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303章 一龙战二贱

彼岸2017-2-15 23:37:42Ctrl+D 收藏本站


      毕竟,除了岛国的那些比较敬业的演员和一些不要脸的人士外,大概还没有人喜欢让自己跟人干这种事闹得满天下的过来围观吧!
  
      “我倒是一个去处,我们还是到我住的地方吧!”郝美丽对我说道。
  
      她住的地方?
  
      听到我这里,我更有些吃惊了。
  
      尼玛,这可是让我有够纳闷的了,我可是听说这郝美丽家就是住在市区的,怎么还在外面有什么住的地方?
  
      不过,既然这女人有住的地方,我当然也是乐意省下自己的钱了。
  
      现在高中生,特别是高二和高三的学生为了高考升学在学校外面租房子可是极为正常的事。
  
      只是,我可不认为郝美在学校的外面租房子是想要干什么好事!或许,她这是觉得在外面住宾馆太麻烦,便直接在学校外面租了一房子,专门供她跟男人们在打炮时候用的吧!想到这里,我可是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
  
      不然的话,一个女人就在市中心有家的,何必要在学校外面租房子?而且,她租的这房子,恐怕她家里人是不知道的。
  
      在郝美丽的带领下,不多时,我们也终于是来到了她这所租住的房间里。
  
      果然是校鸡,这房子租的在学校旁的一套小单身公寓,这公寓里面的摆设等可都是极为的舒心可爱。
  
      “好了,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了!怎么样?还算不错吧!”郝美丽这刚把我们带进房间里来,便开始对我们一阵夸耀道。
  
      “还不错,有你们两个就更不错了!”我可是没有丝毫的迟疑,这刚一进房间里,我先是把薛小美给揽在了怀里。同时,我的手可就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在她的双峰之地上使劲的揉搓着。
  
      不多时,这薛小美可就在我的这一阵揉搓之下,口中娇喘连连。
  
      真担忧这么爽嘛?我可不觉得只给她揉搓了几下,这薛小美就能激动的跟被多少男人同时操似的!
  
      我这继续用手使劲的朝下一拉,几乎转眼见,便将薛小美的这胸罩给拉了下来。
  
      “等一下!”就在这时,郝美丽突然朝我口说开口道。
  
      一听到这校花加校鸡的话,我这也是一愣。
  
      怎么着?
  
      都到了这里,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不成?
  
      就在我的这目光望在郝美丽的身上时,此时,郝美丽也目光转向了我下面的命根子,“我要先检查一下!”
  
      检查一下?
  
      “你想怎么检查?”我虽然知道这郝美丽脑袋里在想的是什么,但我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这女人要是贱起来的话,可是要比男人更厉害的!
  
      听闻,先前有人做过调查,这主要的调查内容就是关于男人和女人的**问题。后来,经过这调查结果表明,一般来说,女人对性的渴望程度是要高于男人的。当然,女人都比较含蓄,但要是真的放荡了起来,可是脱缰野马,怎么都拉不回来的。
  
      就如现在的这郝美丽和薛小美两人,她们两个人可是贱女人中的婊子杰出代表,总之,我是没见过比她们两个在**方面比她们更强的女人了。
  
      薛小美的目光很是妩媚的望在我的身上,而跟她身上打扮清纯的样子可是有着截然相反的气质。
  
      我的话这刚一说完,就见郝美丽此时缓步走到了我的面前来,这一伸手,先是在我的胸口上摸了一把。
  
      紧接着,她的手慢慢的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我的手此时也分出了一只,这拦腰一抱,可是把郝美丽给抱在了怀里。
  
      郝美丽的手此时慢慢的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同时,我的手此时也是毫不客气的直接隔着衣服就一把抓在她的高峰松动之地上。
  
      这一抓,果然是极为的坚挺,摸在手上的舒服也是说不出的舒服!
  
      就在我的手这刚一抓在了郝美丽的翘乳上时,她的口中此时也是发出了一声吟吟笑声来。
  
      只是,她这本来听似极为美好的声音听在我的耳侧,却似那么的****!
  
      遇到****的女人,我还客气什么?
  
      虽然我这只是一只手揽住了郝美丽的腰,抓住了她的胸,但是,我还是把自己的手从她的衣服里摸伸了进去。
  
      我这用力的一扯,郝美丽的胸罩也被我给扯了下来,同时,我的手可是真切的抓在了她的翘乳上。
  
      就在这时,郝美丽的笑声可是更为****了。同时,她的手也摸进了我的裤裆里面。这一摸进我的裤裆里面,几乎刹那间,我的命根子可是一下便硬了起来。
  
      这一下坚挺起来的命根子,可是让眼前的郝美丽也是一惊。
  
      我分明见到了她这脸上的吃惊神色。
  
      就在这时,我也是一笑,手从她的翘乳上挪了出来。同时,我的手这朝下一按她的肩膀,直接把她的身体按下去了几分。
  
      就在郝美丽的这身体刚一蹲下,紧接着,我这右手同时一按,也把薛小美给按倒在下。这下,我又给她们两人同时使了眼色。
  
      她们两个怎么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
  
      很快的,在两人小手的合力之下,把我的裤带可是给解开了。
  
      就在裤带这刚一解开的刹那,她们两人再把我的裤子给朝下一扒,顿时,我的命根子可是完全暴露在她们两人的面前。
  
      “这么大啊!”一见到我的命根子时,这郝美丽可是一阵惊叹道。
  
      薛小美见到郝美丽如此,也是一笑,“怎么样?我可没骗你吧!真的很大吧!我跟你说过的,我可是好几次都差点被他给干死了呢!”
  
      听到薛小美的话,我嘴角也泛过一阵笑意。
  
      “真的嘛?”说到这里,我身体一动,直接用自己的命根子扫在了薛小美的嘴巴上,这就像是我用命根子来掌她的嘴巴似的。
  
      薛小美这一惊,紧接着一抬望眼,一副极为幽怨的目光望着我。
  
      贱女人,还敢这样看我是吧?
  
      此时,我可是丝毫不顾及薛小美的感受,用手一捏住她的下巴,直接把她的小嘴给打开,紧接着,我这顶着命根子直接闯进了她的小口中。薛小美这一惊,但是,在我的手中,她可是完全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的!
  
      对于曾经陷害我的人,我对她可是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而且,我这样对她,她似乎还是极为满足的模样。不然,我前两次都快要把她给干死了,这女人竟然还找过来让我操,这不是真的贱,是什么?并且,刚才这薛小美也说了,郝美丽也感叹了,她们可没见过哪个男生的命根子这么吓人的。
  
      不要说她们没见过,就连我看了这么多年的岛国小电影,我也没见过!当然,欧美的一些金毛鬼那有些的****确实够厉害,跟我的这有的一拼。但要知道,老子现在才十八周岁不到,这命根子可还是在继续生长呢!
  
      薛小美的小口这刚一吞下我的这命根子,我便把自己的手给松开了。这女人够贱,不需要我多作什么指引,她自己会知道怎么做的!
  
      果然,我这一松开手,她这小口再加上香丁小舌可是让我的命根子**更盛了。
  
      望着我跟这薛小美,郝美丽此时也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她站起身来,身体此时也贴在我的身上。我这一伸手,两只手可是全都摸索在她的身上,我这一只手摸在她的上胸柔软之地上,另外一只手则一下摸索进了她下面这神秘之地里。
  
      要不说这郝美丽怎么是校鸡呢?她可实在是有够骚有够浪的!
  
      我这只不过是稍微撩拨一下她的双峰和下面,这女人可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口中的呻吟声更是惹人。
  
      我这一按,把刚起身没多久我又把她的身体给按了下去。
  
      不等我吩咐,就在我刚把自己的命根子从薛小美的嘴巴里取出来时,郝美丽可是一下就把我的这命根子给吞进了口中。
  
      我操!
  
      真他妈爽!
  
      这郝美丽的口活可是要比薛小美的口活好多了!
  
      就在我这感慨时,大概在郝美丽的小口给我服务了有一分钟的时间,我的**可是达到了极高的顶点。
  
      我这猛的一拉起了薛小美,再一伸手,把她的小短裙给拉了下来,这一下,她这雪白的屁股可是一下露在我的面前。
  
      我哪里管她的什么想法?
  
      我把她的身体直接按在床上,让她趴在在床上,同时,我这一挺身,便直接狠狠的闯入了她的身体里。
  
      动了片刻,我又把在一旁对我不断骚扰的郝美丽的衣服全都给脱了,紧接着我,我这又把命根子进入到了她的身体里。
  
      我让薛小美和郝美丽两人各自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撅起,我这来回不断的各自刺入两人的身体里……
  
      等我完全的满足了以后,此时,薛小美和郝美丽两个人可已经都整个趴在了这床上,两个人此时可都已经没什么力气再动了。
  
      望着眼前的这两个贱女人,我这可是把她们给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而在她们两人中,这郝美丽可是第一个恢复过来的。
  
      她这一恢复过来,即便是光着身体,她也不觉得冷,就这样直接贴在我的身上。特被是用她那一对酥胸直接挤在我的胸口上。
  
      “你真的好厉害,真的是太厉害了!”郝美丽一阵娇声道,“怪不得小美说她都快要被你给干死了,才让我来帮她的!”
  
      “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啊!”说到这里,我的手也是毫无怜惜的狠抓在她的这上胸**上。
  
      上天虽然给了薛小美跟郝美丽很是****的灵魂,但是,却给了她们让男人们都很想享受的绝秒身体!
  
      而此时,这刚刚得到满足,连双腿都还在发软的这女人郝美丽竟然又开始朝我卖起了浪来。
  
      “你真好厉害,你是我遇到过最厉害的男人了!下次,就我们两个,好不好?”说到这里,郝美丽可是用自己的身体在我的这胳膊上一阵磨蹭着。
  
      我的手还在一阵把玩着她的这翘乳,就在这时,我的身体也在这郝美丽的挑拨下,渐渐的又有了反应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