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210 我可没兴趣跟你睡一起

彼岸2017-2-15 23:22:15Ctrl+D 收藏本站


      张晨,你可千万不要醒了过来啊!
  
      在听到她这呻吟的刹那,我的心头可是陡然间的紧成一团,砰砰直跳的,让我紧张万分。这小娘们要是醒来也可以,你要先让我把你枕头下面的丁字裤给找到拿出来再说啊!我的心里此时可还是在惦记着我这枕头下面的丁字裤呢!
  
      张晨口中所发出的这一声呻吟声来,完全是自己下意识时发出的声音,不过,即便如此,这声音听在我的耳中,可也是让我的神经一紧。
  
      我告诉自己,我是色狼,也算是一个流氓,但我不是种猪,也不是强奸犯。
  
      我这可是在强忍着上去把这张晨给强奸的冲动,她的脑袋这一转开,我的手这朝她的枕头下面可是继续的探了过去。
  
      就在我的手这又继续探进去时,我的心里可是一喜。
  
      真的摸到了!
  
      我的丁字裤啊,不对,这不是我的丁字裤,是我偷来的叶颜的丁字裤啊,我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把这丁字裤给弄到手的!
  
      没丢,还好它可是没被姐姐还有张晨发现。
  
      张晨昨晚昏迷了过去,所以,我这最为担心的也就是姐姐发现她。其实,就算是这张晨发现的话,我也不怎么在意。反正,我跟这张晨之间本来就没有太多的牵挂,就算她知道我是一个变态流氓加色狼,只要姐姐不知道就好了!
  
      我这把丁字裤从张晨的枕头下面刚一拿了出来,一见到这黑色的丁字裤,我的心里可是欢喜。
  
      就在这时,我的心里也是一阵放松。可是,没等我的心情完全的放下来,未想,张晨这似乎感受到自己的枕头有些松动,所以她的脑袋这一下转了过来。
  
      她这是要是醒过来了?我的心头一惊,她的头这一转过来时,她的手竟一下抓住了我的手腕!
  
      这什么情况?
  
      我愣住了!
  
      我的手这可是正抓着丁字裤呢,她这一下抓住了我的手,这不是让我不能把丁字裤给拿走嘛?
  
      这可不行!
  
      我要是在这房间里待的时间再长一点的话,姐姐肯定会怀疑我在这楼上干一些坏事的。我可不能让姐姐怀疑我!
  
      想到这里,我的手这一伸出来,顿时把张晨这抓住我的手给挪开了。这下可好,我的手这刚把她这抓住我手腕的手给挪开,这一挪,她竟然抓的更紧了!
  
      我去!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快点松开老子的手啊!你这手里要是抓的是老子的命根子,我倒还不那么的介意,你这抓着我的手,要是姐姐现在在门口看到的话,大概还以为我是正在对你干什么坏事的时候突然被抓到了呢!
  
      先不管这小娘们到底是松不松我的手,我先是用另外一只手把在张晨枕头下面的丁字裤给拿出来,好好的藏在我的口袋里。
  
      我这来到客房里可就是为了把这丁字裤给拿走的,现在既然这丁字裤都已经找到了,我当然是第一时间里要消灭藏匿证据了!
  
      我这先是把叶颜的丁字裤藏在了我的口袋里,紧接着,我这继续来调教一下此时正抓着我手臂的张晨。
  
      小娘们,你这抓着我的手做什么?我的手可不是猪蹄,又不能吃的!
  
      我真想把这张晨一下给喊起来,但现在她可是睡的跟死猪似的,想来,就算是我稍微用点力,也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想到这里,我便是一伸手,先是把此时紧紧抓着我手臂的这张晨的一只手从我的手里给挪开。
  
      紧接着,我再用手把她的另外一只手给挪开。
  
      她的手此时就跟八爪鱼一般紧紧的缠在我的手臂上,我这又不能一下把她的手给甩开,只能把她的手指这一根一根的从我的手腕上给挪开。
  
      就在我的手这刚挪动了她的第四根手指的时候,这小娘们竟然又是口中一阵不依的‘嗯’了一声,紧接着竟然一下醒了过来。
  
      这一见到我,张晨猛的一张嘴,就要大喊。
  
      我现在可是眼疾手快,就在她这刚要张嘴的时候,我这一伸手,一下把这张晨的嘴巴给封住了!
  
      张晨的口中一阵哼哼啊啊的,她这想要说话,但我却根本不让她说出半句话来。
  
      我这要是一松手,她肯定是一声尖叫的,这电视剧里的场景必然发生,我可不傻,我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喂,你可不要叫啊!我只不过是找一下在你枕头下面我的内裤的,我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我对张晨解释说道。
  
      张晨此时一副惊骇的神色,身体也在一阵挣扎着,显然,这小娘们是完全不相信我的话的。
  
      “你答应我不喊,我就把你松开。”我再次对张晨说道。
  
      张晨对我点了点头。
  
      我见到她这惶恐惊慌的神色,也有些于心不忍,这才把手给松开了。
  
      我这一松开自己的手可好,陡然间,这张晨又是一声雷霆的叫喊声陡然响起。
  
      这一声响起,我也是一惊,想要再次把张晨的嘴巴给堵住,为时已晚!
  
      我心里那个悔啊!
  
      我这是太善良了嘛?
  
      为什么我这么相信了这张晨,她竟然却还这么的大声叫喊出来?不相信小爷我嘛?
  
      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突然响起,我知道,肯定是姐姐朝楼上奔来了。
  
      我也不反驳,任着张晨一阵惶恐的神色望着我,她还用被子使劲的朝自己的身上掩着,好似我刚刚把她给强暴了似的。
  
      我这一副木然的神色望着她,而我的这副模样在张晨的眼里,恐怕已经完全是一个强奸犯得逞以后对这被强奸对象冷冷的邪恶模样。
  
      姐姐这一阵慌张的来到了楼上,这一冲进了房间里,便是连忙问道:“怎么了?”
  
      “王颜妍,我怎么会在这里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晨这一见到姐姐过来,竟是慌张的一下抱着被子从床上跑了下来。
  
      “小阳,你到底对张晨做了什么?”姐姐见到张晨这一副慌张的模样,顿时也朝我一阵冷声质问道。
  
      “姐姐,我可什么都没对她做!”我如实说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跟我睡在一起的?”张晨一阵惊慌道。
  
      “喂,你这话说的可要负责任啊!我什么时候跟你睡在一起的?我刚才只不过是从枕头下面想找一下我的内裤,结果你抓住了我的手。我没想到你竟然会醒,我就不让你喊,结果你还是喊了!你说,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嘛?”我见到张晨这么说,我也是一阵怒道,“小爷我昨天费那么大力气把你给救了出来,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的嘛?我可没兴趣跟你躺一个床上!”
  
      姐姐一听这里,顿时也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姐姐没说昨晚在KTV的事,而是跟张晨说,昨晚是姐姐跟她一起睡的。而我是来楼上拿换洗衣服的,是张晨误会了。
  
      张晨一听这里,似乎这才终于明白了过来。
  
      我见到张晨的这副模样,转念一想,这也不能算怪她,任谁这一大早起来的遇到这种事恐怕都以为自己是被人给强暴了占了身体。但是,一想到昨晚是因为她的生日才让姐姐差点出事的,我的心里可就是一阵不舒坦,看着她的目光也不善了起来。
  
      “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张晨一阵歉意的对我说道。
  
      “对不起?我可不会怪你误会我,我问你,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你生日,闹那么久,有人被弄晕了你还没察觉,你是想把姐姐都给一起连累了你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我朝张晨一阵怒道。
  
      望着眼前的张晨,我可真的是怒了。
  
      她多次差点被人强奸和轮暴,可都是我救了她。
  
      我不知道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她以前就被人强暴过还是怎的,经历了这么多事后,她可是一点记性都不长。
  
      这次,她又差点害了姐姐跟张兰,再加上这一大早的,她见到我的时候,还以为我昨晚把她给怎么了。
  
      你现在既然这么害怕我把你给怎么了,为什么当时在KTV里的时候,你就不能稍微注意一点呢?
  
      越是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可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小阳,你这是做什么?”姐姐见我这么凶的对张晨,也一下拦在了张晨的身前,把她紧紧的护在自己的身后,“张晨她又不知道的,你这么凶对她有什么用!”
  
      张晨听到我对她的这一阵怒吼,整个人也是被我给惊住了,有姐姐挡在她的身前,她这也是连忙紧紧的躲在姐姐的身后。
  
      不过,即便我这对她一阵吼声出来,她也还是一下不明白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我见到张晨的这一副模样,也懒得跟她继续说。
  
      我这一转身,从柜子里把我换喜的衣服给拿了出来,这才一阵很是怒气的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我这一来到楼下,便直接钻进了楼下的这浴室里。
  
      冰冷的水在我的身上缓缓的流过,即便如此,我的心情却也没有半点的好转过来。
  
      或者,我真的是不该对张晨发火,毕竟,她也是昨晚事件的受害者,要不是我及时赶到的话。先不说姐姐会不会受到危险,她跟这张兰铁定是要出事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也是有着些悔恨,要不,等会我这出去的时候再跟她道歉就是了!算了,先不想这么事了,我还是先洗好澡再说。
  
      等我洗完了澡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这时,正好也是吃饭的时候了。
  
      我这从浴室里一走出来,就见到此时在浴室里张兰、姐姐她们可全坐在客厅里的椅子上,围在饭桌前。
  
      “小阳哥哥!”我这一出来,珍珍也对我一阵欢喜的喊道。
  
      昨晚,我对小珍珍可是老实的交代过了,而现在,她见到我时,也是一副欢喜的模样,想来,我昨晚貌似苦口婆心的对她说的话,她也已经完全的听了进去。
  
      我这一出来,目光再转在张晨的身上,张晨的目光有些不敢看我,完全一副做错了事的孩子的模样。
  
      见到张晨的这副模样,我的心里还真的是有点点不忍。昨晚的事,她又不是主谋也是受害者,我还这么凶巴巴的对她,显然是有点太不合适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