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300章 菊花朵朵开

彼岸2017-2-15 23:37:23Ctrl+D 收藏本站


      “不然怎么着?”我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口气。
  
      我的这话再加上此时的这一副说话口气,可是更把眼前的这几人给惹火了。
  
      “还能怎么着,快点给我们老大跪下!”这货对我一阵怒声道,说话时,这几个人可都是朝我围了过来。
  
      “跪下?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吧!”我装作一副很害怕的模样。
  
      “怎么着?让你跪下你还不乐意了是吧?******的,要老子打断你的腿你才高兴!”说到这了,一旁的几个人可都是一阵很坏很奸邪的笑了起来。
  
      “这倒不必……”
  
      我趁着这说话的时候,可是猛的先是一低头,又是一口唾沫吐在了这红毛的身上,几乎刹那间,我这一脚踹在了红毛的的身上。身子一顶,又把我身前的一个家伙给顶开,这下,我可是躲路而逃。
  
      我的这些动作都是极快,眼前的这些个家伙完全没想到我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他们还不及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已经从他们的包围圈里冲了出去。
  
      “我******的,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上啊!”这几人一阵爆喝声下,朝我赶紧冲了过来。
  
      尼玛!
  
      老子的速度岂是你们这几个家伙能比上的?
  
      不过,今天我可是故意的想把他们给引诱走到河边的,所以我并没有把自己的速度发挥到极速。
  
      我故意的把自己的速度降低下来,就好似我是一个香喷喷的骨头,在引诱着后面这一群狗过来追!
  
      我勒个擦的!
  
      你们这群疯狗,还不赶快点过来!
  
      见到眼前这群冲过来的疯狗,我的心头也是真大喜,他们现在这样凶狠的朝我冲过来,待会,我就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就这样,我这一路上跑跑停停,速度也渐渐的放缓了下来,当他们快追不到我的时候,我还故意的装跌倒了几次。
  
      就这样,我终于是把这几个坑爹的货给引诱到到了萧河的河边。
  
      一来到这里,我也不跑了。
  
      我就站在这萧河的河边,望着身前的这几人,一阵质问的口气道:“你们这些家伙,到底想要怎么样?”
  
      “怎么样?我操你妹的,我要宰了你!”眼前这货一阵怒声朝我咆哮道,紧接着,就见先前这几人朝我冲了过来。
  
      我此时也不跑了,就等着他们朝我围了过来。
  
      先前,我这一脚踹在红毛的身上,力气可是不大,就是为了怕伤到这货,他追不到我。而现在,我可是一点都不怕,我可以放开手脚的大干一场了!
  
      他们这刚朝我冲过来,我先是一拳,直接把离我最近的一个家伙给撂倒。
  
      这还不算,我是连飞踢几脚,把另外两个人给干倒。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我可是把红毛身边的三个人全都给干倒了!他们一个个的倒在地上一阵哀号着,而这时,红毛可是傻眼了!
  
      “你干什么?你不要过来!”红毛一见到我朝他走过来,这货可是吓的连忙就要逃走。
  
      “你跑?你要是跑的的话,我就把你们的这几个兄弟全都给扔河里去!”我朝红毛一阵大声吼道。
  
      红毛哪里理我的话?还是一阵逃走!
  
      好!
  
      逃的好!
  
      我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这一脚就朝他的屁股上狠踢了过去。紧接着,我这连连数脚全都踢在了这货的屁股上,连同他的那些手下们!今晚,老子可是有脚根爆了他们四个人的菊花!
  
      我先把他们四个人全都给打翻在地,当然,这还不能算个事!
  
      就在我把他们全都撂翻在地后,我这一伸手,可是把他们一个个的全都给拎着排成了一个队。
  
      我这一脚接一脚,左踢一下,右来一下,很快的,我可是让眼前的这几个人全都他妈的给爆了菊!
  
      最后,我当然是呀好的教训他们几人中的红毛这货!不多,我直接把的一条腿骨给踹错位,顺便,我还是多踩了那么几下。
  
      我在跟这老家伙谢天学习这刺手的时候,可是也在也研究了一部分的人体经脉和骨骼。而这货,也口授给了我一些人体的擒拿技法。当然,这擒拿技法我可是一次都没使出,而今天,我可是在这红毛的身上使了出来。
  
      对此,我觉得红毛应该是要觉得万分的荣幸才对!
  
      当然,不用谢我!
  
      做完了这些,我可是扬长而去。我先是把自己藏在垃圾筒里的书包全都给拿了回来,紧接着,我这才朝家赶去。
  
      以我今天对红毛的手段,恐怕,这小子不在医院里躺上一两个月的时间,这小子是别想从医院里出来的。
  
      而这段时间里,可真是我们天阳帮发展壮大的黄金时期!
  
      晚上,回到家里,没想到,今晚,这张晨竟然又来了。
  
      你妹的,你把我家当成是宾馆了不成?虽然这张晨还算是一个美女,但说实话,我很讨厌她,我可不想让她在我的家里。
  
      要是可以的话,我真的不介意把她给轰出去。因为,自从我见到这张晨以来,我可没有哪一次是遇到好事的。现在,她又跟姐姐走的这么近,可千万不要又给姐姐带来了霉运才好!我心中如是想道。
  
      如今这大冬天的,洗澡大概都是一星期两次左右,所以,这段时间晚上我回来也不洗澡,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第二天,当我这再回到学校的时候,学校里可是一阵沸腾。
  
      临近上课的时候,铁男这小子可是一阵欢快的特意的跑到了我们教室的门口来告诉我,红毛残了!
  
      红毛残了,我当然知道这件事!
  
      见到这小子如此高兴的模样,我也没有什么表示。本来这事就是我做的,我还高兴个毛啊?
  
      铁男这小子显然也猜到这事是我干的,但是,他疑惑的事,据昨晚跟红毛在一起的那些游龙帮的人来说,并不认识昨晚的那个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听了这些,可是把铁男给难为的,他这还以为是我请了外援。可是,要是我请了外援的话,当时我是跑到哪里去了?这些可都在困惑着铁男,我也没有跟他细说,只说有机会的时候,我会告诉他的。
  
      “恩,好吧!”铁男见我不说,他虽然有些不是太乐意,但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不是我不想马上告诉他,而是现在这尼玛人多嘴杂的,我还是先什么都不说的为好。要是让别人听了去,再这一传开,我的麻烦可又来了。
  
      自从红毛当了四中的所谓扛靶子以来,可是惹了不少人,得罪了不少人。就算是他被人给搞了,想到可能是我干的,他没有证据,也无法奈何我。同样的,他猜到这事是我干的,也想到了这事可能是其他人干的。
  
      这么多人,他能知道是谁?
  
      自从红毛倒在了医院后,我的日子可是好过了起来。没有红毛在学校,原本在学校里想围堵我的那些游龙帮的人也是群龙无首,没又再来找我的麻烦。而红毛这一倒,原本在游龙帮里的二把手蝎子便成了这游龙帮的实际掌舵人。
  
      这几天里,蝎子倒也没有跟我们天阳帮的人作对。
  
      过了大概有四天的时间,薛小美又来到了学校。而这一来到了学校,不等我找她,她可是主动的找上了我。
  
      好啊,这个贱婊子,难道是欠操了,想被人操了,这才来找我的!
  
      果然是个贱人!
  
      “找我什么事?”我对薛小美问道。
  
      “我从家里休息好了,难道不应该来见见自己的男朋友嘛?”薛小美很是理所当然的回道。
  
      男朋友?
  
      见到这薛小美说到男朋友的时候,我真的是想笑出来。
  
      尼玛,就你这还好意思说?可以,你不是想说你是我的男朋友嘛,那我操你该是天经地义的嘛!
  
      “晚上,你在操场等我!”我对薛小美说道。
  
      “阳哥,今晚可不行。”薛小美对我说道,说到这里,薛小美还一副极为幽怨的神色望着我。
  
      “怎么了?”我这一怔,难道这女人是被我干怕了不成!
  
      “阳哥,人家的那个来了……”薛小美装出一副很女人,很羞怯的模样。
  
      见到这贱女人的模样,虽然她这一副模样很可能是吸引不少男人把她疼惜在怀,但一想到这女人不不知道跟多少男人都使过了这一招,顿时,我可就觉得有些恶心。
  
      你他妈,现在竟然还来这样恶心老子!
  
      “这样的话,你就好好的休息吧!”我对薛小美说道,“一个星期后,再来找我!回去吧!”说到这里,我就跟赶苍蝇似的口气。
  
      薛小美听到我这不善的口气,竟也没怎么太过在意。又故意给我装出一副甜言蜜语的模样,这才转身离去。
  
      好啊,你这个贱女人,等着,下次我要让你一个星期都下不了床!
  
      放学后,我便直接来到张家武馆。
  
      我这一来,这大中午的,我竟又见到柳倾国来了。
  
      见到柳倾国来到张家武馆,我先是一副惊疑的神色,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按照先前张婉清对我的吩咐,先做了体能训练,紧接着便一个人又继续研究起了老家伙谢天给我留下来的腿法。
  
      对于这腿法,我还有很大一部分不知其所云。
  
      而就在我这正自研究时,柳倾国突然朝我走了过来。
  
      “你这学的是什么?”柳倾国朝我问道。
  
      我见到柳倾国这眉宇中带着不善,我一时间也没有来得及马上回她的话。
  
      见到我没有马上回她的问题,这柳倾国似乎也更不高兴了,“是不是无极腿?”
  
      无极腿?
  
      我愣了一下,不明白柳倾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老家伙谢天先前把这腿法的秘籍给我的时候,可是根本没有告诉我这腿法到底叫什么名字。而且,他给我的这本秘籍中也根本没有写着着本秘籍的名字。
  
      我可算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回答柳倾国?
  
      “我也不知道这腿法叫什么名字……”我回道。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套腿法?”柳倾国再次朝我问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