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95章 干翻她!

彼岸2017-2-15 23:31:51Ctrl+D 收藏本站


      “大冬天的,你穿这么少,难道不怕冷嘛?”望着眼前的这薛小美,我口气中可是说不出的调笑。就在我这说话时,我的手也已经伸进了她的这黑丝袜中。
  
      薛小美根本想不到我竟然会这样对她动手,我们两人现在是在横竖两个教室中所夹的小巷子里。
  
      从这巷子的背面和西边都可以看到有人在行过,而我们两人就躲在这巷子里。这里可一直都是多数情侣们在这打情骂俏的地方。这一点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都知道这一点,薛小美就更不可能不知道了!
  
      我的手这一伸进了她的黑丝里面,她此时好似有点害怕的样子,这两条腿竟然开始紧紧的夹了起来,不想让我的手闯进起来。
  
      不想让我进?
  
      我哪里会让她阻拦到我?
  
      我这一伸手,把她的两条腿可是分得更开,这下,我的手此时也是长驱直入,一下伸进了她的下面深处。
  
      这时,薛小美的口中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极为消魂的呻吟声来。
  
      我操!
  
      这婊子可真是够贱的!
  
      你既然这么贱了,我还跟你客气什么?
  
      这几年里,我除了刘慧这一个女人外,就只有那次跟被下了药的苏晓雅上了一次。除了她们两人外,我可从未跟第三个女人发生过关系。先前我是绝不愿碰薛小美这样的贱女人的,但是,现在这贱女人可是就在我的面前,我的**也是被这贱女人给完全的调动了起来。
  
      自从我的下面命根子被青子黑给治愈后,同时,又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的身体可是一直都在使用着青子黑,而如今,我的命根子可是比先前要更大。同时,我**也比先前要来的更盛!
  
      对刘慧,在我进入到她的身体前,我还是对她极为的疼惜。正是因为疼惜,所以我的动作还不是那么的粗鲁,仍旧有所保留。但现在,此时在我身前的这薛小美,我可是毫无半点的怜悯之心。
  
      这个女人,我还不干翻她!
  
      想到这里,我的手再朝前一伸,而后猛然的把薛小美的这黑色丝袜给扒了下来。
  
      立时,薛小美的的这雪白的细腿可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同时,我把薛小美的身体猛然的一按在下。
  
      紧接着,我也把自己的命根子给掏了出来。
  
      我的这命根子一掏了出来,不需要我多说,薛小美紧接着一张小口,把我的命根子给含了进去。
  
      只是,薛小美的小嘴巴不的啊,实在不足够把我的这半截命根子给含进去。我的命根子在她的下面这微微活动了几下,她的口中便发出了极为难受的声音。她难受,我也没有得到享受,这也是说不出的不快。
  
      我这一阵不爽,把她从地上给拉起来,同时,把她的裙子给拉了起来,顿时,她那雪白的臀部露在我的面前。
  
      没有任何的前戏,没有任何的怜惜,我就这样狠狠的闯进了她的身体里。
  
      薛小美的身体里被我这粗壮的命根子一下闯进了身体里,她也是一阵痛苦的呻吟着,但我哪里管她。
  
      从刚开始到最后,我在她的身体一直不断的闯着,冲刺着,薛小美可是极为痛苦的想要呼喊着。
  
      只是,不管如何,我们现在还是在学校里,她的声音越来越大。
  
      我先是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后来因为姿势的缘故,我这一直捂着她的嘴巴是不能完全尽兴。
  
      我把她的丝袜给脱了下来,直接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整整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当我终于满足了以后,此时,薛小美可是被我折磨的直接倒在墙角,连自己拉起丝袜和内裤的力气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这薛小美到底是泄了几次身,但是,此时的她,简直就跟一滩软泥似的,倒在地上,完全起不身来。
  
      我整理了一下后,望着此时被我干翻在地的这薛小美,我的心头可是一阵报复的快感。你这女人不是骚不是浪嘛?
  
      怎么样?
  
      今天尝到滋味了吧!
  
      我自己整理完毕后,对这薛小美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而我这一句话也是够贱的,我跟她说道,“很爽吧?你这辈子应该都没有这么爽过吧!不用谢我!”
  
      离开后,我的心里可是说不出的畅快,在这贱人薛小美的身上,我可是完全的发泄了,也满足了。
  
      我先前虽然跟刘慧做过多次,但是,我我可从来没有一次如今天这样好似强暴一样的快感,这种感觉,也是真的有够刺激!而且,在跟贱人薛小美做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半点的怜惜之意,想怎么上就怎么上!这女人,仅仅只是玩物而已!
  
      玩过了薛小美,我便朝家里赶去。
  
      这一晚上,我睡得无比的舒服。第二天上午,铁男可是一大早的就来到我班的班级门口对我一阵很贱的笑问着:“阳哥,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什么干什么去了?”见到铁男这一阵贱笑,显然是没好事。
  
      “阳哥,你就别装啦,兄弟我可都已经猜到了!”铁男此时这脸上的笑容更盛。
  
      “有P就放!”
  
      “昨晚,我可是听说这薛小美来找你了,而今天这薛小美可就请了三天假说是身体不舒服!这还不明显嘛?”
  
      请了三天假?
  
      听到这里,我的心头也是一笑,这贱女人,想来是给我被干的身体受不了了,这才请假的!
  
      不过,即便铁男猜到是我把那贱女人给干了,但我这事我哪里好承认?
  
      “好了,这闲扯淡的事就不要说了,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我朝铁男问道,现在可是天阳帮在招兵买马的时候。
  
      “阳哥,这事办的不是很顺利,不过,这几天,我们还是招了大概有三十个兄弟!”铁男说道。
  
      “恩,好的,继续。”
  
      铁男见我说完话后,还是不松口,继续朝我问道:“阳哥,你还是老实点说吧!昨晚,你是不是把这薛小美给操跪了?”
  
      铁男这小子想问我是不是把薛小美给操了,这事,我怎么跟他说?
  
      要是我跟这小子说了的话,我倒是不怕这小子知道我把薛小美给干了,而是我怕这货问我为什么下面这么厉害,怎么把那个贱货给干翻了,几天都不能来上学?我要是跟铁男这货说了实情的话,这可是尼玛大大的不秒!铁男要是想要青子黑自己要壮壮下面的根,我到哪里去给他弄来?
  
      “哈哈,今天这天气不错啊!”我跟铁男打着哈哈。
  
      铁男一见我这样,可是一个劲的在说我不够意思。你妹的,不够意思就不够意思吧,这年头,总不能让我一直都够意思吧!
  
      如今,这上课的时候,我可是认真的上课,虽然这所学的东西我早就在姐姐的教导下把这些内容全都给学习了,但现在高二下学期,老师们已经准备开始教我们高三的内容了。对于这高三的内容,我自然是要先预习看看。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就在我这刚准备到张家武馆的时候,未想,竟又有人阻在了我的面前。
  
      这来人,还是红毛他们的手下。
  
      你妹的,阴魂不散是吧?
  
      既然你们这些货想玩,老子也跟你跟你们玩!
  
      “今晚,晚自习放学,操场见!”红毛的那个手下一阵恶狠狠的口气对我喝道,这来传话的货就是先前在我们班教室里第一个跟我动手的货。
  
      这几天我才知道,这货名字我不大清楚,但他的外号名为大力虎。
  
      大力虎?
  
      听到他的这绰号,我可真的是想笑,什么大力虎?还软脚猫呢!
  
      他们这把话一带到后,几个人可就离开了。
  
      你们走你们的,老子权当作没听到。
  
      他们不是想挑我嘛?
  
      看老子晚上怎么放他们的鸽子!
  
      中午,到了张家武馆,这几天里,我可是一直都在研究老家伙谢天传给我的步法秘籍。只是,这步法秘籍中虽然我把它们全都给看了个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把这秘籍给看了多少次,但是,我还是觉得这秘籍中有许多地方我根本不甚明白。
  
      我也不知道这秘籍里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就跟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课本,都是同样的课本,我也把这课本给看了不知多少遍。有的人把这课本一看完以后,就可以直接拿题过来做,而有的人呢?即便是把这书都快给翻烂了,还是不知道该如何的做题目。其中的差别,也就在这里。
  
      我可是连续练习了不下百次,但是,我还好似没有抓到这其中的精髓。
  
      就在我这正自一阵迟疑时,身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的声音,我这一抬头,这说话之人竟然是张铭张馆长。
  
      “馆长好!”见到这张铭时,我也是一阵恭敬道。
  
      “这书是我师弟留给你的?”张铭直接朝我开口问道。
  
      我点了点头,这也没有什么向他隐瞒的的必要。
  
      “能给我看一下嘛?”张铭再问道。
  
      我迟疑了几秒钟,但还是把这秘籍交到了张铭的手里,这张铭可是谢天的师兄,这本书里面有很多地方我看不真切,看不透彻。但是,我看不透彻的地方,并不表示张铭也看不透彻。
  
      这个世界上,恐怕若是这张铭也看不透彻的话,大概就没什么人能看得明白这秘籍里面到底是写着什么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期盼。
  
      要是张铭能够指点我一下的话,这可就是真的太好了!
  
      把这秘籍翻看了一遍后,张铭把书合上,再交到了我的手里,他的目光很是悠远的模样接着一阵感叹,“师弟果然是天纵奇才,王阳,你能够得到谢天的指点,可真的是天大的福气,不过,你要是想学会这门腿法的话,必须要先熟识易经才行!你跟我来!”张铭的话这一说完,便转身走开。
  
      见到张铭朝楼上走去,我自然也没有丝毫迟疑的跟在他的身后。
  
      我这一上楼,正见到此时这张婉清也在张铭的馆主室里。
  
      “你进来做什么?还不好好的在下面训练!”张婉清对我一阵没好气的说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