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507章 和刑大冬成了兄弟!

住家野狼2017-2-16 0:5:44Ctrl+D 收藏本站


      整整半个小时,我跟刑大冬两人可是几乎全都耗尽了自己的力气,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此时这站着的人是我,而倒在地上的人是他!
  
      上次一战,再到此次一战,我跟刑大冬两个人这大战后,几乎都是半斤八两。我们两人的功夫在这短时期内可都是有着很大的提升,而就在这样的清醒下,我最终还只是以很微弱的优势战胜了他。
  
      “还要继续嘛?”我朝刑大冬问道。
  
      刑大冬突然一阵大笑,笑声骤罢,他这才说道:“不必了。”
  
      刑大冬的声音刚一落下,我此时这也是力有不济,这一屁股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我这一倒,顿时,我也一阵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刑大冬朝我问道。
  
      “这一战打的痛快,我怎么不笑?”我回道,丝毫没有狂傲的模样。
  
      刑大冬的脸上先是一怔,而后,他的笑声更大。
  
      我们两人的笑声从这房间里传了出去。
  
      在门外,众人听到房间里我们两人的这笑声,一个个的恐怕都是傻眼的不知所以。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第一个从这地下拳场走了出去。
  
      一见到我首先出去,这众人自然是一阵欢喜,都以为我赢了。不过,这欢喜的自然是我这边的人,而刑大冬那边的人可一个个的都是极为惶恐的模样。虽然这刑大冬在他们的面前都是百战百胜的主,但是,上次我跟他那一战可是在外面传得神乎其神,众人这次再见了我们两人打了这么长时间还分不出个胜负来,自然是一个个的全都心中没谱。
  
      “我输了!”就在众人朝我围过来的时候,我对众人如是道。
  
      “什么?”
  
      “怎么可能!”
  
      ……
  
      众人一阵吃惊,而在f师范的这些人更是吃惊,刚才他们还以为自己的老大刑大冬输了,这才一转眼的时间,我竟然承认自己输了!
  
      这事,让他们怎会不惊呢?
  
      “没错,确实是我输了!我败给刑老大了!”我再次说道,就在我的这声音刚一落下,刑大冬也从房里走了出来。
  
      “从今天起,我跟这王阳便是兄弟了,我们三王会的人,不能再找天阳帮的麻烦,知道了没有?”刑大冬这刚一走出来,便朝众人宣布道。
  
      我和刑大冬两人互望一眼,也都是一阵哈哈大笑。
  
      我们两人这也是不打不相是识,我自然是不想与刑大冬为敌,不然的话,我这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同样的,这刑大冬倒也还真算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至少,在对我上,也算是够义气了。
  
      刚才我们可是敞开了说的,他也是这么多年来从未逢一敌手。这次的邀战,便是只想再跟我酣畅淋漓的打一场而已。
  
      我们的这一战,我出手极为干净利落,没有丝毫脏手,这一点,可是让刑大冬极为的欣赏。同样的,刑大冬的这脾气,也很是得我的口味。由此,可是刑大冬那边自主的就说,要跟我认了个兄弟。
  
      反正这多了个兄弟,以后还能照应着我,最主要的是,我们这四中以后可全都是落在我的手上,不会再有半点的威胁了。这,可是我最想要的!王帅,你他妈的要是知道了这些的话,不知道现在怎么哭呢!
  
      我们一行人从刑大冬那边回来后,虽然我告诉众人我这一败,但众人的心情却也没有因为而坏。
  
      f师范以后都不会再找我们四中的麻烦了,众人还在意这么许多做什么?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朝他们众人说道。
  
      铁男跟黑蛋他们两个人这本是想把我给送回去的。只不过,我可不想让他们两个人送,最主要的是,我这家里可是还有一个见不得光,不能让他们这两个货知道的张晨呢!要是让这两个货知道张晨现在是在我家里住的话,保证,在消息可是隐瞒不了多久,我们这全校的人恐怕都要知道的!
  
      我这一阵伤痕累累的回到了家里,本来,我们这打斗的时间就很晚了。等我这一回来的时候,这早已经是过了凌晨了。不过,我这一回来的时候,我这可是清楚的见到,此时我家这客厅的灯竟还是开着的!
  
      难道,这张晨还没睡?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当我这一走进了房门后,我这可是清楚的见到,张晨正在我家客厅里一阵写着作业。
  
      “你回来了?”我这刚一出门,张晨便朝我连忙问道。
  
      见到张晨询问,我也朝她一笑,“恩,今晚回来的稍微晚了一点。”
  
      张晨刚开始询问我的时候还没怎么看清楚我的样子,而此时这一见清我脸上的伤,他整个人可是完全惊住了。
  
      “你怎么了?跟别人打架了!”张晨又再惊道,只不过,她这吃惊之中,既有着担忧,同时这似乎还有着责备的口气。
  
      听到张晨的这声音,还颇有几分姐姐的意思。
  
      “没事的。”我笑了一下,便找出了红花油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上次,我受了伤,是张晨为我擦的药。而现在,我这虽然再次受伤了,可是,我这次可是不敢再找张晨给我擦药了。
  
      不过,我这不找张晨,并没有说张晨不会主动来的。
  
      我刚一走进了房间里,不多时,张晨这边好似终于迟疑过后,才走进了我的房间里。
  
      张晨刚一走进来,我这也是一惊。
  
      “你先洗澡,然后再擦油吧,看你灰头土脸的!”张晨朝我如是道。
  
      我先是一怔,这也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确实也是够肮脏的。不过,这也是张晨这等女而的心思,换我这种臭男人,我身上这痛的厉害,只想身上早些擦了油能好受些,哪里能管那么许多?
  
      张晨这一张口,我自然也跟着去做了。
  
      等我这从浴室里一出来的时候,张晨可是主动的拿着红花油。
  
      “我来给你擦后背吧,你够不到的!”
  
      听到张晨这如此温柔的声音,我的心头也是微微一甜,一点头,让她给我擦油了。
  
      自从上次后,张晨跟我之间这还几乎是没有过什么身体接触的。而现在,她这既主动的给我擦身上红油,我岂能拒绝?
  
      我这一躺在了自己床上,紧接着,张晨也跟这走进了我的房间里。
  
      如同上次一般,她用这小手抹了油后,便在我的身上微微的推着,这舒服
  
      的感觉,微酥微麻的,可是让我的心头一阵痒痒的有些说不出的舒服。
  
      这次,张晨的小手这只在我的后背上给我涂抹了红花油,之后,便把油瓶放下,不再理我。
  
      这样,已是足够!
  
      张晨走出了我的房门,紧随着,我这可是自己涂油。我这正自给自己身上涂抹红花油的时候,厨房里可是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声音。
  
      张晨,这又在厨房里做什么呢?
  
      “你把这汤喝了吧!”张晨走到我的房间里来,手里此时这也是在端着一碗汤。
  
      “是你熬的?”我也是一惊。
  
      张晨也并没有回我的话,只是,我的这目光望在她的身上时,她的脸上也是微微的一阵羞涩之态。
  
      我倒也不客气,先是擦了手,这才接过了汤碗,喝了。
  
      张晨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一旁,也不说话。
  
      等我这汤喝完了,她才接过碗去,一副极为体贴的模样。
  
      今天这张晨到底是抽了什么筋了?竟然想起来给我熬汤喝了1不过,这汤的味道倒还真的不错。
  
      等我这汤喝完了后,张晨这才对我说道:“你好好休息吧!”整整半个小时,我跟刑大冬两人可是几乎全都耗尽了自己的力气,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此时这站着的人是我,而倒在地上的人是他!
  
      上次一战,再到此次一战,我跟刑大冬两个人这大战后,几乎都是半斤八两。我们两人的功夫在这短时期内可都是有着很大的提升,而就在这样的清醒下,我最终还只是以很微弱的优势战胜了他。
  
      “还要继续嘛?”我朝刑大冬问道。
  
      刑大冬突然一阵大笑,笑声骤罢,他这才说道:“不必了。”
  
      刑大冬的声音刚一落下,我此时这也是力有不济,这一屁股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我这一倒,顿时,我也一阵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刑大冬朝我问道。
  
      “这一战打的痛快,我怎么不笑?”我回道,丝毫没有狂傲的模样。
  
      刑大冬的脸上先是一怔,而后,他的笑声更大。
  
      我们两人的笑声从这房间里传了出去。
  
      在门外,众人听到房间里我们两人的这笑声,一个个的恐怕都是傻眼的不知所以。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第一个从这地下拳场走了出去。
  
      一见到我首先出去,这众人自然是一阵欢喜,都以为我赢了。不过,这欢喜的自然是我这边的人,而刑大冬那边的人可一个个的都是极为惶恐的模样。虽然这刑大冬在他们的面前都是百战百胜的主,但是,上次我跟他那一战可是在外面传得神乎其神,众人这次再见了我们两人打了这么长时间还分不出个胜负来,自然是一个个的全都心中没谱。
  
      “我输了!”就在众人朝我围过来的时候,我对众人如是道。
  
      “什么?”
  
      “怎么可能!”
  
      ……
  
      众人一阵吃惊,而在f师范的这些人更是吃惊,刚才他们还以为自己的老大刑大冬输了,这才一转眼的时间,我竟然承认自己输了!
  
      这事,让他们怎会不惊呢?
  
      “没错,确实是我输了!我败给刑老大了!”我再次说道,就在我的这声音刚一落下,刑大冬也从房里走了出来。
  
      “从今天起,我跟这王阳便是兄弟了,我们三王会的人,不能再找天阳帮的麻烦,知道了没有?”刑大冬这刚一走出来,便朝众人宣布道。
  
      我和刑大冬两人互望一眼,也都是一阵哈哈大笑。
  
      我们两人这也是不打不相是识,我自然是不想与刑大冬为敌,不然的话,我这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同样的,这刑大冬倒也还真算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至少,在对我上,也算是够义气了。
  
      刚才我们可是敞开了说的,他也是这么多年来从未逢一敌手。这次的邀战,便是只想再跟我酣畅淋漓的打一场而已。
  
      我们的这一战,我出手极为干净利落,没有丝毫脏手,这一点,可是让刑大冬极为的欣赏。同样的,刑大冬的这脾气,也很是得我的口味。由此,可是刑大冬那边自主的就说,要跟我认了个兄弟。
  
      反正这多了个兄弟,以后还能照应着我,最主要的是,我们这四中以后可全都是落在我的手上,不会再有半点的威胁了。这,可是我最想要的!王帅,你他妈的要是知道了这些的话,不知道现在怎么哭呢!
  
      我们一行人从刑大冬那边回来后,虽然我告诉众人我这一败,但众人的心情却也没有因为而坏。
  
      f师范以后都不会再找我们四中的麻烦了,众人还在意这么许多做什么?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朝他们众人说道。
  
      铁男跟黑蛋他们两个人这本是想把我给送回去的。只不过,我可不想让他们两个人送,最主要的是,我这家里可是还有一个见不得光,不能让他们这两个货知道的张晨呢!要是让这两个货知道张晨现在是在我家里住的话,保证,在消息可是隐瞒不了多久,我们这全校的人恐怕都要知道的!
  
      我这一阵伤痕累累的回到了家里,本来,我们这打斗的时间就很晚了。等我这一回来的时候,这早已经是过了凌晨了。不过,我这一回来的时候,我这可是清楚的见到,此时我家这客厅的灯竟还是开着的!
  
      难道,这张晨还没睡?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当我这一走进了房门后,我这可是清楚的见到,张晨正在我家客厅里一阵写着作业。
  
      “你回来了?”我这刚一出门,张晨便朝我连忙问道。
  
      见到张晨询问,我也朝她一笑,“恩,今晚回来的稍微晚了一点。”
  
      张晨刚开始询问我的时候还没怎么看清楚我的样子,而此时这一见清我脸上的伤,他整个人可是完全惊住了。
  
      “你怎么了?跟别人打架了!”张晨又再惊道,只不过,她这吃惊之中,既有着担忧,同时这似乎还有着责备的口气。
  
      听到张晨的这声音,还颇有几分姐姐的意思。
  
      “没事的。”我笑了一下,便找出了红花油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上次,我受了伤,是张晨为我擦的药。而现在,我这虽然再次受伤了,可是,我这次可是不敢再找张晨给我擦药了。
  
      不过,我这不找张晨,并没有说张晨不会主动来
  
      的。
  
      我刚一走进了房间里,不多时,张晨这边好似终于迟疑过后,才走进了我的房间里。
  
      张晨刚一走进来,我这也是一惊。
  
      “你先洗澡,然后再擦油吧,看你灰头土脸的!”张晨朝我如是道。
  
      我先是一怔,这也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确实也是够肮脏的。不过,这也是张晨这等女而的心思,换我这种臭男人,我身上这痛的厉害,只想身上早些擦了油能好受些,哪里能管那么许多?
  
      张晨这一张口,我自然也跟着去做了。
  
      等我这从浴室里一出来的时候,张晨可是主动的拿着红花油。
  
      “我来给你擦后背吧,你够不到的!”
  
      听到张晨这如此温柔的声音,我的心头也是微微一甜,一点头,让她给我擦油了。
  
      自从上次后,张晨跟我之间这还几乎是没有过什么身体接触的。而现在,她这既主动的给我擦身上红油,我岂能拒绝?
  
      我这一躺在了自己床上,紧接着,张晨也跟这走进了我的房间里。
  
      如同上次一般,她用这小手抹了油后,便在我的身上微微的推着,这舒服的感觉,微酥微麻的,可是让我的心头一阵痒痒的有些说不出的舒服。
  
      这次,张晨的小手这只在我的后背上给我涂抹了红花油,之后,便把油瓶放下,不再理我。
  
      这样,已是足够!
  
      张晨走出了我的房门,紧随着,我这可是自己涂油。我这正自给自己身上涂抹红花油的时候,厨房里可是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声音。
  
      张晨,这又在厨房里做什么呢?
  
      “你把这汤喝了吧!”张晨走到我的房间里来,手里此时这也是在端着一碗汤。
  
      “是你熬的?”我也是一惊。
  
      张晨也并没有回我的话,只是,我的这目光望在她的身上时,她的脸上也是微微的一阵羞涩之态。
  
      我倒也不客气,先是擦了手,这才接过了汤碗,喝了。
  
      张晨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一旁,也不说话。
  
      等我这汤喝完了,她才接过碗去,一副极为体贴的模样。
  
      今天这张晨到底是抽了什么筋了?竟然想起来给我熬汤喝了1不过,这汤的味道倒还真的不错。
  
      等我这汤喝完了后,张晨这才对我说道:“你好好休息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