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96章 欲学腿法先学易经

彼岸2017-2-15 23:36:59Ctrl+D 收藏本站


      “婉清,是我让他来的。”张铭也开了口。
  
      见到自己的爷爷开口说话,张婉清白了我一眼,也不再继续说话。
  
      紧接着,张铭走向了自己办公室里的书架。
  
      他从这众多的书籍里面翻找出了一本书来,紧接着交到了我的手里来,“王阳,这本书给你。”
  
      “爷爷,为什么要把书给他?”张婉清一见到自己爷爷的举动,她似乎也有些反对的样子。
  
      “婉清,不要多嘴!”张铭的声音有点严厉道。
  
      张婉清平日里可是一直跟张铭对着干的,毕竟这张铭是张婉清的爷爷,张铭对她很是宠爱,所以也多任她随她。但是,要是张铭真的对她稍微严厉点,张婉清知道自己不能再使性子的时候,她也会适时的收敛一些的。
  
      我从张铭的手里把这周易收在手里,心里还是有点不太明了,张铭给我这东西,难道真的是跟老家伙谢天给我腿法秘籍有着很直接的关系嘛?
  
      我这一阵惊疑的目光望在张铭的身上,就在这时,张铭似乎也看出了我这目光中的疑惑,他这才对我说道:“谢天给你的这份腿法秘籍虽然是采用多种技巧汇合而成的一门独特的腿技,但是,这腿法之源还是以周易为本!你只有了解这周易,方能真的理解这腿法的奥秘!这周易并非一朝一夕便能研习透彻的,婉清既是你的师傅,就让她来教你吧,不懂的地方,你可以直接过来问我!”
  
      让张婉清来教我?
  
      我的心头微微一震,一副极为怀疑的目光望在这小女人的身上,她真的没问题嘛?这可真的不好说!
  
      就在我想到这里时,张婉清似乎也从我的目光中读出了我对她的怀疑,“怎么?你皮痒了是吧!”
  
      “没有,没有……”
  
      尼玛,这小母老虎要是发脾气来,我可是受不了的。
  
      既得到了馆长张铭给我的周易,又指名了是让张婉清来教我,这接下来,自然就是张婉清来教我读书了。
  
      这武馆可不是教书的地,既然是教我周易,自然需要找一处还算清净之地。
  
      不及我找一处地,张婉清便把我带到了她的房间去了。
  
      把我带到了她的闺房?
  
      先前我可是不止一次想过到张婉清的闺房里去看看,但每次我可都是不能得偿心愿,而如今,未想,她竟然主动的让我到她的房间里去。
  
      既然是她主动的,我还客气个毛啊!
  
      我跟着张婉清一起,来到了她的房间里,这一进了她的房间,张婉清这身为母老虎的本性可是爆发了起来。
  
      “坐好,把书翻开!”张婉清对我一阵恶狠狠的口气道。
  
      此时的我,简直就如一个乖巧的孩子一般,在张婉清的面前可是服服帖帖的,她让我干什么,我也就干什么。
  
      不多时,按照这周易上所说,张婉清可是逐段逐段的教起我来了。
  
      在对比了周易和谢老头给我留下来的这腿法,我刚开始还是无法体会到这腿法中的奥秘。
  
      就在我这迟疑时,张婉清也对我拿出的来的这腿法秘籍产生了兴趣。我看不懂的地方,这小娘们可是一看即懂。
  
      尼玛,小娘们,这可是我的秘籍,我的!
  
      我的心里即便是再有如何的不满,但在张婉清的面前,我还是不敢生张出来。当她在看着这秘籍的时候,我能够清晰的看到她的目光可而是在泛着光。这小母老虎对这秘籍中的内容,可是极为的震撼!
  
      一见到这里,我心头也是一震,好啊,张铭,你原来是这用意啊!
  
      张铭先是把谢天给我的这腿法秘籍全都给看了个光,紧接着,他把这周易交给了我,又让先前已经学过周易的张婉清来教我。这用意恐怕是再明显不过的了,张铭这是在变相的想要张婉清学到这腿法!
  
      不过,我即便知道张铭的这用意,却也不太在意。首先,要是没有张铭的话,我即便是拥有再为深奥的腿法秘籍,对我来说也都是废纸一张。如今,既有这张婉清在一旁给我指导,我当然是极为的感激了。
  
      想到这里,我便更为用心的学习这周易。
  
      张婉清刚开始先是在一点点的教我关于周易里的内容,她也只是偶尔看几眼这谢天给我的腿法秘籍。
  
      只是,这张婉清看到后来,越发觉得这秘籍中所记载的修炼之法极为的深奥玄秘,让她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于是乎,这张婉清直接把我给撂在一边,她自己开始研究起了这腿法来。
  
      尼玛!
  
      你这是在教我嘛?
  
      看到眼前这张婉清的样子,她可是越发的被这腿法秘籍中的内容吸引了进去,即便我喊了她几声,她也都没有应我的声。
  
      你妹!
  
      我可是有些不高兴了,你这是故意的嘛?
  
      望着张婉清这沉迷的模样,她的目光一直都望在这秘籍上,而我,此时心头也是泛过一丝的毒色。
  
      我故意的把自己的手朝前一伸,正是在张婉清的正前方胸口处,我先前可是一直在看着张婉清这边朝前走,便行进的路线。她的注意力可是全都被这手中的书给吸引了过去,似乎完全注意不到其他的。
  
      既然你如此的话,那我就来调戏你一把!
  
      张婉清看书是走来走去的看着的,每当她这觉得撞到了什么东西,便会折返去。
  
      我就坐在这桌子前,望着她这朝我缓缓行过来的脚步,就在她这快要走到我的身前时,我这一伸手,这伸出的地方,正是在张婉清胸前的那一对饱满之地上。
  
      张婉清可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在她这行进的路上,有着一只邪恶的手,正挡在她的面前。
  
      她这一直走来,我的心头可是一阵砰砰的跳着。
  
      来吧,来吧!
  
      张婉清这一走来,我的手可是正好触碰到了她这柔软的胸脯上。这一下,我的手心一暖又一软。
  
      就在我的手这刚一碰到了张婉清的酥胸时,这时,张婉清一转身,好似完全没意识到我刚才这罪恶的手似的,她再一转身,再朝前继续走去。
  
      我的心脏可是在一阵砰砰乱跳着,见到张婉清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手刚才摸了她的**,我心这才放了下来。
  
      你这既然第一次没注意到,第二次呢?
  
      想到这里,等到张婉清再次转身的时候,我可是又把自己邪恶的手给再次伸了出去。
  
      这下,当我的手再次触摸到张婉清这柔软的玉峰时,张婉清还是没有察觉到异样,她这样继续转身看着秘籍。
  
      一直等到第八次,或许是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我这第八次可是胆大的在张婉清的这玉女峰上轻捏了一把。
  
      张婉清惊觉自己的胸部不舒服,当她这微一抬头的时候,我可是早把自己的手给收了回来。
  
      “你刚才做了什么?”张婉清立时朝我一阵质问道。
  
      “婉清师傅,我这不是听你的话,一直都在看书嘛!”我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模样,对张婉清说道。
  
      张婉清的目光望在我身上片刻,似乎也没看出来什么异样,这才又继续低头看她这手中的秘籍。
  
      我勒个擦!
  
      我这可是占了张婉清多次的便宜,要是让她知道了的话,她恐怕会杀了我的!
  
      色字头上一把刀,我这是脑袋上顶这一把刀,顶风作案啊!
  
      不过,张婉清似乎也觉察到自己身上有点点的异样,她此时也不是继续转来转去的看书,而是坐在一旁的床上看书。
  
      不管她现在是坐在床上看书,还是如刚才那样的在转来转去的看书,我可是再没有胆子继续占她的便宜了。
  
      终于,等她把这书里的内容完整的看了一遍,她这才把秘籍合上,交到我的面前,同时,她可是一阵恶狠狠的对我说道:“你书看得怎么样了?”
  
      “婉清师傅,我这很多地方根本看不懂,你又教我,我哪里知道?”我继续装无辜道。
  
      “真笨!”张婉清一阵没好气道,她这一说完后,倒也开始认真教起了我周易。
  
      就这样,在张家武馆一中午的时间过去。
  
      我这离开张家武馆的时候,可是特意的在张婉清的胸脯上多望了几眼,我今天是摸了几把,这弹性,真的是没得说的!
  
      一直到晚上,在最后一节晚自习前,我可是直接逃课了。
  
      我逃课了,但我没有回家,而是到了刘慧家里。
  
      晚上的时候,刘慧跟珍珍都在家。
  
      若是她们其中的一个人在家的话,我可是能好好的享受一把的。但是,她们两人都在,而且珍珍这次见到我后,不仅不生气了,反而更粘着我了。
  
      小珍珍这样的粘我,我想跟刘慧多待多缠绵一下,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我想跟小珍珍多待在一起缠绵一会,这更是不可能的。
  
      在刘慧家里待了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便回家去了。
  
      能想的出来,红毛他们这些货在操场上喝了冷冷的西北风后,却发现我放了他们的鸽子,这些货们,该有多么的恨我!
  
      一想到他们这生气的模样,我反而心里更觉得可笑。
  
      老子就是放你们的鸽子,就是让你们去喝西北风,你们能奈何老子?第二天,我这刚一回到班里,原本在我座位旁的窗户玻璃已经被人给砸了。而且,在我的桌子上还有几张纸。
  
      这纸上可都是一些在辱骂我的话,什么言而无信,什么无胆匪类,什么龟蛋之类的话,尽出这些纸上。我这一来到班里,可是不少人都把目光转在我的身上,但我对这些可是半点感觉都没有。
  
      红毛,老子就是逗你!
  
      你这可能是以为老子怕了你,要是这事让天阳帮的人知道了的话,恐怕会不少人都人为我做的这事是掉份的事。
  
      但尼玛,老子有去的必要嘛?
  
      天阳帮现在实力不济,要是我一个人去的话,虽然我确信我要是想逃的话,这些货没人能拦住我的。
  
      但是,我这一去,天阳帮的人恐怕也会跟着去的!
  
      天阳帮的的人,他们很多人实力上根本不济,实力既然不行,就需要在人数上增加。而我现在这边可是在人数上也没办法占优势,无法与之抗衡。既如此,我又何必要跟他们游龙帮的人直接硬碰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