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388章 要是你嫁不掉了我娶你!

彼岸2017-2-15 23:47:11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两人几乎同时倒在地上,这时,我们两人几乎把自己力气全都使尽,我们两人在地上都挣扎着站起来。
  
      在场外,众人可是在对我们两方一阵加油打气!
  
      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我们两人有谁站起身来,几乎就算是获得了这次武术比赛的冠军了!
  
      我们两人都是筋疲力尽,恐怕这即便是伸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这种时候,我们两人若是站起,可是要全凭自己的意志力!
  
      我这咬牙,一想到此时还在医院手里的张婉清还有我的姐姐,我此时心里可是生起了一股毅然决然的力气。
  
      我不能在这里倒下,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
  
      若是在这里倒下,我如何对得起我这么长时间以来辛苦栽培我的张家武馆?我可是对姐姐说过我一定会拿一个好名次回去的,我又如何来面对姐姐?虽然这第二名的名次已经不错,但这绝不能在张婉清缺赛的情况下跟姐姐交差!
  
      若是就这样败了的话,我可是也无法原谅自己的。
  
      不行,绝对不行!
  
      我心里在对自己一阵狂吼着,我这一点点的起身,爬起。
  
      当我这终于爬起了身来时,我也是见到了此时在我身前的这王涛也站了起来。
  
      我们两人互相望了对方一眼,这目光中也多是敬佩之色。这一刻,我们虽然是对手,但是,我们两人的心里恐怕都生起了一丝英雄惜英雄之感!这一场比试,无论我们两人谁胜谁败,我们都没有败者!
  
      我们两人站起身来,互相望着对方,此时这场中响起了一阵欢呼声和掌声。
  
      此时,场外的这掌声是送给我们两个人的。
  
      我们两人就只是站着,因为我们两人都已经使出了自己的最强招式,我们的力气也已经耗劲。
  
      真的无力再战了!
  
      “我输了!”就在这时,王涛突然开口道。
  
      王涛这一开口,在场的人可都是大惊,而王涛这武馆里的领队师傅听到这里,却并没有出口阻拦什么。
  
      “你比我多打了一场比赛,体力比我消耗的更多,而且,要是张婉清跟我交手的话,恐怕我也是有败无胜!”王涛如是说道。
  
      众人一听王涛如是说,这确实是事实。
  
      一阵掌声再次响起,这掌声是为了王涛而鼓的。
  
      望着眼前的王涛,我的心里也是同样泛起着敬佩之色。
  
      王涛说的没错,这的确是大实话,可是,在这种场合里,这种大实话又有几个人会说出来呢?
  
      最终,这省级武术比赛的冠军确实落在了我的身上,确切一点的说,是落在了我们张家武馆的头上。
  
      终于,我终于没有辜负张婉清和我们张家武馆的期望,把这冠军的头衔再次留在了我们张家武馆里。虽然这冠军头衔来的也不是让我特别的舒心,这种情况对我们两人说,应该说是平手最为合适!
  
      即便这王涛说了我是有比他多战了一场,可是,我多战的这一场之后,我也得到了充足的时间休息。所以说,这对我来说,也不算有什么不太公平的地方!
  
      得到了这冠军后,我可是拿着冠军奖杯和奖牌在张峰的搀扶下快步的朝医院的方向行了过去。
  
      医院里离我们这比赛的场地本来也不是很远,我跟张峰的心里此时可都是极为的兴奋和激动。
  
      我们这终于是不负张铭馆主的嘱托,终于是把这冠军的头衔给保留了下来。
  
      当我们来到了医院后,见到我手上的冠军奖杯,这洪师傅可是一阵激动的把我给抱在了怀里。
  
      我了个擦!
  
      “疼,疼!”我这连忙喊道。
  
      我刚才跟王涛一战,可是把我的力气给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且,我的身上还是有着一阵阵的酸痛,这种酸痛痛楚,没有经历过的,可是绝对无法想像的到的。
  
      而现在,这洪师傅还一下过来把我给抱在了怀里,尼玛啊,只想像也该知道我这到底是有多痛!
  
      你妹的!
  
      不过,看在我们大家都是这么高兴份上,我也就不责怪你了。
  
      我的心里此时可是极为的激动,我这连忙来到了张婉清的床头,盲肠炎本来就是小手术而已,张婉清可是早就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而此时,这张婉清可是在病床上躺着。虽然这只是小手术,但从自己的身上把盲肠给割了下来,这痛还是痛的!
  
      当我把得到冠军的消息告诉了张婉清以后,这张婉清自然也是一副信息的模样,“这下算是辛苦你了!”张婉清对我笑说道。
  
      “小师傅,什么叫算是?本来就是的好不好!”我也朝张婉清笑道。
  
      做过了手术的张婉清,她的面色仍旧是显得极为的苍白。
  
      见到她这苍白面色,我的心里真的是很难受。
  
      张婉清这如母老虎一般的小女生,平日里,她的身体可是好的很,而如今,竟如此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见到这里,我的心里如何不泛起酸楚滋味?我们在这里安慰着张婉清,陪她开心,而张婉清却似乎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
  
      中午吃饭,张峰跟洪师傅两个人出去给我们带了饭,我这一边是在医院里照看着张婉清,同时我自己也是在休息着。
  
      我上午一战实在是消耗了太多的体力,都有些脱力了,虽然我的恢复能力还算够强。但是,我这毕竟也是**凡胎,也是要好好的修养才能完全恢复的。
  
      “小师傅,你怎么还是不开心?馆主知道你是生病才不能参战的,也是绝对不会怪你的。而且,我可是我的师傅,我比我厉害,我这得了冠军,实际上不还是你是冠军的嘛?”我对张婉清一阵劝慰道。
  
      谁曾想,我这对张婉清的一阵劝慰,完全是想错了,现在的张婉清,她所想的可绝对不是这件事!
  
      “不是的……”张婉清此时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不是的?要不是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还这么不高兴的样子?”说到这里,我的目光可是一直望在身前张婉清的身上。
  
      张婉清的目光微微抬起,看在我的身上一眼,最终,她这才张口对我说道:“我是身上有了一道伤疤,好难看的。”
  
      难看?
  
      就为了这个!
  
      “对哦,小师傅你也是女的!”我此时可是冷不丁的说出了这句话来。
  
      我这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但就在我的声音这刚一说出,眼前的张婉清可是一副冷冷的目光望着我。
  
      “怎么,难不成你还一直把我当男人看不成?”张婉清有些忿忿道。
  
      张婉清还真的说是对了!
  
      除了当初我见到她用束布把自己的双峰玉兔高耸之地用布给缠绕起来的时候让我极为惊叹她的双峰之豪迈,除此之外,我可真的是一直没怎么把她当成是女人来看。毕竟,这小娘们实在是太够爷们了!
  
      “不是,当然不是!再说了,才这一点小小的伤痕,没事的!”我继续朝张婉清宽慰道。
  
      张婉清还是很不高兴的样子,特别是她这微一蹙眉,这似乎有些揪心的样子,看在我的眼里,也着实是让我极为不舒服。
  
      “好啦,婉清,以后你要是嫁不掉的话,我娶你就是啦!”望着眼前的张婉清,我也是朝她一阵笑道。
  
      张婉清一听我的话,她的神色也是一怔,脸上先是娇羞泛过,但紧接着,就见她这娇羞一过,对我立时吼声道:“谁允许你喊我婉清的?喊我师傅,知道没有?还有,要是你再敢对我说刚才那种大逆不道的话,我就杀了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