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197章 枕头下的东西是不是被你拿去了?

彼岸2017-2-15 23:20:45Ctrl+D 收藏本站


      当然,我可不会傻傻的疯狂去学,我这要是把学习给一下学的太好了,以后我这要是想再提高的话可就难了。而我这把自己的学习成绩给一点点的提升上来,姐姐看到我这学习和学武结合起来成果。恐怕,以后我就算是不想学武的话,姐姐也都会让我去学的!
  
      想到这里,我可是一阵的得意。
  
      我这在客厅里看着书,姐姐原本是在珍珍的房间里看着珍珍学习的。不多时,她从房间里走出来时,竟见到我在这么貌似很认真的学习着,眉宇中也是一阵欣喜。
  
      我见到姐姐这高兴的模样,我的心里自然也是欢愉。只要是姐姐想见到的,能让她开心的,我自然是很乐于做的。
  
      而在我这看书的时候,姐姐也走了过来,她向我问道有没有不会的地方,要是有不会的地方,她会来告诉我的。
  
      这种能够跟姐姐独处的机会我当然是不会放过的了,只不过,现在我可是在刘慧的家里,我这就算是想跟姐姐单独亲密接触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这种时候,我可是老实的询问了姐姐一些问题。
  
      很快的,刘慧便把这午饭给做好了。
  
      午饭时,我今天中午吃的可是要比昨天少了许多。等我这把午饭给吃完了以后,我可是发觉自己的身体要比上午更为精神了。我这再看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现在这伤口可是已经好了几乎近九成了。要不然的话,我这一中午怎么能跟刘慧做那种男欢女爱的事呢?
  
      “姐姐,我这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下午想到学校去!”刚一吃过了午饭后,我便开口说道。
  
      “你的伤还没完全好,不可以的。”姐姐很是坚决的对我说道。
  
      “姐姐,我的伤真的没什么问题了!张婉清小师傅给我拿来的药很管用,我这现在身上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朝姐姐一阵笑说道。
  
      “不行,等你的伤全好了才可以去上学!”姐姐继续坚持道。
  
      就在这时,刘慧家的房门再次响了起来。
  
      我们四个人可都是在家呢,现在这究竟是谁会来?
  
      在我这惊疑的神色中,小珍珍可是主动跑去开了门,这大中午的,我们倒也不怕会有坏人来。
  
      而我想到这个时候会来的,恐怕就是刘凯了!不过,等我们这一出门看时,我这可顿时傻眼了,现在来的竟然不是刘凯,而是张婉清!
  
      张婉清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的?
  
      我这一阵错愕的神色,此时,在这房间里,除了我跟刘慧外,珍珍还有姐姐可是不认识这张婉清的。
  
      “慧姐姐。”刚一进门,这张婉清可就是一阵甜美的对张慧喊声道。
  
      见到此时显得极是乖巧可人的张婉清,要是不认识她的人,肯定是会被她给骗到的。当然,我是知道这小娘们到底是有多狠毒的。我是不会被她给骗到的!
  
      “婉清,你怎么会来我家的?”刘慧有些明知故问道。
  
      张婉清的目光丝毫不加掩饰的望在我的身上,“还能为什么,这还不是为了来看他的!怎么样?身体好多了吧!”
  
      我微微点了点头,还是感激道:“谢谢婉清小师傅。”
  
      虽然我是打心底的对这张婉清可是没什么好感,这小娘们可是把我给欺负的够惨。但不管怎么说,她这名义上还是我的师傅。而且呢,我的伤能好的这么快,也都是多亏了她把张家武馆里的秘药给了我用。不然的话,恐怕我现在还是躺在床上不能随便的动弹呢!
  
      “恩。”张婉清也是一点都不客气,“你的伤好了以后,马上到武馆里来练武,知道了没有?”
  
      我再点了点头。
  
      这小娘们长的这么漂亮,怎么说话却是这么的难听不中听呢?
  
      接着,张婉清跟着刘慧两人可就如一对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似的,这一阵嘘寒问暖的,交谈的也是极为融洽。很快的,这大概是姐姐的个人魅力原因,姐姐也被张婉清给带进了她们两人的交谈中去了。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可是一点都不假,何况,此时在这房间里还有小珍珍这个小丫头,勉强算是凑的上四个女人。
  
      她们四个人在一旁说来说去,而我则就在这旁边看着她们说。我也不知道她们这到底是怎么有那么多的话说,这才刚刚见面第一次而已,这几个人竟然也能没话找话的一下交谈了半个多小时。
  
      一直等到姐姐和珍珍这快要是去上学了,她们这才结束了对话。
  
      “姐姐,我也上学校去。”我再次对姐姐说道。
  
      听我这么说,姐姐还是一阵犹豫之色,显然是不想让我一个人去。
  
      “没事的,我们的秘药青子黑可是很久以前传下来的宝贝,这只是治疗王阳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我先前以为这治他的枪伤需要三天的时候,后来我回去问了爷爷。爷爷虽然对我私用了青子黑也很生气,但见我是拿去救人的,便也没对我多作刁难。他告诉我,你的伤,要是恢复的好的话,一天的时间就没什么大问题了!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已经快一天的时间里,你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去上学当然是没问题的!”张婉清如是说道。
  
      见到张婉清这么说,姐姐这才放下心来。
  
      姐姐这同意我去学校上学,我可是非常的高兴。
  
      上次我到了学校,却没见到白雪,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一想到很快就能再见到白雪了,我的心里可是极为的高兴。
  
      跟着姐姐还有珍珍一起离开了刘慧的家,紧接着,如同先前一样,姐姐自己离开,我先把珍珍送到了她的学校后,我这才回到了四中。
  
      等我在刚一踏进学校的大门时,上课前的预备铃正好响了起来。
  
      我这踏进教室的时候,还没有上课。
  
      毫无疑问的,我这一出现,可是再次成为了众人目光集注的焦点。
  
      从我这一踏进了教室里,我可是没把其他任何人看在眼里,我的目光里只有白雪一个人。而这时,白雪的眼里也只有我一个人!
  
      “小阳哥……”白雪这一见到我来到她的面前时,小雪这目光中有着异光在闪动着,既是欣喜又好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
  
      我也没先回小雪的话,我这一走到了小雪的身前来,我这先是坐在了她的身边,紧接着,我这很自然而然的一伸手,直接把小雪的手握在我的手心。
  
      “这段时间,我好想你。”我这刚一来到小雪的身前,便一阵轻声的在小雪的耳边柔音说道。
  
      我这段时间里确实很想白雪,但是因为在我的身边还有姐姐、刘慧以及珍珍她们三个人,而白雪可是只有想我一个人。所以,相比而言,在这思念之苦上,白雪可是要比我的更重更深。
  
      我这一回来,我的手刚是一攥住了小雪的手,而小雪这时可也是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好似这一松手,我就会再次跑掉一般。
  
      “小阳哥,以后都不准再丢下小雪一个人了!”白雪的目光望在我的身上,对我一阵动情道。
  
      我紧紧的握着白雪的小手,我这可是能够清晰而真切的感受到白雪对我的情意,这份情这份意,我自然极为的珍视。
  
      轻握着小雪的手,她的手很是柔软,给我一种柔若无骨的感觉。我的手一张开,就这样轻柔的握着她的小手,一节课里,我都没有松开她的手。
  
      一直等到第二节下课,没想到,今天下午可是没有叶颜的课,她竟然又在我们教室外巡视了一番。
  
      “王阳?”叶颜这一见到我时,也是一惊。
  
      “叶老师好!”既是见到了叶颜,我自然也是连忙问好。
  
      “你怎么来上课了,不在家里好好的休息?”叶颜可是知道我身上的伤口裂开的,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我这伤口裂开后,因为张婉清拿来的药,这伤对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事了。
  
      “叶老师,我想回来上课,所以就来了。”我对叶颜如是说道,说话时,我的目光望在叶颜胸前的那一对**上,我这也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
  
      “放学后,你来我一下我的办公室,我有事问你!”叶颜如是说道。
  
      “是,叶老师。”我也没有丝毫迟疑的回道。
  
      上次我的伤口裂开可是这叶颜给我弄的,我上次虽然原谅了她,但我以现在这身上的伤来上课,还是有些危险的。想必,这叶颜大概是担心我身上的伤,这也不奇怪,本来要不是她的话,我也就不需要张婉清用张家的秘药青子黑来帮我治疗,我也就不用欠下这小娘们的人情了。
  
      一直等到放学了,我便跟先前答应叶颜的一般,我这便走到了叶颜的办公室去了。
  
      先是敲了敲门,当我听到了叶颜的应声后,我这才回到了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王阳,你身上的伤这么严重,怎么不在家里好好的休息,现在就来学校上课了?”我这刚一走进了叶颜的办公室,她便首先朝我问道。
  
      “叶老师,我现在是学生,学生的天职自然就是学习,我来学校学习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啊!”我一阵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这谎扯的还真是有够像那么一回事似的。
  
      叶颜的目光望在我的身上,好似也有些吃惊我会说出这一番话来,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怎么说出来的,总之,我也觉得这么回答可是再好不过的。
  
      “我还有件事想问你!”叶颜沉吟了片刻,这才终于一咬牙,对我说道。
  
      “叶老师,您说!”我问道,不知道这叶颜想问我什么。
  
      叶颜的目光先是朝她身后的帘子方向看了一眼,她这一看,我的心头也是顿时一惊。这时,我好似也意识到了叶颜这是想问我什么!这不就是问我偷了她枕头下那条丁字裤的事情嘛!
  
      “我枕头下面的东西,是不是你拿去了?”叶颜说到这里时,脸上还有些不自然的羞红。
  
      “枕头下面的东西?”我装作一副很吃惊的神色,“叶老师,您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拿过您枕头下面的东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