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57章 趁刘慧醉爽了一把

彼岸2017-2-15 23:27:36Ctrl+D 收藏本站


      想来,是小珍珍刚才在浴室里滑倒了!
  
      “珍珍,珍珍!”我朝浴室里喊道。
  
      浴室里珍珍没有马上回我的话,而是先一阵微弱的痛呼着,紧接着,小珍珍这才把房门给打开了。
  
      “小阳哥哥……”门外,珍珍对我一阵低声喊道,这声音可是说不出的痛苦的模样。
  
      “珍珍,你怎么样了?”见到珍珍这一走出来,我便是连忙迎了上去。
  
      珍珍这一出来,我可是见到这小丫头的小腿一瘸一瘸的,显然是伤的不算轻。
  
      “小阳哥哥,我的腿好疼!”珍珍说到这里,顿时一副泪眼婆娑的模样。
  
      “珍珍乖,不哭,我看看你的腿!”我对珍珍说道。
  
      珍珍这可是穿的极为瘦身的夏季长裤,她这摔到了腿,我想把她的裤子给捋起来时候,小丫头可是一阵阵的喊着疼。
  
      没办法,反正现在这刘慧还在浴缸里呢,她也看不到。
  
      我这一咬牙,把小丫头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要是别人的话,小珍珍自然是不会让人把她的裤子给扒下来的,但现在这是我,小珍珍可顿时一副极为羞赧可爱的模样。
  
      把小珍珍的裤子这一扒了下来,紧接着,小珍珍的那一条带有卡通图案的可爱小内裤可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这可是一个多星期都没有沾过荤腥了,这猛的一见到了眼前这小珍珍脱掉裤子的光景,我的心可是一阵阵的剧烈跳动着,不自觉的,我这吞了一口口水。
  
      “小阳哥哥……”
  
      我的这目光一直盯在小珍珍的这两条小**以及她的这两条小**之间看着,可是让这小丫头羞赧难当。
  
      因为这青子黑的缘故,我可是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没有沾过女人了,而现在,我这大病初愈,而且,我的这命根子也是明显的比先前也强大许多,我也能够充分的感觉到我的这**也是比先前要更为的旺盛。
  
      此时,一见到珍珍的这一副诱人的模样,我的**可是升腾了起来。
  
      小珍珍这一喊了我一声,我的心里可是一愣,这才意识到,我现在可还是把这小丫头的裤子给扒下来呢!我这连忙检查了一下珍珍的腿,见到她的腿并没有大碍,我这才让她把裤子给穿上了。
  
      “小阳哥哥,你帮妈妈洗澡吧!”就在小珍珍这刚穿上了自己的裤子时,小珍珍竟突然朝我说道。
  
      听到这里,我也是一惊。
  
      小丫头,你这是想让我犯罪嘛?
  
      我这一阵错愕神色的望着小珍珍,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这小丫头竟然我这一个男的去给她妈妈洗澡?
  
      这种好事我当然是愿意去做的,可是这小丫头难道会不介意嘛?
  
      想到这里,我可是一阵疑惑的望着眼前的小珍珍,这小丫头的这小脑袋里到底是在想的什么东西?
  
      我的目光这望在身前小珍珍的脸上,小珍珍这小脸可是更红了。
  
      “小阳哥哥……”珍珍微微低着头,这对我说道,“妈妈力气好大,我刚才就是被妈妈给打倒的。”
  
      一听这里,我这才醒悟了过来。
  
      好嘛!
  
      原来是因为这刘慧耍了酒疯,让她没办法!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可就不得不出手了,当然,这占便宜的事可是我也不得不做的!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可是欢喜。但这脸上却是没有表露出半点喜悦的神色,而是在推辞了几句,见我不想进去给她妈妈洗澡,这小丫头珍珍可是连番的对我恳求着。见到小丫头如此,我最终也只得先把珍珍送进了房间里后,接着装作很是勉强的走进了浴室里去了。
  
      我这一来到了浴室里,整个人可是大惊。
  
      这尼玛可好玩了!
  
      现在这浴室里就只有我跟刘慧两个人,这还不任我随意的想怎么玩怎么玩?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可是阵阵的得意。
  
      我这一步步的朝刘慧走了过去,来到了刘慧这倒着的浴缸前,此时的刘慧可已经是被珍珍给脱的差不多了。
  
      这里说的差不多当然是没有脱光,大概是因为珍珍不好意思还是怎的,她只把刘慧的衣服脱得剩下内衣便不再继续脱了。
  
      小丫头,难道你以为你这把她的衣服脱到这里,我也不会继续脱下去嘛?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可是泛过一抹邪魅的笑容来。
  
      我这先是一起身把浴室的门给关上了,接着,我这才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刘慧的面前。这下,我的魔爪可是直接袭在了她的身上,准确点说,是袭在她的双峰饱满的之上。我这可是禁欲一个多星期,此时,这再次见到在我身前的这一副让我神魂颠倒的身体,我哪里还能忍的住?
  
      我的手这先是在刘慧的身上一阵揉搓抓捏着,而后,我的手指便一下移在了刘慧的这下面内裤上。
  
      很快的,我的手顺着她这丰满的身体,一下把她的内裤给脱了下来。
  
      现在刘慧可是醉酒的状态,我可不会趁着醉酒来占有她的身体,但是,这小小的占一下便宜我还是不会放过的。我先是给刘慧这一阵好好的洗澡,刘慧这虽然有是在反抗着,但是,她这力气虽然是比珍珍大不少,可是哪里能跟我比呢?
  
      刚开始,我这还是抱着稍微纯洁一点的心情还给刘慧洗澡的,我本来是没打算占她的身体。
  
      只是,在我的手跟她的身体这一阵紧密的亲密接触时,我的身体可是说不出的舒服,这一阵酥麻感也是让我的**不断的攀升而起。
  
      不行了!
  
      我把我此时这么强的**可是全都归咎于我先前用了的那青子黑的缘故。
  
      现在,我的下面可就如一口即将喷大的山洪,只是,在一口山洪却始终是找不到可以让她喷发的点!
  
      这下,我可是再也不想其他的,我这把自己的裤子给脱了下来,自己的下面也是光洁溜溜的。
  
      我这火热的命根子可是暴露在空气中,同时,我也把刘慧的身体从这浴缸里给抱了出来,很是小心的放在地上。
  
      我这一分开了刘慧的双腿,就在我的命根子这刚一进入到刘慧的身体里时,刘慧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嘤咛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本能反应还是怎的,这竟然一伸脚,直接把我给踹开了。
  
      我这一惊,没想到刘慧这都已经醉得这么厉害竟然还能这样反抗我!
  
      就在这时,我的目光可是想到了这小电影里的一幕场景,紧接着,我可是把自己的目光转在了刘慧这丰硕的**上。
  
      我这索性直接骑在了刘慧的身上,让她的身体根本无法反抗,紧接着,我用她的双峰****给我命根子来服务。
  
      良久,我这终于是一声低沉的舒爽声,我可是终于爆发泄了身。
  
      这下,我可是完全得到了满足,紧接着,我用水把刘慧身上的这污秽之物给洗了干净后,我这才又给刘慧穿戴整齐,又把她的身体给擦了干净,我穿好衣服,这才把刘慧从浴室里给送回到了她的房间里。我这一把刘慧给送回到了她的房间里时,小珍珍此时也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小阳哥哥,妈妈洗好了?”珍珍对我问道……
  
      “恩。”我应了一声,声音里也有点点的不自然。
  
      确实是好了,我不仅帮刘慧给洗好了,可是连我的**也都给满足了!
  
      我这把刘慧给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后,紧接着,小珍珍这还是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小阳哥哥,你今晚不要走好不好?我害怕!”小珍珍这可是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不让我离开。
  
      我见到珍珍的这一副害怕的模样,说实话,我的心里还真的是有些不忍。可是,这不忍归不忍,我这我要是不回去的话,姐姐可是会担心的!
  
      “珍珍……”我想开口拒绝珍珍,但这珍珍可是抓着我更紧了,好似死活都不会松开似的。
  
      就在这时,外面的大门突然敲响了。
  
      一听到这声音时,我也是一惊,小珍珍则是一下躲在了我的身后。
  
      “不用怕,我去看看!”我对珍珍如是说道,紧接着,我这首当其冲的走到了外面。
  
      “慧姐,珍珍!”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我这一听这声音,自然知道此时在门外的正是我的姐姐。
  
      看来,姐姐是来这里找我来了!
  
      我连忙打开了房门,一见到我时,姐姐这既惊且喜,但很快的却又朝我一阵质问道:“小阳,你怎么来这里都不告诉我一声?”
  
      “姐姐,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啊!”我这一阵委屈道。
  
      因为我刚才对刘慧做了那种事,我此时可是极为的心虚,生怕被姐姐看出了什么破绽来。而就在这时,珍珍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姐姐,姐姐,你也来啦!”珍珍很是高兴的一下扑进了姐姐的怀里。
  
      不及我说话,这小珍珍可是把刚才她遇到的罗文的事全都给说了出来,只是,因为这小丫头对这件事本来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她也只把自己见到的情况给说了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姐姐把目光转在了我的身上。
  
      姐姐朝我质问道,我先没和姐姐说,而是先让姐姐走进里刘慧家里后,我这才把我们从h市回到F市这路上所遇到的事全都跟姐姐说了。
  
      姐姐一听先前我跟刘慧两个人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她的脸上也是露出极为震惊和惊恐的事。
  
      “小阳,先前遇到了这种事,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姐姐也朝我一阵埋怨道。
  
      我望着姐姐,神色也是恩委屈的模样,“姐姐,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而且,先前我们也都没想到那人竟然能找到刘慧的家里来。”
  
      姐姐望着我,我跟珍珍惜我们可是刚经历了这一场危险的事,姐姐虽然现在还是心有余悸,这责备我的话,到了嘴边也不再说下去了。
  
      “姐姐,今晚怎么办?”望着姐姐,我朝她问道。
  
      姐姐知道我的意思,现在这天色已经晚了,而且,刘慧家里这边出了问题,我们晚上是不是该在这里守着?
  
      姐姐沉吟了片刻,最终,这才把自己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珍珍,珍珍这也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望着姐姐。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