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一百零九章:【最疯狂的挑战!】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岳冰上场,因为原来次轮的旁系子弟选手全部弃权,现在她的对手是大房的六子岳雹。

    岳雹是岳山的第三子,排在岳天、岳霆之后,不过他没有大哥岳天出名,也不像岳霆早早进入皇宫任职,当起公主的亲卫队长,岳雹一直都留在家族之中,以前是欺负杯具男最多也最过份的一个。岳雹不像岳天、岳焰那样暗中算计或者出言嘲讽,常常是负责动手的那个笨蛋……当然,岳雹智力并不笨,相反还非常狡猾,只是一直有恃无恐,不认为杯具男会有咸鱼翻身的一天。

    如果要他对上现在的岳阳,岳雹绝对不敢上场。

    不过对战岳冰,却信心满满。

    他有信心把岳冰的战争树人玩弄于掌股之间,植系战兽?那是最弱的战兽,人人可欺!

    岳阳发现这个岳雹其实长得跟父亲岳山并不太像,相貌虽然也过得去,但鼻削唇薄,眼细鼻勾,有点阴险小人的模样,长得并不讨人喜欢。事实上,这小子的确也是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反复无常的阴险男,在岳家诸位少爷中,他是最不讨人喜欢的一位。

    “七妹,六哥愚钝,不像你是个天才,希望你手下留情,别让六哥输得太难看。”岳雹假惺惺地谦虚行礼。

    “我答应过三哥,不论是谁,我都会努力战斗,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岳冰小姑娘冷哼一声,她根本不吃对方这一套假惺惺,心志毫不动摇。

    “你还以为你真能打赢我?”岳雹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忽然脸色一沉,笑容一收:“别给脸不要,你以为凭着植系的一棵烂树人,能够与我对战吗?真是笑死人!”

    岳冰根本不理他,闭目冥想起来。

    她要用上最佳状态,彻底打败这个极度讨厌的六哥。只要用上哥哥教导给自己的方法,绝对会让全族人掉一地的眼珠子的,自己在向哥哥汇报自己修练成绩的同时,也给妈妈一个最大的惊喜。

    族人中,没人看好岳冰小姑娘,她是个天才没错,不过植系战兽太渣了。

    只要岳雹召唤个钢铁傀儡,就能对抗她的战争树人。

    如果再召唤个火属性的战兽,那么战争树人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岳雹生命守护战兽火狐已经达到青铜三级,是家族中最出名纵火狂人,战兽天生克制,岳冰的战争树人获胜的机会微乎其微。不论别人,就连袒护四房的五爷爷也不太看好岳冰。

    “这是我代林立还你的!”岳雹一看岳冰闭目冥想,极速召唤出白银宝典,手一指,有只身形瘦长带着一条巨大火焰尾巴的红影迅速扑向岳冰,准备奇袭,打断岳冰的冥想,让她的精神重创,晕厥倒地。

    之前,岳冰在第一次轮比赛时,就是用奇袭,一脚将外系子弟林立给踹晕了。

    现在岳雹显然也想偷学己用,转而报复在岳冰身上。

    岳冰仍然闭目凝神,玉手向前轻轻一按。

    高阶青铜宝典恰到好处地召唤出来,扩罩刚好扩展升起,将红影整个弹飞到半空之中。岳雹见偷袭不成,又命令自己的火狐半空甩尾,喷出一团烈焰。他对岳冰的战法很了解,下一刻,必是战争树人召唤出来,而这一团烈焰,恰好就会将战争树人头顶的树枝绿叶烧个正着……接下来的事,那就简单了,自己只要用速度超快的火狐全场绕走,坐等战争树人被烧死就行。

    如果嫌烧得不够狠,那可以再加上一把火。

    岳雹一想,唇角浮现了阴险的笑容。

    “轰隆!”

    擂台上忽然爆发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全场人都吓了一大跳,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极其巨大的影子,正腾空而起。

    那张开的双臂,几乎遮天蔽日。

    火狐还得意地甩尾,向下面喷发着烈焰,头顶,却有巨大的手掌兜头劈扫而下。就像弹丸那般,火狐重重地砸摔在石板上,深陷入石,发出轰隆震响。巨大的绿影如山落下,双腿,刚好踩在准备弹出的火狐头上,硬生生地将它重新踩入石中。

    此时,人们才看见。

    这是一尊高达六米的超巨型树人,双臂是粗大的树杆,巨大树掌,有如王车伞盖。

    黑色的树杆身躯,坚刚似铁,上面条条树筋贲起,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感,各处关节的树须如刺,而那张巨大树脸上的绿色眼睛,燃烧着一种类人的愤怒光芒!

    “啊啊,这是什么东西?”在场多半的人不认识这是什么战兽,模样有一点像战争树人,但它也太巨大了吧?

    “是百年树人战卫……”也有认识的武者,认出来后更是震惊不已。

    “青铜五级!”就连在座的真正强者,比如君无忧和岳海老人他们,也无不动容。岳山岳岭和三大家族的其他代表,都惊愕得站了起来,紧紧地瞪着这尊青铜五级的百年树人战卫,满脸尽是不敢置信。他们都知道,植系的战兽升级是何等困难,植系战兽是世间成长速度最慢而且初期最弱的战兽,速度慢,成了植系战兽的致命缺点,同级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兽系和禽系的战兽遇上植系战兽会吃亏的。

    之前,战争树人修练达到了青铜三级的岳冰,已经被人视为天才了。

    植系战兽的升级极难,当然,它们升级后提升的战力,也远胜相同级别的兽系和禽系战兽。

    岳冰把战争树人升到青铜三级已经很了不起,现在再升级到青铜五级,那简直不可思议的进步,而且她还把战争树人转阶百年树人战卫,正式向千年树人战将和万年古树之王迈进,前途不可限量。

    这小姑娘,她是怎么做到的?

    “不可能的,不可能,她的树人在一个月之前,还是青铜三级的战争树人,怎么可能在一个月内连升两级又转阶成为百年树人战卫?这是不可能的!”岳焰站起来,激动地嚷嚷,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岳天没有开口,不过脸色非常难看。

    岳冰一向孤军作战,没有家族的大力支持,也没有朋友帮忙,甚至经常受到陷害和破坏,战争树人能够升到青铜三级已经是奇迹了。

    她的战争树人,怎么会在极短时间内一跃成为青铜五级的百年树人战卫呢?

    难道,是那个变态废柴帮的忙?

    岳天把目光看向岳阳,对于他的探看,岳阳同学装着没看见,用尾指掏了掏耳朵,又悠闲地吹了吹,一副‘麻烦你不要那么白痴好不好’的表情。岳天鼻子里怒哼一声,收回了目光,再看向场中岳冰的百年树人战卫,心里飞速地盘算着对付岳冰的办法。

    “姐姐,太厉害了,好啊!”小丫头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主儿,看见高大巨型的百年树人战卫,非常没有害怕,反而拍手欢呼。

    “冰儿这孩子,她怎么、她怎么不跟我说啊!”美妇人心里太感动了。

    不但自己的儿子争气,就连女儿,也同样的争气。

    两兄妹在族中一直遭人白眼,被人暗中戮了多少脊梁骨,今天,终于可以在全族人面前扬眉吐气了!

    争气啊,自己的孩子没有好条件,但他俩自小就懂事,又如此的上进,所以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看见他们兄妹俩人有这样的进步,自己就是死,也可以瞑目了。美妇人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但那绝对不是哭,而是压抑不住的笑,喜极而泣……“这根本没什么,树人再高大也是废柴!”岳雹的脸气得扭曲变形了,他控制着火狐使用钻地的本能。

    尽管在石下,但火狐仍然比较顺利,自树人的脚下逃离。

    沿着擂台的地底,向外逃遁。

    轰隆!

    百年树人战卫举起巨臂,一拳砸在擂台上,将擂台石板底下的火狐砸得晕头转向。

    一根树刺啪地突出,破开石面,凸出,它高高地扎刺火狐的整个身躯,将它整个刺悬在半空。如果火狐不是岳雹的生命守护战兽,那它绝对死定了。

    岳冰以心神操纵,百人树人战卫以巨手抓住火狐的长尾巴,高高举起来。

    往擂台石面,狠狠一砸。

    火狐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化成一道金光回归宝典……“别以为仅是这样就能打赢我,做梦吧你!”岳雹已经召唤出一头高达四米的猛犸战象,吨位奇大,虽然不是青铜战兽,但等级高达五级。他准备用这个巨大的肉盾,敌住百年战争树人,然后再用秘密武器……那个专门针对树人的锯轮傀儡,它是所有树人的克星,不管多强的树人,在它的旋转锯轮之下,都会轰然而倒。

    岳冰小姑娘一看猛犸巨象和锯轮傀儡先后冲来,冷冷一哼:“这招对我已经没用了!”

    她的玉手前伸,地面涌现一团荆棘。

    荆棘还无法捆绑住猛犸战象整个庞大的身躯,不过成功地缠住它的一条象腿。

    冲锋的战象,身体一个踉跄。

    虽然荆棘挣断了,但它的身子也拖得失去了平衡,轰然倒地。

    地面,不知何时已经遍布长达一米左右、大小不一的尖刺,在战象倒下之时,尽数扎进了战象的身体……战象哀吼着,挣扎爬起来,半身都满了断裂的树刺。

    岳雹看它受创极重,还想急急进行反召唤,将它召回来。

    没想到战象一阵哀鸣,轰然倒地。

    “这不可能,它不可能就这样死了,我的战象是生命力最顽强的战兽,它怎么可能会跌一跤就死去呢?这根本不可能!”岳雹快疯了,火狐是生命守护战兽,不会真正死亡,可是猛犸战象会。现在反召唤失败,那就表示战象已经彻底死亡,就连到战兽医疗所复活的可能都没有了。

    “是毒!”岳天看了,心中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是说岳冰她能把烈毒天赋用在那些树刺上?”岳焰握紧了拳头,拼命强忍着心底的恐惧。

    “不是那样,是荆棘,早在荆棘缠绕时,烈毒就已经注入了战象的身体,否则,战象的皮肤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被树刺扎穿,也不可能彻底死亡!”岳岭轻拍一下儿子岳焰的肩膀,轻声叮嘱道:“焰儿,你要是对上岳冰,一定要与她的树人保持距离,远程火球攻击,那是最好的选择!”

    “高热火焰喷射!”岳雹现在用的,就是这个方法。

    锯轮傀儡喷射出一条火龙,另一只手臂高速旋转起来,上面的锯轮,变成了威力恐怖的锯树齿轮。

    只要树人一燃烧起火,就会慌乱,岳冰的心神对它就会失去控制,那么接下来的攻击,就是旋转齿轮最直接的拦腰锯断!

    在所有的傀儡战兽之中,锯轮傀儡是特别针对树人的克星战兽,几乎无往而不利。唯一的缺点,就是用一次就要补充一次燃料和更换锯齿轮片。不过,岳雹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他要报仇,用锯轮傀儡杀了这个树人,再杀了岳冰,否则,难解自己心头大恨!

    擂台下的岳阳,做了个结束战斗的手势。

    岳冰小姑娘看了,心神意会,点点头,操纵着百年树人战卫高高跃起……‘轰隆’一声,整个践踏在锯轮傀儡的身体上,将它踩得支离破碎,零件激飞,火花四起。

    无数的须根在百年树人战卫的身上,延伸出来,紧紧地缠绕着锯轮傀儡的身体。

    锯轮傀儡一动也不能动,内部机器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百年树人战卫伸出巨大的双手,抓住锯轮傀儡那一颗巨大的金属头颅,狠狠一扭,将它整个脑袋扭下来。一时间,锯轮傀儡的颈部火花狂喷,电流噼啪作响。

    “嘭!”百年树人将那金属脑袋砸在地面上,再举起树腿,重重地追加了一脚。

    锯轮傀儡立即报毁,彻底完蛋。

    岳雹的战兽全部死亡,护罩消失。他惊惧万分地看着面前的百年树人战卫,看它高高地举起树臂,吓得尖叫一声,裤子尽湿,双眼翻白,直接吓得晕死过去!岳冰没有操纵百年树人战卫秒杀掉晕厥的岳雹,而是让它伸出一根比棍棒还要粗的手臂,一弹,像弹苍蝇那般,把岳雹弹飞出去。

    “海哥,你家这个小姑娘也不错啊,荆棘、树刺、剧毒、缠绕这些无一不精,以后要是谁与她对战,估计会郁闷死的。哈哈,我喜欢这小姑娘,要不我认她为女儿吧,不对,我俩不能乱了辈分,我认她为孙女吧!”大夏国皇帝君无忧又冲着岳海老大一阵大笑,世人都说他是世间最不像皇帝的皇帝,但君无忧的位置却牢不可破,坐了一百多年,目前还没有谁能憾动他的皇位。

    “冰儿命格不好,这点吃大亏了!”岳海老人也很是惊喜,他想不到除了岳阳之外,岳冰也能给他如此巨大的惊喜。

    “海老,你们家的天才遍是,一个比一个强,我们三家大不如,真羡慕啊!”三家代表都纷纷恭喜岳海老人。

    “是我家儿子福薄,唉,原来是多好的一对啊!”风家的代家主风啸云看着岳冰,想起自己那个因为历练被黄金王者兽秒杀掉的儿子,不禁长长一叹。原来风家有希望的不仅是风七杀,还有自己的儿子,可又有谁能想到,儿子会遭如此横祸……“也许排理命格有失,要不请国师给岳冰重新算一算吧!”有些家族心动了。

    岳冰这么好的媳妇哪里找啊?

    如果真是当初排命格时给算错了,那么与岳家联姻,让这个岳冰小姑娘做儿媳孙媳,那对自己整个家族都是极大的提升。一时间,无数家族代表的眼中,都闪烁出贪婪的炽热光芒。

    岳海老人看在眼中,沉默不言。

    岳冰获胜,她没有立即下场,而是转面向岳焰这边挑战:“七妹下一个对手,是四哥,趁还有余力,愿现在与四哥一战!如果大哥同意,我愿与三哥一组,我们四房,挑战你们大房二房,请大哥、四哥和五哥一起下场吧!”

    “不,我们是无知晚蜚,还需向长辈请教才是,请大伯和二伯也一起下场吧!”

    岳阳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

    挑战岳天、岳焰和岳霆三个同辈也就罢了,他还不自量力地向大伯、二伯挑战?

    要知道,大伯岳山、二伯岳岭都是世间成名已久的强者,岳山是六级中阶的宗主,岳岭也是六级初阶的小宗主,这小子要一以敌二?难道他已经拥有七级霸王的实力?单凭战技,怎么可能打赢两位宗主级的强者?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观战的众人觉得,如果不是这小子疯了,那么就是自己疯了!

    雪贪狼一听,眼睛瞪得溜圆。

    他能猜到岳阳会挑战岳天和岳焰,但万万想不到岳阳竟然胆大包天得连大伯岳山和二伯岳岭也敢挑战!

    这小子的胆子难道真是铁打的?看过疯狂的家伙,但还真没有看过如此疯狂的家伙……雪贪狼心中忽然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他想冲上去,跟岳阳大战一场,看到底是这个疯子的战技厉害,还是自己的元素战兽更强!

    君无忧和岳海老人大愕,好半天才对视一眼,齐齐在唇角露出了笑意。

    像,这小子真是太像他父亲岳丘了!

    岳丘的脾气也是这样,无所畏惧,不过岳丘没有这小子那么狡猾和喜欢耍贫嘴。

    果然虎父无犬子啊……丘儿在天之灵看见儿子由废柴脱胎换骨,变成一个傲骨世间的强者,想必也会欣喜地露出微笑吧?

    岳海老人一想,那看见十万人战死于前也无动于衷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他看向岳阳时,眸内多了一丝暖意。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岳山、岳岭两人。

    面对侄子疯狂的挑战,他们两个做伯伯的,又会做出什么反应呢?

    是一口拒绝?

    还是答应?

    全场所有人都在等待,等着两人的答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