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一百二十章:【把你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没办法,看来我只有使用召唤生命守护战兽了,真不想那样做的。”巫妖索格微叹了一口气。

    他的口气带点惋惜和不甘,仿佛眼睁睁地看着战利品被人抢走了似的。

    巫妖索格召唤出一只肉山般的怪物,巨大,浑身都长满了丑陋无比的肉刺,在最上面,有一张类似人脸那样的脸孔,但极其邪恶,丑得让人恶心,一看就想吐。在最顶,还有两只蜗牛那样的触角,伸缩不停。它一出现就哇哇地呕吐出绿色的酸液和几具人的骸骨,长长的血舌绕着丑陋的嘴唇一转:“索格,你这个愚货,竟然给这么难吃的东西给我吃,告诉你,这些人类一点也不美食,肉都是酸的,老子要美女,你懂不懂?你懂什么叫做美女?吃起来香甜可口,骨头咬起来酥脆的,一入口油脂就会充满整个嘴巴的,那才叫美女!”

    岳阳一听,眉头皱了起来。

    一个懂得说话的生命守护战兽?一个拥有自主思想的生命守护战兽?

    跟小文丽完全不一样,跟血腥女王也不一样,在某种迹象表明,这个怪物的地位,似乎跟巫妖索格一样,甚至还要稍高点。

    这怪物的等级也不算很高啊,才青铜六级,它怎么如此的嚣张呢?

    肯定有古怪!

    “面前有两个黄金王者兽,一个先天的人类,还有一个蛇妖小孩和一个女蛮牛,这些都是你的食物,你还有什么不满?如果你觉得不满意,那么回去宝典休眠好了,我再召另外一个战兽出来战斗!”巫妖索格面前微变,不过口吻依然带有主人的优势。

    “拉倒吧索格,如果你不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怎么可能召我出来战斗!”怪物无情地嘲笑,奚落不止。

    “等一下,巫妖和怪物你们如果想**,想搞背背山,想互爆菊花,我是不介意围观的,不过,现在我很忙好不好……阿蛮,你收拾那个金甲傀儡,至于这个丑得不像话的怪物,你还是早死早超生吧!”岳阳觉得没必要听巫妖索格与这怪物扯蛋,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想拖延时间。

    “什么?你敢骂我丑?你敢骂我是怪物?”那怪物一听就生气了。

    “你何必跟一个死人生气,他迟早也是你的腹中之物,你何必跟一堆粪便过不去!”巫妖索格煸风点火地劝道。

    “我最讨厌别人骂我丑,我是帅哥,所以骂我痰盂是怪物的人都得死!索格,你说,我痰盂是不是帅哥?我的体型是世间最完美的,而我的名字也是天下第一动听的名字,我身上的一切,都是世间最优秀的,你这个食物残渣般的人类小虫子,竟然敢骂我!我绝对饶不了你,我要吃了你,把你变成粪便!”怪物怒得七窍生烟,暴跳如雷地大吼大叫。

    “……”岳阳同学一听雷死了,它叫做痰盂?好家伙,这名字简直是绝配!

    “是的,痰盂,你的名字,是我费尽心思,花了接近十年时间才想到的好名字,为了取这个名字,我绞尽脑汁,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巫妖索格非常认真地点头:“至于你是不是一个帅哥,相信只要不是瞎子,都会一眼就能看出来。”

    “……”岳阳服了,他真是服了。

    “说得好,索格,世间只有你,才是最懂得欣赏我痰盂大爷的!让我先吞掉这些令人生气的傻瓜,再跟你说说我伙食的问题,我要吃美女,懂吗?帅哥要没有美女吃,那怎么算得上帅哥?”怪物目中无人的嚷嚷。

    “你这个肥肉渣滓,真是不死也没用!”岳阳听得无力了,想不到世间还有这样的战兽。

    他忽然有点同情索格,别人拥有的生命守护战兽乖巧听话得要命,索格却得伺候这么个痰盂大爷,真够杯具!

    岳阳觉得,如果索格可以换一个生命守护战兽,那么估计他宁愿换个无用的长耳兔。

    世间,再没有比这痰盂大爷更渣的战兽了!

    怪物一听抓狂了,整个弹到空中,大山压顶般砸下来。

    岳阳身形轻闪,消失于原地,出现在怪物的头顶。灰烬魔刃一闪,在怪物的脑袋劈开了一个大裂口,再翻个轻巧的跟斗落下,大脚重踹,把怪物肉球的身子轰飞。

    “没用的,痰盂大爷我是世间无敌的战兽,任何攻击都是没用!”怪物在地面上弹起来,得意地嚷嚷着。

    它头顶被岳阳劈开的伤口,迅速合拢,恢复如初。

    就像从来没有受伤过那般完好。

    巫妖索格也点头,冷笑:“不论刀枪剑戟,又或者战兽的尖牙利爪,元素中的风火水土,都不能损痰盂的身体分毫,它是世间独一无二的贪食虫,任何力量任何战兽在它的面前,都只有一个结果,被吞灭!”

    岳阳一听皱起了眉头。

    他知道,这世间没有绝对无敌的战兽,不论任何战兽,都会有弱点存在。

    这个丑陋的贪吃虫痰盂也不例外!

    “食物残渣,给我死吧,看痰盂大爷吞了你!”怪物恶狠狠地扑上来,岳阳不等它冲近,搬起一块巨石,投掷过去,将它整个砸埋在泥土之中。

    轰隆!

    怪物整个压扁了,不过它变身成细条,钻出石底,一抖身体,又恢复恶心的模样,完好如初。

    小文丽手中双刃一结,射出一道极冻寒气,将怪物整个冰封起来。

    岳阳一脚将它踹飞,粉碎成无数的冰屑。

    不过,等冰屑渐渐融化成水,怪物的身体那些肉粒又自动凝聚在一起,转眼间恢复了。

    天空中,岳阳挥动紫焰腾腾的魔刃,将怪物半边身子硬生生地切割下来,又用紫焰将那切割出的肉块烧成焦炭熟肉。怪物却毫不在乎,伤口无血,分裂长出无数的肉芽,融合,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完全恢复成原来肉球的模样,一点儿也没有受过伤的样子。

    “哈哈哈哈,我早说过,任何攻击对痰盂来说,都是无效的!”巫妖索格哈哈大笑,笑得得意忘形。

    “是吗?”岳阳露出了微笑。

    他的二级慧眼,经过长时间的观察,终于看破了。

    这一个怪物痰盂,它并不是没有弱点……它的弱点,在于体内,那是一个游走不定的魂印!

    只要毁掉那个魂印,相信它的身体就会立即崩溃。虽然它是一个生命守护战兽,永远不会真正死亡,但一旦毁去魂印,估计不可能一天两天就能恢复。只要这个痰盂返回召唤宝典,那么再把金甲傀儡干掉,那么这个巫妖索格还有什么本事?他如果不是黔驴技穷,是绝对不会召唤痰盂这样的战兽的……岳阳给小文丽和血腥女王做了一个手势,袭杀!

    面对一个可以用不断分裂再生不畏任何攻击的贪食虫,岳阳决定使用可以毁灭一切的先天剑气。

    现在先天破体无形剑气达到了第三层,可以使用六次剑气。

    现在,还余三次。

    当怪物痰盂向岳阳恶狠狠地扑过来,岳阳一魔刃劈开它的身体。

    “没用!”巫妖索格冷笑!

    “我要吃掉你!”怪物痰盂膨胀起两边身体,准备用身体把岳阳包裹起消化掉,小文丽冰霜双刃一划,怪物痰盂整个冰冻起来,形成了一具冰雕。趁此机会,岳阳左手食指为剑,准确地点在痰盂的魂印之上。

    啪!

    一声极轻的爆炸震响。

    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似的,接着,可以看见怪物痰盂由冰雕状态解除,痛苦地翻滚在地上,浑身肉粒到处脱落,全身分泌出一种恶心的粘乎乎的绿色液体,好像整个丑陋的肉球躯壳都要融化似的。

    “啊……”巫妖索格一看吓呆了,一击就秒杀自己的生命守护战兽贪食虫?这怎么可能?

    贪食虫的魂引,根本不受任何攻击影响,它是怎么破碎?

    难道这个年轻的人类男子,真是一个先天?

    巫妖索格如此一想,吓出一身冷汗。

    另一边,血腥女王趁金甲傀儡与蛮牛影子对战,自后偷袭。

    锋利无匹的屠龙匕穿透了金甲傀儡的后心,闪电般钉进了它动力魔核的中心。噼噼啪啪的火花激溅起来,电芒闪闪。金甲傀儡身上的零件不停地脱落,不时有大块小件的铠甲外壳飞溅出去,最后轰隆一声,炸成千万的金属碎片。血腥女王早已经振翼而起,与岳阳一上一下,攻击巫妖索格。

    出乎她和岳阳意料之外的是,所有战兽都已经死亡的索格,那个护罩竟然仍在。

    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制造黑夜的雾也是我的召唤兽,它虽然没有身体,但宝典仍然承认它是活的!换而言之,我们都在它的肚子中,只要它存在,那么我的护罩就不会消失,最少,在时限前不会消失!你想杀我吗?年轻人,不,年轻的先天强者,你还太嫩了一点!看见我手中的传送之球了吗?只要黑夜一消失,我就会离开,你连我一根汗毛也碰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离开……你不是先天吗?来,你来杀我吧!”巫妖索格哈哈大笑,他也许觉得这样嘲弄还不够,他嚣张地把传送之球收进巫妖之戒中,再变张椅子出来,大摇大摆地坐在上面,端着一杯葡萄酒,悠闲自得地饮着。

    当然,其实他的内心紧张得要命。

    生命守护战兽痰盂虽然不会真正死亡,但魂引受伤,一个月内别想恢复。

    金甲傀儡的魔核受到破坏,已经彻底毁了,妖晶冰魂球一个被这小子灭掉,一个与僵尸龙融合冰霜巨龙,被死神螳螂咬断了脖子,又让那古怪的金属小兽噬咬了龙晶……现在,唯一剩下的只剩下‘黑雾’。

    幸好,这小子根本不知道黑雾它的消失时间,主动权还有自己手中,否则让他守着伏击,那是非常危险的。

    这一仗败了。

    败得不冤,对手是先天强者,不仅拥有诸多实力超强的战兽,还极有心计,一直深藏不露,自己走眼了,初期的攻击重点,竟然放在黄金七级的死神螳螂上。他等自己的战兽拼得差不多,再出来捡取渔翁之利。

    败在这样的敌人手中,一点儿也不冤!

    世间除了自己之外,又有几个巫妖,能够在先天强者的手中安全逃脱呢?

    巫妖索格如此一想,心中不由多了一份安慰。

    等自己将‘超年轻的人类先天男孩’这个消息报告上去,巫妖王陛下一定会重重奖励自己的,到时实力相信不减反增。这一仗,自己其实并没有真正失败……只要自己安然返来,那么肯定能够东山再起!

    他忽见岳阳在做一种古怪的动作,心中不由有点警惕,这小子想干什么呢?

    难道他想隔着护罩攻击自己?

    不可能,那是不可能的!

    索格脑中这一念还没有消退下去,前面,人影一闪。

    有一道锐不可当的剑气出现在索格的眼中,不可思议地穿透了护罩,怒射向索格的面门。索格吓呆了,根本来不及反应,他亡魂俱冒地看着,眼睁眼地看着剑气在即将触及前额时,停了下来。

    剑气的延伸长度不够……仅差那么一点点就要了索格的命,可是最后因为剑气的长度不够,让索格死里逃生。

    手中举起欲饮的玻璃杯,被剑气刺了个前后洞穿,葡萄酒淋了颤抖的索格一身。

    好险!

    差点让这小子秒杀了!

    索格吓得一哆嗦,赶紧站起来,踉跄地后退一步,急得把椅子也撞翻了。

    必须马上离开,否则自己非常的危险,可是,距离黑雾的消失时间还没到,自己无法进行反召唤。再说,一旦黑夜消失,护罩也会立即消失,在先天强者的面前,那怕传送前的一秒钟,也是极其致命的……巫妖索格伸手贴在那本黄金级的召唤宝典上,准备在黑雾消失前的两三秒钟,召唤出最后一个战兽,维持护罩的存在,然后使用传送之球离开。

    希望最后的战兽能够坚持几秒钟,让自己顺利逃离。

    在索格打定主意的一刹那,忽然一阵白光在小文丽的手心召唤出来,纯净无比,形成一个十数米高的蛇妖战士的白光影象,白光的蛇妖影像六臂一挥,将山谷变成黑夜的黑雾完全净化,黑雾瞬间就像蒸汽般消失……就连一秒钟不到,整个山谷的黑雾,就给白光蛇妖影像给净化掉,完全驱散。

    巫妖索格的护罩,像鸡蛋壳碎裂般,‘啪’地消失。

    他来不及召唤最后一个战兽,因为再快的召唤,也需要时间。

    “完了!”巫妖索格发现护罩破碎,急急自巫妖戒指内变出传送之球,刚才捏碎,传送逃脱,忽然他感觉自己的全身,被某种不可抗御的力量束缚住了。

    岳阳同学缓缓地走上前,慢悠悠地自巫妖索格的手中,一根指头一根指头拧折断,再取出传送之球,在无法动弹的索格面前抛了抛,露出恶魔般的微笑:“很不幸,我必须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我家小文丽的束缚天赋已经升级了。你动不了不要紧,如果你想动,我可以帮你嘛,比如我很乐意把你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巫妖大人,对于这种工作,我可以免费效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