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十八岁

第658章 白发老者

住家野狼2017-2-16 0:24:15Ctrl+D 收藏本站

一大早,天色刚蒙蒙亮,这尼玛才六点多一点,我们这众人可都还在睡梦中呢,这一群人便冲到了我们宿舍里来阴我。
  他们这些家伙完全是瞎了自己的狗眼了,你他妈的去动别人没关系,想动老子,你这可真的是打错了自己的如意算盘!
  先不管别人,老子岂是这么好阴到的?一大早的,来阴我的人这前后加一起,总共有五个人。
  只可惜,这五个人在我跟吴俊两人刚动手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这些家伙全都倒在了地上,没有一个人能再站起来。
  我手踩着其中一个人的手,喝道:“快点说,是谁让你们来的?不说的话,我可不敢保你的这只手以后能再打人的!”说到这里,我的脚上这力道更大,只让这地上的货一阵哭天抢地的哀号。吴俊在一旁,也放任我这随便惩处他们。
  这些家伙,一大早的来我们宿舍里捣乱,我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饶了他们。
  见他们的这模样,显然是我们学校的人无疑,而且,我们学校里,这要是敢这样动手的,八成也就是体育系的人了。
  尼玛,你这体育系的人来搞我,还真以为老子怕你不成?
  我这一大早的既然是遇到了偷袭,而且也扰了我们的清梦,更主要的是,我们这都是住在隔壁这样的寝室。这一大早的我们宿舍里传出了这么响亮的声音来,隔壁是不可能听不到的。
  就算我们不说,这事怕是也会传播出去的。
  与其如此,我直接就打电话给辅导员,让辅导员派人来询问这事,同时,我可还是要揪出这刘洋来,让这孙子给我收敛一点。我现在是不想再继续在学校里走黑,不过,这并不是说我不敢在学校里走黑。实在是因为,姐姐现在是在学校里,我跟姐姐在同一所大学里,要是我真的走了黑,这事怎么可能不会传到姐姐的耳朵里的?
  先前因为我一脚踏上了白雪还有张晨,这可是已经让姐姐很生我的气了,这天都根本不理我。
  要是我这再走黑的消息让姐姐知道了,虽然不至于使得姐姐不认我这个弟弟,但姐姐恐怕绝不会原谅我的!
  能采取正大光明以及让别人来帮我把麻烦给解决了这是最好的,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再自己出手!
  我给辅导员打了电话,因为现在辅导员这还还来学校里呢,我先把这些人全都他妈的给留在了我宿舍里。他们这是被我跟吴俊给打怕了,我们自然是说什么,他们全都要老实的听着。一直等到上午八点多的时候,辅导员来了学校,我们四个人这才把他们这些人全都给带了过去。
  在我们这八个人动手的时候,文申跟纪远两个人自始至终可一直都没有动手,而现在,他们两个人这就跟在我跟吴俊两个人的身侧,这一阵狐假虎威的,可是别提他们两个人这装的是有多威风的模样了。只是,这两个家伙大概是没想到,要是这六个人还有他们的那些要好的人这要是来报复我们的话,他们两个人可是没什么自保的能力,他们可是要出大麻烦的。显然,他们不知道这一点,还在这里一阵爽着呢!
  我们把这些人全都给带到了辅导员的办公室里,电话里我对辅导员说有人上午到我们宿舍里来打我们。可是,现在在这辅导员的面前却是,我们四个人几乎完好无损的,我的身上虽然也是受了一点伤,但跟这其他的六个人相比起来,我们这几乎就跟没伤没啥区别。这六个货,光想凭着自己的身体就想跟我们来抗衡,以为我们这刚进校的大一新生是菜鸟,想来欺负我们,这可是没门的!
  辅导员朝这几个家伙询问了情况,先前,在我们宿舍的时候,这几个家伙在我的淫威下,可是把事情全都给招了。
  而现在,他们这既是见到我们的辅导员,这些家伙反而不怕了,竟显得有些理直气壮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勇气,现在在辅导员的面前,竟然不说真话了,我操!
  见到这些不要脸的东西,我可是怒极。不过,现在我们在辅导员的面前我也不能对他们动手,这可是我最为苦恼和郁闷的事。见到这些不要脸的东西的嘴脸,我真的是想抽他们!只是,我哦清楚的知道,现在,我是不能动他们的。
  辅导员让他们这些人先走了,却把我们一个宿舍的人给留了下来。
  辅导员可真的是有够可笑的,这把我们给留了下来,开始对我们开始一阵思想教训心理似的,然后,就让我们离开了,说是这事会解决的。
  解决?
  解决年你妹啊!
  这辅导员大妈,还是不行啊,我勒个去!
  临离开前,我可是对这辅导员说了,要是以后再出现这种事的话,我们的安全再受到威胁,我可就不会再告诉她了。这辅导员大妈一听我和不和善的口气,她也是怒了。
  去你妹的,你就这样的忽悠老子,你还想让老子把你当奶奶一样的供着不成?
  你这狗日的老娘们!
  我们四个人这一离开了辅导员的这办公室楼层,文申跟纪远此时这大概也是想到了未来自己这边情况的不秒。
  他们这一阵愁眉苦脸的模样,自是心中烦闷的模样。我的目光再看一旁吴俊的身上,吴俊倒是显得淡定许多,也没想那些有的没的东西。
  我们直接来到了宿舍,吃了早饭,上午没有课。
  文申跟纪远两个人跑回宿舍里去睡觉去了,而我跟吴俊则是到操场上跑步继续锻炼体魄去了。早晨我被人阴的事,就这样让我极为憋屈的过去了。
  学校辅导员就这鸟样子,谁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所以,这很多情况下便是牺牲掉学生的利益。
  即便是学生受到了再大的伤,只要他们这班级维持稳定,安全,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管,爱怎么滴怎么滴!
  我们这一上午的时间,全都在操场上锻炼以及研究功夫。
  就在我们两人这一阵钻研交手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来。
  “两个学生,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老者这边走到我们的身前来,边对我们如是道。
  见到这老人过来,我们也就笑笑,对他说我们这是在随便的练着玩玩呢!“玩玩?玩玩好啊,老头子我正好也是有些无聊了,你们也带上我玩玩好不好?”这白发老头对我们笑道。
  我们这两个年轻气盛的,而且,这出手也是有时不知轻重的,眼前的这老人家年纪这么一大把的,我们带他玩?
  一拳把他给打死了可怎么办?
  我们两人这自然也是婉言的拒绝,不过,这白发老人还是继续的坚持着,说是想看看我们比划比划的样子。
  “你们放心,我这把老骨头还硬朗着呢,不会有事的!”
  我望了这白发老者一眼,见他这么坚持,我们也只好同意了。不过,这为了保险起见,刚开始是由我先跟这白发老者动手的,我的力气使的不大,只是把自己这功夫的招数给使了出来,几乎是没有半点杀伤力的。而就在我们这动手的时候,我这万般小心的,刚没出两招,我这可是差点别这白发老者给甩出地去。
  “怎么,你这早上没吃饭吗?竟然就使这么一点力气?我这老头子虽然不怎么中用了,但还不至于这么一点点力气就倒下了,再来!”白发老者对我如是道。

评论列表: