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二百八十九章:【喂,口水不要流出来!】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对面那个假岳阳的脸色阴晴不定,一声不吭。

    岳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敢站出来,气得大叫一声:“我来,就算你个废柴捣鬼,我也不怕!”

    “滚开!”岳阳冷冷地盯着他。

    “你说什么?”岳焰奇了,这个变态废柴不是想自己上来接受测试吗?

    “我说你是个白痴!我让你个白痴上来了测试了吗?没人站出来,你出来干嘛?你是不是嫌自己的智商低得不够丢人,还要再丢人一点?”岳阳一巴掌抽在岳焰的脸上,将这位岳家四少打个晕头转向,一下跌倒在地上。岳阳指着岳雹,以及假岳阳,声音就像冰珠爆碎一样寒冷:“你们,上来测试。”

    现在的人们,已经有点看出门道来了。

    估计岳家三少有某种洞察敌人血统的本事,岳焰虽然惹他反感,但他却不怀疑岳焰,只是怀疑岳雹他们。

    岳家三少只有一个是真的……岳丘这边的岳家三少,他不论真假,肯定都要测试。

    不过,为什么岳阳要还指定岳雹测试呢?

    难道,岳雹有问题?

    众人大奇,都看向岳雹,猛发现他的脸如有死色,苍白如纸。在岳阳冷如死神般盯视之下,岳雹全身都有种不自然的颤抖,仿佛在强忍着某种恐惧。岳雹的目光,不时地瞄向假岳丘,似乎希望他开口援助自己。假岳丘自身难保,自然不会理他,假岳阳想开口说话,假岳丘赶紧打眼色,示意现在不宜开口援助岳雹。

    岳雹慌了神,他尖叫起来:“我是岳家子弟,不容置疑,我刚才测试过了,我不用再测试了,我不测试,他是恶魔,大家不要相信他!”

    灰太狼自岳阳的身边扑出来。

    将岳雹轻易扑倒。

    巨口一叨,将岳雹拖到岳阳的脚下,动作快如闪电。

    海胖子和叶空两个配合默契无比,一个按住岳雹,一个用银匕首在岳雹的手臂划过。

    银匕首在中间的瓶子一探,恶魔的反应出现……尽情很轻微,但众人看得很清楚,这个岳雹的测试与刚才截然不同。他,难道不是岳岭的儿子?

    “不,不对,我是岳家子弟,我不是恶魔,是你们捣鬼!”岳雹吓得大哭起来。

    “就凭你,想当恶魔还不够资格……你把体内隐藏暗黑能量的事说出来,是谁给你的?你收了谁的战兽?都按照那人的说话做了什么?”岳阳冷冷地迫问岳雹,岳雹的父亲岳岭本来想出来,但一看小儿子岳风恐惧得颤抖的模样,微叹一口气,只把岳风紧紧地抱起来,再也不看岳雹一眼。岳岭也不是一个傻瓜,他能看到很多东西,但他没办法开口,为了保全自己、妻子和小儿子岳风,他只能选择沉默。

    “一切都是四哥让我做的!”岳雹一咬牙,指着岳焰大叫起来。

    “什么?”岳焰傻了,怎么指责到自己的头上了?

    “四哥说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你,他让我配合他,还说有证据一定可以把你整垮,我全是听了他的,才会弄成这样。这个滴血认亲,也是四哥想出来的,一切都全是他搞的鬼!”岳雹放声大哭。

    “你,你,我……”岳焰绝望地看着周围。

    现在不论假岳丘那边,还是岳阳这边,双方都是他的敌人。

    岳焰发现自己彻底被孤立了,原以为值得信任的同伴,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抛弃掉,甚至将罪名强加在自己的头上,此时就连父亲,也不敢开口为自己证明一句。直到这一刻,岳焰才发现,自己其实是别人的一个弃子,一个操纵在手、随时可弃的棋子。

    曾经天真地想将岳阳扳倒,将这个让自己恨足一生的情敌仇人,踩在脚下。

    不息一切代价,也不管是对是错,反正就是要整死他。

    最终,才发现这是何等的荒谬。

    原来自己最依持的东西,只是别人的诱饵。

    自己因为复仇,沦为别人利用的棋子……而且还是一个悲剧的棋子!

    当岳焰回头,看见另一个岳家三少那嘲讽的目光,这种无情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房。这个在背后操纵自己的男子,还比不上那个变态废柴,最少那个变态废柴还承认自己是岳家子弟,不需要测试也承认自己是岳家子弟,而这个自魔渊回来的冒牌货,却在自己最需要声援的时候,选择了无情的抛弃。岳焰又恨又悔,又哀又怒,他痛苦地大吼起来:“死吧,一起死吧!”

    岳焰没有向岳阳,反而向那个冒牌货冲过来。

    “轰!”

    急怒攻心的他,根本不是假岳阳的对手,别说这种狂乱状态下,就是平时,岳焰也不可能战胜六级高阶的假岳阳。只是一拳,岳焰就被轰飞出去,摔倒在地上,胸骨折断,呕血成升,奄奄一息……他挣扎一下,努力想爬起来。

    终因伤势过重而晕厥。

    瘫倒在地上,口中鲜血汩汩而出,神智晕迷,不醒人事。

    岳阳拍手大赞:“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这位假冒我的冒牌货怎么称呼呢?不要以为你装得有几分像我,就以为可以冒认。岳冰,告诉这个白痴,你哥哥的天赋是什么!”

    岳冰一听终于轮到自己了,很激动地点头。

    她深深吸气,强压紧张,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因为心情激动而颤抖:“你们听着,一切诡计对哥哥都是没有用的,因为,我哥哥的天赋是隐藏天赋,能发现别人隐藏的秘密,你们的什么秘密,我哥哥早就知道了!”岳冰小姑娘这话一说,众人暴汗。

    敢情这小子还有这种变态的天赋啊!

    难怪如此巧妙的滴血认亲,也能让他轻易拆穿,敢情这小子的天赋是专门寻找秘密的天赋。

    海胖子一听,身体赶紧离岳阳同学远一点,他生怕自己的秘密让岳阳发现。

    “别站那么远,我对你爱穿花内裤的秘密不感兴趣。”岳阳一脚把这胖子踹飞,众人一见,更是大汗,难怪说岳家三少是个变态,原来有这么个秘密天赋,他能探到别人的秘密和弱点,他不牛逼才强!

    “小声点,小声点!”海胖子跳起来,气急败坏地想捂岳阳的嘴巴,这种徒劳的表现让叶空他们笑得泪花直溅。

    “事情,我想大家弄得差不多了。一句话,你们是贼喊捉贼,你们自己就是恶魔,却像狗一样反咬一口。我身为堂堂正正的岳家三少,宣布一个命令:自现在起,凡岳家子弟,不论嫡系还旁系,又或者外姓,立即脱离假岳丘的队伍,否则以叛族论处。假岳丘、假岳阳是阴谋夺取岳家的罪魁祸首,立即投降,否则格杀勿论!至于给他们助拳的狐朋狗友,比如什么紫微大帝瞬天、恶魔先天迟獠,立即滚蛋,否则视入侵岳家的敌人论处……北斗七子天权,是假岳阳的师父,立即自断一臂,宣布与假岳阳断绝师徒关系才能离开……”

    “我们呢?”紫金国的两位护国战神站了起来,冷冷地问。

    “你们要想留下,后山坟场,会给你们预留出位置的,要不让我家的灰太狼饱餐一顿,让它代劳送你们一程也行。”岳阳知道真正翻脸的时刻到了。

    “紫微大帝,不好意思,你们理亏,如果你不能拿出证明岳丘是真的证据,我们会选择相信岳阳的话。岳阳身为岳家正统,有权利驱逐你们,那怕你们都是先天,也不能助纣为虐。”苦行圣者站出来,坚定地支持岳阳。

    “假岳丘和假岳阳有恶魔的嫌疑,请立即证明你们的真实身份,否则我将视你们恶魔!”中年书生般的天罗国护国战神,也站了出来,厉声大喝。紫金国两位护国战神大步走过来,中年书生般的护国战神脸色一变,怒斥:“你们两个敢替他们出手,就等于紫金向天罗、大夏两国宣战!”

    “我们只是提醒你,在天罗和大夏的国都,有人打开了两个魔渊的传通道口,数十万的恶鬼,正源源不断地涌出来,吞食着国都的人民,甚至直迫两国皇宫,你们身为护国战神,相信不会袖手旁观吧?”紫金国的两个护国战神中稍矮的那位,冷笑一声:“知道为什么搞一个滴血认亲吗?就是拖住你们两个,你们的国师带队前往东方妖族了,夜后不在,你们两个又在这里,国都空虚,无人把守,这怪得了谁?这只能怪你们多管闲事!”

    “明白了。”苦行圣者压下心中怒火,点点头:“在赶回去毁灭恶鬼军团之前,我会宰了你们,祭我国民!”

    “就凭你们两个?”紫金国两位护国战神中较高的一位,大笑起来:“我们的实力,不相伯仲,千招之内难分胜负,你们竟敢口出狂言?”

    “苦行圣者,如果你人老健忘,我想提醒一下,除了紫微天帝外,我们这边,还多了我和天权两个先天。”恶魔先天迟獠指着苦行圣兽:“其实,我想杀你们很久了,你们大夏和天罗的护国战神关系密切,一直相互联系,我们等了好久,才有今天的机会,这真是天赐良机……”

    “小岳阳,你们走吧!”苦行圣者忽然转头,看了岳阳一眼:“以后有机会,再给我们报仇!”

    “既然来了,我就没有想过回去。”岳阳摇摇头,手一指岳家城堡,冲着海胖子和叶空他们发令:“里面应该会有一个巨大空间传送阵,敌人会用人命在那里献祭,你们的任务,就是攻下岳家城堡,破坏空间传送阵。”

    “明白,你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破坏传送阵这太简单了!”海胖子摩拳擦掌,战意无穷。

    不用他来战先天,他觉得自己目前的实力,应该可以横冲直撞。

    岳阳听了,微微一笑:“那请你在破坏传送阵之后,顺手把可能已经钻出来了的血狱魔王踹回去吧!”

    海胖子一听,吓得炸了毛。

    立即嗷吼起来,绕过对峙的先天强者,向岳家城堡狂奔。

    当然,比他更快的,还有叶空、天罗王子和雪贪狼,后面的厉氏兄弟也拔腿狂奔……天空,百变魔尊、假岳丘和假岳阳等敌方强者,紧追上去拦截……假岳丘临走之前,看了一眼岳阳,眼神中充满了得意之色,也许这个计划是他实施的,即使岳阳识破了,也无济于事,所以才让他感到如此得意。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只要这一仗杀掉岳阳和苦行圣者他们,世间又会有人曾经知道这个真相呢?

    只要紫金侯和紫微大帝瞬天,几乎同时地皱了皱眉头。

    他们两个都觉得,岳阳这小子既然识破了计划,就不会那么顺利按照自己的计划去走。刚才他拆穿滴血认亲的举动,如果说是坚定苦行圣者和书圣的信心,寻求他们的帮助,那么现在呢?他明知事不可为,为什么还要强攻岳家城堡?

    甚至,他就连一丝惊讶都没有,面对完全压倒性占优的局势,他仍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他是装出来的镇定?

    还是真的有逆转的把握呢?

    凤仙美人刚才一直在马车里的休息,似乎在补美容觉。

    直到现在,众人准备动手了,她才款款地走出来,笑得诱人心魂:“哎呀,好像要打架了,好久都没有看见先天大战了,人家也要参加。躲在角落里一直默不作声地吃着大家闷屁的端木门主,想不到你有这样的特殊爱好,你真不出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吗?”

    空间似乎被什么扭曲了,随即恢复正常。

    一个高冠鹤袍、道骨仙风的中年男子,飘然而降,出现在众人之前。

    凤仙美人给岳阳介绍:“这位活神仙似的先天,名叫端木龙城,是青峰山当初的门主,对了,刚才你宰掉的那个万俟胥令,就是他的副门主,你小心他找你麻烦喔!”

    “正好,算一算青峰山与岳家千年来的总帐。”岳阳点点头。

    “你小心点!”雪无瑕亲自背起岳冰,茜茜公主背起岳雨,而落花城主拉上伊南,她们准备离开,前往岳家城堡。她们留在这里,发挥不出最大战力,到岳家城堡里面,破坏传送阵,切断敌人的强力援军才是她们的目标。紫金侯看了看岳阳,神色凝重地挥手,带动那队由紫金**队乔装而成的精英护卫,赶去阻止雪无瑕她们。

    在紫金侯的心中,敌人第一可怕是岳阳,第二是凤仙美人,第三却不是苦行圣者他们,而是之前曾经让自己吃过大亏的神秘女盗贼,他一眼就能认出她,同时也知道了她的身份,雪家小姐!

    二伯岳岭,也看了岳阳一眼。

    他没开口说话,只是把重伤濒死的儿子岳焰抱走了,带着另一个小儿子岳风。

    看来,不管谁对谁错,他都不准备参与这一场生死大战。

    岳家不能后继无人……他宁可承受懦夫之名,也要为岳家保存一点血脉,否则岳家将会满门灭绝……“紫微大帝交给你来打,这个端木掌门、天权和迟獠,交给我!”岳阳在战斗之前,还不忘揩油,紧紧地抱了凤仙美人,把脸埋在她那淹死人不赔命的乳沟之上,无限满足地叹息:“如果每打一仗都可以这样抱抱你,我宁愿天天开战!”

    “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感受?不要舔,喂,口水不要流出来……”凤仙美人忽然感觉有异,惊叫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