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一百六十三章:【海市蜃楼?】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我手中的将军虎符,可以证明。”老马将军给岳阳递上一枚虎纹令符,叮嘱道:“一定要确保传送国都,我们现在最多只能支撑一小时。希望你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皇城,求见圣上,请圣上派出供奉元老,或者请出护国战神前来,否则我们将全军覆没……我们的传送卷轴仅仅剩下三个,不足让你们全部人离开。如果你们身上有传送卷轴,那么赶紧离开,返回大夏去吧!”

    老马将军的言下之意是指叶空和海胖子他们,他们的实力暂时帮不上忙,留在这里只会有生命危险,不如早早离开。

    岳阳点点头,接过虎纹令符。

    两位偏将军已经将士兵们进一步收缩,伤者在中间,精锐士兵团团围在外面。

    周围的房屋尽量点燃,火光升天,畏惧火焰的巨型蜘蛛不敢上来,士兵们的性命暂时可以得保。

    至于天空中的飞行魔兽,它们依然在观望,现在还不是最佳的出击时机,士兵没有溃散,仍有一战之力。尤其是老马将军的飓风精锐,伤者很少,个个杀气腾腾,士气昂扬。堕落武者的指挥官,拥有堪比老马将军的冷静和谨慎,不轻易出击,也不退却。

    虽然磷魔鼎藏被岳阳所败,只身逃离,而且黑羽覃武放已经被擒,但这个人完全不为所动。

    “超过一小时,就不用回来了。”老马将军的意思很明白,如果援军一小时没有到,那么他们应该全部都是死人了,到时再来救援,非常没用,反而会中敌人布下的陷阱。

    “岳冰,我们走!”岳阳一手揪起晕厥中的覃武放,冲着岳冰和伊南她们大喊了一声。

    “我们回去大夏了。”叶空拍拍负责接待自己的那个小队长的肩膀,看了看这个全身都在颤抖的家伙,忽然劝道:“要不,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回大夏,但岳阳他会传送到天国国都,他不熟悉地方,需要一个向导,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我,我还是留下和将军一起……圣上万岁,天罗万岁!”那小队长灰黑的脸看不出表情,不过身体一阵阵的颤抖,他强行支撑,沙哑地大叫一声。

    看得出他真的很害怕,不过他倒不是孬种。

    岳阳估计这家伙平时可能是一个少爷兵,说不定还是个大家族的子弟,初次上战场,面对危境,能够像现在这样坚持,已经很难得了。换成别人,有这种求生的机会,说不定打崩脑袋也要争去,他却拒绝了,选择留下。

    在面对绝境中,尽管害怕,但不选择生存那条路,而选择留下,和同伴一起战斗。

    这个老马将军带兵,果然有一手。

    老马将军拍拍小队长的肩膀,没有说什么,但目中嘉许的神色,流露无遗。

    “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的!”岳阳给这些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士兵一个承诺,也许一个小时找不来救兵,但岳阳决定回来,与这些士兵战斗到最后一刻。

    灰太狼在前面开路,叶空和海胖子、厉氏兄弟则紧紧相随。

    岳阳一手揪住让两位偏将军捆绑起来而且仍然晕厥不醒的黑羽覃武放,一手拉着伊南,岳冰已经让他缚到背上。后面,是决意护送队伍出去的老马将军,他虽然身受重伤,但战斗力仍在,熊化的力量非常惊人,擎起一根着火的巨梁,将不断涌来的巨型蜘蛛全部扫飞出去。

    一冲出镇外,岳阳让伊南召唤宝典,留在原地。

    自己挥动灰烬魔刃,利用最新领悟的掌控火能的力量,将紫焰分成一个个疯狂旋转的焰环,飞割出去。

    所过之处,巨型蜘蛛都吱吱惨叫,被焰环切割两半,又熊熊燃烧。

    天空中,那位首领骑着巨鹰,带着数只飞龙和十数位堕落武者,一直在盘旋,寻找偷袭的机会。

    他心中慑于岳阳的强势,没敢俯冲下来,而是命令那些堕落武者用手弩或者长弓射击。叶空他们不断地投掷燃烧油,迫退前面密密麻麻的巨型蜘蛛,一边组成攻守兼备的小队,缓缓前进。

    “走,走!”老马将军知道时间拖得越久,那么情况越是危险。

    再不走,恐怕连这些学生也走不了。

    叶空他们则暗暗叫苦,都杀出镇外两公里了,还在干扰范围之内,再不行就要到绝望魔渊了……老马将军一边挥舞着火的巨梁,一边冲着速度最慢的海胖子大吼道:“走,传送出去,一般落点不在悬崖,都不会摔死的,再次使用传送卷轴,返回你们的地方……尽快找最强大的导师保护你们,不要到处乱走,也不要到武者公会发布袭击信息……天魔殿的强者很快就会赶来,快走!”

    海胖子等人紧张到了极点,但岳阳他没有点头,他们不敢拿出卷轴离开。

    岳阳的想法是,队伍必须聚在一起,否则就算让敌人逮上一个,那也是大麻烦。无论如何,都得把整一支队伍都带回去。

    老马将军忽然仰天咆哮,他全身加剧熊化,几乎变成一头钢铁巨熊。

    他失控地冲入巨型蜘蛛群中,疯狂地屠杀那些蜘蛛。

    反复来回的冲杀,给岳阳他们开出一条道来,当岳阳靠近,双目赤红的他,竟然一掌击向岳阳的胸口。

    等岳阳以巧妙旋开,老马将军目中红光渐渐减弱,口中低吼道:“快走,我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你们与我们不同,你们是学生,不要轻易牺牲,你们是龙腾大陆的未来……我们是士兵,战死沙场是最高荣誉!走,走,我快要失控了,你们赶紧的离开!”

    熊化的老马将军轰隆隆地杀向巨型蜘蛛群,又掀起一阵阵骚乱。

    半途拐弯,带领着无数的蜘蛛,往希望镇的方向返回。

    叶空满手是汗,手中的传送卷轴几乎已经能捏出水来了,一看卷轴上面的碎宝石光芒没有黑气,重新焕发光芒,赶紧展开传送卷轴,大叫道:“可以了,已经出了干扰范围,大家快点!”

    天空中,堕落武者骑着巨鹰,与数只飞龙一起俯冲下来,准备干扰岳阳他们的传送。

    只要干扰成功,那么这支最后的求援队伍也会死在这个希望镇……岳阳扬起灰烬魔刃,高高跃起,将俯冲最快的一只巨鹰当场斩杀,鲜血激溅,鹰羽满意纷飞。顿时,见机不妙的巨鹰和飞龙,立即四面逃离。那个堕落者指挥官面色一变,本来自怀中掏出的黄金小弩,也给收了起来。

    一个逃走不及的堕落武者,让闪现背后的岳阳吓破了胆子。

    他的逃走和挣扎,都是徒劳的。

    岳阳一刃划过,再飘飘落地。此时,叶空他们早已经成功传送离开,天空中,失去了脑袋的堕落武者和巨鹰在螺旋着下坠,摔在巨型蜘蛛群中,被嗜血的蜘蛛一涌而上,刹那淹没了。

    地面,仅剩下伊南和岳阳。

    在灰太狼的保护下,伊南毫无威胁地打开了传送光门,但她在等岳阳一起走才会走。

    岳阳极速展开传送卷轴,先是把灰太狼一脚踹进传送光门,再与伊南双双进入各自的光门,传送离开。

    目的地,本来是常春藤学院的广场。

    老狐狸正趴在门口研究传送阵,忽然发现空间有波纹异动,一抬头,发现海胖子哇哇大叫地摔下来,赶紧敏捷往边间一躲。他看着海胖子轰隆一声砸地面上,还愕然地问:“怎么回事?胖子,你没死吧?”话还没说完,天空中又有叶空和厉氏兄弟传送下来,吓得老狐狸赶紧躲开。

    正当他迷惑不解时,忽然一双脚把他给踩趴下,接着听见岳阳的声音在头顶问:“大家都没事吧?”

    “他们没事,不过身为副院长的我,很想好奇地想问你一句,同学,你传送地设定在哪,怎么设定到我的头上来了?”老狐狸发现岳阳这小子特别的重,再抬头一看,发现他背着岳冰,还抱着一个女盗贼,另一只还提着一个黑乎乎的烤人,顿时明白这小子为什么堪比海胖子的体重了,原来他是三个人加一个俘获……“传送还有点干扰,不过总算都安全归来了。副院长大人,现在我没空跟你说话,这些人交给你保护,在我回来之前,他们掉一根头发,我就唯你是问!”岳阳没来得及先在老狐狸的背后下来,赶紧把伊南放下,又解开岳冰,最后急急地展开老马将军给的卷轴,提着覃武放,直接传送到天罗国都找救兵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小子提的焦炭是谁?”老狐狸现在心里可糊涂了,摸不着头脑。

    “没啥事,就是天魔殿来了些人,在希望镇袭击我们,岳阳提的那个烤焦了的人,据说叫做黑羽覃武放。”叶空故意很轻描淡写地说。

    “开什么玩笑,天魔殿怎么会袭击你们几个小孩子?”老狐狸一下子跳起来了。

    “我也弄不明白。”叶空爱莫能助地摊摊手。

    “那人真是黑羽覃武放?”老狐狸觉得这事可不简单,黑羽覃武放这个天罗叛将,他当然认识。

    “他不算牛,岳阳一只手就可以打得他满地找牙,牛逼的是一个叫做磷魔鼎藏的家伙,差点把我们都烧成了烤鸭!我以为天罗十大名将之一的老马将军已经很牛了,谁不知让他一招秒掉,还好老马的命挺韧的,没死!”海胖子眉飞色舞地讲述起来,如果老狐狸愿意听,他还准备将出发到现在的全过程都重头说一遍。

    “磷魔鼎藏你们也能打吗?”老狐狸惊叫起来:“是岳阳那小子打赢的?这不可能,我要拿下磷魔鼎藏也要费点劲,那家伙的地狱烈焰要不用相克的战兽,打起来怪麻烦的……岳阳那小子打了多久?”

    “三招!”岳冰小姑娘无比自豪地点头。

    “不可能,三招我也不一定能拿下磷魔鼎藏!”老狐狸彻底震惊了。

    “他没打赢,只是用魔刃接下了十倍的地狱烈焰,把鼎藏那家伙吓跑了。”伊南补充道。

    “那也不可能啊,十倍地狱烈焰,换我来接还差不多,岳阳这小子有那么厉害吗?”老狐狸觉得自己急需更新一下对岳阳战斗力的真正评估。

    “副院长大人,恕我直言,你不是常春藤学院里最差劲的导师吗?想不到你吹牛皮比我海胖子还厉害!”海胖子搂住老狐狸的肩膀,很是同情地摇头道:“我说副院长,幻想是正常的,吹牛皮也是正常的,人人都有,但幻想归幻想,吹牛皮归吹牛皮,你不能太夸张啊!就凭你五级大师的实力,都不够鼎藏那家伙一根手指头,你这话跟我们说就算了,千万别出去跟别人说,否则会笑掉别人的大牙,而我们作为常春藤的学生,也会觉得颜面无光!”

    “……”老狐狸让海胖子教训了一顿,心里好不郁闷。

    他差点就要拿出全部力量,把这个海胖子活生生地吓死算了。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好不容易才伪装成这样,要让这海胖子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他不天天纠缠自己才怪。

    最后,老狐狸低下了头,郁闷到极限地说:“好吧,还真让胖子你说对了,我承认刚才是说得不对!天魔殿可不是好得罪,极可能尾随前来报复,不过大家别怕,我会保护你们……啊,我会找些高手保护你们的!”

    岳阳不知道老狐狸、叶空和海胖子他们背后闹哄哄的事。

    他一进传送门,发现又有点不对。

    估计是因为手里提着黑羽覃武放的原因,传送又有一些偏差,没有传送在皇城前面的传送阵前。

    一传送出来,发现面前是屋顶。

    他赶紧提气轻身,以足尖点向那琉璃瓦面。

    谁不知根本不受力,整个人无声无息地滑进了琉璃瓦面,却没有任何感觉,诡异得很。

    手中一直揪着的黑羽覃武放,却‘崩’地挡在屋顶上,而且,岳阳听见他在晕厥中也发出一声痛苦之极的惨叫,被反震十数米外,摔在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岳阳自己,则在屋顶穿入,什么梁柱都抓不住。最后,直挺挺地落向地面上。

    岳阳一看还好,是地面。

    如果是万丈深渊,或者次元空间,那自己就完了。

    再提气,双足尽量地放轻。岳阳希望羽毛般飘落地面,却不触发机关,千万别来个机关发动万箭穿心……更诡异的事发生了。

    岳阳的足尖点在地面,又一次落空了,地面是假的,还是空无一物。

    岳阳整个人奇异地掉进了地面,接着看见地面的幻象碎裂,露出一池清水,岳阳整个轰隆地掉地水里。他直到现在,才发现这屋、梁柱、地面什么的,统统都是幻象。真正的实物是水,一个好大的湖。岳阳很头晕,自己明明传送的是皇城传送阵,怎么掉这里来了呢?

    而且,为什么自己能掉进湖里,而黑羽覃武放不能?

    他怎么会反弹出去了?

    正当岳阳摸不着头脑时,忽然听见有两人极细极细的声音有议论自己,偏偏到处张望,却看不见人。

    “这傻小子怎么掉进了我们海市蜃楼?”一个天生带点威严的声音极轻地响了起来,仿佛就在岳阳耳边说话。

    “把他抓起来,好好审问!”另一个声音很调皮,似乎年纪不大,特别的娇柔。

    岳阳大汗,海市蜃楼?

    这两人又是谁啊?这海市蜃楼又是什么地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