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二百七十一章:【白天不行,晚上再说吧!】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雪无瑕跟岳阳说了什么,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她们听不见。

    不过,她们远远看见岳阳同学都快变身狼人的吓人模样,就知道准没好事。病美人转身就走,她似乎明白点什么,伊南和岳冰则有点糊涂,她们想无瑕姐姐有什么不能跟大家说的呢?也许是关于雪家或者订婚的事,两个小妮子没有多想……尤其是岳冰小姑娘,她现在最想的就是跟哥哥一起杀上岳家城堡,赶走那个假岳丘,让大家重新恢复声誉。

    “冰儿,我来陪你练习吧!”落花城主并不担心和岳阳以后的发展。

    因为她的父亲东天王,跟四娘两个双方家长,已经给她和岳阳订下了婚约。当时,落花城主很生气,父亲怎么能自作主张?自己也没说非要嫁岳阳这小子……现在东天王被东方妖族抓去,她忽然又不生气了。

    毕竟父亲再不好,也只有一个。

    东天王这个老家伙好面子,爱吹牛,但严格来说他还是个好父亲。

    茜茜公主比起落花城主,要稍微杯具一点。

    君无忧称岳阳的爷爷岳海老人为海哥,他们是同辈,而且称兄道弟的,如果把女儿许给岳阳的话,那这辈分就乱了。君无忧怎么说也是个皇帝,不像东天王那家伙,为了宝贝女儿可以杀上门去迫婚……君无忧做不到,所以只有只眼开只眼闭,装着不知道女儿与岳阳之间的事。

    他心里同意,但嘴巴说不出口。

    岳家也没办法提亲……雪家小姐,早在婴儿时,就有婚约在身,虽说闹过退婚事件,但明眼人当然知道那其实是一个恶毒的阴谋。

    伊南,她姑姑比东天王还快,早就抢先一步跟四娘约定下伊南与岳阳的婚约。目前身份唯一比较尴尬的,是茜茜公主,要她就这样离开,恢复以前那种生活,茜茜公主自己觉得有点困难。

    岳阳这小子虽然是大色狼一个,但不论练功还是生活,都常给她惊喜,没能看见这小子,她生活起来没滋味。

    可以后都跟着岳阳,她的身份又有点尴尬。

    别人不是未婚妻,就是姐妹。

    她,现在还是个外人!

    所以说,原来无忧无虑的胭脂虎妞,现在有一点点烦恼……好吧,人长大了总是充满烦恼的!

    “都是这该死的色狼招惹出来的乱子,原来我过得非常好。”茜茜公主怨无可怨,只能怪责到岳阳的头上,觉得是他扰乱了她的生活,他要是一直做个废柴小三,那自己就啥事没有。无端端的,由废柴一下子变成天才,到处惹事,后来连自己也卷进来了,真是讨厌!茜茜公主越想越生气,等岳阳回来,用胭脂虎目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怎么回事?”岳阳同学当然摸不着头脑。

    “本公主不想跟你说话!”茜茜公主也觉得自己有点蛮不讲理,不过她在岳阳前落不下面子,只有强硬到底。

    “这妞是不是近来青春期骚动了,欠调教啊?”岳阳同学真是莫明其妙。

    “把心思用在练功上!”后面的雪无瑕听见他的喃喃自语,恨铁不成钢,差点一书拍死他。满屋子女的,以后想调教什么公主城主的,那不是随便一招手的事?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提升实力!在这个乱世之中,要没有实力,那啥也不是,必须做一个最强者,才能随心所欲……她觉得岳阳同学的道路应该是先提升实力,再享受性福生活……如果反过来,那么他就完了!

    有雪无瑕这个比老师还要严厉一百倍的未来老婆盯着,岳阳想偷懒都不可能。

    梦境世界,有大萝莉。

    在外面,有雪无瑕和几女做陪练,岳阳在近来的十天时间,过了一段地狱般修炼生活。上午,茜茜公主、落花城主、伊南和岳冰轮流与岳阳对战;中午,岳阳同学与雪无瑕两人秘密研制丹药,同时拒绝外泄药方;下午,与病美人研究远古符文;黄昏,与岳雨到湖边修练,提升她的柔水力量和战兽‘惊涛’;入夜,岳阳同学用先天真气给伊南和岳冰她们打通体内经脉,偶尔落花城主也会过来,借口陪伴岳冰;零时,与雪无瑕悄悄修练……睡梦,跟实力一模一样但技巧更胜十倍的大萝莉对打,多半被虐,只有狼狼之手勉强能占点便宜。

    这样的生活,就像地狱,水深火热的。

    岳阳同学很受折磨。

    但实力提升很快。

    刚刚突破先天剑气第五层的他,又迅速向第六层迈进了。

    同时因为对手都是大小美女,他觉得这日子其实还是有盼头,最少自己已经一只脚踏进性福生活的门槛了。

    相比之下,灰太狼是比较舒服的,它一直没有苏醒,还在呼呼大睡。

    岳阳路过时,就会踹它一脚。

    一是嫉妒这家伙啥也不用做就能提升;二是给它输点先天真气,让它进化得更好……灰太狼挨踹了,就会在睡梦中,舒服地翻个身,或者动动四肢,继续照睡不误。

    这天,岳阳与病美人正在研究远古符文,忽然病美人冷不丁地问他:“那药都炼好了?”

    “早就炼好了!”岳阳开始漫不经心地回答,但立即反应过来,改口道:“没有,其实还差点,还差一点。”

    “你为什么要听她的?”病美人似乎带点好奇。

    “谁?”岳阳同学装糊涂。

    “我是说无瑕,你为什么要听她的呢?”病美人可不准他在自己面前装糊涂,坚决迫问。

    “这个,咳,谁有道理我听谁的,我也听你的啊,比如这个符文……”岳阳赶紧把话题转移到符文上,他可不能说,无瑕妞时刻为自己的性福生活着想,时刻为自己的性福生活谋福利,之前的炼药,都是为了推倒病美人拯救她的生活准备的。

    这样的极品老婆,不听她的,那听谁的呢?

    岳阳同学觉得别的东西,自己可以不听无瑕的,但是对于泡妞,那听听她的意见,那绝对没错!

    还有比女人更懂得女人的需求吗?

    有无瑕做自己的军师,用她定下的锦囊妙计来泡妞,来征服mm,那绝对是马到功成、一击即中的大胜利。

    虽然岳阳想不明白无瑕妞为什么愿意帮自己出谋划策,但他肯定一点,这小妞没有私心也没有恶意,她估计看不过眼,看岳阳同学太笨,所以出手指点。就像世外高人看见一个江湖小虾米初出茅庐,忍不住指点一二,让江湖小虾米褪变成大虾那样……病美人轻嗔他一眼:“别说这个符文了,这两天,你的心思根本没在符文上。”

    岳阳暗汗,这病美人感应力也是超强。

    原来她早看出自己怀有色心,只是一直不点破。

    岳阳鼓起勇气,劝道:“你的身体,还有希望,让我们试试,更何况丹药已经炼好了。”

    病美人听了,原来苍白的脸色涌现绯红一抹,她白了岳阳一眼,转身离开,任凭岳阳在后叫唤,也不理他。

    岳阳同学赶紧跑过去求教自己的泡妞顾问无瑕妞,雪家小姐大怒:“笨蛋,你跟她废话什么,我不是早让你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手为强吗?你都说给她听,都让她知道了!没见过你这样的笨蛋,她什么意思?她是吃醋,觉得你是我支的招,不是你自个想的。”

    “你的意思我明白,但强行推倒,她的身体太弱了,我不是怕她受伤嘛!”岳阳同学满头的瀑布汗。

    “谁让你……态度强蛮,不是动作……岳阳同学,你马上在我面前消失,我讨厌与笨蛋说话。”雪无瑕举起古书准备拍死岳阳这小子算了,他明明是狼,还想是做个纯洁的狼,这也太气人了。

    “明白,看我表现吧!”岳阳恍然大悟,大喜,一溜烟跑远。

    雪无瑕看着岳阳的背影,脸上忽然露出异常安宁的神情,她极低极低地喃喃自语:“无痕,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主要,还是得靠你自己!”

    病美人正在收拾东西,衣物、图画、卷轴都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似乎要出远门。

    岳阳冲进来,吓了她一跳。

    正要开口,岳阳忽然俯身强行将她抱在怀里,又噔噔噔地跑出花园。病美人又羞又急:“你干什么?快,快把我放下来……胡闹,我要生气了,快放手,大家都看见了……岳阳,快停下来,我身子受不了,快把我放下来,我要咳了,好难过!”

    岳阳抱着病美人冲出了花院,一直向前飞奔个不停。

    他不管病美人如何说,就是死活不撒手。

    也不知跑了多久,在病美人挣扎,岳阳干脆用上空间传送,自己也没有目标,一直向前传送……估计十几次传送,已经离开花园四五十公里,岳阳才在一个岸边珍珠星星点点的湖畔停下。

    湖水清澈,淡绿带蓝。

    浅水一眼见底,小鱼小虾来回游动,大大小小的淡水珍珠贝依偎一团。

    岳阳把脸色绯色的病美人放下来,却生怕她逃走似的,右手搂住她的纤腰,一边向她解释:“其实,我心里也是想给你治病的,不过她们都在身边,有点不好意思……现在她们都不在,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救回来。这是我心中想做的,不是无瑕教我的,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不要再拒绝我了,好不好?我们不应该浪费时间,你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中的极限,再不治就危险了。要等你的病治好,那你要生气要骂人都随便你,现在你要乖乖听话,我不能没有你,不管你怨我还是别的,我都要救你!”

    病美人来不及开口,岳阳同学已经开始用狼狼之手解她的衣服。

    这吓得病美人几乎没有晕厥。

    虽说是救人,但这也太急色了吧!

    二话不说,就扒衣服,简直比马贼入城强暴女人还要猖獗,这招是谁教他的?

    病美人发现这小子的狼狼之手速度还很快,几下动作,自己的衣服就解开了大半,更是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按住他:“等一下,先别乱来,你让我想想……最少,你让我缓口气,我心跳得跟打鼓一样,我喘不过气来!你等一下,我同意了,但你先住手……岳阳,你就算为了我好,想救我,也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你这样强行胡来我受不了……”

    岳阳同学一听,还不敢相信:“你真同意了?”

    病美人赏他个最无奈的白眼球:“我不同意能行吗?没见过你这种野蛮人!你让我想一想,思想有个缓冲……”

    最后,她低下头,不敢正视岳阳的眼睛,带着一种羞不自胜的语调,几不可闻地说了一句:“白天不行,晚上再说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