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一百八十三章:【四娘遇险】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返到岳家城堡,岳阳却找不到四娘。

    岳海老人不在家中,骑鹿的那位五爷爷也不在,代家主岳山和二伯岳岭在上京筹备百校精英赛,就连长子嫡孙岳天和死对头岳焰也去了通天塔作最后的历练……整个岳家城堡,除了几个不出门的长老和旁系长辈,就只有大群的下人。岳冰小姑娘一打听,才知道妈妈回了白石城,而且在岳阳和她离开之后,就已经回去了。

    “奇怪了,她不是要留下照顾四叔吗?”岳阳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对。

    话说,岳阳还没有看过那位四叔。

    只知道他被封家小姐照顾,至于四娘在平时如何三人相处,岳阳还真没有替她想过。

    难道四娘受了气,才返回白石城的?

    按理由不会才对啊,自己和岳冰现在已经有一定实力,就算是代家主岳山和二伯岳岭,也轻易不敢给她脸色看,没理由还会有人招惹四娘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岳阳感到困惑,心里颇是不解。

    “四夫人说四老爷有封家小姐照顾,她很安心,又说白石城的家久不收缀,所以带楠叔徐妈等人回去了。你说四老爷的病啊,时好时坏,好像比较反复,封家小姐说带他去取一种什么药,才有希望早日恢复,这些小人也不清楚。”有个外执事赶紧给岳阳汇报,深怕惹恼了这位变态三少,现在岳阳可不是以前的废柴三少了,而且给下人的印象是杀人不眨眼,一个说不好就可以脑袋落地的,所以这个外执事特别的小心谨慎。

    “这样……那我们走了。”岳阳有点明白了,非是四娘不留下照顾,而是封家小姐带走了四叔。

    看来这四叔中的毒,还真是够呛。

    岳阳本来还想打听了一下那个封家小姐到底去取什么药,可一看那个外执事的糊涂模样,就知道他不知底细。

    带着岳冰,又到岳家集传送去上京国都传送阵,再传送到红岩城,然后再转白石城。

    过程,虽然比较复杂,但时间用不了太久,就是有点费钱。

    岳阳带着岳冰,兴冲冲地回家。

    要比起岳家城堡,岳阳还是喜欢白石城这个温馨的小家,他也是这个小家走出去的,对于岳家城堡和那里面的人完全没有感情。只有四娘、岳冰和岳霜,才是岳阳的亲人,至于别人,岳阳心中是不会承认他们是亲人的,顶多不算是陌生人。

    一进家门,岳阳就闻到一阵血腥味。

    脸色顿时大变,飞奔进去。

    发现屋内有斑斑血迹,几个躲藏在地窖里的仆人,都惨死当场,血溅五步。

    在死人堆中,岳阳没有发现四娘和岳霜小丫头的尸首,也没有发现老仆楠叔和那个不喜出声的徐妈的踪迹。

    心中,才稍微一安……也许四娘和小丫头只是被凶手俘去,并没有被杀。

    岳阳觉得怒火几乎要爆炸了,身体几乎失控,偏偏他清醒地意识到,现在要是失控发狂,那是最愚蠢的。必须马上把四娘和小丫头追回来……地面的新鲜血污,以及还没有完全僵硬的尸体,都表明遇害时间还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岳阳强压着自己的愤怒,检查仆人的尸斑和角膜,判断仆人们被杀时间应该在十小时左右……四娘她哪里去了?

    是被楠叔带着逃了出去,还是被人俘走了?

    这又是谁干的,怎么会如此大胆,向岳家人下手,向四娘下手?是入室抢劫的盗贼,还是别有用心的凶徒?

    岳阳觉得一团的乱,想不明白。

    四娘回家没几天,就遇上了这种祸事,这件事真是值得怀疑。

    不过,因为岳冰小姑娘给吓得颤抖个不停,岳阳首先还是先编个故事安慰她:“别怕别怕,四娘已经被人逃走了,里面根本没有四娘和霜儿的尸首,我们马上追随线索去救人。冰儿乖,不哭不哭,要坚强起来,我们一起去追回妈妈!”

    岳冰吓得几乎晕厥,身轻脚软,都已经不会走路了。

    她恐惧得浑身抖个不停……岳阳赶紧把她背起来,向杀手公会飞奔而去。

    复仇追捕!

    必须把凶手找出来,然后才能知道四娘和霜儿的真正下落,现在千万别担搁了救人的时间……岳阳心中又怒又气,恨不得把整个白石城的人都杀掉,但他又明白,越是这个时候,自己就越要冷静。

    悬赏不是目的,岳阳主要是想知道是谁闯进家中杀人。

    结果,凶手的名字,让他非常愕然。

    这个名字,他以前听过,但并没有很在意……这个名字是‘长刀’。

    以前在杀死铁狂时,岳阳听过那个豪|乳的酒馆女提过‘邪火’和‘长刀’这两个名字。乌翼和邪火都在快活林被岳阳所杀,此后,岳阳去了通天塔寻找岳冰,再带妹妹和四娘杀上岳家城堡……的确是漏杀了‘长刀’,但是长刀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是杀死铁狂、乌翼和邪火的凶手呢?又怎么会闯进家中杀人,并且出手绑架四娘和小丫头她们呢?

    难道他的背后,还有人指使?

    岳阳回忆起那豪|乳酒馆女说过的介绍:“这个人的刀很快,曾经坐着喝酒时,身子不动,挥手能连杀十几个人,平时,这个人很少来白石城,神出鬼没。只是这个长刀有个很明显特征,那就是握刀右手比左手大许多,估计右手最少要比左手大一倍!”

    长刀,只要把长刀找到……岳阳召唤出白银宝典,在血花地图上搜寻长刀的踪迹。

    血花地图上,血花匕首在长刀名上,迅速钉出了一个区域……那里不是白石城,而是距离这里超过一百公里的瘦狗岭……瘦狗岭属于云雾大山的一个山脉派支,因为外形呈瘦狗脊,山势险恶,人迹罕至,再加上多大群野狗出没,所以佣兵们称为瘦狗岭。

    这是个山贼也很难生存的地方,岭内,除了悬崖峭壁无法攀爬,还有数个大小不一的山谷。

    据说瘦狗岭一带,曾经爆发过非常惨烈的战争,数万人倒毙于瘦狗岭下,在谷中,至今仍有成堆成堆的森森白骨,以至士兵们死后无法超生后形成的怨灵幽魂,常有出没。

    瘦狗岭是非常有名闹鬼之地……这个长刀,怎么会到这种地方呢?

    难道就是他,把四娘和小丫头都俘去瘦狗岭?

    岳阳压下心中的疑惑,柔声安慰颤抖的岳冰小姑娘:“别怕,四娘没有遇害,我找到了凶手,叫做长刀,是邪火的同党,估计是他把四娘和霜儿抓走了。四娘应该在瘦狗岭的某处,我马上就去救人,你现在状态不好,不如回学院等我的好消息吧,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四娘和霜儿平安无恙地带回来的!”

    “不,不,哥哥,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岳冰死死地抓住岳阳的肩膀,不肯放手,更不肯在他的背下来。

    “那你要乖乖的听话,不要再哭,不惊动敌人,我们才能把四娘和霜儿救回来!”岳阳心中怜意大生,苦命的妹妹,苦死的四娘,祸事都是自己闯的,要找也找自己,怎么能让她们受罪!

    岳阳压下心底的愤怒狂燥,轻声安慰一番岳冰。

    岳冰小姑娘拼命想忍住不哭出来,不给哥哥拖后腿,偏偏又无法控制心中的恐惧和悲伤,她一边抽泣,一边抹着眼泪。

    看着她颤抖的手,看着那无助的眼神和苍白无比的小脸,岳阳心中暗暗发誓,那怕杀进十八层地狱,也要把四娘救出来。如果四娘和小丫头少了一根头发,那把岳阳决定杀尽任何一切相关的人,给她们复仇,那怕变成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也在所不息!

    当然,如果能救回四娘,岳阳将不息任何代价!

    “灰太狼,走!”岳阳给灰太狼一脚,示意它顺着气味,带路出发。

    由白石城传送到黑林城,距离瘦狗岭更近,但瘦狗岭太大了,复仇的血花地图如果不在本城中,不会明确地指出一个地点。所以,传送虽近,但找不到准确目标,那样会担搁太多的救人时间,还不如让灰太狼顺着气味,一路追踪下去。

    实在不行,再传送到黑林城,改道向瘦狗岭。

    而且让灰太狼带路,还有一个好处,它嗅的主要是四娘和小丫头的气味,带的目标不是瘦狗岭方向的话,那么证明她们并没在落入长刀手中。

    先找到四娘和小丫头,再去瘦狗岭斩杀长刀不迟。

    灰太狼就像箭一般,在前面带路,方向,正是瘦狗岭……岳阳强按着几乎失控的怒火,背着岳冰,追着灰太狼,疯狂地飞奔出城。天黑,白石城正准备关闭城门,岳阳有气无处出,一看这城门阻碍着去路,顿时愤怒地咆哮起来:“阻我者死!”

    声音如霹雳炸空,只见岳阳飞身而起,如亢龙贯空,一记重拳,狠狠地轰在那城门之上。

    顿时,巨大的城门,炸碎成千千万万的木屑碎片……巨大的冲击波,把城墙上的守卫士兵震倒在地。

    直到岳阳飓风般夺门而出,消失在远方黑暗,士兵们才颤抖着站起来,个个面面相觑,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白石城主正坐在家中悠然品茗,忽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动,手一抖,茶水都洒在锦衣华服上。

    待手下匆匆来报,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呢?在白石城里,谁会没事砸烂城门,再说有这种能力的人,除了我就是金刀楼主,这事真是奇怪了……等等,还有一个人……不会是那小子出什么事了吧?老天,千万不要啊!”白石城主顾不得使唤下人了,亲自出动,直接腾空而起,跃过高墙,掠过屋脊,飞射而去。

    等他在岳阳的小院落下,院子里的金刀楼主已经先到一步。

    金刀楼上的脸色凝重无比:“祸事上门,岳家下人,全部被杀,四房夫人及小孩一个不见,这下麻烦大了!”

    白石城主听了一哆嗦:“谁这么大胆?这不可能,谁敢动岳家的人?再说,四夫人才回几天啊,就算入室抢劫也算不了那么准啊,难道是有预谋的……完了,这事真是捅破天了!”

    “要是冲岳家来的,那还好,最怕是冲花家姐妹来的,那还真是天崩地裂的祸事!”金刀楼主声音极其苦涩。

    “怎么可能,应该没人知道四夫人的身份……”白石城主听了又是一哆嗦,脸上大汗淋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