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186章 流氓女老师

彼岸2017-2-15 23:19:30Ctrl+D 收藏本站


      要是叶颜这娘们真的这样搞的话,我被四中赶走是毫无疑问的,不管这事是真是假,警察都会当真事来处理。毕竟我这一个学生跟老师之间,这又是一个极品漂亮的不像话的女老师,任谁也都不会相信我的话的!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最终妥协道。
  
      要是我真的被四中赶了出去,姐姐肯定会难过的,白雪我也见不到了,我的名声在四中也就更响亮了。
  
      不管怎么说,我可是不能让这种事发生的。
  
      见到此时吃憋的模样,叶颜可是高兴极了,她这得意的望了我一眼,“这才对嘛!”
  
      对你妹啊!
  
      好,叶颜你今天威胁我,等小爷我哪天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你给搞到床上,让你好好的跟小爷求饶!
  
      叶颜这一阵得意的望了我一眼,紧接着,就见她这一招手,直接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刚一上车,叶颜便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
  
      “不是送我回家嘛?你这是做什么!”我也是一阵惊道,看叶颜这架势,显然是想带我去吃饭啊!
  
      “不先吃饱了,怎么送你回去呢?”叶颜朝我一阵笑道。
  
      望着叶颜的这副模样,我也是不理她。
  
      司机师傅在前面,我则跟叶颜两人坐在后面。在坐在车后座上,本来我们两人的距离还是有一段的,不想,我也不知道是我朝她移过去的还是她朝我移过来的。总之,在这出租车快到了酒店门口时,我们两人的胳膊可是紧贴在一起。
  
      虽然我跟这叶颜的肌肤之间相隔还有着一层衣服,但这可是丝毫不影响我感受到叶颜这肌肤的嫩滑。
  
      我的身体跟叶颜的身体紧挨靠在一起,一直到了酒店的门口,我们这才下了车。
  
      我承认我土鳖,这种大酒店,我以前最多也就是路过而已,可是从来都没有到这里吃过饭。
  
      对于我家里的这条件来说,来这里吃饭,坚持就是奢求。而现在,叶颜竟然带我到这里吃饭,倒是让我有一种小农民进大城市的新鲜感。
  
      “好了,走吧!”叶颜朝我笑道。
  
      我这刚一下了车,紧跟在叶颜的身后,走进了大酒店里。
  
      叶颜刚一来到这酒店里,酒店里的大堂经理显然是认识她的,朝她打了一声招呼后,便给我们两人弄了一间包厢。
  
      我们才两个人,竟然弄了一间包厢,虽然我没来过这种大酒店吃饭,但这大酒店里的脾气我还是知道的。这种事一般是不可能的,都是多人一起才能进包厢的,一两个人自然只能坐在大厅。
  
      就在我的脑袋里还在想着这些很杂碎的事情事,叶颜把菜单递到了我的面前,很是豪气的对我说道:“想吃什么?随便点!”
  
      先前我可是从来都没有来到过这种大酒店里吃饭的,而现在,我可是被叶颜硬生生的给带到了这大酒店里来。
  
      她既然是要我随便点,我自然也不客气,我这看上的菜可都被我给点了。
  
      我这一阵胡点乱点的了一通,反正这不是我出钱,我也不心疼。
  
      不过,叶颜见到我点了这么多的菜,却也一句话都没说。
  
      点完了菜以后,我便一句话都不说,也不看叶颜。
  
      “还在生气嘛?”叶颜望着我,沉吟了片刻,这才对我说道。只不过,此时叶颜对我说话时,可不是再像之前那样的霸道了。
  
      我冷哼了一声,还是不理叶颜。
  
      “好啦,老师知道错了,先前在办公室的时候是我错了!我再向你道歉,总可以了吧?”叶颜朝我一阵歉意道,“你就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嘛?”
  
      “好吧,下不为例。”见到叶颜这再次说道,要是我再继续纠缠不清的话,可就显得我这太过小家子气了。
  
      “好啦,我知道了。”叶颜朝我一阵笑道。
  
      接着,叶颜便开始给我说起了笑话来,听到叶颜对我说笑话想对我逗笑,我也真的是很吃惊。
  
      先前,在学校里的时候,这叶颜可是一直一副极为严肃的神色,即便她是生得美艳动人,可是她却是不苟言笑,故意的装作一副很是严肃的班主任的模样。而现在,这叶颜在我的面前却是表现出了一副小女儿的模样,这神态倒还显得很是可爱。
  
      不得不说,叶颜这开玩笑的技术还是很强的。我先前虽然已经说了不生叶颜的气,但我却还是板着脸。可是,在叶颜刚才开的玩笑下,我可是被她给逗乐的哈哈大笑!
  
      就在我们这说话时,饭菜也已经送了上来。
  
      有这么多的美味在我的面前,我当然也是一点都不客气,我这一阵大吃特吃,可是丝毫不客气的把这饭菜全都给吞进了嘴巴里。
  
      吃完了这一顿午饭后,叶颜便又打车带我回到了我家去。
  
      “我会给你假期,你在家里好好的休息吧!等到你的身体养好了以后再回到学校来上课,到时候,你落下的课,我会帮你单独补上来的!”叶颜对我如是说道。
  
      “好的,多谢叶老师!”
  
      叶颜说到这里,便是一转身,离开了我家。
  
      我见到叶颜离开后,我便紧接着朝刘慧的家里赶去。
  
      中午我没有回到刘慧家吃饭,而当我这回到了刘慧家时,时间也已经不早了,姐姐、珍珍还有刘慧三人也都不在家。
  
      看来,这下午就又是我一个人了!
  
      我在家里无聊着,便又把先前我从刘慧的房间里搜罗出来的黄色书刊给翻找了出来,这看着看着,我的下面可又是起了反应。
  
      不行,不能再看了,我这要是再起了反应,却不能解决的话,这可是会影响自己的性能力的!
  
      我在房间里休息,突然间,楼下的门铃响了起来。
  
      现在这种时候会有人来敲刘慧的家门?
  
      既然是有人来刘慧的家里敲门的,自然是来找刘慧的!只不过,我虽然不是刘慧的家人,要是有人来找刘慧的话,我现在在她的家里,还是有责任告诉来人的。
  
      我这来到楼下,不等我开门看到这来人,便朝门外说道:“抱歉,慧姐不在家!”
  
      “王阳?是你嘛!”陡然间,门外的声音突然传来。
  
      听到这声音时,我也是一惊。
  
      张婉清!
  
      竟然是她!
  
      我没想到,张婉清竟然会来这里!
  
      “小师傅,你怎么会来这里的?”我这边打开房门时,便朝张婉清一阵惊问道。
  
      我这刚一打开房门时,就见此时在我面前的这张婉清可是一副极为愤恨的神色望着我,“你还来问我?我这还不是来找你了!”
  
      “找我?”我这也是一惊,“小师傅,您这是来找我做什么?”
  
      “废话,你说我来找你做什么?你是我的徒弟,你说说,你都多长时间没来武馆了?”张婉清说到这里时,完全是朝我一阵喝道。
  
      “小师傅,慧姐已经……”
  
      “已经给你向武馆请假了是嘛?”不等我的话说完,张婉清便猛的朝我一阵喝道。
  
      望着张婉清这愤恨的神色,我的心里也是有些恍恍的。
  
      “小师傅,我这段时间受了伤,一直都在养伤呢!”我还是朝张婉清一阵解释道。
  
      “受伤?什么伤竟然这么长的时间!你不是说自己受伤了嘛?那让我看看你这到底是受了什么伤!”张婉清朝我继续一阵喝道。
  
      “小师傅,我们还是先进房间里再说吧!”我朝张婉清一阵说道,我可不想跟这小娘们在门口一直纠缠着。
  
      张婉清见到我这副模样,也不跟我多说什么废话,也跟我一起朝房间里走了进来。
  
      “你还想说什么?”这一来到房间里,张婉清便对我说道。
  
      “小师傅,我也不骗你,我确实是受了重伤,不信的话,你看看吧!”说到这里,把我自己的衣服朝下一扒。
  
      顿时,就在我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扒下来时候,张婉清见到了我身上的伤口,心头也是一震。
  
      “这是怎么回事?”张婉清惊道。
  
      “枪伤。”我很是笃定的说道。
  
      “枪伤?你怎么会中枪伤的!”张婉清的目光中满是惊骇之色。
  
      我望着眼前的张婉清,迟疑了片刻,这还是把我自己先前所遭受的事全都跟张婉清说了。张婉清一听完我的话后,这张婉清的眉头可是一凛。
  
      “你等我一下,我回去就回来!”张婉清的话这一说完,也不理我,便是一转身,离开了刘慧的家。
  
      我也不知道这张婉清到底是想干什么,反正她这让我等我,我就先等着好了!
  
      过了大概有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就又听到了此时在门外传来的一阵急促的门铃声。门铃声一响起,我这连忙走到了门口的方向。
  
      一打开房门,却见此时在房外张婉清来的时候,她的手里竟然也拿着一个小黑盒子。
  
      “小师傅,你这是在做什么?”我望着张婉清惊道。
  
      “少说废话,我来给你敷药!”张婉清不由我分说的,便是一把抓起了我,把我带到了房间去了。
  
      这刚一回到了房间里,张婉清把我的衣服这一扒下来,这要是不知道的见到了我们此时的这副模样,恐怕还以为我们这是要做一些男女都爱做的事呢!
  
      “小师傅,你这是在做什么?”我可是连忙一把按住了自己的衣服,我这还是在装作一副很难看的模样。
  
      “快点给我松开,我这是在救你呢!你不想早点好嘛?这可是我没张家武馆子的秘药,你身上的这点伤,只要用这药的话,保证你在三天时间内恢复完全!”张婉清对我一阵信誓旦旦道。
  
      三天?
  
      你当我傻嘛!
  
      我身上的这伤,就算是好好的养着,好好的恢复,没有两个星期的话,可是不可能完全好的。
  
      这可不是普通的小刀伤的,而是枪伤啊!
  
      “好了,别废话了!”张婉清对我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我见张婉清这么说,自己却也无法反抗,只得任张婉清把我的这身上的疤给揭开,然后再见到她把这黑色的药泥抹在了我的伤口上。
  
      就在这药泥刚一抹在我的伤口上时,顿时,我的伤口这一阵清凉的感觉袭至,一股很是舒服的感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