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78章 珍珍,你把衣服脱光! 如为某人加更 可不填

彼岸2017-2-15 23:30:4Ctrl+D 收藏本站

                                        好啊,小丫头,你在闹我是吧? 不要让我找到机会,不然的话,我可是要好好的教训你,鞭策你的! 一年半前,小丫头才只十四岁,而如今的她,已是出落标志的小美女。无论是从外表还是从心智都有了很大的改变。而唯一不变的,是这小丫头对我的感情。 其实,小丫头珍珍对我情感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爱,只是,因为我是她所接触的最多的也算是第一个实际意义上的异性。所以,她对我也是有了一种难以诉说的情感,正是这种情感在慢慢的升温发酵,最后一直深埋在心底。 先前,我因为多方的忌讳,所以一直不愿占了小珍珍的身体,而现在,我这可算是重生了! 这一年多里,我起先也是认为自己可能是要一辈子都要在床上躺着。这对我来说,绝对是痛苦的折磨! 重获新生的我,心智也很先前有了太大的改变! 畏首畏尾,终究只会给人生留下遗憾而已! 穿好了衣服,我从楼上走了下来。 望着眼前的这三人,我在心里可是发誓着,我一定拼尽我的所有,也要保护她们,绝对不让她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而不让她们受到伤害,我就必须要变得更强才行! 吃过了早饭后,我便直接前往张家武馆,如今我的病情终于好转,在我的身体这刚好的时候,我没有去告诉告诉张家武馆的人。而如今过了一天,我若是再不过去告知的话,这可就是我的不对了。 如今快过年了,张家武馆也已经放了假,所以,但我这一来到张家武馆的时候,此时在张家武馆里也没见到多少人。 刚一进门,张婉清此时可还是在二楼极为无聊的打转,但她这一见到我时,神色中也是说不出的吃惊。 “王阳!”张婉清这可是忍不住的吃惊道。 “婉清师傅!”我也应声回道。 一年半前,我对张婉清可是多有不尊敬,而现在,我可是从心底的把她当成了我在家外面的家人。 这一年半里,她可是对我极好,还有张家武馆的馆长张铭。 青子黑,这么珍贵的药,张铭可是眼睛都没眨便直接给了我,他们对我的再造之恩,我此生难报! 一见到我的伤病全都好了,张家武馆里也是洋溢着一种极为欢快的氛围。 只是,我在这人群中不断的寻找着,却没见到老家伙谢天的踪影。在这一年半里,我最要谢的自然是他! 谢天这浪荡性格,可是不喜在一地待上很久时间的,但是,这老家伙却为了我而在F市待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 我真的很想谢他,很想当面向他道谢! “谢师傅呢?”我朝馆主张铭问道。 “他先前还在这里,此刻又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张铭也是不知。 接下来,我又在这张家武馆里寻找着谢天,可是,让我极为失望的是,我还是没见到他的踪影。 突然,张婉清从馆主室一阵很是慌张的跑了过来,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封信跟一本书。 “爷爷,你快看!”就在这时,张婉清突然快跑了出来。 “怎么回事?”张铭见到张婉清这一阵急促的模样,也是一惊。 我这也是一惊,也是连忙凑了上去。 这时,我却见到张婉清先前拿来的那一封信竟然是老家伙谢天留下的。而这信中内容如下:“臭小子,见到你的两条腿好了,我也安心了。这下,我在F市的心愿也已了,既如此,现在也是我离开的时候了。你我虽非师徒,但我却把平生最为得意之学传授于你,如今,再将我最得意之腿法教授于你,希望你能将之善用,老头子走了。”                                        看到这最后五个字时,我的心里仿佛就像是被刀子给狠狠的刺中了似的,这痛苦,可是无法言喻! 我这一路奔出了张家武馆的门外,对着这茫茫的白雪之地。 “老头子,一路走好!”我朝外面一阵动情的大声喊道。 我此时可绝对是情之所动,所以这才高声喊出了这一嗓子的,这一点,我可绝对是可以保证的。 只是,我这一嗓子一喊出来,不多时,众人来到我的面前。 张婉清这一伸手,一下揪住了我的耳朵。 “婉清师傅,你这是做什么?”我一阵纠结道。 这张婉清狠狠的揪住了我的耳朵,我也不能反抗她。她这手上的劲道可是颇不小,揪得我耳朵可是痛的厉害。 “臭小子,这谢老头子怎么说也是救了你,你就这么想咒他死嘛?”张婉清朝我一阵质问道。 “不是,当然不是了!”我连忙说道,我刚才只是情之所动,所以这才一阵大喊出来的,可是没想到自己的用词竟然出了问题。 “好了,看你也是无心的,也不跟你计较!”张婉清说到这里,一松手,也把她那揪住我耳朵的手给松开了。 一上午,我先是到到了张家武馆,紧接着,我又被刘慧带到了医院去做检查。检查结果是明天才可以拿到的。明天是大过年的,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们也是够可怜,即便是这大过年的,也没有假期。 从医院回到了家里后,我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紧接着,才把老头子谢天交给我的那本书拿在了手中。 老家伙先前传给了我刺手,而如今再给我这腿法,我可是拳腿并学,若是我将这拳法和腿法全都合于一身的话,恐怕暂时在我身边可是找不到能够成为我对手的人了。 对于刺手或鬼手,我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将之学习,我可是能够深切的体会到它的强大。现在,老家伙谢天在离开前把这套腿法再传给我。自不必问,这腿法之中所涵盖的精妙之处可不是一点半点! 就在我这正看手中腿法书的时候,小珍珍这小丫头可是又跑进了我的房间里来。 现在下午时分,姐姐跟刘慧两人出去了。此时,房间里就只剩下我跟珍珍两个人。 我因为刚得到了这腿法书,心里极是激动,所以,我这可是一直都在房间里待着,并没有出门半步。 自姐姐和刘慧两人出门口,小珍珍可是一个人在楼下。 我也不到楼下,只有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极为的无聊。所以,这小丫头还是来到了楼上。 小丫头这一进房间,这一探头,看到我在房间里一个人看着书。 “小阳哥哥……”小珍珍这一见到我在房间里看着书,对我一阵喊道。 我仍旧在看着书,还是不理小丫头。 “小阳哥哥!”这下,小珍珍可是很不高兴的口气对我喊道。 我还是不理小珍珍,仍旧看着我手里的腿法书。 小珍珍这下有些不高兴,走到了我的面前来,一阵幽怨的口气对我说道:“小阳哥哥,你在看什么呢?都不理人家!” “我在学习呢!”我也不抬头。 珍珍一见我不理她,小丫头可是极不高兴了,“这本书这么破烂还是手写的,有什么好看的?小阳哥哥,你跟我去玩吧!”话一说完,小珍珍这一伸手,就要拉着我的手出去。 “珍珍乖,我还在看呢!你先一个人玩吧!” 我现在可是正看着兴头上呢,这腿上记载的各种巧妙的步法可是我先前绝对没见到过的。而且,这腿法上还明确的标注着身体穴位经脉的配合步法趋步。 “小阳哥哥,陪珍珍玩嘛!”珍珍一阵撒娇道。 我正看着这经脉图,目光又转在了这小珍珍的身上,突然我心头一动,对小珍珍说道:“珍珍,你把衣服脱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