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90章 为叶颜打架

彼岸2017-2-15 23:31:24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这毕竟是叶颜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对于叶颜来说,她一向都是坚持这学生就应该听从老师的这一教学理念,只可惜,这一理念大概也只有她自己这样坚持着。
  
      在我们四中,很多老师即便是男老师也都懂得自保的道理,这些学生里面可是有一些学生的家里是不能得罪的。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很多老师可都是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谁想跟自己的饭碗过不去呢?现在社会可不是以前,还有几个老师是有以前老师的那种师德的?
  
      老师没有老师的样子,学生也没有学生的样子,现在很多年轻人的心理扭曲。再加上,现在我们这些高中生可都是正处在叛逆的时期,这红毛如今又是我们四中的所谓扛靶子,哪里会把这叶颜放在眼里呢?
  
      “你们快点给我出去!”叶颜一阵怒声咆哮着。
  
      叶颜即便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她在我们班说话还算好使,可惜,她的话这听在红毛等人的耳中,却没有多少效果的。
  
      “这个性感的女老师你也不必须这么的生气嘛?我们这也只是跟你的学生随便聊几句而已!你先别着急,等我们跟你的学生聊过了以后,再来跟你好好的聊一聊!”话一说完,眼前的这红毛可是一阵哈哈大笑着。
  
      “你这什么学生?只是无法无天了!”叶颜一怒,拿出手机来,拨打了一个电话,“教导处嘛?我这里是高二十四班,快来人!”
  
      “好,小娘们,你给我等着!”红毛对叶颜一阵怒声道,接着这一转身,朝身旁的几人说道:“我们走!”
  
      “你们哪里走?全都给我站住!”叶颜朝这几个人怒道,她的话音刚落,整个人也是挡在了教室的门口。
  
      “这位老师,我们刚才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让我们走,我们也就走了!怎么,你现在又不让我们走了?”红毛说话的这口气也没有刚才那样硬气,只不过,这话音听起来,还是极为的不善。
  
      “你们全都给我站住!等教导处的教导主任过来!”叶颜仍旧一副凶霸霸的口气道。
  
      今天,叶颜可是算是被逼到火头上了。现在这是在我们班的教室里,要是任这些学生如此放肆的话,以后叶颜身为我们班主任的威严也全都没有丝毫的震慑力了。
  
      “美女老师,你真的想这样嘛?”红毛此时语气变得更为不善了。
  
      “怎的,你还想对我动手不成?”叶颜丝毫无惧道。
  
      “我怎么就不能对你动手了呢!”红毛此时也是一阵冷声,朝身边的几个人说道,“给我上!”
  
      这几人一听到红毛的话,就要去把叶颜给推开。
  
      叶颜哪里肯让?
  
      就在这拉扯中,叶颜竟被人一下推开,倒在地上。
  
      “哈哈哈,怎么样?美女老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的倒在地上了?”红毛这一阵大声的笑道。
  
      班里的男生见到这里,有几个人也一阵大声叫喊着。
  
      “他妈的,我看你们谁敢叫?不知道老子是谁嘛!”红毛朝众人一阵喝道。
  
      红毛的这一阵怒声喝道,班里刚才还咆哮的几人可都是噤若寒蝉,一个个都不敢再说话了。
  
      “哈哈……”见到这里,红毛等人可是又一阵开心的大笑了。
  
      这红毛毕竟是四中这最大帮派游龙帮的老大,我们班里的人,倒没几个在外面混的,即便是这混的,又有几个敢跟红毛作对的?
  
      “一只狗而已,有什么用!”我一阵不屑道,大步走到了叶颜的身边来,“叶老师,您没事吧?”我这话一说完,便把叶颜给扶了起来。
  
      叶颜的目光望在我的身上,这神色中也是有着一丝的感激。
  
      “******的,你说什么?”红毛一听,顿时朝我一阵骂道。
  
      我管他?
  
      “怎么了,你又开始学狗叫了?就你们这点杂碎,有什么本事?”我朝他们一阵不屑道。
  
      这时,红毛身边的几人可是怒不可遏,朝我一阵咆哮声时,便朝我一阵冲了过来。
  
      一见到这几个货朝我冲了过来,我先把叶颜挡在我的身后,紧接着,刺手使出,我的这每一击可都如钢棍刺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这些个家伙一个个在低头痛呼着,不少人在中了我的刺手可都倒在地上一阵哭天抢地的叫喊着。
  
      “哼,一群乌合之众!”我一阵不屑道。
  
      朝我冲上来的四个人,被我不到半分钟的是全都给撂趴下了,这下,红毛他们几个人见到这里,一个个可都是惊惧之极。
  
      “我操,给我上!”红毛此时自觉颜面大失,但还是朝自己的手下一阵咆哮声道。
  
      他的这群手下见到这里,一个个虽是心惊害怕,还还是朝我冲了过来。
  
      “干什么的?全都给我住手!”就在这时,一阵厉声赫然响起。
  
      四中的教导主任这一声怒喝声下,可是把红毛那几个人给震的脖子一缩,他们这些人可是极怕教导主任的。
  
      四中的教导主任,要说起他的话,那可是有点点吓人的,听说,这货以前可是我们F市监狱里面的狱警,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
  
      既有先前的这监狱狱警在我们学校这里把守着,可是让我们学校里的很多学生都噤若寒蝉的。
  
      教导主任这一走了过来,一双怒目扫在我们众人的身上,“你们这些人,全都给我过来的,到教导处去!”教导主任一阵喝道。
  
      这时,叶颜也站了出来,她把这情况向教导主任说了。
  
      教导主任一听,好啊,你们这些小崽子竟然还敢打老师,真的是太胆大包天了!
  
      “你们跟我走!”教导主任一阵怒声道。
  
      当然,这群人里面,也包括我的。只因为我不算这里面众人的主要施为者,又有叶颜在为我说好话,所以,这教导主任对我也还算极为客气。教导主任把我们全都带到了教导处去,叶颜大概是有些担心我,也跟着我们一起去了。
  
      从教导处走出来后,叶颜可是一直跟在我的身后的。
  
      或许是因为我站出来帮了叶颜一把的缘故,此时这叶颜跟在我身后的时候,这神色显得有点点不是很自然的样子。
  
      见到叶颜这不是很自然的样子,我的心里也是有点怪怪的。
  
      “叶老师,这快上课了,我先回教室了。”我对叶颜说道。
  
      叶颜对我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就在我这刚一转身的时候,叶颜突然出声喊住了我,“王阳……”
  
      我这一转头,望着身前的叶颜,“叶老师,还有什么事嘛?”
  
      叶颜的目光望在我的身上,这神色,也是蒙着一层让我有些看不懂的东西存在。
  
      “今天……谢谢你。”叶颜对我如是说道。
  
      我朝叶颜一笑,“老师,甭客气!”话一说完,我这便转身走回了教室。
  
      有见过老师向学生道谢的嘛?大概很少的吧!至少,我这可是平生的第一次。
  
      我这再回到了教室的时候,我可是见到其他众人的目光望在我的身上的时候,这神色中有种说不出怪异感觉来。
  
      不就是帮老师教训了一下几个犊子嘛?有什么好惊讶的,大惊小怪!
  
      中午放学,我本来以为红毛那些家伙还会死性不改的来找我的麻烦,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没有来。
  
      这可是真的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不过,他们既然不来找我的麻烦,这对我来说,可是件好事。
  
      我也不想那么许多,直接朝张家武馆的方向行去。
  
      这一天,我再回到了张家武家武馆,我可是明显的感觉到此时这张家武馆里的氛围稍微显得有点火热。
  
      因为开学了,虽然绝大多数的武术学员们都还没有回来张家武馆,但总归是有一部分的学员已经回来了。而在这张家武馆里,我见到的最让我吃惊的是,此时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柳倾国!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
  
      柳倾国可是老家伙谢天的徒弟,如今,这老家伙谢天已经离开了,她怎么反倒来了?而且,先前这张婉清也没有跟我提过柳倾国回来张家武馆的事。我也不知道,这柳倾国是在今天以前回来的,还是只今天回来一下而已。
  
      就在我盯着这柳倾国的时候,她的目光一转,也看到我。
  
      一见到我,柳倾国的目光中先是闪过诧异的神色,我看到她的目光在我的腿上望了几眼,大概是惊诧我的腿上了,竟然又站了起来。
  
      先前我跟她的恩怨,如今也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此时,我们这再见面的时候,已然没有了先前的那种一见面便想要动手的感觉。
  
      大概上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都成长了,长大了不少。
  
      望着眼前的这柳倾国,我真的很想上前去打一声招呼,想对以前的事对她道歉。只不过,就在我这刚向她走过去的时候,这柳倾国可是一下就把自己的脑袋给转了过去,根本不愿意鸟我的样子。
  
      你妹啊!
  
      我这心头一阵不是滋味,我这不是有种热脸贴到人家冷屁股上感觉嘛!不过,我这既然都已经迈出了步伐,也没有再收回的道理,我继续朝前行进着。
  
      我这一直走到了柳倾国的面前,而柳倾国的脑袋还是转向一边,根本不看我。
  
      “柳倾国,中午好啊!”我朝她一阵嬉皮笑脸道。
  
      只可惜,我在还是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她这一转头,只看了我一眼,便也不理我。
  
      “谢老头,你给我出来!”柳倾国此时站在这武馆里,一阵大声喊道。
  
      “那个……谢老头已经离开F市了,腊月二十九走的!”我对柳倾国说道。
  
      “胡说八道,他不可能走的!”柳倾国根本不相信我的话。
  
      “这没什么不可能的,他确实走了,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馆长!当时谢老头走的是的时候还留下了书信的!”我对柳倾国说道。
  
      “把书信拿给我看!”
  
      柳倾国这话音刚落,就进张婉清此时也从二楼走了下来。
  
      “给,这就是你要的书信,老家伙真的走了。”张婉清在边说话时,边把手里的书信递到了柳倾国的面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