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156章 嘴嘴对咬

彼岸2017-2-15 23:16:18Ctrl+D 收藏本站


      贱人也是有尊严的!
  
      何况,老子这是因为实在打不过你,才想出来的专门攻你重要部分的贱招!这尼玛说起来,你以为我真的愿意嘛?
  
      “快点给我住手,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了!”我对柳倾国这一阵吼道。
  
      “我要杀了你!”柳倾国继续朝我喝道。
  
      我操了,我这心上一狠,我这趁柳倾国怒吼之时,猛然一冲而上,直接把柳倾国骑倒在身下。这也是巧了,柳倾国的身体一个中心不稳,竟然被我就这么一下骑在了身上!我瞬时两手突全,分别狠狠抓住了她的这一对丰胸!
  
      我这把柳倾国先是一把压倒在我的身下,这还不算,我也不知道这一刻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许是因为这种类似**的姿势我先前玩了许多,所以,我这刚一骑在了柳倾国的身上,便是自然而然的在她的身上摆出了这种动作来。
  
      我这一抓可好,本来我们两个人是在打斗拼命的,可是我这一骑在了柳倾国的身上,同时,我的手也在她胸前的这一对柔软之地上抓了抓。不得不说,这手感还真的很是不错,我忍不住的,又抓捏了两把!
  
      柳倾国被我这么连续揉抓了几下,整个人先是惊慌,接着愤怒之极。可是,她的身体此时可是被我给狠狠的压在身下,她就算是功夫再好,可毕竟是一个女人,这力气怎么能跟我相提并论?
  
      柳倾国愤怒的朝我叫喊了一声,我的眼前一道黑影闪过。紧接着,我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我这脸上可是火辣辣的疼!
  
      柳倾国这一巴掌可是狠狠的赏在了我的脸上!
  
      我操了!
  
      老子的脸岂是你这小娘们打的!
  
      我这心上一狠,两只手也是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这朝上一举,把她的两只手可是狠狠的给按住。
  
      “快点给我道歉!”我压着柳倾国的身体,一阵恶狠狠的说道。
  
      “我凭什么给你道歉?你这个流氓变态!你爸妈到底是怎么教你的!”柳倾国朝我一阵怒声咆哮道。
  
      “你说什么?”
  
      一听到柳倾国的这话,我此时的脑袋里可是嗡的一声响,这辈子,我最亲的亲人除了我的姐姐自然是我先前已逝的父母。
  
      此时,我听到有人侮辱我的父母,我的心里好似有一颗炸弹在爆炸了似的。此时的,我在,整个人完全的疯了!
  
      “我让你骂!”我一阵怒声道,我的两只手此时可可已经按住了这柳倾国的手,我的两条腿也是紧紧的压制着柳倾国的身体,让她的腿也是动弹不得。我此时已经是完全愤怒,自己做的什么事也都几乎全无理智可言。我这猛的一冲身而上,一张口,一口狠狠的咬在了这柳倾国的嘴巴上!
  
      我让你骂!
  
      我让你继续骂!
  
      我此时可是狠狠的咬在了这柳倾国的嘴巴上,我不知道,我这么大的力气很可能是要把柳倾国的嘴巴给杨咬烂。
  
      不过,此时已经愤怒之极的我哪里还顾的着这些?
  
      我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惩罚眼前的这个女人,我要惩罚这个刚才侮辱了我父母的女人!
  
      我的嘴巴狠狠的咬在了柳倾国的嘴唇上,而就在我这刚一咬住了她的时候,她这也是神色大惊。
  
      可是,她此时完全没有反抗的手和脚,总不能用她的那一对**甩在我的脸上吧?再说,她这也是够不到!我这一口咬在了柳倾国的嘴巴上,而柳倾国这也是一口狠狠的咬在了我的嘴巴上!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的咬着,要是有外人看到的话,恐怕还以为我们两个人此时在这操场上正是迫不及待的干起了活春宫了呢!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咬着,我就在这咬着我的时候,我的下面双腿因为是在死命的压着柳倾国的双腿,而我的命根子也是在柳倾国这不断扭动身体时候磨蹭着她的下腹。不一会的时间,我的下面竟然可耻的硬了!
  
      尼玛,要不是强暴犯法的话,老子现在立马就把这柳倾国的裤子给脱了!我这不是想要享受柳倾国的身体,而是因为她侮辱了我的父母,我要教训她!
  
      大概是过了五分钟,又或者是过了十分钟,我们两个人这变换了姿势可是一直嘴对嘴的对咬了起来。
  
      良久,等我们两个人的嘴巴实在是痛的厉害,已经是鲜血淋漓的了,我们这才终于松了口。
  
      就在柳倾国这以为我已经无力再战的时候,我这又是一张口,一下咬在了她这柔软的****双峰之地上一口。
  
      这柔软的感觉,可是比咬在她的嘴唇上要痛苦的多。只不过,我这是隔了一层衣服,所以这咬得也不是特别的畅快。
  
      这次,我只是在柳倾国的****上咬了一口而已,紧接着,我这便一松口,从柳倾国的身上爬了起来。
  
      “看你骂我!”我一阵怒声道,接着便扔下了此时还躺在地上一副凄苦神色的柳倾国,我很快的逃之夭夭。
  
      本来,我以为这柳倾国还是会继续朝我追过来,毕竟,这小娘们是何等的强悍,这一点我可是非常清楚的。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没有追过来!
  
      就这样放过我了?
  
      显然,我可绝对不会这么认为的。
  
      不过,我现在都已经从操场上逃了出来,我可不想再被她给抓到了。我这摸了摸摸自己的口袋,还有一张十块钱的纸币。我这连忙钻进了一家小诊所里,让医生给我擦了药并且给我粘上了创可贴。
  
      “小伙子,你这是不是惹你的女朋友不高兴了啊?”医生望着我,对我一阵笑道。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医生,尼玛,这家伙露出了一个是男人都懂的表情。可是,一看到这家伙的猥琐表情,我可就更觉得这家伙无耻。尼玛,老子来这里可是看伤的,又不是跟你来讨论女人的!
  
      很快的,我的伤势被处理好了,紧接着,我这便朝家里赶去。
  
      回到家里,我这该怎么跟阶级解释呢?我的心里可是一阵的犯难。
  
      好不容易,我这终于回到了家里。见到了姐姐时,果然,姐姐这一见到我脸上的创可贴,便是对我一阵质问着。
  
      “姐姐,我这是半路上没看清路,一下摔在地上了,我可绝对没打架!”我对姐姐如是说道,“你看,我的身上可是一点伤都没有,我这真的是摔倒在地上,所以磕着我的嘴唇了。因为一直在流血,我就先到小诊所里去让医生给我稍微的治疗了一下,现在没事了。”
  
      姐姐听这我的话,也是半信半疑的,但她却是没在我的身上看到伤,便也只得作罢。
  
      这一夜,我可是睡得极为难受。
  
      嘴巴上疼的厉害,让我如何能够安眠入睡?
  
      也不知道我这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才终于睡下的,反正,等我这第二天刚一起身的时候,我的这嘴巴可是又肿了起来。
  
      尼玛,这个疼啊!
  
      特别是我在早上吃饭的时候,这一动动嘴唇,我的嘴巴可就是疼的厉害。昨天我是钱没带够,只让这医生给到擦了点消毒水后便贴上了创可贴,连这最基本的止痛药和消炎药我可都没买。这一来,今天上午可是有我受的了!
  
      “小阳,我带你到医院去看看吧,你这最吧肿的厉害!”姐姐对我如是说道。
  
      “没事的,姐姐,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我勉力的张着嘴唇,对姐姐如是说道。
  
      姐姐这刚开始还在坚持,但见我一直说要自己一个人到医院去看,姐姐让我中午回去的时候把药什么的全都拿给她看,这才让我一个人去。
  
      姐姐给了我一百块钱,我本来是不想拿的,先前刘慧给我的钱我还没花,但我这要是不拿的话,姐姐肯定是会起疑心的。
  
      我拿着姐姐的钱,再次到了另外一家小诊所里,这医生给我开了药后,便让我离开了。离开了小诊所,我又跑了附近的一家小商店里买了一张小口罩,这可是把我的最吧给遮的严严实实。
  
      对着商店里的小镜子照了照,从外面还真的看不出我这嘴巴有任何肿起来的迹象!
  
      戴着口罩,我朝学校的方向赶了过去。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戴口罩,而且,为了防止别人疑心,我还这不时的要发出很假的咳嗽声,以显示我是因为得了感冒所以才戴着口罩的。
  
      回到了教室后,大概是因为我这戴着口罩的缘故,所以,我这刚一到教室里,众人的目光可立时又全都集注在了我的身上。
  
      我操啊!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多少次众人全都把自己的目光集注在我身上了。总之,这种感觉可是真的一点都不好受。
  
      我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白雪也是一副关切的口气对我询问道:“小阳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嘛!”
  
      “恩,我昨晚没睡好,被子掉了,得了感冒。”我这一阵扯淡道。
  
      “哦,小阳哥,你可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白雪朝我一阵关切道。
  
      我望着白雪,感受到她对我的关心,心里也是暖暖的。
  
      这一来到了教室,我的心里可还是有点忐忑。
  
      昨晚我那样对待柳倾国,她今天到底会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我的心里真的很是怀疑,尼玛,要是她这真的再来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不过,我这转念一想,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她怕是也不敢来面对我。最为主要的是,昨晚她把我的最吧给咬烂了,同样的,她的嘴巴可也被我给咬破了。她要是顶着自己的猪嘴唇,怎么敢出来见人呢?想到这里,我的心这才稍稍的放回了肚子里。
  
      一直等到中午放学的时候,下课铃这刚一响起,突然,在我们班级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影。
  
      一见到这人时,我可是大惊。
  
      柳倾国?
  
      她的嘴唇怎么可能没事!
  
      我在见到教室门口这一个丫头时候,我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了这个念头。而就在我的这个念头刚一闪过,我这又骤然意识到,此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根本不是柳倾国,应该是她的妹妹柳倾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