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万岁

第一百零二章:【我要拿回属于我们的尊严】

霞飞双颊 Ctrl+D 收藏本站

    每一个战兽,都有弱点。

    战兽之间的最大区别,在于武者无法找到强大战兽的弱点,而弱小的战兽,任何人一眼就可以看出。

    强化类战兽,表面看起来没有弱点,它不像元素类战兽那样有攻击次数的限制,也不像战兽类的战兽在出击时无法保护主人,至于特殊类,绝大多数都是生活系的,被世人称为渣中之渣,那更不能比。强化系战兽,自表面看起来是最优胜的,因为它与主人一体,增强主人的实力……但在龙腾大陆,任何人都知道一点,强化系战兽,肯定会有一个致命弱点,一旦这个致命弱点被击中,那么不论战兽还是主人,都极容易受到重创!

    与拥有强化类战兽武者的对战,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把弱点找出来,再狠狠地加以重击。

    就算岳阳现在这样!

    本来岳阳同学对于强化类战兽了解不多,但去空中楼阁时,知识渊博的落花城主,饶有兴趣地传授了一些战兽知识给这个傻兮兮就连基本知识也不知道的小盗贼……其中,就有提到铁爪熊的弱点!

    得到铁爪熊的加持后,主人皮韧如革,骨坚如铁,指尖如爪,全身非但刀枪不入,而且力大无穷。

    不过它也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弱点,那就是胸前,有一块半月形白印,只要击中,那么主人和战兽都会受到比平时更严重数倍的伤害!

    “轰隆!”刑堂长老那熊化巨爪挥空了。

    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顿时,石板铺成的路面四化五裂,碎石激溅,深深的窟窿,和蛛网形的裂隙,出现在原来平整的路面。

    “去死吧你!”刚才击中的,只是岳阳身体的残像。已经暴走的岳阳同学,他的动作早已经超越了刑堂长老眼睛所能看见的速度,他整个人螺旋翻飞半空,并借助这股螺旋力量,往熊化后的刑堂长老胸口扎进一截断枪头,深深没入。在刑堂长老弱点重创、痛苦惨嚎的同时,他的拳头到了,左勾拳、右勾拳、上勾拳、直拳、连环暴打再加上左右肘击横扫。最后,岳阳猎豹般跃起来,双手按紧刑堂长老的头颅,冲着他渐渐解除熊化的面门,一通疯狂膝撞,直接得他牙齿颗颗碎裂、崩飞。

    血花在刑堂长老的五官中激溅出来,样子异常的恐怖。

    痛不欲生的刑堂长老发现自己的弱点被破,战兽几近死亡,顿时恐慌起来,不顾一切地转身,想要逃走。

    可是他晕头转向,奔向的方向,竟然是美妇人所在的马车那边……两名看得目瞪口呆的红衣执刑手,对自己这个上司感到无力,死到临头,不求饶不逃跑也就罢了,还要拼杀人家竭力保护的母亲?

    想临死那个垫背的?

    心中再疯狂,再仇恨,也不能这样吧?

    这样做,简直就是迫对方杀了自己……正面打不过,却发狠去劫持别人的母亲和妹妹,这也太过份了吧?

    其实在他们两人眼中看来,如果刑堂长老不苦苦相迫,这位废柴三少根本不会发飚,就算发飚也不会愤怒成这个样子,也不会非要杀了他不可!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三少爷其实一直都在苦修战技,但隐而不发,自己秘密地修练,族中无人知道,在契约宝典之后,三少爷很可能想回家一洗废柴之名,偏偏遇上这种事,所以他想不暴发都不行了!

    这就是迫虎上山啊!

    “嚎嚎嚎嚎嚎!”刑堂长老为了活命,不顾一切地挥舞着双爪,向前飞奔。

    “冥顽不灵的家伙,我要将你碎尸万断!”岳阳发现这家伙明知是死路一条,还要拉美妇人同时于尽,怒火简直可以烧毁半边天。他闪电般追上去,五指深深地扎进刑堂长老的背心,本想将他的心脏挖出来,来个一击穿心的秒杀,但刑堂长老为了求生,亡命加速飞奔,竟然让他逃过了一击,一下子冲到马车的边间。

    岳阳愤怒得脸孔都变形了,如同恶魔。

    他极速滑铲过去,双腿夹住刑堂长老的右腿,一个倒竖蜻蜓,将刑堂长老整个身躯抽提到半空。

    曲身一甩,刑堂长老身不由己地飞砸出去,形成高高的抛物线……还没有落地,那边愤怒得无以复加的岳阳已经自马车抽出月刃扑了上来。

    “我让你狠毒,我让你颠狂,我让你同归于尽,我让你死也要拉个垫尸底!”岳阳月刃重斩,一时间血花断肤碎肉横飞。刑堂长老一落地,愤怒的岳阳就砍了他的四肢,再在那熊化几乎消失的身上狂斩了十数刀,刑堂长老整个就像屠夫刀下的死猪,身体零件散落一地。当浑身是血的岳阳最后一次高高举起月刃,准备砍下他的首级时,忽然有人在远处遥遥一声大喝:“住手!”

    “住手……现在停手还来得及!”

    有个须发俱白脸色红润的老人骑着一匹巨鹿飞奔过来,人没到,声音已经先到。

    岳冰一看此人,脸有喜色,神色无比激动:“五爷爷,您得为我们主持公道!我们没有错,都是他们迫哥哥出手的,是他们欺负人……”

    那骑鹿老人赶到,这时才看到满地变成了屠宰场,血腥刺鼻,死伤无数,哀号遍野,一下惊得目瞪口呆。

    饶他是经历无数大风大浪的人,也禁不住吓了一大跳。

    事情弄得这么糟?

    看来,四房这祸闯大了!

    “三儿,不管这事是对是错,你都先把武器放下来。你现在要是杀了刑堂长老,不管你之前有多对,也不管你先前受到什么欺凌,最后你都会变得大错特错!听你五爷爷一句劝,放下武器,趁事情还有最后转弯的余地!海哥不在,三大长老也闭关不出,现在阿山是代家主,你跟他对抗,强蛮地干是不行的!听你五爷爷的话,先放下武器,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海哥回来……如果你有道理,不怕跟他们理论,五爷爷一直支持你们,但是刑堂长老一定不能杀,这也许是一个弃子,你是聪明的小家伙,我想你,应该能听懂我的话才对!”骑鹿老人赶紧劝说岳阳。

    “以前我是个孤儿,又是个废柴,人人欺凌,我无依无靠,为了活命,只能咬牙承受。不过,自四娘收留我之后,我才重新拥有母亲,重新拥有一个温暖的小家!在那时,我就下定决心,谁要破坏我的家,谁要伤害我的母亲,那他就算是皇帝,我也照杀不误!”岳阳目光冷酷如冰,一字一句地回答:“今天,我这个废柴小三就要用血来告诉世人,想欺负我,可以,只要拳头比我大、道理比我足就行!不过,想伤害我的家人,不管是谁,杀无赦!”

    岳阳举起那把鲜血梁红的月刃,目光坚定如铁,重重地斩下。

    原来奄奄一息的刑堂长老,脖子血光喷涌,那颗变形的人头骨碌碌地滚开数米之外。

    骑鹿老人看了,沉痛地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三儿,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你这又是何苦?这一刀下去,事情就难以挽回了!”

    浴血浑身形同恶魔的岳阳哈哈大笑起来:“男儿大丈夫,如果连家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是什么男儿?别说一个死有余辜死不足息的刑堂长老,就是再牛逼的人,再强势的武者,我一样要将他斩杀刀下!谁想动我家人一根头发,除非在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听见儿子这么一说,美妇人顿时激动得大哭起来。

    就连一向倔强的岳冰小姑娘,也掩面痛哭,珠泪断线珍珠那般,一颗颗在指缝间滴落。

    那位骑鹿老人,听了岳阳这番说话,既是连连点头,又是长长叹息,似乎心情非常的复杂,最后,定了定心神,又劝道:“三儿,既然你认定了,那五爷爷也不多说。我希望你留在这里,不要走开,万事等我找到海哥,待他回来主持大局。三儿,你的脾气很像你父亲,可是过刚易折啊,当年要不是他……唉,三儿,你的心情,我是理解的,但五爷爷人轻言微,能帮你的不多……你们先等在这里,任何人的挑衅都不要理会,不要中计,我马上就去把海哥找回来!”

    “谢了。但是,我这个废柴小三现在要做的,不是等死,而是用实力告诉家族,不要将我们的忍耐容让当成懦弱!我们四房今天不忍了,我要带四娘、冰儿和霜儿重返岳家城堡!不管岳家一族欢迎,还是不欢迎,我们都要回来,拿回属于我们的尊严……我早就说过,不管是谁,挡路即是敌人,拦之即死,看谁敢拦我带四娘回家!”岳阳一声咆哮,遥远围观的岳家护卫吓得惊恐万状,纷纷四散逃命。

    “你们这样,又如何能上得岳家城堡?三儿,你可知道,族中有些人正希望你这样做啊!”骑鹿老人苦劝不止。

    “那怕刀山火海,我也要上!我四娘善良忍让,但我这个做儿子的,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欺负她而袖手旁观!当年有四娘,才有我;今天有我,就有四娘!”岳阳一手持刃,一手拉起死马身上的缰绳。

    他将那染血的绳索,拉自己的肩膀上,拉着马车,一步步向上。

    尊严,不能依靠由别人赐予。

    要用双手,用实力,将它争取回来……在骑鹿老人复杂的目光中,在红衣执刑手颤抖的注视下,浴血浑身的岳阳拉着马车,一步步走过岳家集,一步步地向岳家城堡迈去。

    他所过之处,岳家护卫,或者族人,无不惊惧得望风而散!

    岳阳抬眼望向遥远半山之上那座雄伟之极的岳家城堡,再看看天空,心中燃烧一阵阵热血:杯具男,你在看吗?真希望你能看到,在这里,我会替你,要回你失去的尊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