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69章 一丝机会

彼岸2017-2-15 23:29:4Ctrl+D 收藏本站


      姐姐醒来,她这刚一来,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被子掀开,紧接着,她把我的这裤子给脱下来。
  
      在医院后,我这睡觉前,下面都是带着成人尿不湿,就是为了防止我这完全没有半点自觉的下体流尿出屎。
  
      姐姐丝毫不嫌弃我,把我裤子给脱了下来后,先是把我的这肮脏不堪的尿不湿给换了,然后,她再用毛巾和水把我的下面给清理干净。最终,姐姐这便又给我的下面贴上干净的尿不湿。
  
      我知道,我的下面肯定很脏。
  
      先前姐姐为我做这种事的时候也是有着羞赧,但是,毕竟我跟姐姐这男女有别。虽然我这下半身瘫痪了,但我这下面还是男人的命根子。这避讳之处,我知道,姐姐的心里是极不适应的,但因为我是她的弟弟,也是她唯一的亲人,只有她才能照顾我。所以,她才会为我付出这一切的。
  
      给我做完了这一切后,姐姐才把这沾了屎尿的毛巾拿去清洗。
  
      见到姐姐为我做的这一切,我的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我在恨,我在恨自己的无能!先前在学校的时候,我一直在忍,对很多事,很人,我都是在忍!
  
      薛小美,这件事绝对是跟她有关,这一点自是不差。而且,在后面用电击棒把我给电晕的就是她!
  
      只是,除了她以外,这其他一起对我出手的人,到底是谁?我的心里在怒吼着,如果这上天再给我重获新生的机会。
  
      我一定要报复,我一定不会再有任何的顾及,再对敌人有丝毫的心软!为了报答姐姐,让姐姐过上好的生活,我愿意付出一切!
  
      这一天,姐姐专门喂我吃的早饭。
  
      我只是自己的下半身瘫痪了,但上半身还是完好的,姐姐当然也是清楚的知道这一点的。但是,姐姐还是要亲自动手给我喂饭。
  
      “姐姐,你去上学去吧!”吃过了早饭后,我对姐姐说道。
  
      “不用,我已经跟学校请了假了。”姐姐摇头道。
  
      姐姐先前在医院里陪着我,照顾我,已经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到学校里去上课了。而如今,我都已经在家里,姐姐还不到学校去上课。想来,姐姐应该原先是打算到学校去上课的。但因为见到我自杀轻生,所以她才不愿意到学校上课的。
  
      “姐姐,你去上学吧,我绝对不会再想不开了!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我对姐姐说道。
  
      姐姐即便听了我的这番话,她还是很不放心。
  
      “姐姐,你要是不上学的话,你的成绩就会落下来的!”
  
      “姐姐,你还是到学校去吧!”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我跟姐姐可是说了很多劝她的话,姐姐就是不愿意去。最后,我实在没法,只得再继续威胁姐姐。
  
      “姐姐,你要是不到学校去话,我就不吃饭了。你什么去上学,我什么再吃饭!”我这样威胁姐姐,姐姐还是不理我。
  
      一直到了中午,姐姐这做好了午饭,我也是信守我先前对姐姐的许诺。不管姐姐这到底对我说什么,我就是不吃饭。
  
      最终,姐姐只得对我投降。
  
      姐姐答应我,只要我吃饭的话,姐姐下去就去上课。
  
      听到这里,我这才装作很欢喜的吃着午饭。
  
      临离开前去到学校前,姐姐又给我换了一次尿不湿,又给我的下身腿还有腰上按摩。长期瘫痪的人,这腿要是不按摩的话,这腿上的肉也就会松垮下来。以后,即便是经过长时间的治疗后能够起来,这腿也跟废了差不多。
  
      做完了这一切后,姐姐这才离开。
  
      姐姐这一离开后,我的心里也是空落落的,我何尝不想让姐姐一直留在家里陪伴我?只是,我不能这么自私。
  
      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我不能再连累姐姐的前途。姐姐的成绩很好,考上好的大学自然是绝对没问题的,我不想因为我,而让姐姐的大学梦破碎了。
  
      姐姐这离开后,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的活动范围只有床,我也只能躺在床上。
  
      我在床上躺着休息,就在我这刚刚睡下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突然有人打开了我家的房门。
  
      姐姐现在到学校去了,难不成是有小偷?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可是紧张了起来。
  
      我从来没有过像如今这样的紧张,这一直以来,在学校里打架无数,而如今,我彻底失去了与人动手的本事。我就像是一头病重羸弱,倒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的野狼一般。先前的我很是凶狠,但如今的我,丧失了战斗力,便只有夹着尾巴在一旁瑟瑟发抖。
  
      恐惧,确实占据了我的心。
  
      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能,让我觉得是那么的痛苦和恶心!但是,我还是无法隐藏和掩埋自己的恐惧。
  
      “就是这里!”就在我这惶恐时候,一阵熟悉的声音机响起。
  
      听到这声音时,我的心头也是一喜,这声音正是刘慧。
  
      刘慧来了?
  
      她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想来这钥匙是姐姐给她的吧。就在我这想到这里的时候,此时刘慧跟着其他几个人也已经走进了我的家里。
  
      再听到此时这进来之人的声音,我已然确定,此时在走进来的两人,一人是猥琐老儿谢天,而另外一人则是我的小师傅张婉清。
  
      他们三人来到我的房间里,这一见到我时,猥琐老儿谢天则对我一阵笑道:“小子,你现在睡的可是舒坦啊!”
  
      “你们怎么会来我家的?”我询问道,其实,这不用问我也知道,这谢天和张婉清肯定是被刘慧找来给我治病的。
  
      “没事,我们就只是过里随便逛逛,也没什么其他的!”谢天一阵嬉皮笑脸道。
  
      一听到这货的话,我的这脸可顿时拉了下来。
  
      老子都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了,你还在这边在说着风凉话!
  
      “好了,谢师傅,你还是快赶紧看看小阳的伤吧!”一旁的刘慧紧张道。
  
      “恩。”谢天应了一声,这一转头,对着一旁的刘慧跟张婉清说道,“你们两个先离开一下。”
  
      “干嘛?”张婉清这可是一直都看谢天不顺眼的,即便是现在说要给我看病看伤,这张婉清还是没怎么给这谢天好脸色。
  
      “好啊,既然你不愿意出去的话,那你就在这里好了!”谢天一副无所谓的的口气道,他的话这一说完,便是一伸手,把我身上的被子给掀开了。
  
      这当然不算,谢天这一伸手把我身上的被子给掀开,这还只是地步。
  
      紧接着,谢天这就是要来扒我的裤子。
  
      “你干嘛?”张婉清这时才终于意识到谢天接下来是要做什么,刚才又为什么要让她出去的。
  
      谢天根本不理这张婉清的话,继续一伸手,就把我的裤子给扒了。
  
      “老东西,你……”我也是惊了。
  
      这张婉清一见到老东西把我的裤子真给扒了,这小娘们也是一阵慌张的直接奔了出去。而一旁的刘慧也是神色,虽然她对我的这下面早就是看了不止一次。但毕竟现在这房间里还是有谢天在的,她在这里也不是很方便。但是,她现在又极为的担心我的这伤,迟疑了片刻,刘慧最终还是没有走出房间。
  
      “怎么啦?”谢天朝我一笑,“小子,不用谢老子,老子只不过是想给你检查一下而已!”话一说完,谢天的手可是在又是一伸,竟一下把我的身体给翻转了过去。
  
      她这一翻抓,原本我这是下先的命根子朝上的,只不过,她现在可是软趴趴的极为难看。我身上的伤是在腰脊,自然是把我给掀过去查看的。谢天老儿的手在我的身上后背不断的摸索着,他的手这是在摸索着我身上的骨头。
  
      谢天老儿的手在我的身上后腰摸索了一阵后,这才一收手,把我的裤子给穿上。紧接着,他这又一伸手,直接搭在我的手腕脉搏处。
  
      良久,我的目光可是一直盯在这老家伙的脸上,从他的手指搭在我的脉搏上开始,他的眉头可是一直就未松开过。见到这里,我的心里自然也是一沉,虽然我早就猜到自己的身体已然活救的机会渺茫,但是,一想到这谢天老儿来,我的心里还是心存着几分的期盼的。只是,现在见到这货脸上的沉重神色,我的心里也是越发的难受了起来。
  
      “希望……不大!”谢天如实说道。
  
      “谢师傅,就算是只有一点点的机会,也请您一定要救小阳啊!”刘慧对这谢天一阵乞求道。
  
      “这个自然,我肯定会救他的!不过,他如今的伤确实极为严重,是不可能在短期内治好的。而且,治疗他的这个伤,除了要用到青子黑外,还必须要用一种特殊的点学手法以及推掌之法不断的给他推筋纳血,才有一丝机会能把他的伤给治好!不过,这若是想治好,时间肯定不很久!”
  
      “谢师傅,求您救救小阳吧,不管多长时间都可以,只要能救了小阳就可以!”刘慧在一旁一阵极为诚恳的乞求道。
  
      “恩,我知道了。”说到这里,谢天老儿这才朝门外的张婉清一阵喊道,“婉清丫头,还不快点把青子黑拿进来!”
  
      随着谢天老儿的声音落下,张婉清小师傅这才终于又走进了我的房间里。
  
      张婉清进到房间里后,青子黑被她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我深知这青子黑有着神奇的效果,但是,先前张婉清也跟我说过,这青子黑只是对外伤的皮肉伤有着很显著的效果。
  
      如今,我这是伤到了脊椎,伤到了骨,这青子黑可不是世界万能药,这也不是武侠片,更不是科幻世界,我虽然很想相信,但我心里也是知道,这青子黑恐怕是无法治好我的瘫痪的。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也不免一阵失落。
  
      不过,紧接着,这谢天还是先把我的身体给翻了过来,而后,就见他的手好似有着某种魔力的似的,朝着我身上后背的各处穴位不断的点下。
  
      谢天在手上的力度好似每一次都相差无几,而且,他的这每一次点穴位时的力度都很大。虽然他的这并不是每一次点穴我都能感受到这穴位的晃动。但是,她这能够点在我身上稍上半身的穴位时,这力度我可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的,正因为我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很强的力度,我这这上半边身体可是痛不可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