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170章 夜半枪声

彼岸2017-2-15 23:17:49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我遇到的女孩都是这么的极品?这一点,我还真的是不知道了!不过,她这现在名义上以后可是我的女人,当然是越极品,我也就越享受了啊!想到这里,我的心里自然又是一阵的得意。
  
      “当然不是了,只不过,要是你妈妈见不到你在家的话,会担心的。”姐姐如是说道,“珍珍,不如这样,我们先送你回家,等你妈妈回到家里以后,我们再回来,好嘛?”
  
      “好啊!”珍珍一阵高兴道,“要是妈妈还是一晚上不回来的话,姐姐跟小阳哥哥就在我们家陪我吧!”
  
      “小丫头,好啦,我们走吧!”姐姐这也是一副拿小丫头没办法的模样。
  
      穿过巷子,我们很快的来到了珍珍的家里。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刘慧果然还没有回来。
  
      这一来到了珍珍的家里,这小丫头可顿时扮演起了小女主人的架势,开始给我跟姐姐一阵倒水,送水果的,好不殷勤的模样。
  
      “小阳哥哥,姐姐,我们一起玩游戏吧!”珍珍朝我们提议道,“我们打牌!378Q!”
  
      我一听这小丫头说到打牌的时候就想到了当时我把小丫头给压在床上时的场景,而这一听小丫头说到378Q的时候,我可更是心头微惊了。
  
      “好啊!”姐姐也没多想,反正我们现在是无聊,打会牌打发时间也无不可。
  
      一听到姐姐同意,这小丫头可是更高兴了,连忙从自己的房间里把牌拿了出来。我们三个人开始玩了起来,大概我们这一直玩到了十一点钟的时间,时候也真的是不早了。可是,刘慧还没回来。
  
      小丫头王珍珍此时是精神大好着,我因为发烧感冒还没有完全的好清,身体现在还是有点软绵绵的不是很舒服。而且,我们明天都还要上学的,姐姐这便不让我们继续打了。小丫头见姐姐不打了,抿着嘴巴很不高兴的模样,可还是同意了。
  
      既然刘慧没回来,我们就只能是按照先前跟珍珍说的那样,晚上在这里休息里。姐姐陪着珍珍两人在珍珍的房间里休息,而我则一个人跑到了客房里去了。
  
      本来,这种夜晚一个人睡就是很不舒服的,可我还是迷糊之中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过了多长的时间,当我这正自沉睡时,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划破夜空,一下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这种声音我在现实中还是第一次听到过,但是,这声音我在电视剧和电影里可是听到不知道多少次了,这是枪声!
  
      枪声?
  
      没错,我绝对是没听错!
  
      一听到这枪声时,我可是完全的震惊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又是在这里响起的枪声!
  
      枪声刚起,紧接着,我可是又听到此时在珍珍家门口处传来了一阵喧嚣之声。而在这喧嚣之声中,我也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刘慧!
  
      难道是她遇到了危险?
  
      一想到这里,我可是顿时大惊,我这几乎没有丝毫迟疑的连我的衣服也来不及完全穿上,便直接朝楼下冲了过去。
  
      我这刚一来到楼下,姐姐这时也正好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
  
      “小阳……”
  
      “姐姐,你在房间里待着,不要出来!”我对姐姐一副命令的口气道,就在这时,我的目光扫向房间里,珍珍可还在房间里正自甜美的睡觉着呢!
  
      这小呀没醒过来就好,要是她也醒过,我们可还真是不好安慰这小丫头。
  
      我对姐姐这刚一说完,便朝门口的方向行去。
  
      因为这是夜晚,我也不敢把房间的灯打开,这要是把房间的灯打开的话,容易暴露目标。而且,我刚才只听到那一声声音而已。我虽然听这那声音很像是刘慧发出来的,但却不能完全确定就是她!
  
      我这连忙跑到了院子里后,搬过一张梯子很快的到了墙边,而就在我在搬梯子的时候,几阵枪声再次响了起来。
  
      听到这枪声再起,我的心里可是更担心了。
  
      我这一上了墙头,这下正见到刘慧的车子停靠在她家的门口不远处。此时,车灯在忽明忽暗的亮着,很是皈依的明亮。
  
      这时,姐姐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小阳……”姐姐尽力的压低着声音对我喊了一声。
  
      我这一见到姐姐从房间走了出来,心里可是更为担心了,我这心里可是在责怪,姐姐怎么一点都不听我的话?还是跑了出来!
  
      姐姐现在是在房子的院墙里,我也不需要担心姐姐的安危,借着这灯光,我正也见到了此时躲在一处墙角的刘慧。而同时,另外一个中年人此时手里拿着一只枪,正一步步的朝刘慧所藏身的地方赶了过去。
  
      “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活了,我们一起死!”这男人一阵凶狠之极的喝道。
  
      即便是这灯光氤氲,但我还是能够依稀间看到这男人的模样,他这走过了车灯前,我正见到这混球脑袋上的光亮。
  
      秃顶?这家伙就是当时我见到在刘慧家里向刘慧下跪的那个男人!
  
      我******的!
  
      这才多长的时间,这东西竟然手里拿着手枪就杀了过来!姐姐此时正朝着我走了过来,就在这时,我的身体微低,从梯子上走了下来。
  
      “你这个贱人,婊子,老子今天要强暴你跟你女人,老子要奸杀了你们,然后我这自杀,哈哈……”这中年人一阵疯狂的叫嚣道,“你既然不让我活,我就先操死你们,然后再让你们给我陪葬!”
  
      听到这变态中年人的声音,这下我的心里可是更为的着急了,我可绝不能让这狗东西伤到了刘慧!
  
      我从梯子上走了下来,紧接着,我这走到了院子里,随手抓起了一块跟砖头大小的石头。
  
      “小阳,你要做什么?”姐姐一阵惊道。
  
      “姐姐,你要是不想我们全都死在这里话,现在就不要说话!”我对姐姐一阵恶狠狠的说道。
  
      说真的,我现在可也是非常的担心和害怕,可是,刘慧现在正遇着危险,我绝对不能见死不救!
  
      这中年人手里拿着枪,他应该是知道刘慧会功夫的,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的小心翼翼的朝刘慧行过去,早就一下冲了过去。而他现在这么小心翼翼的行走过去,再加上他刚才的话,若是我猜的不错的话,这条疯狗是想先用手枪把刘慧给手脚给废掉,让她不能反抗,然后再对她事实兽行!
  
      我可绝不能让这狗东西伤害了我的女人!
  
      我对姐姐这一阵冷声说完后,手里拿着这石头再次爬上了梯子。
  
      因为这夜晚很黑,车灯又是对着门外的方向,所以我这顺着梯子的方向上了墙头,这中年疯狗也是没能马上察觉到的。
  
      我这慢慢的爬上了墙头,紧接着,我这再朝上缓步行去,慢慢的,我来到了此时离刘慧多藏身不远的地方。
  
      这中年疯狗还在继续咆哮着,见他那模样,似乎要把刘慧给吞了似了,我虽然看不清他此时的模样,但我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这疯狗脸上的狰狞!
  
      “贱女人,婊子,你不是厉害嘛?你给我出来啊?你怎么不给我出来!你不是在公司里威风凛凛的嘛?你不是看不起男人,从来都不让男人操嘛?老子向你下跪求情你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我们一起死吧,死吧!”中年疯狗一阵咆哮道。
  
      就在这中年疯狗咆哮至此,我抓住了机会,猛然的一个纵身,朝他一下扑了过去!
  
      我这是从墙头上飞扑而下,这中年疯狗刚开始没注意到我,等到他注意到我时,我手上的石头已经朝他的脑袋上飞砸了过去。
  
      这中年疯狗虽然被我这一惊,在这紧急的关头身体也是本能的朝侧面一退,这一退可好,因为我的身体是从半空中飞扑而下的,所以根本不能转变方向,只能直冲冲的砸了过去。
  
      这一砸过去可好,顿时,一阵痛呼声响起。
  
      的手上砸到了实物,我的心头自然也是一喜。
  
      可是,这不等我完全欣喜,我耳侧也是传来了一阵枪声,紧接着,几乎是在同时,我身上,这也是一阵剧痛!
  
      我操!
  
      我的脑海里刹那间闪过了自己中弹的念头,但此时可不是我震惊的时候,我这手上的石头刚才砸偏了,一下砸在了这中年疯子的肩膀上。我的手这一砸在这中年疯子的肩膀上,这狗东西的手也是一哆嗦,手里的枪一下走了火,这直接打在了我的身上。
  
      我心头大怒,手上的石头可是不停歇的朝这中年疯子的脑袋上狠狠的砸了过去!
  
      一阵轰轰砰砰,我这刚没砸几下,原本在墙角躲着的刘慧可是完全没想到我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她刚才听到那一阵枪声和我的惨叫声响起,整个人可是惊慌之极。
  
      即便是在这黑夜中,见到我的身形还有听到我刚才的惨叫,刘慧自然能够认的出来此时为她舍命的就是我!
  
      我这一冲身而上,却不小心中了枪,刘慧一阵大骇大惊,也朝我猛的冲了出来。
  
      而就在听到这枪声和我的惨叫声时,姐姐也从房间里冲了过来。
  
      她们两人先是把这中年疯狗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刘慧再是一伸脚,把这中年疯狗先前拿出的枪给踢飞了。我用手中的石头把这中年疯狗的两只手给砸断了,让他再也无法做出伤害姐姐和刘慧的举动。
  
      刚一把这这中年疯狗的右手再废掉时,我的身上力气似乎在刹那间被抽离干净,整个人顿时瘫软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小阳,你怎么样了?小阳……”刘慧一见到我倒下身来神色大惊,在我未完全倒在地上前,她这一把抱住了我。
  
      刘慧拥着我,而我感受着她怀抱的温暖,我冲刘慧笑了一下,“你没事就好……”话一说完,我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子可是越来越重,很快的,我便闭上了眼睛。
  
      “小阳,小阳……”
  
      在我这昏迷中,我听到了姐姐和刘慧在拼命的叫喊着我的名字,仿佛中,我这还似乎感觉到有几滴晶莹的湿润液体落在我的脸上。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