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188章 刘凯是他儿子!

彼岸2017-2-15 23:19:42Ctrl+D 收藏本站


      “啧啧啧……”就在这时,一阵啧舌声突然响起,我这一转头,就见此时在墙头的一个猥琐老儿望着我,“为了这个小子竟然浪费了这么贵重的药,真的是太浪费了啊!”
  
      听到老家伙的话时,我这一转头,就见此时正趴在墙头,此时朝着我们院子里望来的老不正经的谢天。
  
      “你怎么在这里?”我跟张婉清两人都是惊道,一副很是吃惊的神色望着此时还在墙头的同胞。
  
      我们两这话刚一说出,也都意识到对方这说话时的口气和惊疑程度几乎都是如出一辙,我们看向对方的目光中也都是惊愕。
  
      “啧啧……”这老家伙此时还是一副饶有兴致似的模样笑道:“我见婉清这小丫头把武馆里这么贵重的药给拿了出来,身为她的师叔,我也自然是有义务要把看看她这小丫头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老东西,我做什么事,还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的嘛?”张婉清望着眼前的这老家伙,很是羞愤道。
  
      “不用,嘿嘿,当然不用了……”谢天又再笑声道理。
  
      “既然不用,你还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废话,你不在武馆里好好呆着,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回去!”张婉清顿时又朝谢天的小奶茶店。
  
      “回去,当然是要回去的话,只不过,我这回去可是要先得到一点回去的好处才行!”我朝张婉清一阵笑道。
  
      “你还想要什么好处?”这次不是张婉清,而是我开口问的。
  
      “嘿嘿,既然这小丫头都已经把这青子黑带了出来,就分给我一点吧,保不齐哪天被你这小丫头给折磨的半死不活的时候我还能起死回生,留下一条小命呢!”谢天老儿此时这可是一副完全不负责任扯淡的口气。
  
      张婉清被老家伙这一阵扯淡,脸上顿时可不好看了。
  
      “真是讨人厌的家伙!你要是想就这样撅着屁股趴在墙壁上,你就在那趴着吧!”张婉清没好气的朝此时正在墙头上的这老家伙一阵怒声道,声音刚落,张婉清的目光再转向了我,“你自己好好养伤,这还有剩下的一些青子黑药膏全都在这里,记得每天抹一次,过不了多久,你的身体就会完全恢复饿。”
  
      “谢谢小师傅!”我对张婉清很是感激的喊了一声,话一说完,张婉清便打开房门离开了刘慧的家。
  
      张婉清这一离开,原本趴在墙头上的谢天也消失不见。
  
      我可真的是服了这两个人,可真的都是极奇葩的存在。不过,今天这张婉清倒是很出乎我的意料。
  
      她竟然会来找我?而且,她这还主动的那张家武馆的秘药给拿出来给我。今天的这张婉清,可是跟先前的她判若两人,虽然态度还是一样的有些冷冰冰的,但却丝毫不影响她在我的心目中自己的形象高大丰满了起来。
  
      张婉清跟谢天两人这刚一离开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阵敲门声再次响起。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可不是姐姐跟珍珍放学的时候,刘慧自己也是有钥匙的根本不需要敲门。
  
      这难道又是张婉清去而复返?
  
      “谁啊?”我朝门外喊去。
  
      “刘慧在不在?我有事想见她!”门外,一阵很冷很沉着的声音响起,而听到这一阵声音响起时,我的心里也是一惊。
  
      这声音听起来竟很是熟悉的感觉!
  
      “这是谁?”
  
      我虽然听到这声音很是熟悉,但这一时间,我却也很难回想的出来,我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有听过这么熟悉的声音。
  
      房门这刚一打开,见到眼前之人时,我们两个人都是惊住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跟眼前的这男生都是极为震惊的神色,此时,在这房间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我一直以为是在追求姐姐的那个男生,刘凯。
  
      “你找慧姐做什么?”我朝这刘凯开口询问道。
  
      “我……我有些事情,想跟她亲自见面谈谈。”刘凯有些支支吾吾的说,他这说话时,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
  
      “她现在不在家,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你要是有什么事想找她的话,可以先告诉我,我会转告她的。”我对刘凯说道。
  
      “不用了,你有她的手机号码嘛?如果有的话,把她的号码给我就可以了,我自己联系!”刘凯仍局坚持道。
  
      “我记不得慧姐的电话号码,我来这里,也才两天的时间,对很多事情都很不了解。”我如此打着马虎眼。
  
      刘慧的电话我当然有,也记得,可我就是不给他。
  
      我不知道这刘凯现在来找刘慧到底是什么情况,但见到此时刘凯此时的模样,显然并没有什么好事。
  
      “我可以在这里等她,一直等到她回来嘛?”刘凯向我询问,此时他这说话的口气里也明显的是带着几分乞求的意味。
  
      没错,我可以确定我刚才没有听错,这刘凯刚才对我问话的时候,这声音里确实带着些许的乞求。
  
      见到这里,我可就更为的惊奇了!
  
      我想再套这刘凯的话,可这小子就是嘴巴紧闭,丝毫不理睬我。
  
      你妹的!
  
      小爷我好生好气的问你,你却不鸟我,既然这样的话,我又怎么会让你好过?刘凯想在房间里等刘慧回来,而我,则在刘凯开口后以刘慧不愿意陌生人在她的家里为由,直接把刘凯给轰出了刘慧的家。
  
      刘凯被我赶出了刘慧的家,但这家伙可是一点都不死心,我不让他在家里等着,这小子则在家门口的方向等着。
  
      我在墙外探询了几次,刘凯就这样一直在刘慧家门口等着,完全没有半点想要离开的架势。
  
      看来,这小子是不见刘慧绝对不会离开的了!既然你这么想在外面等的话,那你就慢慢的等吧!
  
      一直等了足足有快三个小时的时间,刘慧这可是终于从外面回来了。
  
      在刚一见到刘慧时,刘凯便连忙朝他围了过来。
  
      “你是谁?”刘慧望着眼前的这刘凯,一阵惊道。
  
      “刘经理,我是刘大海的儿子,刘凯。”刘凯朝刘慧如此介绍道。
  
      刘大海的儿子?
  
      听到这几个字从刘凯的口中说出来时,我的心里可是说不出的震惊,这尼玛可真的是什么事都赶到一块去了。
  
      这刘大海就是给了我一枪,差点要了我的命的那个中年疯男人。可是,我完全没想的是,我这先前认识的刘凯竟然就是这刘大海的儿子!
  
      这尼玛真的是太扯了!
  
      不过,扯归扯,但这却真的是事实。
  
      如今这事实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却是不得不去面对的。我在想,要是等姐姐知道了这刘凯跟刘大海之间的关系的话,不知道姐姐会怎么想呢?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嘛?”刘慧虽然知道此时这刘凯来这里可能是为其父求情的,但她还是开口询问道。
  
      “刘经理,我来这里是想求您网开一面,能不能放过我的爸爸,给他一次机会?”刘凯一阵恳求道。
  
      “再给他一次机会?”刘慧说到这里,一阵很是嘲讽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发了出来,“你可知道我差点就要死在他的手上了?你现在竟然竟然还要为一个想要杀人而且侵吞公司财务的罪犯求情,让我这一个受害者来原谅他,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嘛?”
  
      刘凯听到刘慧的话,脸上可是青红不定,很是难堪的神色。
  
      “好了,你还是先回去吧,今天我们的谈话就进行到这里,我看,我们也可以结束了。”刘慧望着眼前的刘凯说道。
  
      即便这刘凯比我的年纪稍微还大那么一点,但我在刘慧的眼里,我可是他的男人。而刘凯在她的面前却只如一个孩子一般,刘凯自然也感受到了刘慧刚才跟他说话时语气中的不屑。
  
      刘凯这还想再继续说些什么,但此时的刘慧却不给他半点机会。
  
      刘凯无奈,只得离开了刘慧的家。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刘凯这刚一离开,刘慧便朝我开口问道。
  
      我跟刘慧如实的说了先前刘凯到过家里的事情,刘慧听到这里时也是眉头紧皱,迟疑了片刻,她这才说道:“以后要是他再来的话,你就不要让他进来了。”
  
      望着眼前沉着的刘慧,我也点了点头。
  
      现在房间里虽然就只有我跟刘慧两个人,但因为有刘凯的突然到来,使得我现在也没有半点想要占有刘慧身体的想法。而且,我看得出来,刘慧此时也是完全没有一丝毫这方面的想法。
  
      不多时,珍珍放学回来了。
  
      “妈妈,我刚才看到一个奇怪的大哥哥在我家后面一直转,他是不是小偷啊?”珍珍这刚一把自己的书包放下来,便朝刘慧喊声说道。
  
      “大哥哥?在我们家后门转悠着呢?”刘慧也是一副惊疑的口气。
  
      我听到珍珍的话时,也是心头一凛。
  
      “珍珍,他长什么样子?”我朝王珍珍问道。
  
      珍珍听到我的话时,此时这也很是认真的回道:“他大概比小阳哥哥还要高一些,不过……没有小阳哥哥好看!”说到这里,小珍珍竟也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望了我几眼。
  
      我可真是服了这小丫头片子了,她这是怎么形容描述人的?
  
      紧接着,我又开口询问了小珍珍关于那个男生的身体细节描述,这听完了小丫头的话后,我可是极为的确定,这人就是刘凯!不仅是我确信,刘慧听到小丫头的话后,恐怕比我还要确信这人就是刘凯无疑。
  
      “珍珍,听话,你先在房间里写作业!”刘慧对珍珍说道。
  
      珍珍应了一声,这才转身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慧姐,依我看,这刘凯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会不会是想跟他老爸一样,都做出疯狂的举动来?”我朝刘慧一阵担忧道。
  
      我此时提出来的事,不仅是我担心的,也是刘慧极为担心的。只不过,这种事,即便担心也是没有用处的,我们做到的只有防患于未然!
  
      刘慧的目光望在我的身上,她自然知道我这么说也是为了她和珍珍好,她朝我笑了下,“放心,有了先前的教训,我一定会更小心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