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315章 主动寻求我的保护

彼岸2017-2-15 23:38:58Ctrl+D 收藏本站


      “恩,回来啊,我每天都在这里画画的!”蓝菲琳说到这里,手已经抓到了门的把手,“我先走了哦。”
  
      “恩,好的,拜拜。”
  
      “拜。”
  
      望着蓝菲琳,我的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激动,这可是除了姐姐外,我第一个如此想要强烈占有的女人!
  
      虽然我这第一个占有的女人是刘慧,在这件事上,蓝菲琳跟刘慧还有着很大的不同的。我对刘慧的喜欢和占有,是先有性而后有爱,而这种爱,也是由肉欲上建立起来的。但对这蓝菲琳可是完全不同,一见到她的刹那,我就有一种非要把她占有的强烈**,这种**,一直充斥着我的脑袋,让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不朝那方面想。
  
      要不要……
  
      我也来学绘画得了,这样不就可以整天的接触蓝菲琳了?想到这里,我的心里还真的是一阵意动。
  
      这主意好是好,可是,首先,我家里没这么多钱让我来学美术。其次,这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老子根本不会画画啊!
  
      我勒个擦!
  
      怎么办?怎么办?
  
      我在一直想办法,我要想一个能接触到蓝菲琳的办法!
  
      就在我这一阵纠结和想办法的时候,房门突然又被推开了。这次,等到房门刚一推开时,我的心头一喜。
  
      我的心里可是在期盼着蓝菲琳马上回来!可是,这房门刚一推开,我就见此时站在门口的竟然是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女人!
  
      仅从这个女人的外表来干,她给人一种很是干练的感觉,好似什么事在她的手里都不是个事似的。
  
      这女人刚一进门,目光可就一直盯在我的身上。
  
      见到她的这一副模样,我心想,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今晚把我喊到这里来的主,烈焰玫瑰这小娘们帮的大姐头!
  
      “你是王阳?”眼前的这女人刚一进门,先是在门口观望了我一眼,紧接着,这才朝我问道。
  
      “恩,是我,是你找我来的?”我反问道。
  
      这女人也点了点头,“是我找你来你的,我也是烈焰玫瑰大姐,洪玫瑰。”
  
      烈焰玫瑰这这个小娘们帮派在我们学校里可真的是一朵奇葩,奇葩之处不仅上这帮主是女的,就连在这帮里的所有成员也都是女人。而且,在这帮里的女人一个个的可都是单身的女生!
  
      不过,洪玫瑰这个名字,我还真的第一次听。四中里的帮派大大小小的也是二、三十个,再加上一些一、二十个人组成的小团伙可就更不知道有多少。我哪里能知道所有帮派老大的名字?
  
      我最关心的可只有这游龙帮,其他的小家伙,我可是没有半点的兴趣。
  
      而这个小娘们帮派,可是我们学校里无数男人都想要闯进的绝秒之地,这里对男人来说,确实称之为仙地也不为过。
  
      “你找我来做什么?我应该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们帮派的人吧!而且,我也跟你们没有任何的过节。”我对这洪玫瑰说道。
  
      “你不认识我,但是,你应该认识我的姐妹,柳倾城!”洪玫瑰如是说道,“她也是我们烈焰玫瑰的成员。”
  
      柳倾城?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可真的是愣了一把。
  
      尼玛!
  
      这个小娘们的名字我怎么可能忘记?要说忘了谁,也不可能忘记她啊!这小娘们是柳倾国的妹妹,要不是她的话,我跟她姐姐的积怨也不会开始。若是不开始,自然也不会到现在这种程度!
  
      “认识我倒是认识,不过,这跟你找我有什么关系?”我对这洪玫瑰问道。
  
      “简单点说,我们需要你的帮忙!”洪玫瑰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跟我开门见山道。
  
      “要我怎么帮忙?”我再问道。
  
      难道是因为你们这烈焰玫瑰的女人们都太寂寞了,想让我们天阳帮的男人来安抚安抚你们?
  
      就在我脑袋里此时正自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就听洪玫瑰又继续说道:“我们烈焰玫瑰里面的姐妹众多,而这些姐妹里面,很多人都不能自保。但是,现在游龙帮到了那个红毛鬼的手里后,他可是放纵自己的手下来骚扰我们烈焰玫瑰的姐妹!我们很多姐妹都不堪骚扰,有不少人都转学或者直接不上了。我知道你们天阳帮跟游龙帮不合,所以,我想请跟你们合作,请你们来保护我们!”烈焰玫瑰对我说道。
  
      “这是合作?”我微微一笑,“你这分明是让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给你们当保镖!”
  
      “你先别急着拒绝!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姐妹们愿意每月给你们三千块钱的保护费!怎么样?”烈焰玫瑰对我说道。
  
      三千?
  
      这数字乍一听起来,对我来说很多。其实,细想下来,他们烈焰玫瑰有一百多号人,平均分到她们身上,一个也也就二十多块钱。
  
      一个月缴二十多块钱,也就是一天不到一块钱,就能保证自己在学校里的安全,这不是非常划算的生意嘛?
  
      细想下来,我的嘴角也是一笑,“难道你觉得我们天阳帮的兄弟们就这么便宜嘛?还是你把你们的姐妹们想的太便宜了?一人一天就值一块钱?”
  
      洪玫瑰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她当然也知道这个数字说出来,确实有点太少了。但是,这些也只是她暂时给的开价而已,又不是最终价。
  
      “你想要多少?”洪玫瑰倒是很豪爽的向我问道。
  
      只不过,她这豪爽却也只是在说话的口气上而已,可不是在开价上。
  
      既然有人主动过来寻求我的保护,又给我送钱,这买卖我没道理不做!正是赚了人品又赚了钱,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虽然这拿女人的钱确实有点不太光彩,但这可不是我勒索的,是她们送上来的。而且,我可是一个穷人,你把钱送到穷人的手里,我可没什么道理不拿的吧!
  
      “你最高能给我多少?”我反问道。
  
      洪玫瑰的目光望在我的身上,这神色中似乎也有点复杂和怨色。
  
      “再加一千!你袄知道,这可是长期的买卖,一个月是四千,一年可就有将近五万了!”洪玫瑰对我说道。
  
      “我的算术还不错,不需要你来告诉我数字。”我如是回道。
  
      洪玫瑰一见到我的这说话口气,她的目光中也是露出忿忿之色。
  
      “我最多只出这些,多了我是不会出的!”洪玫瑰很是笃定的口气道。
  
      “其实,我对你们给我多少钱也并不是太在意,只是,我有些不明白,我们四中有那么多的帮派,你为何不去找其他人,专门看上了我们天阳帮?四中里,比我们天阳帮强的可以和游龙帮相抗衡的帮派应该还是有几家的吧?我就不相信,若是你开口的话,他们会拒绝你不成?”我再问道。
  
      这才是我此时最为关心的问题,要知道,这其他帮派全都是男人。大家可都是男人,男人自然最懂男人的。
  
      一群男人的帮派去保护女人帮派,这几乎是每个男人所组成的帮派舔着脸都想冲上去干的好事。
  
      而现在,这洪玫瑰竟然主动来找我,还要给我钱?
  
      这不是太奇怪了嘛!我的脑海里浮现这些,目光也是一直盯在这洪玫瑰的身上,只等着她给我解答。
  
      “若是一般的小帮来骚扰我们的话,我们自己便可以解决了。但是,这游龙帮的人,我们真的无力与之抗衡。我们当然跟其他帮派的人合作过,但是,其他帮派的帮主在跟我们合作时,多少有纵容自己帮众骚扰我们姐妹的事!所以,我们便不再跟他们合作!”洪玫瑰如是说道。
  
      洪玫瑰这左一个合作,右一个合作的,本来就只是要找人来保护她们而已,跟合作有什么关联?
  
      不过,既然洪玫瑰这么说,我也不好驳她的面子。
  
      “你就这么相信我?”我对洪玫瑰问道,目光也是紧紧的望在她的身上。
  
      “当然不相信!”洪玫瑰很是笃定的说道,“只不过,倾城说她见过你,你不是个好人。但是,比其他帮派的人要稍微好一点!”
  
      稍微好一点?从洪玫瑰的口中听到柳倾城对我的评价,我可真的是不知道这该生气还是该高兴。
  
      你妹的!
  
      “抱歉,我暂时还不想淌这滩混水,想让我们保护你们也成,过完这个学期!”我对洪玫瑰说道。
  
      “为什么?”洪玫瑰有些吃惊道,“你现在还怕游龙帮的人?我可是听到你最近一直在跟游龙帮的人作对,他们的帮主都是你找人给废掉的!”
  
      “呵呵,你真但是太抬举我了!”听到洪玫瑰的话,我连忙否认道,而此时,我也是心生警觉。
  
      洪玫瑰竟然跟我提这件事?
  
      要是她真的听说了我的那些丰功伟绩的话,就不可能不没听说我把校鸡郝美丽给操的大声**惹得门外数十人在听**声。要说我不是好人,这搞了校鸡,还让人在外面听,岂不是大变态才能干出来的事?即便是知道这些还让我的帮派来保护她们?这本身就是自相矛盾,极为不合理的事!
  
      既如此的话,洪玫瑰还找我?
  
      难不成,她只是先来套我的话?是跟游龙帮已经勾结在一起的!
  
      “我可不是在跟游龙帮的人作对,是他们的帮主一直在找我的麻烦!而且,他们帮主在外面树敌众多,被人暗算了是很正常的事,为什么非要把这屎盆子朝我的脑袋上扣?我不是太冤枉了点嘛!”我此时也是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遇到女人,我也要万分的小心!很多时候,就在在放松警惕的时候才失误的!
  
      “你说的是真的?真的不是你做的?”洪玫瑰还是有些不相信我的神色。
  
      “当然不是我做的了!你为什么就这么相信是我做的呢?而且,我也没有丝毫骗你的理由啊!”我对我洪玫瑰一阵笑说道。
  
      不管你这相信不相信,反正,我是不会承认的。
  
      “好吧,不是你做的也无所谓,我现在只问你,我跟你说的事,你答应还是不答应?”洪玫瑰再朝我问道,而她这次问我的时候,明显有几分逼问的架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