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二百八十八章:【岳阳的超级大反击】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滴血认亲的办法很简单。

    在一个桌子上,摆放着三个装有‘圣光净水’的瓶子。那位恶魔先天强者‘迟獠’把血滴在中间,作为一个参照标准,然后,假岳丘父子、二伯岳岭、岳焰、岳风以及岳阳、岳雨、岳冰等人任意选择左右一个瓶子,滴血下去,如果反应与恶魔相同,那么显然就不是岳家子弟。

    表面看来,这个滴血认亲一点问题都没有。

    看起来极是公平。

    不过,身为穿越男的岳阳同学,知道这种近乎小儿科的测试,要想弄手脚那太容易了。

    最大的破绽,为什么假岳丘那么肯定岳阳、岳雨、岳冰等人的鲜血一定会与恶魔迟獠的魔血有相同反应呢?

    这个无形的预见性,是最大的疑点……假如他不搞鬼,他怎么肯定所有非己方的人都是恶魔?随便是一个平民百姓的孩子过来冒认不行吗?为什么一定会是魔族?如果恶魔先天迟獠的魔血可以作为标准,这岂不是说明假岳丘早有预见,知道岳阳他们的鲜血一定会有迟獠魔血那样的反应?

    “……”落花城主和茜茜公主对视了一眼,她们觉得假岳丘肯定动了手脚,但她们还想不明白真正的原因。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参加测试。”岳阳作出了决定。

    逃避测试,只会让敌人抓住这个做藉口。

    只有要测试之中,拆穿他们这个卑鄙无耻的伎俩,才会获得真正的逆转。

    当然了,岳阳感觉无论如何,今天翻脸动手是必不可少的,唯一的不同是让大夏国的护国战神苦行圣者和天罗国的护国战神那个中年书生,找到出手明助自己的理由。

    恶魔先天迟獠大步上前,以锋利的指甲划破左手的掌心,将魔血一滴一滴地滴落中间的圣光净水瓶。那些魔血滴下,圣光净水瓶中原来平静的清水,忽然翻滚起来,似乎有什么无形怪物在里面游动一般,接着大量发热,瓶中圣水几近沸腾,只见白色的蒸汽腾腾而起……大家看清楚了,恶魔的血,与圣水不容,一滴入就会产生沸腾。

    接着,是假岳丘上前。

    他以匕首随意地划破了手指,滴血进左边的瓶子,瓶中,除了微微有点淡光升起,再无反应。

    假岳丘他又作出了一个很好的标准,证明岳家子孙的鲜血是与圣水毫无恶性反应的,即使有点反应,也是散发一点淡光……按照旁人的眼光看来,假岳丘这个血统很是纯正!

    接着是那个假岳阳,他在右边的瓶子滴入鲜血,同样只有一点淡光。

    这个说明什么?

    说明三个瓶子的圣水是一样的,任选一个都没有问题。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岳山之子岳天的反应。我的大哥岳山,早在二十多年前,被已经恶魔害死,我在魔渊知道这个消息后,决定不论如何都要活着,活着返回龙腾大陆。因为,我不能让岳家落入魔族之手,我不能让岳家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中毁掉!之前,我与族中长老逮捕假岳山时,就有恶魔出现,把他救走……现在,我要给大家一个真相!”假岳丘拍拍手,假岳阳和岳焰,把全身软绵绵的岳天拖了出来,岳雹用银匕首在岳天的手背划破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又将匕首的鲜血,滴入左边的瓶中。

    “滋滋……”

    瓶中立即产生了跟恶魔先天迟獠滴入魔血那种反应,立即沸腾起来,白气阵阵蒸腾。

    按照测试,毫无疑问,岳天是个魔种。

    岳天脸色惨白,颓然倒地,就像被人抽掉了脊梁骨似的。

    岳焰和岳雹,甚至还有岳风,三名岳家后辈,分别在左右的瓶中滴血测试,统统只有微光反应,其中岳风的反应最强,岳焰次之,岳雹几乎没有反应。人们可以明眼看得出来,岳风的潜力在三人中最大,反应最强,看来他的血统能量,也继续得最好。

    岳焰对着岳阳冷笑一声:“杂种,现在轮到你们了!”

    岳阳以四十五度纯洁视角,潇洒地望着天空,彻底无视这个趾高气扬的得志小人。

    “不就是做狗吗?做得你这么开心,还真是难得!岳阳懒得理你这个白痴,我这个当老大的却看不过眼,岳焰你个傻冒,有种的就出来,看本大少不打你个满地打牙。没本事你就缩回裤裆中躲着,别丢人,这样露出来,你以为你真算个鸟啊!”海胖子忍不住举唇反讽。

    “海胖子,你妈的皮痒了是不是,这是我的家事,关你屁事,惹怒了本少爷,本少爷割下你的贱肉喂狗!”岳焰气得暴跳如雷。

    如果一年前,海胖子敢说这话,他早就活宰了海胖子。

    可是今天的海胖子,已经不是岳焰他想动就能动的,别说岳焰他,就是三大杀星之一的炎破军,也已经奈何不了海胖子。如果让岳焰知道海胖子刚才还契约了一只黄金六级的雷霆猛犸,他绝对不敢向海胖子发出挑战。

    那个假岳阳做出未来少家主的风度,拦住岳焰:“四弟,何必跟那些烂人一般见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再吵,再闹,也抹杀不了恶魔的血统!”

    岳雨走了出来,银牙紧咬着红唇。

    她坚定无比地肯定道:“我不是恶魔,绝对不是,我是圣水治愈系的召唤师!”

    岳雨绝对不相信自己是恶魔,也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个恶魔,父亲虽然追求权力,无时不想掌控岳家,但他不可能是一个恶魔……岳天刚才的测试,她看了,即使有魔血反应,她仍然不相信哥哥岳天是恶魔,肯定是敌人动了手脚。

    明知不对劲,但她看不出任何破绽,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血来证明父亲的清白。

    纯净的圣水属性,治愈系的召唤师也会是一个恶魔?

    这,当然是绝对不可能的!

    岳雨很有信心地把鲜血,滴在左边的瓶子上。

    初入,完全没有反应……但几秒后,瓶中的水沸腾起来,急剧沸腾,几乎溢出,白气腾腾。

    “不可能!”岳雨完全呆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鲜血会与魔血的反应是一样的,在这一刹那,她有种灵魂破碎的感觉,自己是个恶魔?是恶魔父亲的女儿?跟大哥岳天一样,都是恶魔的后代?

    “哈哈,看你还有什么话说!”岳焰哈哈大笑。

    岳雨浑身颤抖起来,眼泪止不住地滑落。

    她想申辩,很想反驳。

    可是嘴唇颤抖,她完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自己。

    岳冰想跳下马车紧紧地搂住姐姐,可是雪无瑕向她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出去。伊南更是紧紧地拉住她,生怕她做出什么举动,影响了岳阳。

    倒是茜茜公主担心好友,第一时间冲出去,搂住岳雨那颤抖的身子,不住地安慰她。

    现在,全场的目光都看着岳阳。

    证明岳天和岳雨是恶魔的后代没有任何意义,只有证明这个岳阳是恶魔,那么事情才能真正结束。

    岳阳会接受测试吗?前有岳天和岳焰他们的对比,后有岳雨她的魔血反应,很多人觉得,岳阳上去测试是中计的愚举,只会让他落实恶魔的名头。海胖子和叶空他们,就是这样想的。天罗王子和雪贪狼对视一眼,准备拉住岳阳,阻止他上去测试的举动。他们已经明白,这是敌人的一个局,不论岳阳是否测试,都会中计,都逃不出敌人的算计。

    “没胆测试是吧?我早就说过了,你是个杂种,恶魔混交出来的杂种!”岳焰无情地嘲讽。

    “闭嘴,你个脑残,这里轮不到你说话,白痴一样站出来做别人的马前卒,你以为白痴是金子,你以为傻逼可以当饭吃?离我远一点,不然我秒了你!”岳阳天目慧眼一瞪,气势爆发,将岳焰震飞出去。

    “你,你……”岳焰和岳雹被岳阳的目力震倒在地,吓得够呛,想破口大骂,又真怕岳阳秒了他们。

    岳阳这小子是什么脾气,他们也是清楚的。

    这小子软硬不吃,杀意冲天,整个岳家,除了给点面子爷爷级的家主岳海和平时袒护他们四房的五爷爷,别的人都不放在眼中,说打就打,想砍就砍,当初岳山还是代家主时,就差点被他砍了。在家族新年擂台赛上,当那么大夏皇帝君无忧的面,也我行我素,甚至就连南岭飘渺宗的长老也踩在脚下。

    自知道岳阳是先天,岳焰决定再也不惹这小子了。

    要不是岳丘回归,并且有强力证据在手,背后又有那么多先天撑腰,否则岳焰还真不敢招惹岳阳这个杀星。

    那个假岳阳看见岳阳同学仅用目力就震飞岳焰和岳雹,目光一寒。

    在眼眸深处,隐露无比嫉妒的神色。

    相比之下,他这个六级高阶宗主,跟岳阳这个先天强者相比,简直连提鞋也不配……岳阳没有再理会岳焰,很悠然地走到桌前。

    先是拿起那柄银匕首看看,又凑到鼻端嗅了嗅,最后随手扔掉银匕首。假岳丘目光露出嘲讽的光芒,想在银匕首上找到破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他当然知道岳阳会怀疑,但他相信,岳阳这小子永远也不可能识破真相。

    “本少爷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自己是恶魔!”岳阳同学变出自己的破瞳银匕,小心翼翼地在食指肚上扎出一个小口,无比痛惜地挤了一滴血。

    就一滴,他就极其舍不得地收起了手指,放进嘴里"yun xi"。

    海胖子等人都凑近过来,紧张地注视着瓶子。

    开始,瓶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正当海胖子他们准备松下心头大石,忽然,瓶子砰地爆裂了,却一滴水都没能流出来,无数的水在沸腾中化为蒸汽,扭曲着,翻滚着,就像白色的恶魔那样腾空而起……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这个反应也太夸张了吧?这小子的血简直比恶魔先天迟獠的魔血还要邪恶一百倍,莫非这小子是个大魔王?

    “果、果、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岳焰激动地尖叫起来,能证明岳阳这小子是恶魔,那比什么都强!

    “给我闭嘴,本少爷还没有试验完……”岳阳却没有什么颤抖和不安,他仿佛觉得这很正常,脸上的表情是理所当然,仿佛从来没看见瓶子爆裂和蒸汽升腾一般。

    “再试,你也是个恶魔!”岳雹也兴奋得满脸通红,他心中也极度盼望岳阳倒霉。

    “你们两个上来,往右边这瓶子滴点血,还有你们都试试!”岳阳同学示意林磊和林淼他们上来滴血,假岳丘的面色一变,假岳阳更是以林磊林淼不是岳家子弟的理由大声喝止。岳阳却冷笑一声:“不但他们,你们也要重新测试,想在本少爷面前玩花招?你以为你那发育不全的畸形大脑可以算计我?”

    一听岳阳有把握拆穿,海胖子顿时信心大增。

    他得意了。

    抢先地出手,第一时间往右边的瓶子滴了几滴血。

    结果,很不幸……他的血有恶魔反应,海胖子一愕,随即爆发大笑:“原来不仅是岳家弟子,海家的血也染上魔族血统了,哈哈,这个滴血认亲的闹剧,想笑死本大少吗?”

    叶空的血有恶魔反应。

    战战兢兢的林磊和林淼的血也有恶魔反应。

    厉氏兄弟的血,有恶魔反应;天罗王子和雪贪狼的血,统统都有恶魔反应……岳焰开始还想反驳你们都是同伙,等茜茜公主出来,一滴血,恶魔反应剧烈无比,顿时哑口无言。总不能说茜茜公主也有恶魔血统吧,人家老爹可是君无忧,要说君无忧被绿帽了,那君无忧绝对会抓狂地大开杀戒的!

    最让众人目瞪口呆的是,岳阳同学,又往中间那个瓶子滴了一滴鲜血。

    结果,光华爆发。

    美妙无比,隐隐还有彩虹闪现。

    这种测试结果,与恶魔迟獠的魔血反应,形成了最强烈的对比……岳阳用破瞳匕首,在灰太狼的身上,划了一道小口子,伸进瓶子探了探,顿时,魔血的反应又起。

    “我的狗是吃魔王的肉长大的,是金暗炎属性的铁脊魔狼,经过测试,它血的反应跟那位迟獠先生血的反应一样。”岳阳这一说,海胖子他们就哄笑起来,因为岳阳暗语指迟獠是一条狗。恶魔先天迟獠当然能听出,脸色大变,愤怒地瞪着岳阳。岳阳没理他,指着假岳丘、假岳阳和岳焰等人:“麻烦你们上来做个测试,如果你们血的反应跟我的狗一样,那不好意思,我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你们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们的血会跟我的狗一样。你们不是血统纯正的岳家子弟吗?各位岳家少爷,还等什么呢?上来测试吧,大家很快就会看见,谁才是真正的恶魔,谁是真正的岳家子弟……”

    假岳丘和假岳阳呆立当场,他们知道岳阳不会服输,但没想到这小子的反击,会如此犀利。

    众目睽睽,能拒绝吗?

    如果真的测试,那么又如何瞒得过这么多先天强者的眼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