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五百一十章:【神器?我家从来不缺!】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有黑狱王为公正,最好不过。”空皇优雅地拂一拂耳边飘逸的长发,向岳阳问道:“在调查之前,也许我们需要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岳家三少你有神器吗?如果你从来不曾拥有神器,那么就可以证明一点,我的属下就没有谋夺你的神器……因为没有人能谋夺不可能存在的神器!”

    “神器择主,也许像三少这样万年不出的天才后辈,会拥有神器在手。”黑狱王与空皇一唱一和。

    “来啊,你把神器拿出来,我们就承认偷了你的!”几个翼族武者态度嚣张地挑衅。

    他们心想神器又不是地摊货,就连空皇和黑狱王都没有,这岳家三少肯定没有。现在就迫他拿出来,如果他不拿,就是污蔑,那么空皇和黑狱王就可以借题发挥,趁机发作。

    南疆妖王目光微寒。

    刚才黑狱王提到的神器择主,没有错,神器是不可能盗窍的。

    神器都有自我智慧的器灵,即使让人偷走,也会轻易返回主人身边,武者除了得到神器承认,用外力是不可能谋夺神器的。在空皇的责疑之中,一共包括了三点。

    一,岳阳没有神器在手,如果没有,那么八翼的族人就不可能偷盗他的神器,那岳阳就是有意污蔑对方名声。

    二,即使岳阳有神器,那别人也是不可能盗取的,岳阳的话还是污蔑。

    三,空皇这一问,除了反击岳阳,还包括了一种巧妙的试探。假如岳阳无法证明他有神器,那么他除了坐实污蔑翼族和挑战空皇威严之外,还让空皇和黑狱王摸清底细。要没有神器在手,岳阳的生命将没有最大保障……空皇和黑狱王就可以借题发挥,安心地动手了。

    对于空皇,南疆妖王也知道这鸟人不好惹。

    但没想到一照面就如此难缠,连打带消,不仅成功反击,还把岳阳迫到绝地。

    “既然神器在手,岳家三少何不把神器示出,让我等一开眼界?此间,非但本皇,想必南疆王对神器也是慕名已久。”空皇看了看南疆妖王,他和黑狱王有心围杀岳阳,可是还拿不准南疆妖王的心思。换成别人,空皇还不会太顾忌,偏偏是南疆妖王这个擅长魔音杀人的特殊妖女,能不招惹最好别动她。

    “是吗?三少有神器?人家还没看过神器是啥样子呢?”南疆妖王的话让空皇和黑狱王都放下心来,这个女人很聪明,她两不相帮。

    当然,能有这个结果就已经很好了。

    万一这南疆妖王被岳家三少的魅力迷住,舍身护他,说不定还真会让岳家三少逃出去。

    若是那样,以后会非常的麻烦……至尊那个极可怕的女人,就会杀上光明大陆,又或者灭尽黑狱军团。

    如果不是有所顾忌,那么空皇和黑狱王早动手了!

    南疆妖王表面保持中立,暗地里却给岳阳传音:“傻瓜,还不跑?再拖下去,黑狱王的帮手就会回来,说不定冥皇也会来掺乎,到时不要说跑路,就是小命也不保。”

    岳阳没听见南疆妖王秘密传音似的,缓缓地伸手入怀。

    他这一个动作,让黑狱王和空皇都紧张起来,感觉这小子要捏碎传送晶石逃跑,暗中警惕,准备第一时间拉截。

    不料,岳阳掏出一尊七彩流光的印玺:“神器?我家从来就不缺这玩意儿!”

    此印玺一出,整个冰川峡谷的上空仿佛有只无形的神明之手按下来,任何生命都无法动弹,那些在禁空法则也能飞翔的冰龙,刚刚在冰雪中钻出来,直线下降,陨落,完全无法抗御这种威压的力量。如果将岳阳天怒红莲的威压和这尊印玺的威压相比,天怒红莲的威压若是一条小帆船,而这尊印玺的威压就是万吨巨轮。

    虽然同样都具有威压的力量,但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最重要的是,这尊印玺的威压之中,还带有一种让人无法抗御的‘封印’力量。

    别说远古巨猿、远古魔熊和冰龙这些战兽,就连空皇和黑狱王,心中都曾经闪过惊骇而逃的冲动,对这种威压和封印生出难以自控的恐惧。

    尤其是黑狱王这一个过气的狱皇神将……他最清楚岳阳手中捧着的这个印玺是什么宝物,这,就是他最畏惧的‘狱皇神印’!比起‘狱皇神剑’和‘狱皇神杖’,黑狱王更畏惧这个‘狱皇神印’。

    因为,假如让前两者打败,他还有可能活命。

    如果让狱皇神印击败,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彻底的死亡,又或者永远的封印!

    “狱皇王神印,你进过狱皇神殿?”黑狱王一颗心在往下沉坠,如果岳阳继承了狱皇神剑和狱皇神杖,再飞速成长,成为新一代狱皇指日可待,那么自己这个叛将,危在旦夕。

    “真是神器?”空皇的瞳孔也在不断地收缩。

    他也万万没想到岳阳还真能拿出神器,而且看来还是极品级的神器!

    远方那些远古魔兽,早就俯在地上,在神器的威压和震慑下臣服,丝毫不敢动弹。在空皇八翼身后那些恢复嚣张气焰的翼族武者,又是恐惧又是贪婪地吞咽着口水。传说中的神器就在面前,几乎伸手可及,偏偏又无法得到它,这怎让人为之抓狂?

    最糟糕的是,之前几人还说过,如果对方拿出神器,自己就承认偷窃……现在如何是好?

    南疆妖王也惊呆了。

    好半晌,她才反应过来。

    她对于翼族武者那种贪婪的表情非常的鄙视,别说没有实力,不配拥有神器。

    就算岳阳把神器送到他们的面前,他们也永远不可能得到这尊神器,神器有灵,自行择主,它是绝对不会挑选一个弱者为主人的!

    对于岳阳示出神器的心理,她能猜到几分。

    一是稳定自己的心;二是打击敌人。

    他把狱皇神印掏出来,对于黑狱王和空皇两人来说,无疑就是让他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原来狼狈为奸的黑狱王和空皇,也会因为这尊神器的出现而暗中分化。这尊神器如果择主了还好,它是没有择主的,证明空皇和黑狱王都有一定机会得到它的青睐。狱皇神印,无论对于黑狱王还是空皇来说,都是最佳的宝物,相信再过一千年,甚至一万年,他们也不可能遇上比这更好的宝物了。

    杀死岳阳,夺下神印是肯定。

    问题是,神印归谁?

    神印归空皇,黑狱王除非脑残了才会同意;神印归黑狱王?空皇的实力本来就不比黑狱王,若黑狱王得了这尊神印,那么光明大陆将会成为黑狱王的后花园,而空皇则会成为黑狱王的囚徒,而不是盟友!

    一尊狱皇神印,两个竞争对手,要如何分配呢?

    再说,岳家三少也不是豆腐做的。

    他虽然还没有被狱皇神印认定为主人,但狱皇神杖和狱皇神剑这两大神器,难保已经认他为主……南疆妖王现在有点明白了,这小子为什么不逃跑,而留下跟黑狱王和空皇两个枭雄玩手段,原来他真有这个实力!她如此一想,笑了,前移两步,给这个紧张的局面火上浇油:“哟,这就是神器吗?好漂亮的宝贝,三少家里有没有多余的,送人家一个吧!”

    她这么表态,空皇和黑狱王心里暗叫不好。

    神器一现,这个东方妖族的妖女有点动心了……的确,年轻帅哥加极品神器,这两样结合起来,要是还不能把女人给迷倒,那就没有什么能让女人动心了!

    “不送,四娘说了,家里的宝贝都留着,攒起来娶媳妇。”岳阳同学表示这都是娶媳妇的聘礼。

    “小气鬼……”南疆妖王佯装娇嗔地伸出葱白玉手,轻打他一下。

    黑狱王与空皇对视了一眼。

    抢是一定的,但问题是怎么抢法。

    还有,现在动手抢,南疆妖王肯定会出手帮岳家三少,这无疑是很不智的行为。

    空皇觉得满肚子都是嫉妒之火,他开口反击岳阳,心中一直暗中得意,觉得这毛也没长齐的青头小子一定让自己拿下了。没想到,对方还有更漂亮的打脸还击,自己吃瘪不说,还让对方挑拨离间地分化了与黑狱王盟友的关系。

    黑狱王虽是盟友,但这种极品神器是绝对不能让他得到的。

    相同,他也不会让自己得到。

    所以说,不管以后如何,最少目前,这小子的分化手段获得了成功。

    自己在接下来的合作,不会百分百信任黑狱王,黑狱王更加不可能百分百信任自己……这一切,都因为岳阳他变出的这尊狱皇神印!

    空皇宁愿岳阳从来没有把狱皇神印掏出来,如果是那样,那么自己与黑狱王的合作还不会没开始就猜疑起来。

    “让人家摸摸这尊神印,人家就摸一下。”南疆妖王伸手想摸摸,岳阳却是不给。

    “不,刚才让几个鸟人偷走了我的‘狱皇神杖’,现在再弄丢了狱皇神印可不得了,家里的小丫头以后想吃烤栗子,就没东西砸壳了。”岳阳的话让空皇和黑狱王几乎郁闷吐血,用狱皇神印砸栗子,这小子还可以干点更加蛋疼的事吗?

    “我们没偷……”几个翼族鸟人都要哭死了。

    他们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狱皇神杖。

    再说神器这玩意儿都有器灵,怎么偷?

    岳家三少也太冤枉人了,要是再这样下去,他们估计岳家三少还要让自己吐出神血和武魂,到时就是想上吊也找不到绳子!

    偏偏刚才还放过话说对方要有神器,自己就承认偷窃……几个鸟人赶紧倒在地上,装晕。

    “谁?”黑狱王忽然愤怒地咆哮起来,他看向天空的西北方。

    “岳家三少,果然不愧是通天塔万年不遇的天才,没想到世间难得一见的神器,家里也多不胜数。”自极高的天空中,有个完全看不清形像的男子,缓缓飘降下来。他身上的影像微动,似乎向黑狱王和空皇见礼,又向岳家和南疆妖王致意:“本人幽冥,同样对三少慕名已久,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之龙!有黑狱王公正,幽冥和南疆王也愿为见证,空皇,贵属下盗去三少神器,若为事实,实有污光明大陆之名,何不让贵属下将神器返还三少?”

    “你……”空皇八翼一看来人,立即脸色大变,潇洒不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