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六百五十一章:【超强战兽,全面压制】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好久,那个隐形的女子,忽然开口笑骂:“这小子狡猾,比试是假,他想试探我们的实力。”

    她虽是笑骂。

    却因为声音极是优美娇嗲,听起来怎么不像愤怒,倒像是玩笑。

    让对方揭破的岳阳,脸色完全不变,依然镇静如故,仿佛对方这样说就是欺负他老实似的。骷髅人非常仔细地观察岳阳,又过了好久,才问:“我很想知道,你凭什么觉得你有可能会赢过我们?怎么说,我们也是活了几万岁的老家伙啊!”

    “这个,我不觉能赢,只是想请前辈们指点一下罢了。”岳阳故意谦虚起来,当然谦虚中也带有三分傲骨。

    不过,只有雪无瑕她们才知道。

    岳阳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他越是谦虚,就越是在骗人……而且,早在岳阳表态之前,雪无瑕就已经拿出晚辈的低姿态来表示敬意,与岳阳现在的说法配合起来,无形中也是一种默契。

    其实拥有心声互通的雪无瑕与岳阳之前并没有商量过,纯是心志上的天然配合。因为猜不到对方是否有探询或者截获心声的能力,雪无瑕和岳阳,都没有暴露这种特殊的天赋。在这三个超牛老前辈面前,暴露的实力越少越安全,隐藏的实力更多越好。甚至,这三个老前辈,还不是最牛的那个,还有一个魔渊第一王者无双皇绝世,那才是最要警惕提防的。

    谁也不知道那个无双皇绝世,是否正在暗中窥探。

    岳阳的天目慧眼,还没有发现无双皇绝世。

    可是,这不代表绝世不在附近。

    “真的要打?”骷髅人有点好奇岳阳的态度,又一遍打量,似乎对他很好奇,总有点什么看不明白。

    “打三场。”岳阳微笑着,比出了三根手指。

    岳阳这么一说,对方又沉默下来。

    好久,那乌鸦长长地叹息一声:“不得不说,你是我活的几万年之中,看过最大胆的一个小男孩。不过,你们是绝对打不赢我们的,你们连至尊之境都没有达到,就算有再多的生命守护战兽,也没用。小男孩,你的确非常优秀,比任何人都要优秀,但你太年轻了,如果让你再练一百年,也许我们会有点头疼。这样吧,我们之前的提议暂时搁置,我给你们十年的时间,你们先回去好好修炼,等修炼成了,再来比试,到时候你们再输掉,再给我们做一件很容易的事就行。这样,你看如何?”

    落花城主感到愕然,对面这三个老家伙,竟然愿意放自己回去?

    对方不是有什么阴谋吧?

    岳阳与三女对视一眼,茜茜公主微微点头,表示留下对决,探知敌人的资料,落花城主却相反,觉得应该离开,不要冒险,因为万一惹怒了敌人,极可能会产生意外。

    雪无瑕在思考,茜茜公主的想法,非常的积极。

    不打一场,就此回去的话,那么获得的资料实在太少了,不足对付无双皇,虽然有十年限期,但无双皇绝世在远古魔王的帮助下,极有可能在十年内苏醒。这十年之期,也许只是一个拖延之计。如果就此离去,那么其实就中计了。

    落花城主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岳阳现在还处于成长期,他身上的秘密,不宜公开。

    万一在战斗中,让骷髅人、乌鸦和隐形女人三个老妖怪发现了岳阳身上隐藏的各种秘密,极有可能引发他们的杀机。即使没有,这些封印了数万年的老家伙,也有可能用这种秘密与远古魔王作为交换。

    远古魔王,肯定会下血本来获取岳阳身上的秘密。

    秘密外泄了,也不是好事。

    那么,该如何是好?

    雪无瑕,抬起头,看向岳阳,她向他点点头,表示这一票弃权,还是交给岳阳来决定。

    无论是对是错,只要他做出了决定,那么她就听他的……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也看向岳阳,把最后的决定权交给他。

    “那好吧,我就任性一把,离开是最好的,但我们这次不选择离开。”岳阳张开双臂,圈拥有着三女,有她们的支持,岳阳不怕世间一切困难险阻,那怕杀上天界,也毫不犹豫。为了挑战自我,为了领悟至尊之心,为了更好更快的成长,岳阳做出了决定,转脸向骷髅人和乌鸦点点头:“我们的答案是,挑战!”

    “啪啪啪啪!”骷髅人附手大赞。

    “……”那个乌鸦却在思考,它现在也有点猜不透岳阳的真正用意。

    “还是要打啊,人家多少年没动过手了,今天身子似乎有点不太方便,你们两个家伙接招吧!”那个娇滴滴的女声一下就推辞掉。

    “小男孩,我倒愿意跟你打,但我的战技和战兽都有点古怪,威力难以控制,出手就难以有生命保障。”骷髅人拿起大礼帽,示意了一下,也表示暂时不接受挑战。这个皮球,最后踢给了那个乌鸦,让那个乌鸦有点光火:“你们这是装死,老是把我摆上台面,我又不是管事,一个亲卫队长要干这么多活,还没有薪水,我严重抗议。如果我出战,你们都要有点表示,否则别怪我出工不出力!”

    “骷髅好像还有一颗不错的宝石。”隐形女子如此提醒乌鸦道。

    “我一共就八颗宝石,现在六颗进了你的口袋,剩下这么两颗,真的还要拿出来?”骷髅人暴汗。

    “你们一人一颗,这样很公平。再说,天界宝石满地都是,以后出去了,你们想要多少没有?别说八颗,就是用麻袋,也能装满八袋。”隐形女子嘻嘻直笑。

    “啊,这可是八品的‘复活天晶’,不是大路货,天界能有两麻袋这种东西,那它就不是天界了。”骷髅人又用骷髅手指,搔下骷髅头,带点烦恼地思考一下:“我还打算用这两颗复活天晶,看看是否能恢复以前的身体,现在这一来,说不定我的身体就没办法弄回来了。”

    “如果你以为复活天晶能起死回生,那你就太天真了。”隐形女子轻哼一声道:“复活天晶,只能用于刚刚死去躯体齐全而且灵魂没有受到严重伤害的生命,要是死了超过一天,即使灵魂没有受到伤害,也无济于事。”

    “你试过?”骷髅人和乌鸦都急急地追问。

    “……没有,不过陛下是这样说的。”隐形女子微微一沉吟,如此回答。

    在岳阳和雪无瑕她们的耳中,可以听出,这个隐形女子,肯定用复活天晶试过无法复活,才如此肯定。

    当然,为了掩饰她的失败,用上了无双皇绝世的话来作证明,还能说明一点,她也可能因此去求证过无双皇绝世,最后得出的答案是,即使有复活天晶,也不能轻易复活。

    骷髅人叹息一声:“看来,只能获得神血来恢复躯体了。”

    岳阳和雪无瑕她们相互对视一眼,为无意中获取的信息感到兴奋。

    复活天晶虽好,却远远不如‘神血’。

    众神废墟。

    它内里的宝物之中,应该具有大量的神血,这是那些老怪物一来追求不死之躯,二来追求更高境界的绝世珍宝,难怪无论是黑狱王、赤帝、远古魔王、面前的鬼魂三人组,甚至无双皇绝世,都如此渴望获得神血。

    忽然,岳阳心中闪过了一个奇特的念头。

    杯具男的妈妈,她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进入众神废墟内部的人,那么她,是否获得了大量的神血,是否已经晋升成神,借此飞升天界,或者更上的空间呢?

    雪无瑕,也心有灵犀地回头,与他对视一眼。

    “暂时出不去,什么都是假的。好久不动手了,也有点技痒,那就打一场吧!”那乌鸦睁开眼睛,那种看破世间一切的怪异焰眸,迸发出一种让世间万物俯首无法抵御的气势。它还没有提升力量,就可以傲视世间一切,这种完全至尊之境的感觉,岳阳只在一个人的身上感应过,那就是至尊。

    即使是炎尊、炎宗又或者小丑团长,都没有给予岳阳这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至于那个狮心王,威势足了,力量也够强。

    但比起这一个乌鸦,狮心王的境界似乎还是要稍逊一筹。

    最少,他没有给予岳阳一种完全不可战胜的错觉,魔龙的境界不需质疑,但他没有外放,更多隐藏起来,至于费雯丽女皇,她已经达到让岳阳无法感应的境界,那也许是另一种高度。

    茜茜公主、落花城主和雪无瑕,都稍退了一步。

    如果这个乌鸦不是散发如此强大至尊气息,她们还希望替岳阳对战一局的,现在一下子明白了,以她们目前的实力,不可能战胜。她们要做的,就是静静地观战,尽快把敌人的破绽找到,帮助岳阳,把这一战拿下。不仅是她们,岳阳把天罚、天灾、岳雨、岳冰、伊南她们都自宝典世界里唤了出来。

    相信今天的一战,不管收获多少,都会对她们的修炼提升,产生影响。

    正因为这种对手难得,岳阳才不息挺身挑战。

    “看不出来,跟你的小姑娘挺多的,而且都是极品佳人,普通的皇帝也没你这等福分。”那个隐形女子娇媚无限地调笑起来。

    “三位前辈好!”岳冰小姑娘比较有礼貌,与岳雨一起给对方行礼。

    “我只是跟来玩玩,不要误会,他是我姐夫!”天灾挽着凤仙美人的手臂,骄傲地表示自己不是岳阳的女人。

    “鬼脸蘑菇。”乌鸦并没有理会这些口水仗,它闭上了焰眸,双翼一拍,直接召唤了一个白身花顶蓝脸的古怪蘑菇,这个蘑菇战兽有手有腿,却短小无比,有口有脸,长得像人却古怪,极像一个‘囧’字。当然,即使这个蘑菇战兽的外表不起眼,实力却非同小可,最少达到了天阶三级的境界。

    鬼脸蘑菇一出来,就冲血腥女王红‘笑了’一个。

    这种诡异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血腥女王红,就像中了**招数似的,先是呆了几秒钟,随即像小孩子让人做鬼脸吓坏了,小脸煞白,眼泪奔流,哇哇地大哭起来,搂住岳阳的大腿不放,身体也在不停地发抖。

    “杀!”阿蛮看见血腥女王红受到敌人的攻击,立即挥拳轻杀向那个看起来一拳就能揍飞的鬼脸蘑菇。

    “好怕呀!”那个鬼脸蘑菇做了一个害怕躲人的动手。

    “哈哈哈哈哈哈……”结果,阿蛮立即停止了愤怒的攻击,整个人站住,指着鬼脸蘑菇,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眼泪激溅,就连落花城主她们的呼唤,都完全不觉。现在,就是瞎子也可以看出来,这个鬼脸蘑菇用精神类攻击,击溃了血腥女王红和阿蛮的意志,让她们一个哭,一个笑。

    血腥女王红和阿蛮,意志力何等坚韧。

    却轻易让鬼脸蘑菇击败,这,还真有点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岳阳一挥手,战天使站了出来,她不像红,也不像阿蛮,她是战天使,意志力与岳阳一体,只要不击溃岳阳的意志,那么就休想影响她。

    那个乌鸦似乎也知道鬼脸蘑菇对战天使的效果不大,马上召唤了一个古怪的红蜻蜓。

    这个红蜻蜓足有十米之长,双翼展开超过十米。

    当战天使冲锋,那黑洞洞的炮管,刚刚延伸出来,尚来不及发射的瞬间,这个红蜻蜓就到了跟前,轻轻一捉就把战天使抓到了天空。在百分之一秒内,在战天使挥臂斩出天使之刃的一刹那,它就把战天使伊卡远远地扔了出去,足足扔出百米外。

    等战天使伊卡双翼展空,纤足落地。

    它又到了她的面前。

    伊卡愤怒地举起双臂的炮管,三秒内足足射击了一百次,然而,这个红蜻蜓全部躲了过去,在射击光线交织的光网中,游刃有余地飞行。战天使伊卡,天使之刃旋转如风,却完全斩不中它,两个速度快得眼睛根本来不及反应地追逐而战……那个同样是天阶三级的红蜻蜓,不时抓到机会,把伊卡捉住,远远地扔出去。

    自己的身体,却在伊卡的攻击中,毫发无伤。

    “……”众女看了,都倒了一口凉气,太恐怖了,以战天使伊卡的速度,竟然没办法碰到对方一根汗毛,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哥哥,让我来帮你。”岳冰小姑娘无法接受哥哥被人压制的事实,情急之下,召唤了泰坦古树,冲锋。

    “火荆棘。”乌鸦双翼一拍,地面涌现无数燃烧的火荆棘。这个在通天塔仅仅比刺花要好一点点的废柴战兽火荆棘,在这里的等级,竟然高达天阶四级,轻易就把泰坦古树这种庞然大物抓住,牢牢地束缚在地面上。岳冰看得几乎晕倒,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泰坦古树,竟然会有让别人的缠绕得无法动弹的一天,这,这可是她惯用的招式,平时就是利用泰坦古树来缠绕捕捉敌人的啊!

    “好,轮到我了!”凤仙美人决定出手。

    “等下,请相信我,我有办法。”岳阳握住凤仙美人的柔荑小手,点点头,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