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70章 躺床一年半

彼岸2017-2-15 23:29:10Ctrl+D 收藏本站


      谢天老儿的这每一击好似都使出了他全身的力气似的,这如针刺剑捅一般,我能够真切的感受自己的筋骨都被他给戳穿了似的!
  
      我强忍着此时的痛苦。
  
      我知道,若是我无法忍受下来此时的痛楚的话,我的身体更是不可能完全的复原的!
  
      为了我身体的复原,这一点点苦头我当然是要忍下来!
  
      这一阵点穴结束后,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持续了多长的时间。
  
      点穴结束后,谢天这连忙对一旁的张婉清说道:“快点把青子给给我!”
  
      张婉清连忙把青子黑送上,谢天这一拿起了青子黑便连忙朝我的身上抹下。这时,我的下面大部分身体虽然无法感受到任何知觉,但是,我上面这部分能感受到这青子黑的地方可是一阵阵的清凉飘过。
  
      “好了!”谢天老儿如是说道。
  
      “谢老爷子,这真的能治好小阳身上的伤嘛?”一旁的刘慧一见到谢天收手,便连忙上前,朝谢天开口询问道。
  
      “我先前就说过了,有可能,但机会很小!不过,现在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谢天用着先前从来都没有的凝重口气道。
  
      听到这里,刘慧的脸上可是说不出的悲戚。
  
      我此时整个人趴在床上,虽然当时这谢天给我点穴时,我只能感受到这其中部分的力道,但是,即便如此,我已经是痛得不知所以。此时,我整个人趴在这床上,浑身痛不可支,更是使不出半分力气来。
  
      豆大的汗珠从我的身上滴落下来,我此时浑身没有半分力气,即便是想说话,这嘴巴也都无法张开。
  
      “婉清小丫头,这下,你们武馆里的青子黑可是要遭殃了,恐怕,你们这几年的存货都要耗在这小子的身上了!”谢天老儿一副幸灾乐祸的口气道。
  
      刘慧当然知道这青子黑的宝贵,这可不是用钱就能买到的宝贝,正因为如此,她也不好开口提钱的事。
  
      刘慧和谢天的目光可都是望在了张婉清的身上,这可是让张婉清稍微感到有些不太舒服。
  
      “你们这么看我也没有用,这事,还是要先回去跟爷爷说才行!需要爷爷同意才可以!”张婉清如是说道。
  
      听到这里,谢天脸上的笑意不断,而刘慧则是一脸感激的望着她。
  
      把我在家里安顿好后,谢天他们便回到张家武馆去了。
  
      后来,馆长张铭几乎没有半点迟疑的,便回到,只要能帮到我的话,青子黑可以全部拿出来。
  
      毕竟,这药没了可以再做,要是人毁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得知这些后,我的心里也是一阵感动。
  
      馆长张铭、谢天、张婉清还有刘慧,不管我这伤到底能不能治好,他们对我的恩情我可是这辈子都无法报答!
  
      谢天掌握着奇妙的点穴功夫,这种点穴的功夫可不是像武侠小说里面的那种点人一下就不动的神奇招数。
  
      武侠小说里面的多是一些杜攥的假把式,而谢天所用的那些招数可绝对不是,而是招数的施展,以经脉、肌肉、穴位和骨骼相结合的一种极为深奥的点穴手法。这种点穴手法可是融合了针灸、擒拿经脉洛河图等各种精髓于一体。后来我才知道,这招数名为刺手又称鬼手,是谢天一生钻研所炼而成的一双鬼手点穴法,这也是谢天手上最厉害的一门功夫!
  
      曾经见过谢天施展过这刺手或鬼手的不到十人,而这十人可全都落败在他的手下,无一人不是为这功夫倾心。
  
      谢天当时创出这一招鬼手时,并不是为了与人搏斗,则是为了救人。先前也说了,这鬼手中可是融合了针灸等各种奇技于一体,本来就是为了救命治伤而存在的。只是,谢天也没想到,这招数施展在与人对招时也是如此的厉害!
  
      转眼间,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
  
      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也是几乎全都躺在床上。这段时间里,很多事情我可都是想通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极为荒唐荒诞的世界,没有屈服和顺从,只有拼搏和占有!
  
      我明明是被人所害,我也已经把当时我所见到薛小美的情景全都说了出来,而后来这件事的调查却不了了之。
  
      就这样不了了之,连个说法交代都没给我!
  
      哈哈,每次想到这里时,我都是紧紧的攥着拳,一阵疯狂的冷笑。
  
      同时,在这一年半时间里,白雪也到我家里看过我许多次。
  
      不过,就在一年前,白雪全家也都离开了F市,就跟当初金子离开学校时候一样,我也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
  
      白雪离开F市的消息,还是后来铁男告诉我的。
  
      我的兄弟铁男跟黑蛋是隔个两三、天的时间就会来到我家里看望我。因为我这一直瘫痪在床,学校里的天阳帮也在游龙帮的打击下,几乎快要站不住脚了。而如今,先前在我瘫痪在床前,这天阳已经快有五百人,但到现在,却只有五十人不到。
  
      这五十人,可都是跟着黑蛋还有铁男他们,从刚开始一直到现在,极是忠心耿耿。他们都在等,都在等着我回来。他们相信,只要我的伤一好,只要我能回到四中的话,局面绝对会一下全部扭转的!
  
      只是,如今,这也仅仅只是希望而已。
  
      虽然他们很多人都知道,我几乎是不可能再站起来的了,但是,他们还是在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就这样一直在等待着。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刚开始也是无所事事,我不想让姐姐伤心。而最后,在姐姐的坚持下,姐姐便开始给我补课。至于家里的收入来源,还有我的所有一些检查等日常的治疗费用则是全部由刘慧出的。
  
      值得一说的是,本来,这谢天老儿只是游荡到了F市,先前他的打算是想在F市游荡一段时间后便会离开的。但现在,我遇到了这种事,每天的按摩是由我姐姐不间歇的做,但是,这刺手却是啊亲自来为我做的。
  
      练就这刺手或鬼手的要求极为的苛刻,若是随便教一个新人,稍有不甚的话,这么长时间以来,谢天在我身上的努力恐怕就全白费了。
  
      合上手上的这一本完全手写的画册,这是谢天关于鬼手刺手的绘图,这本书是在一年前,这老儿专门为我所绘的。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可是把这画册里的内容已经烂熟于心,只是,我无法实招施展。
  
      “小子,老子又来了!”就在我这刚把画册合上时,谢天老儿的声音又在响起。
  
      谢天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是在这个时候来到我的家里,所以,听到他的话时,我可是一点都不带吃惊的。
  
      只是,对于这个猥琐老儿这一年半来的照顾,我自然是心存万分感激。
  
      “好了,快点把你的裤子给脱下来!”谢天这一来到我的面前,边对我一阵大笑道。
  
      这货一直以来都是极为这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好似什么都不在心一样。对于这老家伙,先前我可是对他讨厌到爆,但现在,见到他的这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我反而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一番刺手过后,谢天帮我把衣服穿好后,这才对我一阵笑道:“小子,老子给你的那本书,你研究的如何了?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嘛?”
  
      “没有,我应该是全都明白了。”我对谢天如是道。
  
      “最近我可是又研究出了一丝改进的地方,来来来,我来教你!”说到这里,谢天可又是一副极为兴致的模样。
  
      谢天先前可是告诉我过,他所创出来的这一套刺手,可是连柳倾国都没有教,惟独传给了我一人。
  
      如今的我,心境和身体虽然比以前要好了许多,但是,我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瘫痪在床,根本无法下地。
  
      对于我此种的情况,谢天也是不明白,按照他给我的脉搏所测,如今我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可是,即便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一直用青子黑以及这神秘的刺手神功来给我治疗,即便是这医学器材给我检查,我的身体已经奇迹般的没有问题,我的下半身身体还是连动都动不了。
  
      谢天老头后来说的一句话也对,人体本来就是极为复杂的结构。如今人类对人类本身身体的研究恐怕连这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都不到。即便是这医学设备在检查,也是无法把人类的身体状况给全部都知道的。
  
      谢天把他所研究的新进展全部都传授给了我,而现在,过后,又聊了片刻,他便离开了。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也几乎都是如此。
  
      谢天这刚离开不多时,刘慧便从外来到了我家。
  
      这次,刘慧来到我家时,我可是清楚的听到她把房门给锁上了。
  
      房门这一锁,我的心头也是一震。
  
      这么长时间我无法下床,看的东西不多,但在这一年半多时间里,我的听觉可是要比先前更为的敏锐了!
  
      我自然是能听得出来,此时进门的确实是刘慧没错,可是,她这锁门的动作确实是很少的。
  
      接下来,她这让我吃惊的动作还不止如此。
  
      刘慧先是把房门给锁上,紧接着,走进了我的房间里来,而后,她这又把我房间里的所有窗户关上,同时,又把这窗帘给拉上。
  
      一见到这里,我的心头可是更惊了。
  
      刘慧先是走到我的身边来,先把这房间里的空调打开,而后,等到房间里暖和了起来,她这才把我的被子掀开。
  
      她这很是精心的把我把下面的尿不湿给换了,同时,又用温水把我的下面给好好的清洗了一遍。
  
      刘慧在给我清洗下面的时候,她的动作可是极为的仔细,极为的认真。而当她把我的这下面给清洗完后,她却不把我的裤子穿上,也不把我身上的被子盖上。就这样,让我的下面这命根子可是明晃晃的露在外面。
  
      “慧姐,你这是要做什么?”我一阵惊道。
  
      如今,可是早已入冬,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刘慧对我的照顾可算是无微不至,她跟姐姐一样,帮我换洗衣服,给我清理下半身无法自理的污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