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74章 门外厨房做饭门内珍珍温情

彼岸2017-2-15 23:29:38Ctrl+D 收藏本站


      “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姐姐这刚把抱着我的双臂松开时,我便连忙朝姐姐问道。
  
      “还能怎么着?当然是为了给你治病啊!”一旁,刘慧接口道,此时,见到我终于站了起来,刘慧跟姐姐两人都是喜极而泣。
  
      见到她们两人如此模样,我真的也想哭。
  
      可是,现在的我可是完全沉浸在能够在站力双腿的兴奋和喜悦之中,我可是一点都哭不出来的。
  
      太好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太美妙了,我终于能够再站起来了!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可就是止不住的兴奋!
  
      终于,终于!
  
      我终于又再站了起来!
  
      接下来,刘慧这才对我解释道,先前我可是做了多番的检查,同时,这谢天老儿也说了。我的身体其实已经在青子黑的治疗下完全康复了。只是,这身体躯壳的康复,我的身体还是丝毫不能动。
  
      身体既已治好了,却还不能动,他们最终把这原因归咎于在我的心理层面上。其实,在很多瘫痪的人群中,不乏这种例子。本身,他的身体是没有丝毫问题的。但是,他的心里却是一直在暗示着自己是一个残疾人,是一个瘫痪,无法动弹。正因为如此,所以这瘫痪人才最终无法动身的。
  
      他们也认为我正是如上的那种情况,所以,才想出来这种办法来给我治疗。
  
      其实,刘慧早先就知道我可能是这种情况。正因如此,她才采用了**刺激的办法来给我治疗。
  
      只可惜,这种治疗的办法,先前只是让我这被刺激到的**部位命根子冲动了一把,其他的地方可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不得已间,她跟姐姐这一商量,一合计,最终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损招来。这招虽然很损,但是,这招却是极为的有效。
  
      而此时,我这种站起了身来便是最好的证明!
  
      我这终于站了起来,姐姐这高兴的可是泪流不止,这等了一年半的时间,我终于是站了起来。
  
      先前,姐姐可是不止一次的做噩梦,几乎是噩梦一直都在缠绕着她。
  
      她梦到爸爸妈妈在责怪她,又梦到我自杀的情景,总之,各种噩梦的情节可都是在她的脑海了游过,把她给折磨的痛不欲生。
  
      如今可好,我的病情终于好了,姐姐终于可以放开颜笑了。
  
      这种苦命的日子对姐姐来说,终于到头了!
  
      见到姐姐如此的开心,我的心里也是前所未有的开心。
  
      等片刻,我跟姐姐全都换上衣服,刘慧便把我们接到了她的家里去。一想到能再次跨进刘慧的家里,我的心里这可是说不出的欢喜。
  
      珍珍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也是一直不断的朝我家里跑来。
  
      我们这一阵欢喜的来到了刘慧的家里时,此时,我们这刚一来到刘慧的家里,珍珍这一开门。
  
      “小阳哥哥!”一见到此时站在门前的是我,珍珍好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这一下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她就这样紧紧的抱着我,死活都不愿意松开,即便是她的妈妈还有我姐姐都在旁边,小珍珍还是不松手。
  
      “小丫头!”我的手在这小丫头的脑袋上轻敲了一下,“刚才我也没喊门,只按了门铃你就开门了,怎么?还是这么的粗心大意!”
  
      听到我的教训,这小珍珍可是完全的不以为然,她朝我很是可爱的吐了吐舌头,这高兴的就这样一直紧紧的抱着我。
  
      “小阳哥哥,你是怎么好的?都是妈妈,我说今天我要去看小阳哥哥你,妈妈说什么都不让我去!”说到这里,小珍珍竟还有着抱怨道。
  
      这可当时不能让你去了,你这小丫头要是去了的话,刘慧的这计划可是没办法再施展出来的!
  
      不过,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变化最大的当属眼前的这小珍珍了,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小丫头也已经到了十六周岁。
  
      先前,小珍珍十四岁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而这一年半时间过后,小丫头可是成长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小美女!
  
      此时,这小丫头的手可是抱着我的双臂,我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她这胸前的那一对饱满可是要比一年半前要大了至少一个罩杯。如今这小丫头也已经有了一米六的个头,长发飘然,身材苗条,依然成长为一个俘获男人心的小尤物!
  
      我们全都走进了刘慧的房间里,因为这既快要过年,再加上我的身体终于恢复。今晚,刘慧跟姐姐可是在厨房里好好的做了一顿晚饭。
  
      我这大病初愈,确实需要好好的补一补。
  
      房间里,姐姐跟刘慧两人在厨房里做饭,而我则跟珍珍两人在她的房间里。
  
      如今的珍珍已经上了高中,而且还是在一中上的高中。
  
      姐姐也是一中的学生,所以,她们两人现在可是校友了。姐姐这快要高考了,而小丫头珍珍则是刚进入到高中的生活中。
  
      在我这没瘫痪前,小丫头珍珍跟我可是浓情蜜意的。原先,她年纪还小,对很多方面都不懂。
  
      而如今,这一年半里,小丫头又上了高中,对于不少方面可都了解知道了。即便不是她主动想知道的,也是从周围人的口中听到的。
  
      门外,厨房里姐姐跟刘慧两人在做着饭。
  
      我跟珍珍这刚一进了她的房间里后,小珍珍可就一下紧紧的抱住了我。
  
      “小阳哥哥,你可终于好了,终于好了!”小丫头此时抱着我,完全不松开,眼泪可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除了姐姐、刘慧还有谢天外,就属珍珍和张婉清来看我的次数最多。当然,珍珍可是一直都想天天去看我,天天在等着奇迹的发生。但是,她被刘慧管着,很多次是不让她来我家的。
  
      而如今,我的病终于好了,小丫头此时也是抑制不住自己心头的那份压抑了已久的情感,对我一阵哭诉了出来。
  
      我缓缓的抬起了小丫头的脑袋,望着她这精致的脸庞,她这如玉般的脸庞上流过晶莹的泪滴。
  
      这是开心和伤情的泪,这泪水也是完全为我而流。
  
      望着珍珍的这副模样,我的心里也是一阵汹涌浪涛起,我的目光再一望在她那红润诱人的小口上。
  
      一低头,直接含住了她的红唇。
  
      珍珍一惊,未想我竟然吻住了她,此时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十四岁的小丫头了,她的身体微微一颤,在我的引导下,也开始迎合着我的吻。
  
      我深吻在小珍珍的红唇上,此时,珍珍在我引导下,也是极为配合的跟我深吻着。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在珍珍对我的多番照料下,我可是对珍珍的情也在不断的升温着。没有人能体会到我当时瘫痪在床时的感受。更没人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还有人对你不离不弃,整天还想着来逗你开心,期盼着你痊愈回归的心情。
  
      我真的很感动,真的很感激,我也真的很享受跟珍珍在一起的感受。
  
      拥着此时的珍珍,我深吻着她的嘴唇,刚开始我只是轻拥着她,但随着这吻的更深,我抱着她身体的力气也更大了几分。这种感觉,好似是要把珍珍融入到我的身体里似的,是那样的期盼和享受。
  
      我的手揽着珍珍的细腰,手慢慢的朝上攀去,很快的,我的手便摸进了小珍珍的衣服里。当然,这还不算,我的手再好里面摸去。
  
      顺着她那平滑细腻的肌肤朝里面慢慢探索而进,不多时,我可是终于摸到了那一对让我垂涎已久的丰峦高地的****。
  
      我的手在小珍珍的****上摸索了一把,果然是不出我的目测,小丫头的这****明显的是要比一年半前要大了许多。此时,我把珍珍的这有一对****摸在手心里,这舒服的感觉也是让我忍不住的想要呻吟出来。
  
      “小阳哥哥……”
  
      唇分后,我的手此时可还是继续摸在了珍珍的小**上,丝毫没有想把自己的手从珍珍的这一对****上松开的意思。
  
      即便听到了小丫头的话,我的手可是丝毫不停,继续在小丫头的这****上不断的探索着。在她的这****揉摸了两把,我朝珍珍一阵坏坏的笑着。
  
      “珍珍,你的这一对咪咪可是长大了不少啊!”我对珍珍一阵笑道。
  
      珍珍的两只是手此时可是一下按在了我正握在她胸口****上的两只手,她就这样紧紧的按着我的手,好似不想让我再继续运动下去。
  
      小珍珍一脸娇羞的模样,也没有回我话,而是把小脑袋低了下来。
  
      见到珍珍的小脑袋低了下来,我的手这可是在她的****上又各捏了一把,我这才把自己的手从她的衣服里给抽了出来。
  
      这下,小丫头的脑袋才微微抬了起来。
  
      她的目光这一抬起来,我可是突袭而上,一下又抱住了她,并狠狠的吻了她一口。同时,我的两只也在小丫头的翘臀上摸了一把,这挺翘的感觉在手心里,极富弹性,极有手感。看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小丫头发育的可是更为的出落标志了!这次唇分,小珍珍的两只手在自己的胸口挡着,好似要推开我似的。
  
      我哪里能让小珍珍这么容易的就把我给推开了?
  
      我还是紧紧的抱着小珍珍,一副责问她的口气道:“珍珍,这都已经一个星期了,你怎么一次都不来看我?”
  
      听到我的这责问的口气,小丫头可是委屈了。
  
      她这一副很是幽怨和冤枉的目光望在我,“小阳哥哥,不是我不想去看你,我早就想去看你了,只是,妈妈不让我去看你。”
  
      “真的嘛?”
  
      “恩,当然是真的了!我说的可都是真的!”珍珍对我一阵信誓旦旦道。
  
      “好吧,我相信你。不过,我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可是很想你的,你让我这么想你,我还是要惩罚你的!”我一副谬论对珍珍道。
  
      “啊?”珍珍听的我这一番话,脸上可是更委屈了,“好吧,小阳哥哥,你说,你想怎么乘法珍珍啊?”
  
      “你让我那么想你,那你亲我一下!”我对珍珍笑道,此时,我的手可是紧握在珍珍的翘臀上的力气更大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