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43章 内存卡里的惊悚内容

彼岸2017-2-15 23:26:0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神色一怔,完全没想到小丫头此时竟是朝我一阵质问道。
  
      原来,这小丫头不高兴的的原因还是在我的身上!
  
      好嘛,既然是因为这个,那我就好办了。
  
      我当然是说我现在的伤还没完全好,以及我这亲戚不喜欢陌生人到他家去,再加上这小雪是我的女朋友,我不想让她去吃闭门羹云云。反正我现在是有什么扯什么,直到小雪不再生我的气了为止。
  
      终于,我这边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小丫头给哄得不再生气了。
  
      中午的时候,我这可是一阵胆战心惊的,原因无他,我这是要到张家武馆去了。
  
      虽然先前刘慧已经告诉我她已经替我向这武馆里请了假,但这张婉清是何许人?何况,现在在这武馆里还有柳倾国这娘们!我这一来到了张家武馆后,首先,我这就见到此时在武馆的最前面是这柳倾国。
  
      因为这柳倾国是猥琐老儿的徒弟,所以,她这段时间里,几乎是跟我一样,她都是经常性的待在这里。
  
      柳倾国这一见到我时,原本这清秀的面庞可顿时变得极冷好似蒙上了一层寒霜似的,但这却是有着另外一种别样的冷艳美。
  
      众多的武馆学员此时可都是把柳倾国等人围在中间,先前我也见到过这种情景,这是武馆内的学员们在切磋。
  
      这往往都是有一个人在这众人围绕的圈圈里面,谁想进去挑战的话就进去。当然,只要是站在这圈圈里面的人可是也有资格来直接点名选择自己的挑战和切磋的对象的。我这也是赶的巧了,我这刚一进来,这柳倾国可是刚把武馆里的一个学员给撂倒在地。
  
      柳倾国这有些气喘吁吁的模样,我这一进来,她可是一副愤恨的模样望着我。
  
      “你怎么现在才来?”就在我的目光这望向柳倾国的方向时,此时,在离我不远处,一阵冷声也是突然响了起来。
  
      一听到这声音时,我可是一惊。
  
      听到这声音,我怎么可能认不出这人来?这人不正是我的那个野蛮小师傅,张婉清嘛!
  
      “小师傅!”我对这张婉清一阵很是恭敬的说道,我此时可是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希望这张婉清不会那么狠毒的折磨我,或者这么我的时候能够稍微的手下留情一点。
  
      “小师傅,我这不是不想来武馆,而是我这真的是遇到了麻烦,实在是没办法来的!”说到这里,我还怕这张婉清不信,我这还故意的加重了语气又说出了一句来,“我们这是去救人去了!”
  
      “救人?就凭你!”张婉清的目光望在我的身上,一副完全不相信和嗤之以鼻的模样。
  
      尼玛!
  
      就我怎么了?难道这国家的法律还规定我不能救人了不成!
  
      望着张婉清的这不屑的目光,我的心里虽然是极为的不满,但我这还是老实的把这些不满全都给憋进了自己的心里。
  
      “怎么?你还不服气是不是?”张婉清的这目光望在我的身上,一副挑衅的模样。
  
      不服,我当然不服了!
  
      可我不服我就是不说,看你拿我怎么办!
  
      “王阳!”就在这时,这柳倾国突然朝我喊道。
  
      “干嘛?”我这听到有人喊我,我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应声道。而等我回过神来时,我这可是意识到,这柳倾国是在喊着我要跟我决斗呢!
  
      “你还愣着干什么?你刚才不是应了人家的话了嘛!”就在这时,我身边的这张婉清也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口气道。
  
      “什么?”我一惊。
  
      一见到张婉清这小婆娘脸上的笑容,我的心头也是一愣。
  
      尼玛!
  
      这不科学啊!
  
      先前,在张婉清跟这柳倾国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人可是这互相的看着不顺眼,以致于两人可是这刚见面多久就互相不服对方而大打出手。
  
      可是,我现在眼见身前的这两人,显然,她们两人现在好似已经达成了一致似的,竟然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
  
      这是什么情况?
  
      先前我来的这些天里,也还没见到她们两人互相给对方什么好脸啊!难道说,我这两天没来,她们两人的感情一下突飞猛进不成?
  
      我的脑海里就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张婉清似乎很不满我站着不动,这一伸手,直接把我朝柳倾国的方向推了过去。
  
      我这可是一副极为幽怨的目光望在身后的张婉清,你这是我的师傅嘛?有这么把自己的徒弟送往死地的徒弟嘛!
  
      “不要用这么恶心的眼神来看我!”张婉清没好气的对我说道,而且,她在这说话时,目光可还是狠狠的瞪在我的身上,好似我这要是稍微不老实不听话一点,她就会对我动手似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望着此时在我对面一阵张牙舞爪,就等着要对我动手的这柳倾国,我已经能想像的到接下来这等待着我的命运了。
  
      我这一步步的朝着前面行进着,这感觉可就跟是要去断头台似的,这感觉真尼玛太不爽了!
  
      我这一步步的朝前行紧进着,原本这十几秒钟的路程,我可是整整的走了近半分钟,这才终于来到了柳倾国的面前。
  
      柳倾国这一见到我朝她走去,这脸上可是蔑视以及愤恨的模样。
  
      先前,我可是做了太多的对不起这柳倾国的事来,而现在,这小娘们显示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来羞辱我!
  
      我操了!
  
      来就来,大不了,老子就跟你拼了!
  
      我心里这样想着,很快的,我这也才来到了柳倾国的面前。
  
      众人让开了路,我这一走进他们众人所围的圈圈里,先前这让开路的众人再把我给围了进去。
  
      “到为止不?”我突然出声道。
  
      我刚才心里可还是一阵愤恨的模样,但这一站在了柳倾国的面前,我可真是有些怂了。没见过这柳倾国手段的人可绝对是想不到她到底是有多厉害。能跟省武术冠军打成平手的人,能是好相与的?
  
      “好,点到为止也行!”说到这里,柳倾国就已经摆开了姿势,“来吧!”
  
      我虽然是比柳倾国早进到这张家武馆几天,但这柳倾国可是早先入门的,算来的话,我可是此时这张家武馆里最年轻的弟子!
  
      我想装会嫩,可是在场的各位学员却没有一个人怜惜我的,相反的,这些货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居心,一个个脸上现在笑得那个灿烂啊,好似已经看到我被柳倾国给修理的不成人形的模样了!
  
      我了个擦!
  
      来吧!
  
      我心头一狠,既然想跟我干,我就跟你动真格的了。
  
      其实,不管我现在是不是动真格的,总之我等下要被揍,这可是木板上钉钉的事。现在,在武馆里跟我差不多年纪的人,能够跟柳倾国动手的绝对不超过三个人,这其中一个人还是张婉清。
  
      柳倾国低声沉喝一声,猛的这一踏步,就朝我一下冲了过来。
  
      一见到这柳倾国朝我冲身而至,我的心头一紧。
  
      我此时使的可是标准的张家拳法,而这柳倾国所使的可是经过猥琐老儿谢天改良过的张家拳法,她的这拳法混合步法以及其他的拳法中的擒拿技法。按照先前这谢天对我所说,这张家拳法只是最为基础的拳法,正因为他是最为基础的拳法,所以,能够在她的这拳法之中混合其他的擒拿技法等等也都是极为平常而且可行的事。
  
      只是,现如今,我只会这张家拳法而已,其他的我根本不会,便只能以之来跟柳倾国相对手!
  
      砰砰砰,这一连串的攻击下来,我可是被身前的这柳倾国给给折磨的不成人形。
  
      我本来就不是柳倾国的对手,我会的她也都会,我不会的她也会,同时,我这会的,她可是要比我学的更为精深!
  
      这还怎么打?
  
      砰的一拳,柳倾国的手再次落在我的胸口,接着,她的脚下紧接着一绊,再一个借力,朝前一推,直接把我推倒在地。
  
      虽然我的身体要比这柳倾国的身体素质要高出许多,可是,我这也是人身**,我这可是禁受不了这连番的折磨!
  
      砰的一声,我的身体一下被推倒在地。
  
      我这眼疾手快,刚是一伸手,就在我的手这刚一撑地时,身后突然一重,柳倾国竟然一下坐在我身上。
  
      “还不倒?”柳倾国这刚一坐在我的后背上,可还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口气道。
  
      我操!
  
      我们这切磋时候可没有人使这一招的!
  
      我这一挺身,把柳倾国的身体再朝前一冲,一下把她的身体给顶开了。
  
      “好了,我认输!”我这一起身,便对柳倾国说道。
  
      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刚才我可是被欺负的有够惨烈了,我现在可不想自己再成为她的玩物。
  
      与其被人折磨,倒还不如我这干净利落的直接认输得了!只是,我想认输,在我面前的这柳倾国可不会这么轻易的饶了我。
  
      “认输?今天可没有认输的!”柳倾国这娇喝一声,朝我可是猛的冲身过来。
  
      搞什么飞机?
  
      我这连认输都不行!
  
      这下,我可是真的不怒了,这尼玛算什么事?刚才你折磨我欺负我也就算了,现在我都已经跟你低头了,你还不放过我?
  
      好!
  
      你不放过我,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我这本想离开的,但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想让开路让我离开的,而同时,在我身后不远处的这柳倾国已经朝我冲了过来。
  
      柳倾国既已朝我冲了过来,我就算是想离开也根本没有机会,这下,我只有硬着头皮继续朝前冲了。
  
      柳倾国朝我猛的一冲过来,她的招数可是招招凌厉,虽然我和不想承认,但是,这凌厉的招数在她的手心里施展起来确实有几分优雅。
  
      我使张家拳的话,在这柳倾国的面前就是自己找虐,不管我出什么招,这柳倾国总是能先我一步,比我快,更比我利落。
  
      砰砰砰,柳倾国这又是连续数招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简直就跟一个沙包似的被这柳倾国给打来打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