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三百一十八章:【抢,这个男人我要了】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再见凤仙美人,岳阳发现美人稍微有一点清减,或许是受伤刚愈,但魅力依旧惊艳。

    岳阳同学当然是直奔那雪白的**而去,准备埋首其中。

    “小坏蛋,说正经事,别乱来。”岳阳的额头让凤仙美人一只玉指抵住,她那惊魅绝世的玉脸,露出一种让阳光也为之黯然失色的笑容。

    “正事很简单,就是半个月后攻打狱皇神殿。说完,美人,国家大事扔一边好吗,我们先忙女儿私情吧。”岳阳同学作势要抱,凤仙美人的香躯一闪,躲过了岳阳的搂抱,反而自岳阳的背后,张开双臂抱着他,樱唇凑到岳阳的耳垂下,轻亲一下:“不好意思,人家恐怕帮不了你。每一个有资格进军天界的先天,都签下了协议,不能以私仇或者世俗旧怨击杀对方,一切都以进军天界为首……你想杀狱皇神将,恐怕不容易,虽然他沉睡了五千年才苏醒过来,但实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即使与人类至尊开战,估计也是五五之数,你现在想杀他,恐怕不容易。再说了,他的帮手如云,光凭我们两个可对付不了他。”

    “再加一只老乌龟呢?”岳阳感到背后挤压的**带给自己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触觉,顿时很可耻地硬了。

    “那只老龟防御有余攻击不足,没用。”凤仙美人似乎知道岳阳情动,她的手自胸口缓缓向下,探下小腹,再继续往下,弄得岳阳同学狼血沸腾,差点忍不住在岳家城堡门口不远的地方推倒她。

    “我攻击力不错!”岳阳同学大卖广告。

    “哪方面的攻击力?嗯?”凤仙美人的小手撩人地滑过,有意无意触碰一下那激动的昂扬之物,樱唇在耳边诱惑之极地问,那声音似是喘息,又似是"shen yin",撩得岳阳心跳加速三百。岳阳同学强咽一口唾液,装出一本正经地回答:“所有的攻击力都不错,要不你测试一下。”

    “在哪测试?”凤仙美人轻吻着岳阳的耳垂,鼻息就像在哼哼。

    “去你家!”岳阳作出了一个省钱的决定,开房也可以,但开房除了浪费金钱,还害怕警察查房。

    “为什么不去你家呢?人家喜欢在你的床上测试,那样刺激……”凤仙美人小腿轻轻地抬起来,慢慢地磨擦着岳阳大腿,玉手探进他的裤子,似乎想抓住什么好玩的东西。

    “抱歉,他的床上已经有人了。”

    雪无瑕的声音忽然在后面冒出来,她捧着书在两人面前走过。

    她旁若无人,视而不见地抛下一句话:“你们请继续,我只是打酱油路过。”

    岳阳暴汗。

    果然,这妞不放心自己。

    凤仙美人却嘻嘻地笑了起来,那双柔荑玉手在松开岳阳前,竟然捏捏他的脸颊:“小坏蛋,下次想偷腥,记得找个没人地方,别让妻子逮到,那样太可怜了。回去需要跪搓衣板吗?不要告诉我,你是个妻管严!”

    岳阳报复心很强,也伸手去拧她光滑的脸蛋:“美人,刚才好像是你诱惑我,才害我被她逮住的吧?”

    凤仙美人一听,优雅无比地欠欠肩,那**因为这个动作激起一阵乳浪。

    “现在,还要去我家吗?”凤仙美人往岳阳的脸上吹着香气。

    “要。”岳阳觉得说不要的都是东方不败。

    “人家的床好大,好软好舒服喔……”凤仙美人笑了,笑得倾国倾城,岳阳觉得迷死人不赔命这词,形容的应该就是这个妞,难怪纣王会被狐狸精迷得晕头转向,原来世间还真有那种勾魂夺魄直让人在温柔乡窒息的妖娆女人。

    “是吗?”岳阳听得两眼放光,性福的生活,正向自己招手。

    “这不是我们家的小三吗?”刚才已经消失不见的雪无瑕,忽然又出现在岳阳和凤仙美人的面前,她合起手中的古书,带点好奇地问岳阳:“我好像听见你要去哪?”

    “去她家!”岳阳让她明亮的眸子瞅得有点心慌。

    “去她家干嘛?”雪无瑕微笑就像阳光一般的灿烂,完全没有什么阴云、冰雹、雷电或者暴风雨啥的。

    “测试一下她家的床够不够大,够不够软。”岳阳同学的回答,条理清晰,理由充分。

    “第一次到别人家去,要带齐工具,你的工具带齐了没有?”雪无瑕微笑着,满脸温柔地伸手,给岳阳整了整衣领,又掏出手帕给岳阳擦擦脸,仿佛贤惠的小妻子送丈夫出门工作似的。

    “工具随身带着呢!”岳阳同学大汗,这个工具可不能留在家中,否则就真的变成东方不败了。

    “那就好,你要努力工作,我在家等着你回来。”雪无瑕笑容柔如晨风,最后,她还在岳阳的唇边蜻蜓点水地送上一吻,就像小妻子送丈夫上班的吻别。凤仙美人看在眼里,表情简直比喝了三大碗醋还难受,眸子闪烁,她忽然发现自己遇上了一个劲敌。

    不是战场上的劲敌,而是情场上的劲敌。

    本来,她只是对岳阳有点兴趣。

    没想过爱他一生一世非君不嫁那些,她只是因为姐姐宠着他,护着他,心中有点不是滋味,非把姐姐看中的男子抢走不可。

    最后与岳阳经历生死,更觉得这个男子挺对自己胃口的。

    虽然没打算真与他在一起过日子,但忍不住想逗逗他,尤其是看他被自己的魅力所倾倒,心里感到愉快,一种女人天生的虚荣心,得到最大的满足。她知道自己得长好,长得诱人,不过别的男人那种贪婪的目光,让她感到非常厌恶,那是一种"ci luo"裸的占有、侵犯和凌辱……这小子的目光完全不同,他更多是欣赏和赞叹,虽然也有**的成分,却不是主要,更多是喜欢自己的魅力,而不是身子,不是胸前这两团肉。

    岳阳的目光,给她享受的感觉。

    她享受他的欣赏,享受他的赞叹,享受他的情动……诱惑他,让她感到极有成就感。

    不过,在凤仙美人以为自己的魅力无人能及时,却发现,自己再诱惑,也占据不了他内心的第一位。他的**再冲动,目光也不会迷失,尤其是这个捧着书的女子一出现,他立即就会由玩世不恭的浪子恢复一个乖孩子的模样。

    也许他是装成乖孩子的,不过,最少他重视这个捧着古书的女子,才会这样。

    他对她装出一本正经,对自己却玩世不恭。

    这,就是差距。

    就是在他心中魅力榜排行位置的不同,他将她视为第一位,才会那样做。

    凤仙美人看着雪无瑕,她发现这个随身带着古书的女子,给她一种极大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难以形容。

    凤仙美人知道有,只是说不出是什么原因。

    没有任何人曾经给过她这么大的危机感,从来没有,这不是实力上的差距,而是魅力上的差距……身为天魔殿三大巨头之一的天罚,凤仙美人以前没有想过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竟然能够胜过自己,而且还可以让自己完败。拥有魅惑天赋的自己,第一次在与女人在诱惑的较量之中失败,这是千年以来的首例。除了姐姐之外,难道还有比自己更优秀的女子?

    凤仙美人正式重视地看向面前这个微笑有如冰雪在阳光般融化的雪无瑕,她发现,这,的确是一个劲敌!

    “这位是?”雪无瑕仿佛才看见凤仙美人。

    “她,就是想测试床的那位客户。”岳阳同学如此介绍道。

    “要不带她回家测试一下吧,我们家的床更大,更软,更舒服……家里女的也多,上面多睡她一个不多,少睡她一个不少,何必老远跑去打扰别人呢,带她回家吧,她的胸是挺大,但占不了多少位置。”雪无瑕这句话,让凤仙美人感觉自己被人抽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你真有信心,你就不怕引狼入室?”凤仙美人迫视着雪无瑕。

    “在我眼中,母狼其实跟母羊都是一样,因为它们都是母的。”雪无瑕气定神闲地与凤仙美人对视,最后淡然一笑:“我的信心在于母的客户喜不喜欢我们家小三的床,如果她不喜欢,那我的信心会很大;如果她喜欢,那么我的信心就跟我的胸一样,想大也大不起来。”

    “有趣的小姑娘,既然如此,我还真跟你们去测试一下你们家的床,看喜不喜欢!”凤仙美人本来不想管狱皇神将的事,因为她觉得岳阳想杀狱皇神将太难了。

    狱皇神将是六千年前的老不死,虽然以前实力大损,但沉睡几千年后的他,已经恢复过来了。

    他可不是万妖门主,也不是瞬天。

    岳阳他想杀死狱皇神将,不是没可能,但最少暂时没可能。因为他再天才再变态进步再快,也没办法一下子追上活了几千年的老不死。相比起来,紫微大帝瞬天,也只活了九百年,他跟活了六千多年的狱皇神殿,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幸好狱皇神将为了恢复沉重的伤势,沉眠了数千年,否则后辈中没人是他的对手。

    现在,被雪无瑕一激,她倒有种奉陪到底的劲头。

    尽管跟在这小子身边玩玩,看他有什么本事杀狱皇神将……当然,更重要的是,将这小子迷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让他变成自己的裙下之臣,然后击败面前这个只有二十岁就给自己极大危机感的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要是以后成长起来,估计又是姐姐那样的人物。

    凤仙美人发现自己以前还真是轻视了她,看她的成长速度,除了岳阳这个变态小子,根本无人可及,甚至比自己当年更快……“很好,既然如此,那我代表我们家小三的床欢迎你。”雪无瑕淡然一笑,挽着岳阳的手臂,就像新婚妻子挽着丈夫的手臂那样自然,又轻轻展开一个群体传送的金色传送光门。岳阳回头去看凤仙美人,雪无瑕伸手,动作极像妻子惩罚丈夫,在他的臀部一拧:“还看,再看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

    “……”凤仙美人知道她这是激将计,但最后还是决定跟上去。

    男人自己不稀罕,不过既然有人争,那就玩玩。

    世间俗语说‘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也是这个道理,不管如何,都要击败这个让自己吃瘪的小姑娘,绝对不能再让第二个姐姐那样的女人超过自己。

    不管是实力,还是魅力,都绝对不许!

    再说,岳阳这小子还是挺有趣的。

    不像别的男人那么惹人讨厌。

    至于处理这一个色胆包天的小坏蛋关系,自己看来要守好最后一关,千万别让他得寸进尺真把自己给吃了。

    凤仙美人看了看雪无瑕与岳阳消失在传送光门的背影,又看了看天空,心中思潮忽起:姐姐,这个男人我要了,非抢不可,你有意见吗?

    高高在上的人类至尊,当你看见妹妹出手抢走你钟爱的男子,你又会说什么呢?

    你的表情,一定会很有趣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