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六百三十四章:【湖底的秘密】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当岳阳、雪无瑕和茜茜公主她们赶到目的地,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湖泊。

    湖泊中的一潭死水,现在已经变成鲜红色。

    无数献祭的尸体,沉沉浮浮。

    “看来我们来迟了一步。”茜茜公主脸带凝重地观察着周围,根据湖岸上凌乱的痕迹,拥有六识天赋的她很快找到了一些可疑的水渍脚印。自脚印来看,最少有数个‘人形生物’自湖底出来,试图借助献祭者的脚印掩饰,悄然离开湖泊。

    “追!”落花城主看见脚印的水渍都还没有干,证明敌人离开不久,现在顺着脚印追下去,应该能来得及。

    “有点不对。”雪无瑕摆摆手。

    她颦起眉头思考一会。

    摇摇头:“可以肯定有一部分敌人离开了,但这些是耍花招的献祭者,还是逃出来的封印者呢?还不好说!我觉得应该这个湖泊有古怪,一旦我们离开,极可能会错失什么。”

    自宝典世界出来的伊南听了雪无瑕的分析,带点试探地问:“那我们兵分二路?”

    不等伊南说完,落花城主马上否定:“不好,分兵是大忌。我们必须集合起来,才能发挥最大的战力。分散人手,容易让敌人各个击破,我们不能让远古魔王的阴谋得逞。无瑕说得没错,我现在想想,也觉得有点不对劲,远古封印如果那么容易解开的话,那么就不是远古封印了!黑狱王、万妖王和赤帝,他们都是敌人多次献祭,历经百年时间,才逃出来的。现在远古魔王随便让黑狱军团找些人献祭,就能解开远古封印吗?不可能!现在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远古魔王早就在试图解开封印;二是,他在耍花招,欺骗我们。”

    茜茜公主经过思考,点头认同:“第二点的可能性很多。”

    雪无瑕一针见血地指出:“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些封印者都是远古魔王的朋友、部属,他会不会泄密给我们知道呢?肯定不会,只有敌人才有可能……远古魔王这个是一石二鸟之计。他既释放封印者出来捣乱通天塔,又借我们的手铲除他的敌人。”

    她的话,引起了茜茜公主、落花城主和伊南深思。

    远古魔王的最终目标,肯定是众神废墟。

    按常理推断,肯定是竞争对手越好,现在远古魔王在力量没有恢复之前,就急急释放远古封印的强者,证明他的用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必定另有深意。

    “怎么办?”几女最终把决定权交给岳阳。

    “我们做个假设,既然敌人远遁,我们追赶也不一定来得及,那么我们何须费心。俗话说‘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现在湖泊有问题,我们就先查个清楚,要是它没问题,我们再行追赶,反正时间都来不及,我们就做最有把握的。”岳阳笑了。

    敌人的思路,无疑是难以捉摸的,但可以反过来推理。

    既然无法猜出敌人的真实动向,那么,最少不要顺着敌人设计好的方向去走,一句话,要做,就做敌人最不愿看见的事。

    湖泊有问题?

    又有遁逃的水渍脚印……分兵追赶,这是敌人最渴望己方做的举动,所以,绝对不能按照敌人的设计去做。敌人最不愿看见的事,就是岳阳等人留下来调查湖泊,否则,敌人不会在拥有六识天赋的茜茜公主面前做出‘水渍脚印’那种明显的逃遁踪迹,这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下去看看,我们在岸上等着你!”落花城主觉得这可能是一个诱引敌人出来的最好办法。

    “不。”岳阳一口否决。

    “别担心,我们不会有事。”落花城主原来与岳阳双修合体技,又得夜后和至尊的指点,进境极大。

    尤其是那种天梯远古强者遗下的那种类似法则力量的精神能量场,她比伊南参悟得更多,掌握得更好,即使面对远远超出自己等级的敌人,也有一战之力,最少原来攻击极高防御较低的她,自保已经不是问题。她最喜欢的战兽,九尾灵狐,在至尊的秘法指点下,也渐渐走上一条人神兵的路线……它的每一点进步、每一分提升,都充满了落花城主培养的心血。

    九尾灵狐,现在还不是。

    但是,它以后必将走上一条圣兽,甚至神兽之路。

    因为与落花城主的特殊联系,九尾灵狐又会成为至尊人神兵血翼天使那样的存在,与普通的神兽不同。

    “有把握是一回事,但战术执行又是一回事。”岳阳笑了:“敌人如果不是傻瓜,诱敌之计就会失败。远古魔王不是傻瓜,他甚至有想过我们可能会用诱敌之计,所以,我们必须做点他最不喜欢的事,那样才能让他抓狂。你们都过来,我们这样这样……”

    “我最讨厌阴谋诡计了。”茜茜公主表面不喜欢,但其实她最欣赏岳阳的地方,就是这小子特别的‘狡猾’。

    雪无瑕?

    她是岳阳计划最默契的执行者!

    岳阳把雪无瑕、茜茜公主、落花城主和伊南收回进宝典世界,自己一个猛子,扎进血腥味极重的湖水中。深潜入湖,凭着心中的感觉,一直往下。

    几乎,在他深潜的时候,几个影子就在远方的废墟出现。

    看见岳阳没有分兵,也没有顺着脚印追下去,而是把几女收起,深潜入湖底。

    为首的影子,不禁叹了一口气:“陛下说得没错,这个岳家三少,的确非常难对付。有这样的人在,我们征服通天塔的计划,就会有很大困难。为什么,通天塔总是涌现这样出色的年轻人呢?我还以为,当年的狱皇,只是一个例外,没想到,现在又出了一个岳家三少。”

    站在他身边的另一个影子,直接否定道:“不,通天塔里有威胁的人,不仅是岳家三少,还有那个,至尊!”

    为首的影子点点头:“真的很期待与她交手。可惜,我们暂时还不能公开行事。”

    刚才影子接腔:“对,陛下的计划很完美,但我们的时间,还是太少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几个影子,左边的那个忽然站了出来,嗡声嗡气地开口:“如果不能打,那你们自天界请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我们自天界之门出来,吃尽苦头,本来还以为能够直接进入众神废墟,没想到你们却顾忌这个顾忌那个,一副胆小如鼠的样子。要我看,那个岳家三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就连天阶都不是,我一拳就能秒杀他,真不明白你们怕他什么!”

    为首的影子静静地听完,等到对方表达出不满,才缓缓地开口:“你知道你为什么是队员,而我是队长吗?你知道你们的殿主,为什么会让你们听我的指挥吗?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比你们聪明!不要用你们猪一样的脑袋去思考,制定计划那些不是你们擅长的,懂吗?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闭嘴,百分百地按照我的计划去做!最后,我想说一点,如果岳家三少有那么容易对付,为什么我的陛下,会邀你们殿主为盟友,与你们分享利益呢?那么强大又那么聪明的他,为什么不单独出手把岳家三少杀死,一个人独享众神废墟的全部呢?难道你以为你们的殿主和陛下那些上位者,都是傻瓜,都比不上你这个猪头?”

    他缓慢又平和的腔调,带着不屑。

    仿佛在诉说一件世间最简单的事情,完全是不容置否的语气。

    另外几个影子气得不轻,可是又无法发作,因为出发之前,他们的殿主曾经用过一种前所没有的严厉语气警告过他们,谁要敢违背命令,误了大事,全族处斩。

    他们可不想自己整个家族的性命都受一时之气所累,再说这个队长,的确是个聪明人。

    就连殿主,也格外看重的队长。

    要不是队长永远忠诚于他的那个陛下,殿主都会以首席长老之职来聘留队长。无论实力还是智力,都远远不及队长的他们,自然不敢翻脸。只是,听到队长这样的奚落,他们的心中仍然愤愤不平,那个岳家三少,真有那么厉害?

    即使他在天界有一亿的重金悬赏,那又能代表什么?

    在队伍之中,有哪个不是一亿悬赏以上?

    “走吧,我们不宜久留,如果让至尊和夜后发现,我们会非常麻烦,也许她们立即就会警惕,也许会识破陛下的计划。在陛下的计划没有实现前,我们不能公开行事。”为首的影子在带队离开之前,看了看湖泊。

    他有一种错觉。

    似乎,刚才岳家三少在跳下湖泊前,曾看了自己这边一眼。

    难道相距那么遥远的距离,他都能查探到自己的存在?如果真是,那就太可怕了!这件事,事关重大,一定要向陛下汇报,说不定,这是岳家三少的秘密所在!如果陛下能解开岳家三少身上的谜团,那么整个计划会简单十倍,可惜……“咦?”为首的影子在看向湖泊的一刹那,发现湖泊似乎有种奇异的能量,似乎在底端爆炸开来,顿时惊叫起来:“湖底的秘密,那么快就让岳家三少发现了?不好,这个岳家三少,真的拥有一双特异的眼睛。”

    “也许是鬼才岳工的五行傀儡鼠。”他的同伴不太确定地说。

    “希望如此。”为首的影子带点苦涩地叹息:“希望这小子没有类似神目那样的天赋,否则会非常的麻烦……”

    湖底,岳阳召唤的五行寻金鼠,找到了一个特殊结界。

    换成别人,肯定不敢乱动。

    拥有慧眼天赋的岳阳,却用饕餮之刃,重重斩下,直接把结界打开。

    不知名的结界‘轰隆’一声打开了,却不是破碎掉,岳阳这一刀使用的力道之巧妙,捕捉时机的精准,和对结界能量运转中止的合理性,简直就像是一个大师创造一件艺术品。最神乎其技的是,在外人看来,岳阳这一刀不是打开,而是破碎结界。

    两者有着天渊之别。

    岳阳打开结界,可以在它消失前,用天目慧眼全部观察、复制和记忆结界。

    破碎却不可能有这种效果……外人不可能知道,岳阳在打开结界的同时,就是一种学习……就像一个盗贼打开一把新的魔法锁学到的新技巧那样,没有亲身经历,永远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奥秘。

    无数的能量,在结界中冲出来。

    弥漫整个湖泊。

    一个巨大又古旧的传送阵,出现在岳阳的面前。

    不等岳阳上前启动,它就闪亮起来,无数只有天界才有的天界侏儒,就像潮水一般自传送阵的另一头涌出来。

    在这些天界侏儒的中间,有一种身体不高但特别强壮最少达到地阶三级以上的天界地精,拿着皮鞭,在狠狠地抽打,驱赶着那些侏儒,命令它们按照某种阵式排好,献祭传送阵。按照岳阳的判断,这是想通过献祭来提升传送阵的运行能量,达到接引某个超强天阶的可能。

    “原来是这样……非常有意思!”岳阳看着滔滔不绝的天界侏儒和那些凶神恶煞的天界地精,笑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