和当天那个狡猾的牛头人利马,两人背后阴影,还躲着一个浑身不断发抖的管家。

    “是你们?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鱼目执刑长老冷冷地注视着虔虎城主。

    “咳,我们绝对是站在中央神殿这边的,因为闻说有人前来观星堡闹事,有损神殿之威,虔虎虽然力弱,但正义之心,无法坐视不理,所以,特来听从驱遣。”厚脸皮的虔虎城主这样回答,虽然他说得好听,但就算是一个聋子,也听得出这不是真心话,除非鱼目得了超级脑残症了,否则,他绝对不会相信虔虎所说的一个字!

    “虔虎城主好胆量,好机灵。只是,你确定是神明的旨意?你就不怕有人假冒神意吗?”南狈先生笑问道。

    “南狈先生,神意莫测,虔虎哪里敢妄加猜测,给个天我做胆子,我也不敢啊!”虔虎城主又是鞠躬,又是陪笑,一副怕死鬼的模样。但是,他这样的举动,却引起了狮心王的兴趣,暗中点头,觉得这个能屈能伸又厚脸皮的家伙,是个人物。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还够胆子。

    面对中央神殿的威压,竟然也敢豪赌!

    即使是他狮心王,在前来观星堡前,也曾经反复思考,最后综合各种情况分析,才决定前来。

    以虔虎城主这样一个由中央神殿指定看守神厌刑台的人物,也敢前来,尽管实力还行,但胆子也要够大才行!

    “欢迎各位贵客大驾光临,狮心王无人不晓,虔虎城主也威震一方,王后仁德之名直让泰伦大陆生辉。只是可惜另外的客人还有点陌生,各位,不自我介绍一下吗?”老年智者南狈先生胸有成竹地摇着纸扇,微笑不变,向岳阳他们施礼,就像好客的主人真心欢迎来宾似的。

    “天诛!”天诛从来不费话。

    “本人龙悬,对南狈先生一样的智慧长者,一向敬佩有加,若有空暇,请多多指教。”龙皇沉稳大气地回礼。

    至于冥皇和巴鲁特大魔王他们,则懒得费话,反正这会儿说得再好,等会还不是玩命?再说了,这里没他们什么事,主要还是看岳阳那小子的,人家才是今晚的正主儿。

    南狈先生看了看天诛,又看了看龙皇,微微皱眉,似乎想不出他们出自何方。

    即使他记忆力再好,也不可能想得到岳阳和天诛他们来自通天塔。

    猜得再多,也是瞎猜罢了。

    但南狈很快调整过来,向碧绿和烈焰微微一笑:“你是翡翠领的小郡主吧,我认识你的父母,不得不说,你与你的母亲长得太像了。”他的话,让碧绿咬碎银牙,她现在已经猜到几分,自己父母亲的死亡,就算不是这个南狈所杀,也是他的奸计所害,没有他在背后撑腰,现在伪翡翠领主庞裴如何敢谋害父亲?她压抑着愤怒,不语。南狈仿佛没有看见她眸中的怒火似的,还含笑友善地向她点点头,随即看向烈焰:“烈焰团长,南狈一直听说烈焰团长的侠义之名,久仰。看烈焰团长气势如虹,似乎又有突破,真是可喜可贺!”

    烈焰回答很简单:“呸!”

    她那烈火般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做到像岳阳那样笑脸反击,她直接就是不屑,爱憎分明,水火不容。

    南狈先生,全当没有看见,脸上依然保持微笑,向岳阳微微致礼:“虽说那位蒙脸美人身份高贵,但南狈眼睛不瞎,还是可以看得出,真正主事的,还是阁下。南狈在此有礼了,能否请教贵客的尊姓大名呢?”

    岳阳同学笑了,也装模作样地还礼,但怎么看都像个成精的小狐狸:“南狈先生真是太客气了,区区姓名,不足与外人道也,若南狈先生不介意,请直呼‘三少’即可。”

    “啊,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三少!”南狈先生从来没有听过什么三少,但就像闻名已久的样子。

    “不知三少前来,所为何事?”鱼目虽然与南狈同为执刑长老,但他永远无法像南狈一样虚伪,他在某方面与烈焰有点像,都属于有话直说的类型。

    “没啥大事,只是过门走动走动,联络下感情,顺便问你们借一件东西。”岳阳同学拿出我就是客人的态度。

    “不知三少想借什么?”铁肩大将肃然问。

    他感觉,对方开口,肯定是重要的宝物。

    甚至,有可能是观星堡。

    反正是不可能出借的东西,又或者肯定是有损中央神殿声名的东西。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索要泰伦王,只要把泰伦王救出去,那么岂不是可以阻止神厌刑台底下‘那个秘密’不泄吗?

    岳阳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笑嘻嘻地走上前,走到鱼目的对面,不足三米,才站住,满眸笑意地拱手:“我们哪敢借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找个借口,跟中央神殿搞点关系罢了。在天界,谁不想与你们搞好关系,我们自然也不例外,哈哈,至于想借的东西嘛,很简单,只要借天鬼大人的人头一用,即可奉还!”

    借天鬼的人头一用?

    虔虎明知今天事情不可能善了,但听到岳阳这话,禁不住双腿有点发软。

    至于站在泰伦王后身边的几个朋友,差点没有一头撞在墙壁上,这小子到底是谁?太狂了,这话也说得出口!

    赤发血眸的凶悍男子,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岳阳说‘借人头一用’,才哈哈大笑起来:“不错,这话说得有劲头,我爱听!不像以前那些傻瓜,想杀人又没点尿性,只会搞个暗杀,弄得老子都腻味了。小子,只要有本事,你随时可以拿走这颗人头……”

    “天鬼大人真慷慨!”岳阳伸个大拇指,大力表扬对方,随即又向后一挥手:“你们还等什么?天鬼大人都说可以随便拿,你们还客气什么?”

    “我们这不是怕有埋伏嘛!”除了落花美人,没人敢在战场上跟岳阳开玩笑。

    “埋伏肯定没有,不过你们再不动手,天鬼大人的援兵就会赶到。如果我没有记错,在半小时前,就有一个跑得很快的家伙,离开报信了。”岳阳同学一说,天诛等人大怒,早知道有援兵,你小子还跟他们废话什么。烈焰差点一拳头把这小子揍扁,但岳阳同学是有理由的,他笑嘻嘻地解释:“我这不是怕有埋伏吗?现在弄清楚了,天鬼大人光明磊落,没有埋伏,所以,大家可以动手了!”

    烈焰非常不满,上前一把拨开岳阳,摆出攻击之姿:“刚才你发现有派人报信,你怎不弄死那龟儿子?”

    岳阳同学还是很有理由的:“大家没有一点压力,明显拼不起来……我这也是为你们好!”

    这话一说。

    立即受到全体人的鄙视。

    就连最厚脸皮的虔虎城主,也有种自叹不如的感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