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46章 断后之险

彼岸2017-2-15 23:26:22Ctrl+D 收藏本站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顿时一片激动,要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可就是真的太刺激了。
  
      就这样,我跟在了张婉清的身后,我们两人朝前行去。
  
      我这一边手捂着自己的命根子,一边心里可是在期望着能够有点刺激的事发生,虽然我也知道这真的是发生什么刺激的事几乎是不可能,但这期盼却还是不会少的。
  
      我这一步步的步履蹒跚的跟着张婉清一起来到了这楼上,我这终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来到了二楼楼上。
  
      当我这终于是来到了二楼楼上的时候,让我很是失望的是,这张婉清并不是把我带到了她的房间里,而是把我带到了这馆长的办公室里去了。
  
      她这是要把我带到了馆长办公室里做什么?难道是想让这老馆长给我检查不成!
  
      我虽然承认我是比较龌龊,思想是很不大干净,可是,你这要是让一个老爷子来看着检查我的这命根子,我可是绝对不愿意的!
  
      一来到这馆长办公室里,此时在这办公室里,除了馆长张铭外,这猥琐老儿谢天可也是在这里呢!
  
      见到眼前这一副阵势,我的心里可是一阵阵的不爽,又是这个猥琐老儿啊!
  
      “小阳,你来了啊!”谢天这一见到我时,顿时朝我一阵笑道,笑声时,他的这目光也是望在我的命根子上一眼。
  
      我现在的这走路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了点,手捂着自己的命根子朝前行进,这任谁见到我此时的这一副模样,都可能是会发笑的。
  
      一见到谢天的这副模样,我这心里也是一阵不屈。
  
      我这刚是猛的一站身,这下可好,我的下面这又是一痛,整个人可是一下半躬着身体,就差点倒在地上了。
  
      “王阳这是怎么了?”张铭一阵惊道。
  
      “刚才,她在跟柳倾国切磋的时候受了伤。”张婉清如是说道。
  
      受了伤?
  
      一听到这里,张铭可和谢天两个人都是一惊,这连忙围了过来。这谢天老儿这一过来可好,可就是立马要去扒我的裤子。
  
      “不要,我不要你们给我查看!”我见到他们这两位老家伙的模样,我可是一下惊住了。
  
      我还以为是张婉清给我检查呢,结果可好,这不是她给我检查,竟然是让两位老家伙给我脱裤子!
  
      我可是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
  
      “小阳,你不是受了伤嘛?让馆长跟这老家伙给你检查一下!”张婉清说到这里,一转身,可是小跑出了馆长室。
  
      不啊!
  
      我可是绝对的反对!
  
      看着此时小跑离开的张婉清,我的心里怎么突然是有一种好似自己被人卖进了窑子里的感觉。
  
      坑,这可绝对是一个巨坑!
  
      我这分明是被张婉清给坑了啊!
  
      我先前也是没想到,张婉清让我来到楼上,竟然是把我丢给了张铭跟谢天,而她自己却走了!
  
      “小阳,你这到底是哪里受了伤,让我们给你检查一下!”这张铭极是严肃的口气道。
  
      看着眼前张铭的这一副很是严肃的模样,我可真是想死的心都有啊!
  
      你这一个老头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此时竟然还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你这是想让我死嘛?
  
      望着眼前张铭还有一旁这一脸笑意的老东西谢天,我的心里可真是一阵阵的苦水只有自己知啊。
  
      “不用,真的不用了!”我这一阵羞愤道。
  
      老子的这命根子要是给张婉清看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但是,要是这给了这两个老男人看了,我可还真是心里阵阵的不舒服,或者换句话说,是非常的忐忑!
  
      这感觉,可是尼玛太难受太别扭了!
  
      张铭跟谢天此时可是坚持让我把这裤子给脱了,可我就是不愿意。
  
      最终,这两个老家伙可是用起了武力。
  
      我的力气可是没办法跟这两个老家伙相比的,他们两人虽然年纪都不小了,可这一个是张家武馆的馆主,而另外一个则是实力丝毫不下于这张铭的谢天。在他们这两个老家伙的手下,我还能讨得了什么好果子吃?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住手,我没事的,快点住手!”我对着这两个老家伙可是好一阵的叫喊着,可是,这两个老家伙根本不听我的。
  
      就这样,我好似忍受着被强暴一样的心情,我的裤子被这两个老家伙给扒了下来。
  
      “看来这受的伤也是不轻。”张铭说道。
  
      “确实,看来是要用青子黑给他用一下,不然的话,这小子的下半辈子可就完了!”谢天一阵笑道,这笑声可是极为的****。
  
      “老东西,你就知道吓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一阵没好气的骂声道。
  
      “我吓唬你?小子,你可真是有够搞笑的,老子我可是一点都没吓你!”谢天很是郑重的口气道,“以后,你还是老实点,你这先面今天可是伤的巧了,伤到了筋了!要是你现在不好好的治的话,你这以后下面可是不举的!”
  
      一听这里,我可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来。
  
      “你说的是真的?”我还是有些不相信这老家伙的话,我这下面先前也是被踢伤过的,现在只不过是被咬了一下,有这么严重嘛?
  
      “不相信老子也可以,那好,你现在别治疗了!”谢天一副无所谓口气道,“反正这又不是老子的,等以后你要是不举的时候,哭的可是你哦!”
  
      听到谢天老儿这一副幸灾乐祸的笑声,我的心里可是大惊。
  
      “你说,救还是不救你啊!”谢天老儿继续朝我笑道。
  
      废话,我怎么可能不想被救啊,这是必须的!
  
      “救!”我很是坚决的说道。
  
      一听我的话,谢天这才是一笑,“既然是想要被救,那你还不老实点?”
  
      我了个擦,我难道有不老实了嘛?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可是阵阵的不爽,不过,现在我可还希望这谢天跟张铭救我的下半辈子呢,我可不敢跟他们对着干了。
  
      紧接着,就见张铭此时从自己的书柜上拿了一小铁盒来,从中取出一点膏药来,这正是青子黑,先前我可是用过的。
  
      “好了,你自己敷上吧!”张铭对我说道。
  
      这一点头,当然是我自己敷上了,我可是不能让这两个老家伙给我敷的,要是让他们给弄话,这还得了?
  
      青子黑一敷在我那受伤的部位上时,顿时,一股清凉流过,很快的,我下面的那一阵剧痛感可也是缓解了不少。
  
      这时,一旁这谢天那极为怪异的目光看在我的身上,可是让我的身体也是在微微的发颤着。
  
      自己的命根子刚才可是被这老家伙给看了,而现在,他还是这样一副极为怪异的目光望在我的身上,我这心里要是不发颤才怪了呢!
  
      望着眼前的这猥琐老儿谢天,我这刚把自己的命根子抹好了药后,这可是连忙把身体这一转,把自己的裤子给好好的提好!
  
      “小子,可没想到啊,你这么小的年纪,这下面发育的倒还是很不错的!”说到这里此时这老家伙的笑声可是更盛。
  
      尼玛!
  
      老子这下面发育的怎么样,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嘛!
  
      我的心里阵阵的不舒服,就在这时,这谢天老儿竟是缓步朝我走了过来。
  
      这老家伙一朝我走过来,我的心里更是一惊。
  
      “你……你想干什么……”我一阵惶恐的,竟是不自觉的朝后行了两步。
  
      “小子,你这是怕什么?难道还怕老子吃了你不成?”老家伙见我这一副害怕的模样,他这嘴角的笑意也是更盛。
  
      “我不怕你吃了我,我怕你恶心我!”我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臭小子,这说话可真的是一点都不留口德啊!”猥琐老儿谢天如是说道。
  
      “对你,我可是一点都不需要留口德的!”我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好啊,看你这小子这鸟样子,老子我有话可是不说了,吃亏的可是你!”谢天突然一副牛气哄哄的对我说道。
  
      “什么事?”我忍不住的问道。
  
      这老家伙也不知道是说真的还是在说假的诈我,不管如何,我还是开口问道。
  
      “小子,你不是不想鸟老子嘛!”这下,谢天可是更牛气了。
  
      “不说就算了!”见到老家伙的这副模样,我可是更加的怀疑这家伙是在坑我,我的目光再转向了一旁的这馆长张铭,“馆长,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话一说完,我便欲朝楼下走去。
  
      这青子黑也是极为的神奇,我这才把这东西在我的下面用了一下,我这下面竟是极为的清凉,疼痛顿消。
  
      先前我的下面可是疼的厉害,而现在,我这下面虽然还是在疼着,可是,这种疼痛对我来说却是可以忍受的。
  
      以我现在的这种状况,即便是走路回去,也是没什么关系的。我向这张铭道别一声后,便要离开。
  
      我这还没踏出两步,谢天老儿这时又开口了,“喂,小子,这三天内,你可必须要禁欲啊!要是你忍不住了,也要忍着!不然,你这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就算你这是用了青子黑,也是救不了你这下半辈子的性福的!”
  
      什么?
  
      我自己一惊,连忙转过头去,可是一副惊恐的神色望着眼前的这谢天。我这可是有些不相信谢天的话,又把目光转向了张铭。
  
      “你怎么跟孩子说这种话?”张铭一听谢天的话,顿时朝他有几分责备道。
  
      好嘛,原来是真的!
  
      刚开始一听到那老家伙的话时,我还以为这老家伙是在骗我的,可是,现在又听这张铭的话,我可是确信了,这谢天老儿还真的不是在骗我!
  
      三天禁欲!
  
      我了个去,这对我来说倒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幸好,我先前跟刘慧在h市的时候,我可是把该享受的全都给享受完了。
  
      而如今,就算是真的禁欲三天,我也可以忍了下来。
  
      何况,我先前运动的那么厉害,这消耗的也是够大,这三天的时间对我来说,正好是让我休养了。
  
      离开了张家武馆后,我直接奔向了刘慧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