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67章 瘫痪,欲寻死

彼岸2017-2-15 23:28:51Ctrl+D 收藏本站


      医生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他说要让我相信现代的医学,相信奇迹。我会没事的,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问他,我什么时候会好起来?
  
      医生却没有回答我,只说让我好好的治疗。
  
      后来,我在假装睡着的时候,我可是听到了一旁在给我换挂吊药水的医生说了,真可惜,这年纪轻轻的,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了。
  
      听到这里,我终于是应证了我心里的惶恐。
  
      我瘫痪了!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可是惊恐万分。
  
      我不能瘫痪,我绝对不能瘫痪,我这要是瘫痪了,我不仅不能照顾姐姐,还会成为姐姐的累赘!
  
      我的这一辈子完了,我的这一辈子完了,我也不能连累姐姐,我更不能让姐姐的这一辈子被我给拖垮了。
  
      这一刻,我想到了死。
  
      可是,我现在是在医院里,我想在这里死,周围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我就算是想跳楼,以我现在的这身体状况,我也根本到不了这楼的边缘。而我想要自杀,用刀子自杀呢?在我周围根本是没有刀子的!
  
      等待,我在一直等待着,我在等待着一个能给我自杀的机会。
  
      不行,我的这一辈子完了,我绝对不能再拖累我的姐姐。
  
      我这一辈子的希望,我这一直以来的希望,都是跟姐姐能够永远的在一起。可是,我现在成了一个废人,我是一个累赘,我怎么给姐姐幸福?
  
      姐姐给刘慧对我都是笑脸相迎,她们把自己的悲伤深深的隐藏在心底的最深处。但即便她们不说,我却能够真切的感受到,她们这再跟我说话时,心中那说不出的悲戚。
  
      我无法忍受,我真的无法忍受姐姐和刘慧的这种悲戚。在医院里一直待了三天的时间,姐姐也没有好好的上学,就这样一直待在医院里陪我。
  
      如今的我,生活无法自理。
  
      我即便是连一个最为简单的到厕所去撒尿都无法做到,只能通过这导尿管来导尿。而我的屁股下面也是垫着大大的尿不湿给我用来防止我拉屎的。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还能活多久,或许,我这一闭眼后,便也再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说真的,现在每次睡下的时候,我真的是不想再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现在的我,只是一心的想要寻死。
  
      我不想成为姐姐的累赘,而要我这样瘫痪的厚着,我宁愿去死!
  
      又在医院里待了三天以后,我可是在医院里整整待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医院通知我们,我可以出院了。
  
      而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们虽然向警察局方面报了案,但这警察局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给我们任何一点的回复。这件事,好似就这样石沉海底,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这仅仅只是一个星期的时间,便花费了两万多块钱,而这钱,自然是由刘慧来出的。我们家里这么的拮据,哪里能拿出两万块钱来?
  
      在刘慧的帮助下,我被她们两人带回到了我家里。
  
      回到家里的感觉是温馨的,可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无论是再如何温馨的画面,对我来说,都无法冲去我内心的痛苦。
  
      我尽量装作很乐观的模样,我不想让姐姐继续为我担心。
  
      一直到了晚上,刘慧回去了自己的家,而姐姐自然也是在家里守护着我。
  
      “姐姐,给我端一杯水好嘛?”我对姐姐说道。
  
      姐姐自然没有丝毫犹豫,对我点了点头,便给我倒来了一杯水。
  
      到了大概晚上快凌晨的时候,姐姐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休息。这几天时间里,姐姐为了照顾我,都几乎没到学校去,而且,她也没怎么学习。我们家里出了这种事,姐姐还哪里有什么心情去学习?
  
      等了大概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我约莫姐姐大概睡着了,我这才把在我手边的这水杯给拿了起来。
  
      我家的杯子全都是玻璃杯,姐姐给我的水杯自然也是,我把这水杯朝旁边的桌子上猛的一砸。
  
      杯子碎了,而在我手上的这杯子碎片便落在我的手上一片,就这样,我把这玻璃杯的碎片拿在手里,准备去划开我的动脉!
  
      我用手中的这玻璃杯碎片刚这一刺入我到这胳膊上,一阵剧痛刺入我的神经。这痛苦确实,但这一点点的痛跟我心里的悲苦相比起来,简直就是什么都算不上!
  
      我的手此时继续朝前慢慢的滑动着,我这手指的滑动,只要我的手指这再朝前滑动一寸的距离,就能竟我的手腕动脉给割开!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我的房门突然被推开,紧接着,姐姐从外冲了进来。
  
      “小阳!”姐姐朝我喊了一声,这连几步朝我冲了过来。
  
      我整个人也是一惊,完全没想到,姐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又出现在我的面前!
  
      “小阳,你这是在做什么呢?”姐姐这连忙冲到了我的身前来。
  
      我的心头也是一震,我本想等着姐姐睡着后,我再自行了断的。没想到,这竟然还是被姐姐发现了。
  
      姐姐现在既然发现了,我便不能割腕而是直接割脖子上的大动脉了!
  
      一想到这里,我手便猛的一下直接朝自己的脖子上刺去。
  
      “小阳!”姐姐这一声惊喊,紧接着,就见姐姐这一下冲身而上,她这情急之下,也是一伸手,直接用自己的手挡在了我的脖子前。
  
      我这本来是一心想自己寻死的,不想,姐姐的速度也是极快,就在我手上的这水杯玻璃片刚要刺进我的这脖子大动脉时,姐姐这一下朝我冲了过来,竟一把挡住了我的手。这下可好,我这一刺没刺在自己的脖子大动脉上,反而刺在了姐姐的手腕上!
  
      “姐姐!”我这陡然一惊。
  
      我刚才可是一心寻死,所以这使的力道也是够大,未想,我这一下竟然刺到了姐姐的手,姐姐的手这刚一挡在我的手中玻璃碎片上。紧接着,她的手这朝前一手一挡,我手中的这碎玻璃片可是在姐姐的手上划开了一道极为骇人的伤口。
  
      我这刚一阵高声喊过,姐姐这一把把我手里的这玻璃碎片给夺走。
  
      “姐姐,你的手……”
  
      我的话还没说完,姐姐这一翻手,直接甩给了我一巴掌!
  
      我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我整个人完全懵住了,我绝想不到,姐姐竟然在这个时候打我了!
  
      “小阳,你这是想自杀嘛?”姐姐说到这里,一阵气愤万分的道。
  
      我见到姐姐这气鼓鼓的模样,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姐姐这一阵气愤后,眼中也是晶莹的泪剃滑过。
  
      “姐姐,我已经是一个废人,我不想拖累你……”我对姐姐如是说道。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是我的弟弟,你知道嘛?你是我现在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说到这里时,姐姐已经完全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这泪水好似珍惜一般不断的滚落而下。
  
      见到姐姐这如此哭泣伤心的模样,我的心里也是极为的不忍,我这也是伤心之极。
  
      姐姐,我怎么愿意死?
  
      我想跟你在一起,想跟你在一起辈子,要是有下辈子的话,就算是下辈子,我也会想跟你在一起的!
  
      不等我这再说话,姐姐已经是泣不成声,这一张臂,一下把我抱在了怀里。
  
      “小阳,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姐姐此时哭泣着,心里悲痛之极,她紧紧的搂着我,好似怕这一松开,我便会消失一般。
  
      “姐姐,我真的不想连累你,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我已经……”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弟弟,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一定会的!你相信姐姐,姐姐什么时候有骗过你?我绝对会找到医生治好你的!你相信姐姐!”姐姐朝我一阵信誓旦旦道。
  
      一听这里,我的心里除了感动外,还是一阵说不出的悲痛。
  
      我知道姐姐舍不得我,因为我是她如今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又何尝能舍得了姐姐?只是,如今我这一个废人,又能为姐姐做什么呢!我除了成为姐姐的累赘,除了成为姐姐的负担外,我还能为姐姐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也许,只有死才是我最好的出路!
  
      “小阳,我告诉你,你以后都不准在有这种轻生的念头了,知不知道?你要是死了的话,我也就没有亲人了,既然你去找爸爸妈妈去了,我也会跟你一起去找爸爸妈他们的!”姐姐对我极为笃定的口气道。
  
      “姐姐……”
  
      “要是你再寻死的话,我也会跟你一起的!”姐姐极是笃定道,“你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也是我如今在这世界上生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你知道嘛?你知道嘛!”
  
      “姐姐,我知道了,我不会了……”我见到姐姐如此深情的对我说道,我自然不敢再伤姐姐的心了。
  
      这一夜,姐姐先是包扎好了我跟她这受伤的手后,她也在我的房间里睡下了。
  
      见到姐姐在我的房间里睡下,我的心里也是稍稍的安心。先前,我可是一直希望姐姐能够在我的身边睡着,陪我一起睡。
  
      而如今,姐姐真的是在我的身边,但我的心里却已然早就没有先前的龌龊念头。如今的我,跟一个太监又有何区别?甚至于,我连一个太监都不如!就这样,我们两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这才终于浑噩的睡下。我清楚的知道,我这才刚躺下没多久,便被一阵噩梦惊醒。这一夜,噩梦不断,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折磨多久,这一夜我到底是醒来了多少次。第二天,姐姐这刚一醒来时,我也是醒着的。
  
      “小阳,怎么不多睡一会?”姐姐对我一阵关切道。
  
      “没事。”我朝姐姐一笑。
  
      并不是我不想睡,睡着了,我就不用想我现在这瘫痪的事,只是,我这一睡下,噩梦便袭至。
  
      我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睡!
  
      我怕自己这一睡下,又被噩梦给折磨醒来。在种痛楚来来回回的不断折磨着我的神经,让我痛不欲生。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